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39章 最后一夜(大结局)

作者:吕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入夜,腹部的抽痛让商奕笑猛地睁开眼,原本以为只是正常的疼痛,可是那一抽一抽持续不断的疼痛让商奕笑脸色刷地一白。

    “怎么了?是不是肚子痛?”谭亦快速的打开灯,一手搭上商奕笑的脉搏。

    “我送你去医院。”谭亦清朗的声音镇定的响了起来,快速的拨打了姚修煜的电话,“笑笑要生了。”

    “我没事,只是有点痛,你先穿鞋子。”商奕笑忍着痛提醒了一句。

    一开始商奕笑也以为谭亦很冷静,想想也对,谭亦毕竟是个大夫,他从死神手里救过人,在任务里也杀过人,自己只是生产前的阵痛,谭亦不慌不忙的安排事情也正常。

    可商奕笑却发现谭亦光着脚踩在地板上不说,而且将柜子里的待产包拿出来时,他的手竟然一直在抖。

    商奕笑这才明白谭亦只是看着冷静,他竟然比自己还要慌。

    “你别管我,先起来走动一下,估计还要痛一段时间。”谭亦快速的回了一句,拿过一旁的长袖睡衣给商奕笑换上。

    而楼上公寓,姚修煜蹭一下从床上爬了起来,脑海里一片空白,“怎么就要生了,不是还有几天吗?”

    慌乱不安之后,回过神来的姚修煜快速的捡起丢在床上的手机,拨了电话给姚仲冉,电话一接通就是一通乱吼,“二哥,笑笑要生了,你赶快来医院。”

    一阵兵荒马乱的,等商奕笑到达医院后,疼痛已经让她说不出话来了,脸上都是冷汗,嘴唇也泛白着。

    “都这样了,怎么还不去手术室,为什么还要在这里走?”姚修煜看着在病房里被谭亦搀扶着走动的商奕笑,简直就要抓狂了。

    笑笑平日里就算挨了一刀都不会哼一声,可是现在却痛的扭曲了脸,姚修煜不用想也知道这有多痛。

    段敏将待产包收拾好了,看着暴躁的姚修煜不由开解道:“顺产都这样,多走走,一会生的时候更容易。”

    “那就不顺产,剖腹产,至少不会这么痛!”姚修煜抓了抓头,迁怒的瞪了一眼谭亦,要不是这个臭小子,笑笑怎么会这么痛。

    “小叔,我没事。”商奕笑咧嘴一笑,可腹部宫缩的剧痛袭来,商奕笑痛的嘶了一声,没有安慰到姚修煜,反而让他更加的暴躁不安。

    “段阿姨,你带小叔去外面等着。”谭亦冷声开口,他内心深处同样焦躁不安着。

    偏偏姚修煜不停的在眼前晃悠,还喋喋不休的嚷嚷着,谭亦愈加的暴躁,却只能将火气压了下来。

    “你敢!”姚修煜不由怒了起来,火大的瞪着要赶自己的谭亦,这个臭小子竟然还敢让自己走,笑笑痛成这样,他怎么能走。

    “小叔!”谭亦冰冷的目光危险十足的看着姚修煜,打算让蒋刀他们直接将人给带出去。

    商奕笑无奈的看着火药味十足的谭亦和姚修煜,安抚的拍了拍谭亦的手,“放心吧,我没事,只是有点痛而已。”

    “我知道。”谭亦明白的点了点头,可是就算知道,他依旧会担心会不安,谭亦甚至后悔没有做避孕措施。

    看着商奕笑只安慰谭亦,姚修煜顿时心里头酸酸的,当然,也更加嫌弃的瞪着谭亦,都这个时候了,他竟然还需要笑笑来安慰,这样的男人要来干什么!

