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1 住在他家

作者:汐奚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傍晚七点钟,黑色轿车准时开回西府名都大门。车内的男人下了车,两条被西装裤包裹的大长腿直接跨上台阶,大步走了进来。

      客厅中亮着灯,沙发前的空地上铺着卡通图案的爬行垫。顾宝宝此时正被妈妈训练,托着胖嘟嘟的身子不情不愿的往前磨蹭。

      “宝宝,快点过来。”

      季笙歌坐在爬行垫的另外一端,边上有很多儿子以前穿过的小衣服。她一边笑着叠衣服,一边跟儿子说话,“宝宝加油,妈妈在这里等你。”

      顾宝宝七个月,手长腿长,五官长得也是精致好看。唯独有点懒,不喜欢动弹,所以体重自然也比同月的孩子要重。昨天去体检,医生建议可以让孩子多多练习爬行,对于他这么的宝宝来说,爬行有助于协调能力发展,也能使右脑均衡发育。

      顾唯深换好拖鞋进去,刚刚走到沙发边就看到儿子投来的求助目光。儿子抬起那双同季笙歌一模一样的黑亮眸子,可怜巴巴的望向他,满脸兴奋,“ba—ba。”

      男人笑着弯下腰,立刻将儿子抱在怀里,并且低头在他脸上使劲亲了亲,“宝宝,想爸爸了吗?”

      季笙歌抬头看眼进门的男人,又看着自家儿子那副谄媚的模样,不禁有点小生气。哎,她辛苦苦十月怀胎,经受痛苦磨难生下来的宝贝儿子,第一个开口能发出的音节竟然“ba”。那天她听到儿子开口的时候,真心觉得有点受伤啊。

      “媳妇儿,干什么呢?”顾唯深抱着儿子来到爱妻身边坐下,见她边上放置着很多儿子小时候穿过的衣服。

      “收拾宝宝小时候的衣服,二嫂很快就要生了,我要把衣服收拾好给她送过去。”季笙歌闷闷的回答,脸色一看就不太好。

      顾唯深大概猜到爱妻不高兴的原因,薄唇勾了勾,腾出一只手将她也揽入怀里,“怎么不高兴?”

      “宝宝太懒啦。”季笙歌砸砸嘴,“医生说,应该让他多练习爬行。”

      “懒就懒嘛,他不喜欢爬,为什么非要强迫他?”

      闻言,季笙歌瞬间瞪大眼睛,“那怎么行?医生说多爬行对宝宝的智力发展很有好处,以后的协调能力也能出色。”

      “我儿子需要讲究那些东西吗?他本来就出色!”

      “顾唯深,你能不能别这么自恋!”

      “我是实话实话。”

      顾宝宝缩在爸爸怀里,此时内心无比激动。爸比你加油呀,只要你能说服妈咪,以后宝宝就可以不用爬啦!

      啪——

      季笙歌一把打掉男人放在肩膀的手掌,转而将儿子抱回来,“你再说一遍?!”

      眼见媳妇儿沉下脸,顾唯深秒怂,“爬,必须爬,不爬怎么能行呢?真是的!”

      嗯哼!季笙歌努努嘴,对于男人的态度还算满意。她轻哼声,再度将儿子放到爬行垫上,笑道:“宝宝,继续。”

      顾宝宝:“……”

      男人站起身,识相的走到爬行垫的另外一端,抓起玩具试图吸引儿子的注意力,“宝宝,来爸爸这里,乖啊。”

      顾宝宝带着尿不湿,坐在爬行垫中,黑葡萄一样的眼珠眨了眨。哎,看起来他以后还是不能寄希望在爸比身上,这个家完全是妈咪的天下啊!

      迫于无奈,顾宝宝只是伸出双臂,翘起圆滚滚的小屁屁,呼哧呼哧开始爬行。可是宝宝身上肉多,爬起来真的很累嘛。

      客厅的液晶电视中,此时有广告声响起。季笙歌正在用手机拍摄儿子爬行的短视频,听到音乐声不禁把目光转向电视屏幕。

      最近这则香水广告很火爆,画面中闫豫同左尔贴身热舞的画面令人感觉到浓浓的激情浪漫,听说自从这条广告播放后,那款新上市的香水一直处于断货状态,甚至有人将香水的价格都炒高。

      季笙歌放下手机,盯着电视屏幕闫豫望向左尔的那个画面,红唇不自觉勾了勾。多年相识,她对于闫豫的一言一行还算比较了解。虽然这段广告中一句台词都没有,但只看这两人彼此对望时的热辣眼神,恐怕假戏真做呀。

      “这广告最近很火。”顾唯深从爬行垫的另外一端走过来,继续朝儿子伸出手。

      “对啊,”季笙歌笑着点头,“你有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

      顾唯深怔了怔,继而朝广告中那两人看了眼,“你是说,他们两个人……”

      果然是她家顾先生啊,一点就透。

      “ma—ma。”

      面前的儿子忽然叫出声,季笙歌咻的回过神,待到听清儿子嘴里的音节后,瞬间激动地红了眼圈,“宝宝,你再喊妈妈是不是?”

