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73.白夜萧VS孟瑶(025)

作者:蒙娜莎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刚抬起脚步要走过去,就听到卡玛王妃说:“谢谢你,威廉,如果你没有通知我,我根本找不到我的孩子。”

      “不用客气。”

      孟瑶脑子嗡一声,剩下的话她都听不到。

      没有你通知我,我根本找不到我的孩子。

      你通知我……

      是白夜萧通知了那个王妃,才让孟晓被人抓走的?

      是白夜萧帮着被人从她身边抢走了孟晓?

      失魂落魄地在花园里游荡,直到白夜萧跑过来找她,“走,我们要陪着阿姨切蛋糕。”

      “白夜萧,你会不会害我?”

      白夜萧疑惑地看着她。

      “会不会?”她抓紧他的衣服。

      “不会。”

      “那会骗我吗?联合别人骗我。”

      白夜萧握住她的手,拉住她往里走,“不会。”

      偌大的三层蛋糕,孟瑶跟白夜萧站在杜曼夫人身后,这个位置恐怕是很多人都想站的位置。

      那些人时不时凑到一起说一句话,看着她的眼神里都带着不怀好意地笑。

      脖子上多了沉重的装饰品,手上多了钻戒,她感觉自己像是一头即将被参观的猪,明明浑身都是宝,在别人眼里却是下等生物。

      这样的游戏,她受够了。

      人群中,孟瑶看到了一个半熟不熟的人,司徒弦。

      对方也看到了她,只是点头打了声招呼。

      生日晚宴到尾声,孟瑶实在装不下去了,跑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想喘口气,却看到了她想了好多天的孟晓。

      孟晓的头发被梳到头背,用发蜡固定,他穿着燕尾服,板着脸,一点小孩子的天真都看不出来。

      “拉尔,听说晚会上出现的那个身份低下的女人,是你的姐姐?”

      “你被绑架,就是被她救了吗?”

      “我不认识她。”拉尔的声音糯糯中带了一丝冷漠。

      不认识……

      “就是她!”几个小孩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孟瑶,都指向她。

      拉尔转过身,看到孟瑶的一刹那,他眼里的震惊藏都藏不住。

      “孟晓,你不认识我了?”

      “拉尔王子!”

      “我在这里。”

      “我不认识你。”拉尔低下头,匆忙跑出花园,朝喊他的人跑去。

      几个小孩看看孟瑶,又看看拉尔离开的方向,很快就散了。

      “他不认我了?”孟瑶在原地转了一圈,一会蹲下,一会又站起来,她把头靠在柱子上,让自己冷静下来。

      “孟瑶!”

      孟瑶呆愣愣地转身,看到司徒弦站在不远处,他穿着蓝色的西装,一张总保持着淡淡微笑的脸,让人没由来地想去相信他。

      司徒弦走过来,距离孟瑶只有三步之遥的地方停下来,“原来真的是你,我是夏念兮的哥哥,司徒弦,你应该还记得我。”

      “我记得你。”

      小兮的事情,再没有比她更清楚的人了。

      小兮打电话说这个司徒弦虽然傲慢,但是知错就改,回家那天就跟她道歉了,之后对她宠得让小兮心里那点怨气早就烟消云散了。

      “在这里碰到你,我很意外,这样的场合,你似乎不太会处理。”

      孟瑶耸耸肩,“乌鸦落在凤凰群,很突兀吧。司徒先生,您能帮我个忙吗?”

      “什么忙?”

      “带我离开这里,我一个人离不开。”

      有钱人的世界,她怕了。

      孟晓的冷漠,白夜萧的谎言让她从心底怕了,也死心了。

      果然不要跟有钱人讲感情,她谈不起!

      “你要离开这里?白夜萧似乎有重要的事要宣布,你最好听他说完。”那边很多人在找人,好像就在找她。

      孟瑶自嘲一笑,“就算他要跟我求婚,我都不稀罕,我就想离开。这里我谁也不认识,除了你,我不知道还能找人帮忙。”

      “那你要去哪里?”