    等姚仲冉带着姚老爷子和老夫人赶到医院时,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商奕笑也足足痛了一个多小时,此时正靠在床上休息着。

    姚修煜暴躁的如同大猩猩一般,谁和他说话都是火药味十足,就差撸起袖子打一架发泄火气。

    看到姚仲冉,姚修煜就像是看到了主心骨一般,一把抓住了姚仲冉的胳膊,“二哥,你说笑笑怎么会这么痛?这都痛了一个小时了,还要痛多久?”

    “修煜,冷静一点,笑笑和孩子都不会有事的。”姚仲冉低头看着姚修煜抓着自己手腕的手,估计是太过于紧张,力气大的似乎要将自己手腕都给扭断了。

    “可不是都说生孩子是鬼门关前走一遭,谁能保证一定没事!”姚修煜暴躁的吼了一句,却是不敢看躺在床上休息的商奕笑。

    被吼的一愣,姚仲冉看着眼神不安的姚修煜,用力的反握住了他的手,低沉的声音里透着安抚人心的力量。

    “修煜,你冷静一点,谭亦这边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这不是二十多年前,笑笑不会有事的。”

    二十多年前,因为姚修煜误信了窦珣,因为他的疏忽,导致只有三岁的商奕笑失踪,而二嫂却收到了一张孩子被残忍分尸的照片,巨大的惊吓之下导致孩子早产。

    最终拼着自己的一条命将姚维雅生了下来,可是她自己却惨死在手术台上,这也是姚修煜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痛。

    直到此刻,看到商奕笑要生产了,记忆最深处的痛苦又被勾了出来。

    腹部的疼痛在加剧,而且宫缩带来的痛苦和挨了一刀完全不同,更让人无法忍受,但商奕笑依旧虚弱的对着姚修煜一笑,“小叔,你不用担心,我身体很好,我和孩子都不会有事的。”

    “你别说话,留着力气。”姚修煜狠狠的抹了一把脸,这个时候他也不嘲笑谭亦需要商奕笑安慰了,自己何尝不是如此。

    商奕笑扭过头看着面容紧绷,眼神肃杀而凛冽的谭亦,得,这一位也是如临大敌了!

    看到商奕笑似乎有话要说,谭亦不由低下头,目光冷冷的盯着商奕笑高耸的腹部,对即将出世的小包子莫名的有些的迁怒,“是不是很痛?”

    “痛着痛着就习惯了。”商奕笑开了个玩笑,右手轻轻的抚着谭亦紧绷的俊脸,手指落在他的脖子安慰的轻抚着。

    可是就在谭亦没有防备的瞬间,商奕笑突然横掌劈了下来。

    病房里几人都是错愕一愣,谁也没有想到商奕笑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将谭亦给打晕了过去。

    “笑笑,你要是敢打晕我……”反应过来的姚修煜戒备的看着病床上的商奕笑,结果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姚仲冉给偷袭了。

    同样打晕了焦躁不安的弟弟,姚仲冉总算感觉耳边清净了一点。

    守在病房外的峰哥和蒋刀一进门就看到昏过去的谭亦和姚修煜,两人着实愣了一下。

    “隔壁房间也是空着,将他们搬过去。”姚仲冉沉声说了一句,其实他认为打晕聒噪的姚修煜就行了。

    可是商奕笑已经先一步打晕了谭亦,姚仲冉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他也看出来了,谭亦同样是神经紧绷着,只不过不像姚修煜这样喋喋不休。

    “不怕了,不需要谭亦陪着你?”段敏倒了一杯水给商奕笑润着嗓子,一般生产的时候,有丈夫陪着会更好。

    “事到临头就不怕了。”商奕笑在此之前的确有些的不安,也会胡思乱想,可真到了要生的时候了,商奕笑就没什么怕了,反正就是痛而已。

    相对而言,看着竭力压制着紧张情绪的谭亦,商奕笑反而更心疼,自己再痛还能忍,可谭亦面对的是他自己无能为力的情况,他不能代替自己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忍受。

    谭亦握着自己的手,但他的手一直在抖,商奕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将人打晕了过去,说不定等谭亦醒过来孩子就出生了。

