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9章 番外七(程&杨)

作者:南加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程纪原在接下来几天再没见过杨思。

    一直以来两人其实私底下关系并不算好, 即便是两人一起上班时, 在别人眼里,他们也是合不来的。聚餐那晚, 杨思面对他时从容淡定,冷静得像是变了一个人, 成熟而强大,更是让他陌生。杨思已经不是嘉仁的实习生, 他也不再是她老师,算起来,除了他和她爸交情不错,其实他没什么立场过问她的事情。只是当时看她打扮异样, 接起电话就急匆匆要走,他还是行动先于大脑一步反应, 出手拦她。之后冷静下来想想,他这一举动也实在匪夷所思。他并非喜欢多管闲事的人, 而杨思也不是一个完全没有思考能力的小孩子了,他不是她的什么人,更不是她的家长, 无端的干涉,突兀又可笑。

    有些烦躁于自己的多此一举,冷静下来的程纪原恢复了惯常的肃然冷淡, 也不再去想跟杨思有关的事。

    这一天在医院依旧忙碌。

    送走做完检查的一位病人, 程纪原正想让人叫下一位病人, 手机就适时响了起来。抬手示意过会儿再叫病人进来, 他从白大褂口袋摸出手机。

    是他同学打来的。两人从高中一直到研究生毕业都就读于同一学校,住同一宿舍,交情甚好。毕业后他来了嘉仁,他同学签了一所公立医院。那人读研时就结了婚,要顾家,毕业后两人见面不多,但关系一点没生疏。

    程纪原想不到同样在上班的时间他能有什么事情特地打电话过来,喝了口水才悠悠然接起电话。

    “什么事?”

    “哎你之前不是带了个实习生么?现在还在带着上班吗?”

    眸光微动,程纪原放下水杯,徐徐道,“有话就说,卖什么关子?”

    “忙得很,谁有空跟你卖关子。”他同学顺嘴便反驳他,似乎是以防别人听到,他把音量压低,“你之前那实习生不是是你们杨院长的女儿么?叫……杨思是吧?我之前去你们医院的时候不是远远见过她一次么,我这刚来了个病人,就叫杨思,看着挺像她的,受了点伤……你带的实习生现在在你们医院上班没?”

    “她受了什么伤?”程纪原双眸深邃,面上没什么表情。

    “胳膊擦伤了一大片,我看她背部僵硬几乎没敢动,应该也有伤,但是死活不肯给我看……跟她来的一女的伤得比较严重,手臂被划了一刀……不是你确定在我这儿的这个杨思就是你们医院的杨思啊?”

    程纪原抿唇,面色冷了几分。他抬手看了眼时间,快下班了。

    “是我们医院的杨思,她辞职了。”程纪原沉声道,“陆子,你先别让她们走,也先别告诉杨院长,我过去一趟。”

    “靠我都要下班了。”陆子在那头咆哮。

    “帮我拖延一下时间,改天请你吃饭,谢了。”

    程纪原收起电话,让候在门口的刘护士叫下一位病人进来。

    ——

    黑心工厂是一家服装厂,规模不算大,员工主要都是中介直接从外地带来打工的农村人,有男有女。这原本不是值得注意的事,只是前段时间,他们偶然得知了这家工厂背后的黑暗。工厂老板并不止这一家工厂,但这一家工厂的安保却是比其他任何规模更大的工厂都要严,除工人外,很少有别人能进出。里头的员工一进去就要跟工厂签订一份协议,在限定的工作年限前辞职的则会被要求赔偿违约金。所载违约金额对从农村来的工人而言无疑是一笔巨款,所以他们要么忍受着不会轻易离开,要么有幸回到自己生活的大山里不会再回到这个地方,所以不会有人有机会揭露工厂的肮脏。

    就是抓住了他们的这种心理,工厂老板以此作威作福,对男性员工各种理由克扣工资,对女员工长相过得去的要求陪-睡,姿色偏差的则同男员工一样拿不到该有的工钱。大山里的农村人,没有手机,也不懂得利用法律手段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而工厂所处位置也足够偏僻,难见得到外边的人,心里有苦也只是一群人相互发牢骚,少数能拿到全额工资的女员工彼此间心知肚明对方是怎么拿到全额工钱的,碍于这种事难以启齿,便也只是忍气吞声。

    有领了工资以回家的理由离开这个地方的,那些人也不会再回工厂去,自以为山高水远工厂老板无法向自己追偿违约金是自己占便宜,然而对方完全不把这个当回事。回去的人要么是男性或姿色太差的女性被克扣过工资,要么就是被要求陪-睡过的其余女性,工厂那边并不吃亏。而这不是光彩的事,绝大多数人回去后也不会再乐于提起这段过往。

    杨思她们也是偶然去他们隔壁村办事时,坐上同一辆大巴不经意间听到坐在他们前座的亮哥哥女人窃窃私语才知道这个事情。他们跟着那两个女人下车,好说歹说保证她们会给他们讨回公道且不会让别人知道才问清了来龙去脉。之后办完了手上的事情,她们便开始着手调查起这件事。这种工厂是毒瘤,留着只会祸害越来越多热的人,而施害者则变本加厉。

