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1章

作者:米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林一染在家里窝着写稿子, 下午五点收到陆遇深发来的信息。

    【加班。】

    林一染看了这两个字半晌, 蓦地笑了。

    合上电脑, 挽起头发起身去准备吃的。

    到陆遇深公司已经八点了, 其他员工都下班了, 今天也依旧只有陆遇深一个人在加班。

    敲门进了办公室, 陆遇深站在窗边,一手插兜, 一手夹着一支烟, 忽明忽暗地燃烧着。

    陆遇深转过身, 还没说话, 林一染已经大步走过来拿掉他手中的烟:“不是说了不抽了吗?”

    “我没说过。”

    林一染:……仔细想了想,好像是她一直在提,但陆遇深还真的没认真答应过。顿时心下有些纷杂,还是听话的陆遇深可爱。

    “那你现在说。”

    陆遇深故作不解:“说什么?”

    林一染:“说你以后都不会再抽烟了。”

    陆遇深闲闲地站在那, 不为所动。

    林一染有些急了:“你不说的话,我就……”

    等了半天没听她就出来, 陆遇深挑眉问:“就怎么样?”

    “就不给你饭吃了!”

    一点儿威慑力也没有, 陆遇深扯了下唇角:“随你。”

    啊,这副样子, 这副样子真是欠揍。

    你说他要是真的这样不在乎林一染倒也能干脆地扭头就走, 偏偏知道他是故意的, 还就拿他没有办法。

    胸口起伏几下,林一染转身走到桌前去摆饭,背对着他淡淡道:“算了,你爱抽就抽吧,我只是觉得抽烟不仅伤身而且牙会黄,嘴又臭,我最讨厌烟味了。不过想想我又不跟你接吻,也无所谓。”

    陆遇深:“……”

    林一染布好饭菜,扭头问他:“来吃饭?还是你再抽一支烟先?”

    陆遇深:“……”舌尖抵了下后槽牙,从齿缝蹦出一个字,“吃。”

    林一染这次没在家先吃,带了两个人的饭过来和陆遇深一起吃,两人之间气氛很安静。陆遇深用餐礼仪一直是很好的,但以往和林一染在一起吃饭也总会找些话题同她闲聊,或者讲些有趣的事情给她听。

    哪像现在这样,埋头斯斯文文地吃饭,实打实地落实食不言的宗旨。

    也不对,他现在是任何时候都不怎么跟林一染说话了。

    “我这两次看你都是一个人加班呢。”林一染忽然轻声开口,打破沉默的气氛。

    陆遇深顿了顿,淡淡应了声,“嗯。”

    “如果不是重要的事情,就留着第二天做吧,尽量早点回家休息呀。”林一染说,“之前你都不怎么加班了,最近又忙了吗?”

    陆遇深又“嗯”了一声。

    林一染摸不准他是敷衍还是真的听进去了,总之他这样的态度,林一染也尬聊不下去了,索性作罢不再没话找话。

    本以为今日分的聊天到此结束,冷不丁听陆遇深开口:“你最近工作忙吗?”

    林一染愣了愣,弯了弯唇:“不忙。”

    “是吗?看你昨天那么晚才来拿东西,还以为你工作太忙了。”

    “不是的,”林一染解释道,“昨天是和余童童在一起,玩儿得晚了。”

    陆遇深:“……”

    所以是跟别人玩儿到忘记他?

    眼见陆遇深神色又冷了些,林一染有些莫名:“是还在因为我昨天来晚了生气吗?”

    “没有,”陆遇深否认,“吃完了吗?”

    “吃完了。”

    “我去洗,你等一会儿。”

    “不用不用,”林一染说,“我拿回去洗就行。”

    陆遇深没说话,一言不发地收拾,林一染讪讪地收回想拦他的手,又坐了回去。

    等陆遇深洗完回来,林一染问:“你要下班了吗?”

    “嗯,我送你。”

    也许是这几天陆遇深太冷淡了,这会儿主动提出送她,林一染莫名还有点儿受宠若惊的感觉。不过想着现在时间不算太晚,也想让陆遇深早点回去休息,于是说:“不用了,我打车回去就行。”

    本以为还要再推诿一番,没想到陆遇深直接点了点头,“行。”

    林一染:……所以,现在连客套都懒得客套一下了吗?

    忽然就有些忧心,把这小祖宗哄高兴后,以后自己的地位还能恢复吗?