    姚老夫人也安慰的拍了拍商奕笑的手,温柔的声音带着安定的味道,“不怕是对的,你身体好,胎位也正,一会就生出来了。”

    “是啊,说不定个把小时就生出来了。”段敏也笑着附和了一句,幸好姚三爷被打晕了,否则他再那么念叨下去,段敏不紧张也要被念的紧张起来。

    就在此时,姚仲冉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姚承的电话,姚仲冉眸光晦暗的一变,拿着手机快步向着病房外走了去。

    姚老爷子坐在椅子上,眼中有着失望之色一闪而过,老大终究还是走上不归路了!

    姚老爷子之前避开姚修煜和姚仲冉去见了商奕笑,就是想要保下姚伯寅一条命,虽然商奕笑没有同意,可姚老爷子总想着如果姚伯寅没有一错再错,说不定还会有转圜的余地。

    但此刻,姚老爷子的心沉入到了谷底,罢了,一切都是命!

    峰哥将被打晕的谭亦和姚修煜安排妥当之后,就看到秘书小周迎面走了过来,“二少呢?”

    峰哥侧过身指了指房间里,小周扭头一看傻眼的愣住了,怎么二少晕过去了?

    “笑笑打晕的,二少太紧张了,鞋子都穿反了。”峰哥也是刚刚才发现的,好吧,虽然他也有点紧张,不过比起二少要好多了。

    峰哥关上门,这才正色的问道:“李家那边行动了?”

    虽然谭亦晕了,可之前已经做了最周密的安排,秘书小周点了点头,声音里透着一抹狠戾,“他们一直派人盯着公寓和医院这边,估计就是想要趁乱行事,二少晕了也好,否则真的要血流成河了。”

    谭亦看着冷静,其实只是在强撑着而已,这个时候李家敢动手,想要让商奕笑一尸两命的死在手术台上,到时候谭亦失去理智的一发疯,小周都不敢想象会有什么后果。

    文峰脸色同样很难看,“按照之前的计划,让我们的医生和护士过来,李家那边你负责坐镇,我去告诉姚二爷一声。”

    小周又交待了文峰几句,随后快步离开了。

    姚仲冉也结束了和姚承的电话,自从知道窦珣是李家的人之后,姚仲冉就知道姚家的内应必定是姚伯寅这个大哥。

    姚仲冉不会放过害死自己妻子的凶手,但因为顾虑到姚老爷子,再加上商奕笑生产在即,姚仲冉并没有打算现在动手,只可惜大哥比他更心急的想要动手了。

    看到峰哥过来了,姚仲冉沉声开口,“我把姚家的人从医院全部撤走,换你的人来接手。”

    从一开始,姚仲冉就没想过用姚家的人来保护商奕笑的安全。

    这二十多年姚仲冉的精力都放在医治姚维雅身上,他没有沾手姚家的核心事务,所以姚仲冉并不清楚医院这些人里有多少被姚伯寅收买了。

    与其一个一个的筛查导致人心不稳,或者有漏网之鱼,还不如将所有人都撤走,来一个釜底抽薪。

    “二爷放心,医院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下,而且医生和护士包括需要用的药物也都是二少之前安排好的,不会出任何问题。”峰哥目前的任务就是坐镇医院,而姚家的事谭家也不方便插手,姚二爷去处理更合适。

    姚仲冉点了点头,“那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先回姚家一趟。”

    有些仇即使推迟了二十多年,可也到了该报的时候了,姚仲冉脸上有着肃杀的寒意一闪而过,大步向着外面走了去。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商奕笑依旧忍受着宫缩的疼痛,另一边,姚家别墅。

    站在窗口的姚伯寅看着暗黑的天空,凌晨两点,只要成功了,以后的姚家就是自己的天下了,他再也不需要受制于人,可如果失败……

    “爸,我已经将人都安排好了,只要李家那边一行动,我们也可以开始行动了。”姚维栩快步走进了书房。

    估计姚老爷子都不知道这个应该在东临区工作的长孙竟然偷偷的回到姚家了。

    “一切就看今夜了。”姚伯寅依旧背对着长子站在窗口,负在身后的双手用力的收紧了几分。

    而李家这边,李特首同样下达了行动的命令,成功还是失败都看今夜了!