      “我不知道,先离开这里就好,我会想好以后去哪里。”

      无牵无挂,她去哪里都行,有手有脚,她到哪里都能活下去。

      “那就去帝都吧,念兮需要你。”

      孟瑶目光复杂地看着司徒弦,对方朝她点点头。

      “好。”

      去投靠夏念兮,至少小兮不会骗她,不会算计她!

      只拿了身份证银行卡,孟瑶就钻进了司徒家的私人飞机,飞机起飞前,她给白夜萧发了最后一条短信:就这样结束吧,以后再见是路人。

      关机,把电话卡掰断,从此刻开始,跟过去说再见吧!

      孟瑶并不知道她离开后,城堡闹了多大的动荡,她不在乎了。

      老百姓还是找个平凡的人谈恋爱结婚生孩子。

      倒了一杯咖啡,站在门口轻轻浇在地上。

      “喂,孟瑶,你这样很不吉利啊,刚开张,你脑子又瓦塔了!”顾非烟走出来,一脸嫌弃的看着她。

      孟瑶把空的咖啡杯拿回店里,一边高声帮自己争取权益,“喂,我跟你说,我可是你的合伙人,你再干这样骂我,我就反击了!”

      顾非烟走到吧台前,斜靠着,朝她抛了一个媚眼,“见过用酒祭奠,以茶代酒也不少见,第一次见用咖啡祭奠的。”

      “没见过,今天就让你见识到了!别电我,省着点,去拉点客人来啊。”

      顾非烟一脸警惕地问:“要那么多干嘛?就你跟我两人,你还想让我当服务生?”

      孟瑶一边擦桌子,一边翻白眼,“大小姐,肯定要自己来啊,才开张,全是开销,就这点人流,找什么服务生。”

      “你们可以找工读生,这周围不是好几个大学呢吗?”夏念兮推开店门走进来,笑着建议。

      孟瑶眼前一亮,“这个可以考虑诶。”

      “孟瑶钻钱眼里了。”顾非烟站起来,把位置让给夏念兮。

      “我想通了啊,还是钱最重要,努力赚钱!”

      顾非烟白她一眼,看向夏念兮,“听说司徒家最近情况有些紧急,你小心点。”

      “嗯。”

      “我觉得安帅哥可以考虑,又帅有多金,还不介意当现成的爸爸,这样的好男人,现在难找啊!”

      夏念兮笑笑没说话,顾非烟推她一下,回头跟夏念兮说:“别理她说的,孟瑶看到医生就挪不动腿,你又不是不知道。”

      “喂,我也有情伤啊,能不能不提这一茬。”

      咖啡屋稳定地开张了,小兮也去罗马度假,孟瑶骑着摩托送咖啡,从大学城旁边的街道穿进去。

      “有小偷!”

      听到喊抓小偷,孟瑶看了一眼,远处一个拿着包正拼命跑男人,她调转车头,拐上人行道,冲上去,随手拿起车上挂的外卖咖啡,狠狠朝男人砸上去。

      在路人的惊呼下,孟瑶帅气地停在小偷面前,“最看不惯偷老人东西的小偷了,有本事来偷我的啊!”

      “你,你给我等着!”小偷起身连滚带爬跑了。

      “小偷……呼,小偷……”

      “奶奶,你看看你的钱包没丢东西吧。”孟瑶摘了头盔,笑着问。

      老人家翻了三遍,终于笑了,“谢谢小姑娘,没丢,一点都没丢。”

      “以后出门小心点,我还要送咖啡,先走了。”

      戴上头盔,她嗖一声就消失在街上了。

      一个站在台阶上的年轻人,走到街口,捡起已经摔烂的外卖盒子,袋子上写着:小酌咖啡屋。

      抬头看着空荡的街道,年轻人的脸上慢慢浮现一抹自信。

      孟瑶回到咖啡屋,把自己的英勇事迹大肆宣传了一遍。

      得到的却不是夸赞,而是顾非烟的一脸黑线。

      “必须找个兼职的,你知道一个月我们接到多少投诉吗?你知道你打的这个外送价值多少钱吗?”

