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732 禅位新帝,不能姑息大结局

作者:萧小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后来楚夙死了,萧喻西由于太过悲伤,浑浑噩噩间我们两人的灵魂都呈现虚弱的状态,直到她摔倒清醒过来,没有了生的欲望吃下睡美人的毒药,她的灵魂彻底离开我的身体,我才得已重新掌控身体。”

      萧十七说完,已是虚弱的不成样子,小脸苍白的如同一张透明的白纸。

      她希翼地抬眸看着姬如风。

      她不确定知道了这件事的真相后,他还会不会对她这么的无微不至,还会不会将她当作宝捧在手心里。

      而姬如风则是难以置信地颤抖着双手,看着上面熟悉的字体,回忆起萧十七和他成婚后再也没有动过的笔,以及他心底早已有过的怀疑。

      他怎么说以前不喜欢穿白色衣服,不喜欢绾发的兮儿怎么突然转了喜好,就连口味都变了样,原来,真相竟然是这样的。

      他在心中苦笑,他喜欢的那个萧喻西已经随着楚夙而去。

      她就算是死也不愿意和他在一起,何其的残忍和绝情。

      不过这也正是他欣赏和喜欢她的地方。

      只是斯人已逝,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他应该珍惜眼前人才对,更何况他们也已成了婚,还即将有了他们共同的孩子了不是吗?

      那个叫萧喻西的女子,也只能活在他的心底。

      他拿了火折子,将手中的两封遗书给点燃,看着它们化作了飞灰飞入到屋顶再消散,他像是放下了沉重的包袱般,整个人也轻松了下来。

      他回头看向萧十七满眼温柔地道:“兮儿,你一定要坚持住,我希望我们一家人能够好好的在一起,还有恒儿。”

      萧十七眼中闪现着泪光,知道他已经放下了萧喻西,喜极而泣道:“好,我听夫君的!我一定要坚持下来。”

      得到了她的保证,姬如风这才走出了房间,唤了南老爷子进来。

      ……

      姬无蘅三岁多的时候,容国这位一直无子嗣的帝君突然宣布要退位让贤,禅位于战王楚无恒。

      二十一岁的战王,战功赫赫,深受百姓的爱戴,更难得的是,容帝的退位让贤书一下发,朝堂上竟是没有一人反对。

      容国二十年,楚无恒正式登基为帝,庙号太和,国号依然是容国,容帝退位后,太后依然是太后,后宫的嫔妃随着容帝的退位也走的只剩下一位,那便是何悦。

      容宁离开朝堂后,便隐居在南山上,住在萧十七家的斜对面。

      这些年容国风调雨顺,国力也是繁荣昌盛,百姓的日子好过了,几乎到了夜不闭户的状态,只要能让他们过得好,谁当皇帝对于老百姓来说都一样,容宁的突然退位并没引起任何暴乱,就如同他打天下时,来的徒然,走的突然。

      姬无蘅是楚夙与萧十七的女儿,长的粉雕玉琢,两只眼睛如黑宝石般明亮,特别是她的一双杏眼,与萧十七一模一样,每次姬如风看着女儿的眼睛,都能出神半天。

      “爹爹,哥哥什么时候来看蘅儿啊,我好想哥哥。”

      四岁的姬无蘅说话已经很是清楚流利,自楚无恒当上了帝君后,就再没多余的时间来陪萧十七,偶尔来一次也是急急忙忙的就走了,惹得蘅儿很是伤心,以为哥哥不喜欢她了。

      “哥哥不来看你,你可以去看你哥哥啊!蘅儿想不想去容城的皇宫里去看哥哥?”

      萧十七端着一盘点心自屋子里走了出来,看着坐在院子里的父女俩,摇头笑道。

      “真的可以去找哥哥吗娘亲?”

      姬无蘅双眸中充瞒了惊喜,眨巴着双眼,看向萧十七。

      “呵,是你想去看恒儿了吧?”

      姬如风打趣萧十七道。

      被说中心事,萧十七脸颊微红:“他也老大不小了,也是时候大婚了,杨芯儿他不喜欢,江家那姑娘他也不喜欢,你说恒儿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据她所知,除了这两位姑娘中意他,还有洛家的洛灵儿,南锦家的小女儿南菲儿,宁家的宁蓉儿好像也对他有意思。

      就连青龙家的珊珊见到那小子都要脸红个半天,他魅力是有,就只会吸引女孩儿,自己却从没对任何姑娘看对眼。

      姬如风笑道:“那小子的性子有些倔强,你这么贸然地和他提起,他一定会找很多借口,不若先给林妹妹去一封信,让她先劝着,实在不行就选秀。”

      他可以想像楚无恒知道选秀后那张纠结到郁闷的臭脸,和当初的楚夙是多么的相像,他就有些好笑,又有些怀念。

      萧十七闻言也是一笑:“也只能这样了,容宁就是因为没有子嗣才退的位,恒儿可不能和他一样啊。虽说他也才登基没多久,我觉得朝堂上的那些人应该也催过他了。”