    李特首很清楚姚伯寅和自己合作,不过是利用自己在医院发动突袭的机会,然后趁机将姚家内部所有是姚仲冉一脉的人都一网打尽。

    只要今夜的计划成功了,姚家就是姚伯寅的天下。

    “父亲,姚伯寅分明是借刀杀人,让我们和姚仲冉拼个你死我活,他来坐收渔翁之利。”李特首的小儿子依旧有些的忿忿不平。

    李特首叹息一声,拍了拍小儿子的肩膀,“形势逼人,我们替姚伯寅铲除了姚仲冉,也等于给李家争取到了保存核心势力的机会,如果姚家是姚仲冉掌权,我们李家再无立足之地。”

    比起姚伯寅,李特首更忌惮的是姚仲冉,这其中还有姚仲冉妻子的一条命,不死不休的仇恨之下,姚仲冉是不可能放过李家的。

    医院里的灯闪烁了几下,然后啪的一声就熄灭了,不过备用电回路立刻就接通了。

    商奕笑抬头看了一眼天花板上的灯,“峰哥,情况怎么样?”

    “破坏电路的五个人都已经被抓住了。”峰哥是请君入瓮,将破坏电路的人一举抓了起来。

    医院是采用双回路供电,一条电路和外面的高压电网是接通的,很容易破坏,而另一条电回路则是独立在电网之外,属于医院的专用电路,用来保证突然停电之下的医院供电。

    除此之外,医院还有备用发电机,即使两条电路都出问题了,备用电源也能快速的恢复手术室、重症监护病房……这些地方的电力供应。

    即使备用电源也出了问题,峰哥这边也早就准备好了应急发电车,同样能确保医院重要区域的电力供应。

    破坏电路原本只是开始,目的则是为了更换商奕笑生产时用的药物,只可惜姚家的人都被撤走了,李家的人即使破坏了电路,也没有人帮忙更换药物。

    医生此刻进了病房,峰哥和姚老爷子几人都起身离开了。

    一番检查之后,医生看向气色还不错的商奕笑,温和的开口;“情况很好,一会再走动一下。”

    虽然已经痛了快两个小时了,可还没有到要生产的时候,商奕笑苦巴巴的点了点头,果真是痛着痛着就习惯了。

    !分隔线!

    “你说什么?姚仲冉带着人回来了?”姚家别墅里,姚伯寅听到秘书的汇报表情倏地一变,直接站起身来厉声开口:“那医院是什么人在?”

    商奕笑要生产的消息一传出来,姚仲冉立刻就派人去了医院,将医院严严实实的防守起来,严密到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家主,所有人都被二爷带回来了,所以我们并不知道医院那边的情况。”秘书脸色也是忐忑不安,事情完全超出了他们之前的预测。

    原定的计划是李家对医院发动袭击,牵制住二爷的人,至于在医院里的姚老爷子和老夫人,包括姚仲冉和姚修煜,他们是生是死,姚伯寅都已经不管了。

    如果所有人都死了,姚伯寅的家主之位就更加牢固了,如果侥幸有谁活了下来,姚伯寅也不需要担心什么。

    到时候将人软禁在姚家就可以了,没有了人手就等于了拔了牙的老虎,已经不足为惧,可现在姚仲冉杀了个回马枪,姚伯寅这边立刻就处于劣势。

    站在一旁的姚维文不由害怕的开口;“爸,我们的人已经派出去了,现在二叔回来了,我们该怎么办?”