      “你不觉得我很英勇吗?”孟瑶撇撇嘴。

      顾非烟扶额叹息道:“下次我请你不要这么英勇,小偷都是团伙作案,你不想什么时候我们的店突然就被砸了吧?”

      “那个……请问,这里招工读生吗?”

      两人同时看向门口,一个阳光帅气的小伙站在门口,一笑,整个世界好像都亮了。

      “招,不过我们这里工资不是很高……”顾非烟立刻摆出女王范,撑着下巴。

      小伙开心地笑了,“没事,我想找点事做,学习冲咖啡,好像也不错。工资,看着给就行。”

      他看向站在吧台里面洗咖啡机的人,确定了是自己要找的人,脸上的笑容更浓了。

      顾非烟眯起眼睛,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了里面的傻大妞,这……不会吧?

      顾非烟突然变脸,站起来走到武宁身边,绕着他走了一圈,“你是这附近的大学生?”

      “嗯。”

      “大几了?”

      “大四实习,不过刚辞职了,最近正在找工作。”

      身材不错,长得也不错,正规毕业大学,顾非烟满意的点点头,转过头趴在吧台上,“孟瑶,你觉得怎么样?”

      孟瑶板着脸,“我觉得我送东西就挺好的,不需要再来个人,庙小养不起闲人。”

      她的态度已经摆得很明确了,可是顾非烟好像没听到似的。

      “你叫什么名字?试用期三天,明天可以上班吗?”

      “我叫武宁,明天可以上班。”

      孟瑶开始对武宁的印象不太好,要给出一份工资,明明她自己就可以搞定的。

      可是过了一周,她就改变这个印象了。

      “华南街19号,点了两杯卡布奇诺。”

      武宁摘下围裙,“我去。”

      “老潘家要五倍热可可,和两倍黑咖啡。还有一袋现磨蓝山咖啡粉。”

      “嗯,顺路我一起去。”

      孟瑶快速准备好,武宁几乎从她手上无缝连接,拿了东西就出了门了。

      “你们招的这个小哥,真厉害!”

      老主顾朝孟瑶竖起大拇指。

      孟瑶露出一张大大的笑脸,“呵呵,谢谢夸奖,你们满意就好。”

      “孟瑶,卸货了。”有人在咖啡屋门口喊。

      孟瑶拍拍手,就往外走。

      “我去吧,这些重活以后交给我吧。”

      顾非烟凑过来,一脸看好戏的表情,“魅力挺大啊!”

      “什么啊!”

      “武宁喜欢你吧,我观察好久了。看来帝都很旺你哦,一来就有朵不错的桃花。”顾非烟对武宁的评价很高。

      “你又知道了,别一天天跟个感情专家一样,你怎么解决你那个问题!”

      洛君谦跟家里闹翻跑到帝都来找她,能放弃这些,孟瑶觉得已经很不容易了,以为他们两个该修成正果了,结果顾非烟一句迟了,洛君谦就每天守在咖啡屋外面。

      果不然,一说起这个,顾非烟脸上的兴致立刻消失无踪。

      “不需要解决,再等几天,你看着,洛家的人就该来了。”

      顾非烟撑着下巴,嘴角带着淡淡的笑。

      “希望你是真的放开了。”孟瑶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小兮,顾非烟,还有她,她们三个女人的感情好像都不顺。

      刚到帝都,她害怕,怕白夜萧突然出现要把她带走,然后怕着怕着变成了失落,因为她的害怕是多余的,根本没有人找她。

      就算从小兮那里知道白夜萧在帝都的医院工作,却一次都没碰到。

      如果他真的喜欢她,怎么可能连问一句都不问。

      掏出钢笔,这是她唯一带走的东西,是白夜萧唯一送给她的。

      可笑啊,两人纠缠了两年,虽然大多时候是她缠住他,可这支钢笔是两人唯一的联系了。

      “这支钢笔很漂亮!”