      说话间,她急忙伸手将儿子抱起来,搂在怀里用力的亲。天哪,她的儿子会喊妈妈了,她开心的热泪盈眶。

      被迫爬行两圈的顾宝宝,此时窝在妈妈的怀里,终于舒服的把大拇指塞进嘴巴里。哎哟,为了能省点力气,不要再爬,他连杀手锏都使出来啦!

      须臾,季笙歌满心欢喜的抱着儿子回房间喂奶,只留下顾唯深一个人收拾客厅。他瞧着被爱妻抱在怀里的儿子,无奈的摇摇头。

      怎么办,他家这位小少爷,以后长大肯定是个戏精!

      从片场出来,到回到闫豫的公寓,全程只用了四十分钟。左尔裹着身上的男士风衣,坐在客厅的沙发里,脸色泛着一层怒意,“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面前的女子扬声质问,闫豫从鞋柜中找出一双崭新的男士拖鞋放在她光裸的双脚前,道“先把鞋穿上。”

      左尔动了动嘴,低头把脚伸进拖鞋中,“你知不知道,这样会给我惹来多大的麻烦?!”

      “为什么要拍这样的戏?”闫豫直起身,在她对面坐下。

      “呵呵,哪样的戏?”左尔气的冷哼声,“闫影帝,难道您没拍过这样的戏吗?您以前拍的戏里面,比这种尺度还大的不是更多?”

      “……”

      闫豫被呛声,神情不禁沉了沉,“那不一样,我是男人。”

      “演戏不分男女,这是我上艺人培训课时,老师交给我们的第一句话。”

      嘶!

      闫豫伸手揉了揉眉心,只觉得这小丫头牙尖嘴利,真是很能说啊。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我说不能拍,就是不能拍。”

      “凭什么?因为你是我老板?那对不起老板,我已经签约了,不能违约,违约需要赔偿一大笔钱,我没钱。”

      “因为我是你男人。”

      “……”

      左尔瞬间禁声,因为对面男人的话,眼睛瞪的大大的。须臾,闫豫起身,走到她的面前弯下腰,主动蹲了下来,“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这点特权还不能有吗?”

      “你……”左尔动了动嘴,立刻觉得喉咙里痒痒的,有些发酸,“你不是说,你不玩感情游戏吗?”

      “对,我不玩。”

      “……”

      左尔忽然觉得有些头大,这男人说话忽明忽暗,到底是几个意思啊?

      叮咚!

      门铃恰好响起,左尔立刻低下头,不想继续与他对视。他真的有双超厉害的眼睛,每次她想要从他眼睛里看到什么情绪,可每次被吸附进去情绪失控的人都是她。

      男人站起身,过去将门打开。

      “闫总,这是您需要的东西。”

      “嗯,放在茶几上吧。”

      助理拎着两大包东西过来,轻轻放在茶几上。左尔看眼进来的人,顿时倒吸口气。妈蛋,这助理就是上次在云南遇见的那位,而且刚刚开车回来的好像也是他吧。

      哎,丢脸真是丢大发了!

      助理看到左尔时,眼神并没有太大起伏。他只礼貌的点点头,然后便识相的迅速离开,绝对不惹老板厌烦。

      刚刚在影棚,左尔身上的衣服已经湿了。后来闫豫忽然发现,硬是把她带走,搞得她一路都很难受。身上穿着他的风衣,实在太大,长度都到她脚踝。

      “你去洗个澡,把衣服换了。”闫豫伸手指了指右手边的卫生间,道:“这些衣服的尺码应该合适你。”

      内里的衣服黏在身上难受,左尔深吸口气,拿起其中一个装衣服的袋子,低头走进浴室,并且将门锁上。

      隔绝掉那个男人的气息,左尔慢慢抬起脸,走到镜前看眼此时自己的样子,气的尖叫一声:“啊!”

      闫豫拎着袋子的身影僵了下,随后他朝那边的浴室方向看了眼,不禁勾了勾唇。到底是个小丫头,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

      浴室中很快有水声响起,闫豫拎着袋子走进厨房,开始动手加热晚饭。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八点,他饿了,左尔应该也饿了。

      嗡嗡嗡。

      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闫豫拿起后直接接听,“喂。”

      “闫,闫总。”经纪人佳佳的声音透着几分惧意,“那个是这样的哈,小尔的手机皮包什么的都在我这里,我想问问,她没事吧?”

      “她很好。”闫豫将海鲜粥倒入锅内,开了火加热。

      “哦。”经纪人紧张的咳嗽声,只能硬着头皮再度开口,“闫总,您把小尔从片场带走了,这边简直乱了套啊,还有导演那边也搞的很棘手。”

      “片场的影响我会解决。”闫豫深邃的目光眯了眯,语气低沉,“你告诉导演,让他明天早上给我打电话,我亲自和他谈。”

      “好,好好。”经纪人连忙答应下来,惹出这么大的乱子,她一个小小的经纪人也没办法解决,只能由大老板出面。

      不多时候,左尔洗完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出来。不得不说,闫豫的安排很周到,送来的衣物一应俱全,都是她需要的。

      餐桌上已经摆好热气腾腾的晚饭,闫豫瞥眼对面的人,立刻招招手,“过来吃饭。”

      犹豫片刻,左尔走到餐桌前,双手交扣在小腹,声音很低,“我要回家。”

      “不行。”

      “为什么?”