    姚家暗部一直在姚老爷子手里,之后就交给了姚修煜,姚家的保镖则归姚仲冉管,所以说起来姚家的武装力量并不在姚伯寅这个家主手中。

    这些年来,他虽然也收买了不少人,但从人数上而言远远比不上姚仲冉手中的人。

    今晚上的行动不过是因为姚仲冉将核心力量都带去医院了,姚伯寅才敢趁机行动,清剿姚仲冉的人,谁知道他竟然杀了个回马枪。

    “除非商奕笑并没有生产,姚仲冉这是声东击西!”姚伯寅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医院如果是姚仲冉唱的空城计……

    沉默片刻后,姚伯寅拿起手机拨通了李特首的电话,“立刻暂停行动,姚仲冉是在声东击西,商奕笑根本没有生产。”

    电话另一头李特首愣了一下,“不可能,我的人已经传了消息回来,商奕笑马上就要生了。”

    李特首对海城的掌控力度远远的超过姚伯寅,医院这边他也安排了人,虽然医生和护士长不可能被收买,不过李特首还是得到了消息,商奕笑是真的要生了,绝对不可能是空城计。

    这一次,不单单姚伯寅不明白,连老奸巨猾的李特首也摸不透姚仲冉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商奕笑到底是不是姚仲冉的女儿?”李特首忍不住的问,如果从一开始他们就弄错了,商奕笑只是一个幌子,是诱骗他们上当的工具。

    那么此刻即使商奕笑真的在医院生产,可是对姚仲冉而言她却没有任何作用,所以他才会将所有人带离医院,杀了一个回马枪。

    姚伯寅皱着眉头,这一刻,他也不确定商奕笑的真实身份,如果她真的是姚仲冉的女儿,他绝对不可能放任商奕笑生产而不顾。

    “我这边人手不够,你先过来支援我。”姚伯寅此时也顾不得其他了。

    一旦姚仲冉带着人回来,姚伯寅这边绝对会全军覆没看,所以他只能让李家来支援自己。

    可是姚伯寅很清楚这样做的后果,姚家的人一旦知道自己和李特首合作来对付姚仲冉,这就是背叛!

    姚伯寅的名声就没有了,姚老爷子只要还活着,随时都能罢黜他的家主之位。

    “爸,如果二叔是故意诱骗你找李家帮忙呢?”姚维栩沉声插了一句。

    如今二叔在姚家的地位虽然高于父亲,可父亲毕竟当了这么多年的家主,在姚家同样有不少的势力。

    可是一旦父亲和李特首合作的事摆到了明面上,那么一切都毁了,一个叛徒绝对不能成为姚家的家主。

    电话另一头的李特首也沉默了,姚伯寅同样陷入到了左右为难之中,时间不等人,但一旦做错了决定,那就是万劫不复!

    姚伯寅迟疑了瞬间,对着一旁的姚维栩开口:“你立刻去见维雅,商奕笑到底是不是姚家人,维雅肯定清楚。”

    姚维栩二话不说的就向着书房门外走了去,而李特首也只给了姚伯寅十分钟,是去医院还是来姚家支援,十分钟之后就必须做决定。

    “大伯,你不用怀疑了,笑笑绝对是我姐姐。”姚维雅睡衣外披着一件薄毛线的外套。

    即使早已经入夏,气温高的时候至少有三十度,可是姚维雅天生病弱,即使穿这么多双手依旧是冰冷一片。

    姚伯寅迟疑了一瞬间,维雅终究是老二的女儿,她如果也是故意欺骗自己。

    姚维雅苍白的脸上露出薄凉冷清的笑容,拢了拢衣领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大伯,你不用怀疑,我比姚家任何人都痛恨商奕笑的存在,所以我不会骗你的。”

    是啊,姚维雅是恨商奕笑这个姐姐,凭什么她可以拥有健康的身体,可以结婚生子,而自己却只能拖着病弱的身躯苟延残喘的活着,凭什么啊!