      武宁抱着一大桶可可豆走进来,就看到孟瑶手上的钢笔。

      孟瑶笑了笑,把笔收起来,“辛苦了,今天你可以早点下班。”

      “我不用早下班,反正也没什么事。”

      孟瑶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约会啊,出去玩啊,总有事要做啊。”

      “那你呢?”

      “我有事要忙。”

      司徒家出了事,现在所有事都压在小兮身上,她只能帮她做点小事。

      回到家,熬了大补的汤,孟瑶就往医院走去,司徒夫人昏迷不醒,小兮每天都会看望司徒夫人。

      到了医院,病房外面很多人,孟瑶提着汤走过去,保镖看到她,让开路让孟瑶进去。

      “为什么她能进去?里面的可是我表嫂,为什么我不能进去?”

      外面还在叫嚣,孟瑶关上门,夏念兮坐在病床前。

      “喝点汤,就算不为你,也要为了孩子。”

      “瑶瑶,我很害怕……”夏念兮回头看着她,眼里充满无助。

      孟瑶走过去,抱住她,让夏念兮的头靠着自己。

      “我不想欠他的。”

      夏念兮闭上眼睛,每一条都是对她有利,她只要签个字,什么都准备好了。

      “我知道。”

      容修让小兮跟他合作,明明说的是合作,却是用容修的势力帮司徒家守着。

      “可是我没别的办法了,现在司徒家只能靠我了。”夏念兮站起来揉揉眉心。

      “那就不要想这个,等哪天愿意想了再说,他总不会逼你,不是吗?”

      “嗯。我很矛盾,我对他还有感觉,可是我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这世界或许再也没人能像他那样对我好,这个我知道。”

      十点多,容修过来,孟瑶把空间让给两人。

      出了病房刚好收到武宁发的消息,问她在哪里。

      说了自己在医院,孟瑶就笑着往外走。

      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快步从孟瑶不远处走过,她听到中间有一个人说:“白医生,轩辕雪雪哮喘犯了,不能呼吸!”

      孟瑶停下脚步,看过去,人群已经拐到另一条走廊。

      走到医院门口,正在思考是打车,还是去坐最后一班车,一辆哈雷就停在了她面前,“嗨!”

      “武宁?”

      “我借同学的哈雷,送你回家吧。这么晚了,你打车都不方便。”

      武宁说的很轻松,但是他紧紧攥着车把的手出卖了他。

      “武宁,你是不是喜欢我?”

      这几年的阅历不是白涨的,孟瑶歪着头观察武宁。

      很帅,虽然还达不到白夜萧的妖孽程度,可是扫荡学校还是有机会的。

      他怎么会看上自己呢?

      “呃……这么直接吗?是的,我喜欢你,孟瑶,我对你一见钟情,我正在追你!”既然孟瑶都捅开了了,他也不再藏着,直接把暗恋变成明恋。

      “我拒绝。”

      “啊!”还没来得及开心,这就三个字把人定了死刑。

      “为什么?”

      “我今年24岁了,你肯定比我小,我不喜欢比我小的人。”孟瑶撇撇嘴,绕过他往外走。

      武宁推着哈雷,跟在她身后,努力给自己正名,“我就比你小几个月而已,我早熟,绝对不幼稚。”

      “你看动画片吗?”

      “不看。”

      “呃……我就很喜欢看,你不喜欢,没共同语言,不适合。”

      “喂,那我说喜欢,你就要说我幼稚,你这样是完全不给我机会吗?”

      两人一路说着离开,慢慢融进了黑暗中。

      医院大厅,一抹白色身影冲出来,他站在大门口,只看到了远处两抹轮廓。

      “白医生,你怎么了?”