    陆遇深余光瞥到林一染的表情,压下想要上翘的嘴角,率先走在前面准备关灯:“走了。”

    上了电梯,林一染自觉按了一楼,陆遇深看她一眼,没说话,按了负一。

    等电梯到了一楼,林一染跟他打了招呼准备走,陆遇深拉住她:“我送你。”

    “诶?”不是说了不送了吗。

    等电梯门合上,陆遇深松开手,淡淡道:“现在太晚了,你又给我送了饭,处于礼貌我也该送你回去才对。”

    林一染眉梢微扬:“处于礼貌?”

    “嗯。”

    “那好吧,”林一染笑了笑,“礼貌是个好习惯。”

    上车后,林一染报了自己的地址,也不知又怎么触到陆遇深不高兴的点,他阴阳怪气地道:“新房子是比旧的住着舒服吧?”

    “嗯???”

    透过后视镜看了她一眼,“没什么。”

    陆遇深开车的时候林一染尽量不跟他说话怕他分心,到了目的地,林一染下车前问:“你看得出来我在哄你吗?”

    陆遇深:“……”

    看出来了,但这样说出来不觉得失了气氛吗……

    见他没反应,林一染又问:“你看得出来我是认真想向你求和的吧?”

    陆遇深:“没看出来。”

    林一染:“……”

    陆遇深轻咳一声,别开眼:“你住得离我又远,除了吃饭的时候见一面,并且见面也没什么话跟我说,分开就像陌生人一样,电话信息也没有,做了什么也不知道。我以为你只是看不过眼我没按时吃饭,没看出来你还想跟我谈恋爱。”

    林一染:“……”

    最后林一染下了车沮丧地往小区里走,从前她每时每刻都能感觉到陆遇深对她的热情和喜爱,许多事情都是陆遇深在主动,林一染大多时候都是顺着他,或者就生活上照顾照顾他,好像还真的没有做过费心去讨他欢心的事情。

    毕竟从前的陆遇深不需要自己讨他欢心,只要看见她,他眼里就有光了。

    陆遇深望着林一染的背影,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跑下去像从前一样抱着她说,“不需要你做什么,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了。”

    可是他是胆小了,贪心了,他想要看到林一染到底有多在乎他,也想让她自己看清楚。

    从兜里摸出烟,抽出一支,正要点燃,忽而想到先前林一染说的话,舔了下唇瓣将烟捏成一团扔进垃圾袋。

    林一染回家逛了大半宿的情感论坛,还看了许多爱情小故事,就想看看别人都是怎么同男友相处的。

    大多数答案都是温柔体贴会撒娇,爱你的男人会希望你粘他……

    林一染撑着下巴蹙眉思考,温柔体贴她自认为自己还是满足的,但是撒娇,她好像还真不会,反而是陆遇深对她撒娇比较多,粘人的话,也是陆遇深粘她比较多。

    这样想想,每次陆遇深撒娇她好像心情还真的会挺好的,也不讨厌陆遇深粘她,相反他现在变得冷淡了,自己反而会失落。

    所以陆遇深爱她的话,也会希望自己这样对他吗?撒娇粘人什么的……

    林一染幻想了一下自己撒娇的画面,抖了一身鸡皮疙瘩,这太难了……-

    既然下定了决心,那么改变先从小做起,林一染觉得自己立马拉着陆遇深撒娇发嗲是万万做不到的。先从文字开始应该是可以的。

    林一染定了闹钟早上醒来就给陆遇深发信息:【美好的一天从早上开始,要记得吃早餐哟~(0^◇^0)/】

    这是她昨天在微博看到一个博主分享的恋爱日常,那个女孩子早上就会这样给男友发信息。

    陆遇深正在刷牙,收到这条短信时差点吞下了漱口水,反复斟酌地看了好几遍,尤其是那个颜文字,难道是中病毒了?

    快到中午时,林一染给陆遇深打电话,语气十分温柔:“在公司吗?”

    陆遇深莫名耳朵就红了,冲面前疑惑看着他的员工挥挥手示意他出去,淡淡回:“在。”

    “那我一会儿就给你送午餐来。”

    “嗯。”

    对话到此就该结束了,然而林一染又问:“早上给你发的信息收到了吗?”

    陆遇深默了默,疑惑:“美好的一天从早上开始那条?”

    “对啊。”

    这次沉默的时间长了几秒,“那是你发的?”