    姚维栩冷眼看着坐在沙发上面容清寒的姚维雅,沉默瞬间,“爸,让李家继续行动。”

    姚伯寅点了点头拿起了手机……

    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已经过去了,第一缕阳光透过云层照射到大地,这一夜注定了是海城最不平静的一夜。

    “为什么?商奕笑不是你女儿吗?你不担心她会一尸两命吗?”跌坐在沙发上,姚伯寅面色苍白,质问的看向进门的姚仲冉。

    完了,一切都完了!力量上的悬殊导致姚伯寅的所有人都被姚仲冉剿灭了,他在姚家经营多年的势力都被瓦解了,他还活着,但手底下都是残兵败将,一败涂地!

    姚维栩神色冷然,依旧透着一股子傲气,但是从他凝重而难看的表情可以看得出,姚维栩这个姚家继承人此刻并不冷静。

    姚维文和姚维湉此时如同鹌鹑一般龟缩在角落里,父亲失败了,以后的姚家是二叔做主,而当年父亲和母亲害死了二婶,所以他们会有什么下场不用想也知道。

    姚仲冉居高临下的看着神色惨败的姚伯寅,“笑笑很好,医院有谭家的人在守着,李家所有人都已经被抓起来了。”

    帝京谭家!姚伯寅身体猛地一僵。

    “不可能,大嫂的娘家为什么要帮你?”姚维湉震惊的喊了一嗓子,她大哥委身要娶谭青岚这个残废,不就是想要借助谭家的力量。

    父亲败了,大哥也败了,那谭青岚她能图什么?

    “二叔果真棋高一招,没想到连我岳父都收买了。”姚维栩之前隐隐的也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但他只当自己是想多了。

    谭建民是个唯利是图的商人,姚维栩认为自己成为姚家的家主,给谭建民带来的好处才更多。

    姚伯寅思虑了片刻,随后冷声开口;“你不用骗我,谭家绝对不可能为你所用!”

    即使不帮自己,谭家也不可能帮老二,帝京谭家不会介入到其他家族的内斗之中,这是谭家的家规。姚伯寅当初也仔细的调查过,他之所以让谭青岚一个残废进门,不过是扯虎皮做大旗而已。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当年的血债也该血偿了。”姚仲冉声音冷漠的响了起来,二十多年了,终于到这一天了。

    一瞬间,姚维文和姚维湉上血色尽褪,死亡的阴影笼罩之下,两人身体不停的发抖着。

    “仲冉,当年的事是我做的,和我的孩子没有关系。”一直沉默的韩芸站起身来,如果真的要偿命,那就让自己来偿。

    事已至此,姚伯寅也冷静下来了,“当年的确是韩芸当了内应,不过也是我默许的,可是老二,维栩是谭家的女婿,维文和维湉都是无辜的。”

    当初姚伯寅会答应这桩婚事,何尝不是为了给姚维栩一个靠山。

    即使自己败了,有了谭家的名头镇着,维栩至少可以活命,即使离开海城去了帝京,凭着维栩的能力,他也可以建立第二个姚家。

    “承哥,将他们四个送去月亮岛上。”姚仲冉对着站在身侧的姚承开口。

    距离祖宅小岛有些远的海域还有一个月亮形岛屿,同样也是姚家的私人岛屿,只不过距离祖宅太远,一直闲置着。

    月亮岛上也有基本的生活设施,不过毕竟荒废了二十多年,估计也就堪堪能住人,但却与世隔绝,姚维栩他们四个被送上去,这辈子只能过着野人般的生活。

    姚伯寅和韩芸抱歉的看向三个孩子,姚思念并不在这里,但同样是姚伯寅的女儿,所以她依旧也会被送到岛上去。

    虽然保住了性命,可每个月除了基本的生活供给之外,这座岛上不会有第五个人出现,姚维栩他们将在岛上孤老一生。

    “我明白。”姚承领下命令,四个小辈还能活下来,但姚伯寅和韩芸必死无疑,不管是当年他们害死了二夫人,还是今日和李特首合作背叛姚家,他们注定了难逃一死。

    姚仲冉没有开口说什么,冷漠的转身离开了,除了姚家,他还要去李家一趟,那才是害死他妻子的真正凶手!