      “没事。”

      白夜萧低头喘息,他站在医院大门口,听容修说孟瑶刚走,他就追了出来,看到的却是她跟另一个男人打情骂俏地离开。

      第二天上班,孟瑶跟武宁同时感冒了。

      “你们昨天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了?传染感冒的途径……”

      顾非烟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两人。

      “额,没有你想的龌龊事。”

      “我还在追孟瑶,我们现在还是清白的。”武宁露出一口白牙,笑得像个小太阳。

      顾非烟后退两步,“到处都散发着恋爱的恶臭味,我要躲躲。”

      不管帝都发生了什么事,这个小小的咖啡屋一如既往,开门,迎客,关门,休息。

      自从夏念兮跟容修半和好之后,顾非烟就比较少来咖啡屋。

      看到洛君谦以公事的名义走进咖啡屋,孟瑶又一次揉揉太阳穴。

      “怎么你们都这么讨厌见到这位洛先生,他很帅啊!”武宁客观地评价。

      孟瑶扯扯嘴角,不知道怎么纠正武宁这个单纯的看法。

      两人正说着,就看到洛君谦又来了,还是老位置,点的东西也是一样的。

      孟瑶不想见他,让武宁去招待他,“你去。”

      “嗯。”

      武宁拿着单子回来,“他跟代传一句话:洛家姑姑来了,想跟非烟姐谈谈。”

      一听到又谈,孟瑶大步走到洛君谦座位前,“谈什么?上次你家的亲戚闹得还不够难看吗?怎么还想让她们来侮辱顾非烟一次?”

      “这次不会了。”洛君谦往外看了一眼。

      孟瑶也跟着看向外面,就见上次跟孟瑶发生过口角的洛家姑姑还有两个女人都在外。

      “他们不会再恶言相向了。”

      “你猜我信不信?”孟瑶冷笑一声。

      或许是在外面站得久了,或者是被孟瑶的冷笑刺激到,洛家姑姑当即冲了进来,“顾非烟呢?把她交出来,这样以退为进,就能进洛家的大门吗?她妄想!我是长辈,想和谈,还敢让我在外面等,她不怕折寿啊!”

      “姑姑,你们给我出去!”洛君谦黑着脸训斥。

      “君谦,你是洛家的第一继承人,你怎么能为了一个舞女放弃自己的未来?给容修打工,你都不觉得丢人吗?你们之前都是平起平坐的!”

      孟瑶把武宁扯到一边,“估计又要闹了,今天的事不要告诉顾非烟。”

      “我明白。”

      刚叮嘱完,洛君谦的姑姑就拿起了桌上一个手工研磨工具,“小妖精的东西,真脏!”

      “你给我放下,武宁,报警,你们在我的店里,辱骂别人,还想毁坏物品吗?这里不是A市,你想只手遮天,也要看你们洛家的手够不够大!”

      “顾非烟的朋友,嘴皮子就是尖,你是什么东西,敢跟我说话。”

      “你又是什么东西,这里是我的地盘,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用力把研磨工具夺回来,孟瑶抱在怀里,一脸不耐烦地说:“我不想招待你们,洛君谦,请你以后不要随便来这里,你这神太呆,我这庙小,你到别处喝咖啡去。”

      “你这个没教养的臭丫头!”女人刚要伸手,就被武宁抓住手腕,然后推出了咖啡屋。

      孟瑶撇开脸,不耐烦地说:“洛君谦,请吧,以后不要来了。你明知道因为你的关系,某人都不常来了,何必惹人厌!”

      “我们之间有误会,我要跟她解释。”

      “不是所有误会解释清楚了,就过去了。你别再自以为是了,你耽误了她整个青春,还不够吗?”

      “这是我们的事,你——”

      “既然是你们的事,那就不要骚扰孟瑶,这是她的店,请不要在这里闹事,洛先生!”武宁盯着洛君谦一字一句非常重。

      “抱歉。”

      孟瑶看着武宁的背影,突然觉得他还是很可靠的。

      “你没事吧!”武宁担心地看着她。

      她抬头看着他,像是终于下定决心一样,笑着说:“武宁,我们试着交往吧。”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