    林一染:“那不然还能是谁。”

    “啊……”

    “看到信息心情有好吗?”林一染又问。

    言语间透出隐隐的期待和求知欲,陆遇深觉得奇怪,有有点儿想笑,而且这个问题,还让他挺难回答的。

    当时看到只觉得是林一染手机中病毒了,没想到还真是她发的,忍住喉间的笑意,淡定道:“嗯,颜文字还挺可爱的。”

    原来还真喜欢啊。

    林一染松了口气又觉得有点心累,这么多年了,陆遇深还是这么幼稚。

    “那我每天都给你发。”

    陆遇深:“……好。”

    中午到了陆遇深公司,大家都自动认为两人是和好了,又开始热情地叫起了嫂子。林一染一开始还摆手解释一下说暂时还不是,谁料有人还促狭地眨眨眼,说:“没关系,我们懂的,情趣嘛。”

    林一染:“……”

    到了陆遇深办公室,首先去看他桌上的烟缸,里面有两个烟头,眉头一拧,陆遇深连忙说:“是谢启抽的,我今天还没抽。”

    林一染怔了怔,眉头松开,温柔地看着他:“那就一直不抽好不好呀?”

    林一染声线本就柔软,平时说话声调偏清冷,这会儿也不知怎么了,陆遇深愣是觉得听出了撒娇的意味,耳朵又开始发烫,捂唇轻咳一声:“好。”

    林一染一边布菜一边问:“今晚还加班吗?不加班的我……”

    陆遇深打断她:“加。”

    好吧,本来想说不加班的话晚上请他去吃饭看电影来着。

    “还是你一个人加班吗?”

    陆遇深犹豫了一瞬:“不是。”

    林一染点点头,那晚上给大家带点儿水果来吧。

    吃完饭,陆遇深去洗饭盒,洗完回来看见林一染专注地在看手机,嘴里碎碎念着什么。表情微顿,走近她试图听清她在念叨什么,谁知刚凑近她,林一染吓了一跳,连忙关掉手机坐好。

    鬼鬼祟祟……

    陆遇深眸色微黯,直起身回到办公椅坐下,状似随意地问:“在看什么这么入迷?”

    “没什么。”林一染说,“你要开始工作了吗?”

    陆遇深看了眼时间,“再休息一会儿。”

    “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陆遇深稍稍诧异地回头:“你会讲笑话?”

    “你都会,我怎么不会。”

    陆遇深弯了弯唇:“也是,我给你讲了那么多,你总能背上一两个。”

    林一染微微拧眉,反驳:“我不讲你讲过的。”

    陆遇深眉尾微扬,身子往椅背一靠,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你讲。”

    林一染清了清嗓子,“一个胖子从十二楼摔了下来,结果就变成了什么你知道吗?”

    陆遇深配合道:“不知道。”

    “死胖子。”

    “一个糖,在北极走着走着觉得他好冷,于是,他就变成了冰糖。”

    “从前,有一个馒头走在路上,它走呀走的突然饿了,于是,它把自己吃了……”

    林一染面无表情地一连讲了好几个笑话,终于看到陆遇深笑了,松了口气,“你觉得刚刚那个好笑吗?”

    陆遇深笑得肩膀微微颤抖:“没。”

    “那你觉得哪个好笑?”

    陆遇深继续笑:“都不好笑。”

    林一染:“……”

    陆遇深:“我觉得你一本正经讲冷笑话的样子很有趣,难为你了。”

    林一染:“……”

    陆遇深还在笑,“这些笑话我都听过,知道我为什么没给你讲吗?”

    “为什么?”

    “我以为你肯定会觉得冷,不会觉得好笑,没想到你原来是喜欢的。”

    林一染怎么听不出来陆遇深的调侃意味,感觉老脸已经丢尽了,站起身来面无表情道:“我该走了,你好好上班。”

    陆遇深走过来拉住她:“生气了?”

    “没有。”

    陆遇深没松手,“抱歉,我不是嘲笑你……”

    林一染看着他眼尾淡淡的笑纹,忽然踮起脚尖在他唇瓣印上一吻,眉眼微弯:“讲笑话本来就是为了让你笑的啊。”

    陆遇深一怔,拉着她的手紧了紧:“晚上还会来吗?”

    “嗯。”林一染替他整了整领带,“我先走了,再见。”

    林一染走后,陆遇深在办公室发了许久的呆,然后将谢启和赵让叫进来。

    “晚上加班。”陆遇深对他们说。

    “加什么班?最近不需要加班吧。”

    “对啊。”赵让应和道。

    陆遇深:“别的人不加,就我们三个。”

    谢启:“为什么?我晚上还要回去看球赛呢。”

    “林一染晚上要给我送饭。”

    “啊,然后呢?”

    “我得加班她才给我送。”

    赵让挠挠头,一脸不解:“那你自己加就是了啊。”

    陆遇深默了默,微微别开眼:“每次都是我一个人加班,她会怀疑的。”

    谢启:“怀疑什么?”

    “怀疑我是故意等她来。”

    谢启:“……”

    赵让:“……”

    你本来就是故意等她来,为什么要拉上我们!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