      几天后,三人进了皇宫。

      在皇宫的御花园里,没想到会遇上楚越,现在的楚侯爷。

      楚越的目光在萧十七脸上扫了一下便敛了下去,也没和他们打招呼便匆匆离去。

      萧十七也没当回事,带着夫君和儿子一起去见了林妹妹。

      午膳时,终于见到了姗姗来迟的楚无恒。

      几个月不见,他好似一点儿变化也没有,只是眸子里沉静了许多,俨然多了一丝微不可察的帝王威严。

      见到萧十七他们,高兴的咧开嘴笑了,像是个还没长大的孩子一样,一上来就抱起了姬蘅儿。

      “小蘅儿,有没想哥哥呀!”他将姬无蘅抱着举在头顶转了几圈,高兴的小丫头咯咯咯直笑个不停。

      “想哥哥,非常想,哥哥也不去看蘅儿!”

      小丫头笑完,撅着嘴委屈地道。

      楚无恒笑眯眯地看着她:“那蘅儿要不要住在宫里,这样每天都可以看到哥哥了!”

      姬无蘅一愣:“可是蘅儿要和爹爹娘亲住在一起怎么办?”

      她纠结的小模样儿,惹的几人不由偷笑。

      “蘅儿可以在家住一段时间,再来宫里住一段时间。”就像他以前一样。

      姬无蘅忙去看自己的父母:“可以这样吗?”

      “当然可以,不是还有姨姨在的吗?”林妹妹欢喜地道。

      她朝着楚无恒眨了眨眼。

      她知道恒儿是因为感觉到了她的无聊,才会想着让这小丫头多来陪陪她,她自然是乐意的,这小丫头这么可爱又漂亮,她很是喜欢。

      萧十七倒是有点儿舍不得女儿,不过想着林妹妹在宫中这么寂寞,便也同意了。

      她正准备说起楚无恒选妃的事,那家伙却突然严肃地开口道:“娘亲,越侯如今野心勃勃,私下里招兵买马,虽然看在他姓楚的份上,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他越来越过份了,我不能再姑息养奸,我要大义灭亲了。”

      萧十七回想着之前遇到楚越时的情景,想了想道:“你不用看在同是楚姓的份上绕过他,他这样的人最是自私,就算你爹爹在,他也不会对他留情面。”

      楚无恒点头,脸上又露出了玩世不恭的笑容。

      然而,等他知道林妹妹和萧十七背着他下了懿旨选秀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容国二十二年秋,楚无恒大婚,谁也没想到他会娶了个十二岁还不到的小奶娃为后,而这个小奶娃便是华家家主最小的小女儿华清清。

      因是他自己选的,就算有人有意见也只能搁在心里,不过林妹妹和萧十七直夸他眼光好,便将那些选秀的秀女都给婚配给了众大臣家的年轻公子们。

      沈言诣如今的官位已经是位列朝堂第一人,但他至今还是孑然一身,他没有娶妻,没有纳妾,甚至连一个通房都没有,伺候他的下人,也俱是小厮,连丫鬟他都没用。

      别人都说他这是洁身自好,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在用他的后半生来弥补他前半生犯下的错。

      他之所以站在朝堂上,皆因为那个女人的儿子在这里,他要用他自己的方式来偿还他对她的亏欠。

      人生短短数十年,他要用他的余生守护好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陆阡尘在三十岁的时候已成了婚,后院里小妾成群,却唯独没有正妻。

      这些年他看着沈言诣痛苦,他不比他好到哪去,他从没想过婚,被陆老将军逼着,一房房的妾室往家里纳,他索性破罐子破摔,依了他爹,但他从没有想要娶正室的打算。

      每次上朝时,看着眼前高座上年轻的帝王,总会让他想起那个他一直埋在心底的女人。

      他知道她现在过得很好,也放心了。

      姬无蘅六岁的时候,南岚儿夫妇带着萧瑾辰和他的妻子儿女一起回了南家村。

      北皇已是老眼昏花了,不过他看着自己的子孙,还是很兴奋的。

      他们过来,是想要征得北皇的同意,燕千钥要将北约交给燕瑾辰管理,而他们两夫妻则是想要在南家村定居下来。

      儿子能在身边陪着他到老,北皇自然是同意的。

      而南岚儿是觉得自己对萧十七的亏欠,想着以后就能每天见到女儿,她比谁都要开心。

      当然,还有人后他们一步也来了南家村,那便是燕千秋和顾小雨夫妇俩。

      像是赶趟儿似的,自这两兄弟住在南家村后,像是后来又嫁出去的南昔三姐妹,也都带着家眷回了南家村居住。

      南家村的物价空前绝后的高了起来,就连房价也被抄到了全国最高,地皮更是想买都买不到。

      风驰电掣,惊雷落雨四人,如今是宫里暗卫的头头,他们几人谁也没有成亲,就像是楚夙的爷爷将他们交给楚夙时说的一样,作为心腹侍卫,心里,眼里都只有主子,不可有任何的分心,是不可以成亲的。