    和姚家一样,李家老宅里阴云密布,李家的最后一搏失败了,姚仲冉掌控了姚家,李家再无翻身的可能。

    “李家就此解散,李明,李家这些产业在半个月之前都已经过度到了你的名下。”李特首的声音沉稳的响了起来,好像只是单纯的在部署工作一般。

    李明愣了一下,他是李家旁系,平日里也只是一个纨绔子弟而已,虽然商奕笑曾经提议过让李明接手李家,可是他一直认为这是天方夜谭。

    “家主,我?”李明回过神来,看着手中的文件,只感觉千斤一般的沉重。

    李特首拍了拍李明的肩膀,温和的笑着,“放心吧,这些产业都是干干净净的,即使上面要清查也没事,李明,以后李家就交给你了。”

    站在下首的众多李家嫡系此时都沉痛的低下头,不少人眼眶已经发红,成王败寇,当年李家多么风光,如今就多么的狼狈,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好了,都散了吧,姚仲冉是个正直的人,如果你们手上干净,那就不会有事,即使被抓起来了,也不要怕,等出来以后再好好做人,只要我们李家的人还在,李家就不会倒!”

    李特首说完之后,挥挥手示意众人离开,李家无关紧要的人不会有事,会出事的只是嫡系,好在李明还算不错,以后的李家只能靠他了。

    等姚仲冉过来时,李家老宅的大堂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你来了,窦珣让我转告一声,她对不起姚修煜。”李特首看着坐在沙发上好像睡着了一般的窦珣,她是自尽的,一刀扎进了心脏,死的痛苦也解脱了。

    姚仲冉冷眼扫过沙发上的尸体,看向李特首冷声开口;“祸不及家人。”

    当年,不管李家和姚家如何争锋相对,可是他们不该害死自己的妻子,害得自己长女失踪,害得维雅缠绵病榻。

    “没有当年的行动,就没有今天的李家,我不后悔。”李特首沉声回了一句,当年如果是姚仲冉成为姚家的家主,在他的领导之下姚家必定会更上一层楼,李家在海城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临死之前,我只想死个明白,商奕笑是你的女儿,你为什么对她的生死置之不顾?”李特首不怕死,他是李家的罪人,他该以死谢罪。

    只是他不明白,医院那些训练有素的人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那么多精锐,瞒过了自己和姚伯寅的眼睛,这些人就好像凭空冒出来的一般。

    “谭亦他姓谭。”姚仲冉平静的回答。

    李特首愣了一下,猛地反应过来,机械的问道““他是谭家人?”

    “帝京谭家二少。”听到姚仲冉的答案,李特首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自己败的不冤!

    大笑声戛然而止之后,李特首缓缓的坐了下来,“姚仲冉,我是输给你的女儿女婿,我没有输给你,姚伯寅那个蠢货,哈哈,他才是真的蠢那!”

    如果知道谭亦的身份,姚伯寅还会让姚维栩娶谭青岚这个残废吗?真是天大的笑话。

    医院里,阳光穿透云层完全照亮大地时,一声洪亮的婴儿啼哭声响了起来,才出生的小包子蹬着雄壮的双腿,嗷嗷的大哭着,让所有人都知道了他的到来。

    商奕笑被汗水湿透的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侧目看向身旁的谭亦,“我没事。”

    “我知道。”谭亦用力的握紧了商奕笑的手,眼眶微微发热,这辈子,谭亦都不曾这样紧张不安过。

    低头,谭亦在商奕笑的额头上落下一吻,余光扫过护士怀抱里依旧嗷嗷大哭的小包子,俊美的脸庞上勾起一抹浅笑……

    ------题外话------

    大结局了,亲爱的们,欢迎收藏新文《实力宠妻:天才修复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