    之后恰巧又有中间人带去一批新工人,青子有卧底经验,这次还是她伪装成村里去的工人。妇产科聚餐那晚就是工厂老板以聊工资的问题把青子带出了工厂,原本是说要先到自助烤肉餐厅吃饭,哪知工厂老板猴急,直接带她去了酒店。青子给她打电话时正以上厕所的理由溜进了卫生间,工厂老板等不及,叫她没人应,直接撞门闯了进去。好在当时杨思已经知道是哪家酒店几号房,联系了那儿的客服给那间房叫了客房服务,才让青子免遭荼毒。

    青子之后没再伪装成工人回去,但她在里头待了一段时间,对里面的构造和人员情况已经基本熟悉。工人不轻易能出来,她们便自己潜了进去。偷偷摸摸拍下了工厂的概况,也给之前开导过让她们大胆说出实情的几位女性工人录了阐述自己遭遇的视频。

    谁知出来的时候她们的踪迹不小心被在附近巡逻的保安发现了,保安大嚷的动静迅速引来了工厂老板养在工厂的几个打手,虽然青子学过散打,杨思在大学时学过一点泰拳,但两个女流之辈还是难以对抗四个大男人。仅有的那点功夫使出来,包里随身携带的防狼喷雾和辣椒水也使了出来,她们还是受伤了。青子被其中一人用水果刀在手臂划了一刀,杨思则是被他们用铁棒狠狠击打了几下背部,手臂上的擦伤则是她护着手里的摄像机时被其中一个大汉踢倒时在粗糙的坚硬沙地上擦破的。

    全身都火辣辣的疼,几个大男人被辣椒水或防狼喷雾攻击了眼睛难受得骂娘时,杨思不解气,忍着全身疼痛也用力踢了下他们的□□才和青子抓紧逃离。

    嘉仁的医生几乎都认识她,怕受伤的事会传到杨桓耳朵里,杨思没敢去嘉仁,跟青子去了别的一家公立医院。只让陆医生处理了手上的擦伤,消了毒擦了药,背上的伤没处理,杨思坐着不动都能感觉整个后背火辣辣地疼。

    陆医生看她疼得整张脸都皱了起来,再次问,“你确定不用我检查一下别的伤?”

    “不用。”杨思勉强笑了笑,拒绝,“不是大问题,我自己回去擦点跌打损伤药就好了。”

    “好吧。”陆医生转过身去了。

    杨思:“……”

    青子手臂上的刀伤已经缝了针包扎过,两人的身上其他外露部位的伤口也经过消毒处理,陆医生也给她们开了药,杨思不知道为什么她们还不能走。

    “陆医生,也没什么问题了,我们就先回去了吧,到时候要是有什么问题了再回来找你也行。”杨思说着已经起身。

    “你们还要再等会儿。”陆医生一本正经,“你们的伤不算清,可大可小,上了药还没多久,得先留在这看看会不会有什么不良反应才行。”

    杨思嘴角抽搐。

    “不等了,死不了,我们走吧。”失了血,青子面色有些发白。跟陆医生道了声谢,她跟杨思一块走了。

    “喂,喂……”叫不回人,他赶紧给程纪原打电话。

    擦伤的时候袖子也破了,也上了药,杨思干脆把整个袖子都挽了起来。天凉,衣服厚,放下袖子会磨到伤口,挽起袖子又冻得起鸡皮疙瘩,杨思被冻得不自觉一个哆嗦,这么一哆嗦牵动背部,她又疼得皱起了眉。

    “虎头明天回基地,咱俩现在直接过去吧,反正搞成这个样子,都回不了家。”青子道。

    杨思嗯了声,反正还有后续的事情要处理,去基地会更方便。

    “你的背没事吧?”青子看她龇牙咧嘴身体僵硬,还是问了句。时常会受伤,但这次算是比较狼狈的,对方人多了点,下手也狠。

    “疼。”杨思没隐瞒,“那个混蛋估计是想敲断我的背,棍子就那么挥下来,完全不懂得怜香惜玉。”

    青子笑了,“他们也没好到那儿去,不断子绝孙也得蛋疼好一阵了。”

    这个还是挺解气的,杨思咧嘴。

    楼道拐弯要去乘电梯,视线不经意往前方一瞥,就见程纪原从电梯的方向拐弯过来。两人走对面。杨思一惊,猛地顿住脚步。

    感觉到前方的一道视线直直落在自己身上,,程纪原抬眸,就对上杨思的视线。

    惊觉自己被发现,杨思顿时慌了,拉起青子掉头就跑。

    “杨思——”程纪原脸一沉,迈开长腿大步追过去。

    杨思跑得更快,连手上拿的外伤药被路人撞掉了也顾不上拾。

    青子不知怎么回事,回头见一脸阴沉跟上来的程纪原,再看看慌张的杨思,心下顿时明白了几分,反过来拉着杨思往另一个方向跑。

    杨思之前在嘉仁上班,不常来别的医院不熟悉路,但她每次有什么问题都是来的这家医院,熟门熟路轻易带她绕了出去,把程纪原远远甩在了后面。

    程纪原跟着她们转了个弯就不见了人影,他抿唇,回头拾起刚刚杨思落下的药。

    他随意扫了眼药名,不是消毒水就是跌打损伤等外伤药,眸底不自觉染上几分愠色。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