      男人气定神闲拿起汤勺,将海鲜粥盛好后放在对面的位置,笑道:“你家外面都是记者,你见了那些人准备怎么说?”

      “……”

      一顿饭吃的左尔差点心脏病,她握着筷子的五指用力收紧,眼眶红红的,看着很委屈的模样。人家好端端在片场拍戏,原本计划着早点收工早点回去刷剧,谁想到半路竟然杀出个闫豫来闹事,也是简直了!

      吃过晚饭,闫豫又把左尔带到客卧,双手环胸的样子,强势而霸道:“今晚你睡这里,还需要什么东西吗?”

      左尔咬了咬唇,努力压制心底的怒火,“不需要。”

      话落,她抬手扣住男人的肩膀,用力将他往外推,“我困了,我要睡觉。”

      吧嗒!

      房门锁上,闫豫盯着面前的门板,不禁垮下脸。这小丫头,果然不好管教,一点儿都不让他省心!

      躺在客房的大床上,左尔悲催的发现一个问题。她没有手机!

      天哪,她被闫豫从片场带出来,身上只穿着清亮的衣服,什么都没有带。手机皮包,所有贴身物件都在经纪人那里。

      这间房子装修布置虽然华丽,但没有任何通讯工具。左尔无奈的叹口气,拥着被子侧过身,直勾勾盯着窗外的月亮发呆。

      隔壁就是主卧,也不知道这个时候,他在做什么?

      彼时,闫豫站在浴室的蓬头下,温热的水流沿着他肌肉紧实的腹肌下滑,点点水珠晕染出男人性感的身材。

      十几分钟后,他穿上浴袍出来,头发微湿。

      隔壁那边一点儿动静都没有,闫豫侧耳仔细听了听,还是很安静。须臾,他找出钥匙,走到隔壁门前,思虑几秒钟后,才把门打开。

      客房的大床上,中央位置有凸起的鼓包。他放轻脚步走过去,眼见左尔闭上眼睛,呼吸均匀,显然睡得很沉。

      窗外的月光影影绰绰落在地板上,闫豫弯腰蹲在床边,定定望着陷入睡梦中的左尔,笑着伸手将她额前的碎发拂开。

      她有张巴掌大的小脸,五官精致好看。很多人都说,她的长相同季笙歌有几分相似,但闫豫并不这么认为。

      笙歌在他心中是特殊的,而左尔在他心里,似乎也变的有些不一样了。左尔和季笙歌完全是两种性格的女孩子,她不是笙歌,他一早就很清楚。

      翌日早上,左尔睁开眼睛的时候,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她咻的坐起身,大脑反应些许后才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

      掀开被子下床,她穿着拖鞋打开客卧的门出去。客厅里干净整洁,并没有闫豫的身影,厨房中只有钟点工忙碌的身影。

      “左小姐,您好。”钟点工阿姨看到她起床,笑着主动打招呼,“闫先生吩咐过,让我好好照顾左小姐,您有什么需要尽管告诉我就行。”

      “谢谢。”左尔尴尬的回了句,脸色微微发红。豪宅、清晨、霸道总裁,她怎么忽然觉得这种感觉有点不对劲呢?

      早上,闫豫刚进办公室,桌上的电话就响起来。他拉开转椅坐下,冷着脸将电话接通,“我是闫豫。”

      “眼中,昨天片场发生的事情……”

      不等那端的导演把话说完,闫豫已然沉下脸,“改剧本。”

      “啊!改剧本?”导演大吃一惊。

      男人俊脸的线条冷冽,开口的语气强势,“改剧本或者换演员,你选一个。”

      撂下这句话,闫豫毫不犹豫将电话切断。他幽幽抬起脸,恰好看到站在门前的卫茵,正一瞬不瞬的望过来。

      “阿豫。”卫茵几步进来,在他桌前站定,“昨天片场的风波基本平息了,就是跟甲方那边还需要个交代。”

      闫豫点点头,道:“你帮我约人,我亲自跟他们谈。”

      卫茵动了动嘴,目光从闫豫脸上扫了圈,“小尔在你那里吗?”

      男人握着签字笔的动作顿了顿,随后抬起脸,“卫茵,你想说什么?”

      “没,没什么。”卫茵迅速低下头,道:“我只是想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才能妥善做好后面的工作。”

      “左尔目前住在我家,等到对方修改好剧本后她再继续拍摄。”

      “我明白了。”

      卫茵低低应了声,神情黯然的转身离开。左尔来豫娱乐两年多,她一直都觉得左尔是个前途不能限量的艺人,却没想到,她和闫豫……

      办公室的门轻轻关上,闫豫低垂的视线慢慢抬起。他上半身靠在转椅中,目光定定望向窗外。

      昨天片场发生的事情,他事后想想,确实有些冲动。但既然做了,他也不是那种后悔的性格。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