      就算后来萧十七撮合过他们其中的几人,也是不了了之。

      他们现在作为楚无恒最得力的心腹,在宫中,无人不尊敬。

      盈袖和初凉二人分别嫁给了东篱和千缕。

      盈袖和初凉负责楚无恒的吃食,是宫里有品阶的嬷嬷。东篱和千缕则掌管着宫里的禁卫兵,风头也一时无两。

      至于予疏,云愁和倚寂三人,现在已经是将军了,楚无恒在外讨伐乱党,大战的那几年,都是他们三人陪着他,他能成为战神,几人也是功不可没。

      三人也是娶了妻子的,娶的都是朝里的那些官家千金,也是有了自己的儿女的。

      唯有小李子一人,自从知道林妹妹的真实身份后,便回了北山的血刹总部,从此再也没下过山。

      木觋和成毅二人在萧十七带着楚夙去寻找药材之前就已经获得了自由,两人如今都在南家村定居,且已娶妻生子,日子过的很平静。

      最让人羡慕的可能就是楚昭和陆阡陌两人了,这两人将自己的孩子扔给了陆老将军,逍遥快活地去各地游山玩水,只是偶尔寄一封信回来报个平安。

      最让人无语的是夏侯书,谁也没想到当初那么厌恶男人的她,现在已经是孩子成群了。

      她秉承着三年抱俩,五年抱仨的生孩子速度,如今已是六个孩子的娘了,且生的孩子个个都是女孩儿,在这个重男轻女的时代,她生孩子的路还长着呢。

      再说萧家,自萧老太君带着一家人回了老家后就是事事不顺心,做生意一直陪钱,以前关系交好的生意伙伴越来越疏远他们,两个儿子经常喝酒斗殴,好几次被抓进了牢里,差点让她再次倾家荡产。

      媳妇们个个不省心,三天两头找茬吵架,孙女们别说孝敬她,还一点儿也不听话,给她们安排好的亲事,总是在最紧要时候搅黄。

      都说祸害遗千年,萧老太君在这么不顺心的环境下竟然身子骨硬朗到送走了两个儿子还活的好好的。

      萧家人走的走,散的散,等萧谨硕回来时,整个萧家已经没有多少人在了。

      只有一个拄着拐杖,走路都弓着腰,还打扮的满头银饰的老欧带着身后仅有的两名长相丑陋的四十多岁的大妈在大门前迎着他。

      “硕儿啊,好孙儿,你可算是回来了,三房的那个不孝孙子萧谨昊,这会儿肯定在赌桌上,他没来接你这个哥哥,你千万不要怪他。”

      萧谨硕带着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儿子并一个女儿当下跪在地上给她磕头:“孙儿不孝,这么多年没能在祖母面前尽孝,请祖母责罚。”

      看着萧家破旧矮小的门庭,他在心底不由感叹世事无常。

      当年在京都的萧家何等的辉煌,如今落到这个地步,也算是萧家人咎由自取。

      祖母当初自作孽,惹得十七下了狠手,逼着她回了老家,也不知道她老人家有没有后悔过。

      “起来,快起来,好孙儿,你们能回来我老婆子就高兴,怎么会责罚你们。”萧老太君说着伸手去拉萧谨硕。

      “祖母,只要您高兴就好。”萧谨硕借势站了起来。

      一行人从大门回了屋子里,这还是萧谨硕第一次来老家,他父亲和二叔去世时,萧老太君由于恨他那么多年对萧家不闻不问,并没通知他,他也是后来知道后,一个人赶到两人的坟前上了几柱香后才离开,跟本没回萧家。

      这会儿站在这座斑驳而破烂的房子里,他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在心间流转。

      他看着热情的萧老太君,缓缓地道:“如今十七的儿子当上了帝君,这次我们回来,过几天就要去帝都容城,一来去看一眼姐姐,二来很多年没见十七了,也好和她见见面。”

      “什么?你说什么?萧十七的儿子当了帝君?这,这怎么可能?容国的帝君不是姓容吗?萧十七的儿子可不姓容。”

      萧老太君激动的差点喘不过来气儿。

      她自始至终心底都恨着萧十七,她住在小县城里,这里的消息闭塞根本不知道楚无恒早已登基为帝。

      “祖母,我没必要骗您,更何况三叔三婶也和十七他们住在一个地方,我们这次过去,也能见到他们。”

      “嘭”的一声,萧老太君一头栽倒在地上,双眼瞪的老大老大。

      萧谨硕吓了一跳,忙上前去拉她。

      “祖母,您怎么了?”

      他看着紧闭着双眼,额头上鲜血直流的萧老太君,眼里没来由的出现了一丝慌乱。

      “大公子,老太太没气儿了。”从外面进来的一个老妈妈在老太君鼻息上试了试,面无表情地道。

      萧谨硕大惊。

      ………………………………全本完………………………………

      在此感谢陪伴了本书一年多的宝宝们,经过三百多个日日夜夜,终于完稿了。

      写一本完整的书,还是用了一年多的时间,真的是很累。

      结局就是这样,没有番外。

      下一本书已经在码中了,透漏一下,题材是悬疑破案,女主也是穿越的。等存够了稿子,再与大家见面。

      小月在这里,先与大家说拜拜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