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77.白夜萧VS孟瑶(029全文完)

作者:蒙娜莎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孟瑶快速关了门,扶着白夜萧走出咖啡屋,她还处于一种飘飘然的状态。

      开车回家,路过一个便利店,孟瑶下了车跑进便利店。

      等她再回来,提着一袋东西,白夜萧眼见地看到了一双男士拖鞋。

      一进家门,孟瑶先掏出拖鞋,“穿上。”

      “专门去买这个?”

      “这里刚布置好的时候,我偷偷买了一双,最后扔垃圾桶了。”

      “为什么扔掉?总有人能穿。”

      孟瑶伸手帮他把鞋面的褶皱的地方抚平,“那是想着你买的,你不可能有机会穿,给别人穿,怪怪的,干脆就扔了。”

      “孟瑶。”

      “嗯?”她抬起头看着他。

      白夜萧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以后,我所有的东西都由你来准备。”

      “好。”

      吃过饭,孟瑶握在白夜萧怀里,两人一起看新闻,说是一起看,纯外语的新闻,连普通话都做了外文翻译,孟瑶几乎就跟听天书一样。

      可她就是不觉得烦,还不困,就看着电视里的人张嘴哇哇哇哇地地喊着,她也能笑出声。

      “他们的国家破灭了,正在向联合国申诉。你还笑!”白夜萧拍拍她的头。

      “我又听不懂,就是觉得他表情好搞笑。”

      “想知道吗?我给你翻译。”

      “不用,我只要抱着帅哥就够了。”说完伸手抱住白夜萧的脸,把头埋在他怀里,孟瑶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我那边的房子你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装修,等装修好了我们就结婚。”

      “好……啊!”孟瑶突然跳起来。

      白夜萧被她突然的举动下了一跳,“怎么了?”

      孟瑶站在沙发上,居高临下盯着他,咬着嘴唇。

      “你怎么了?”

      “你是在跟我求婚吗?”孟瑶紧张地看着他。

      被她看得不由地也跟着严肃起来,白夜萧认真地开口:“需要我跪下吗?不过我的腿……”

      “不用不用,我就是觉得好梦幻,不太真实。白夜萧要跟我结婚,感觉很不可思议,我要是去A市医院门口喊一声,估计都没人会相信……”

      眼泪不争气地往下掉,她不是难过,也不是激动,就是心里有个地方好像突然松了,就是想掉眼泪。

      拿过纸巾帮她擦眼泪,白夜萧一边劝道:“以后不会了,你可以用白太太的身份继续嚣张。”

      “我哪里嚣张了?为了追你,我都快成孙子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孟瑶红着一张脸,不说话,就低着头绞手指,如果白夜萧提出要跟她睡在一起,她也不会拒绝的。

      可是磨蹭到了要去洗澡,白夜萧都没说一句。

      她总不能主动邀请他同床吧?

      洗澡的时候,她就一直在想这件事,感觉自己好像突然变成色女了,赶紧拍拍脸。

      洗完澡,裹着浴巾,刚走出来,就看到白夜萧扶着门走进来,“帮我洗澡。”

      “你不是能自己洗吗?”

      “这里没有保鲜膜。”

      保鲜膜上次用完了,孟瑶一直没有去买,紧紧抓着浴巾,她努力想找出白夜萧调戏她的蛛丝马迹,可是看了半天,好像是自己多心了。

      “我洗完了,你等我换身衣服,再帮你。”

      “不用麻烦,再洗一次。”

      说完白夜萧就拉着她再次进了浴室。

      就算两人有过亲密的关系,可是这样共浴,还是极富挑战性的。

      本来还挺宽敞的浴室突然被粉红色的气息充满,孟瑶觉得呼吸不顺。

      白夜萧的腿上裹着绷带。

      孟瑶让他坐在浴缸便,等水好了,都不敢多看一眼,声音颤抖地说:“好了,你进去泡着吧,别碰到腿了。”

      白夜萧点点头,扯开浴巾,孟瑶立刻扭头。

      身体慢慢进入水中,孟瑶抓着他受伤那条腿的脚腕,一直等他躺好,才把腿搭在浴缸边,用小凳子撑着,还用浴巾把他的腿裹住,生怕不小心进了水。

      “好了,你泡一会吧,我先出去了。”

      缓缓站起啦,刚要走,白夜萧去拽住她的浴巾一扯。

      浴巾落在地上,白夜萧抓住她的手,用力一拉,孟瑶就跌进了浴缸里,跟白夜萧紧密贴住。

      “你!”

      吞住她要说的话,白夜萧跟她十指紧扣。第二天一大早,孟瑶就带着白夜萧往医院去。

      路上,两人换着打喷嚏!

      “让你闹,感冒了吧,阿嚏!”

      白夜萧表情平静,对着窗口,捂住嘴巴,“咳咳……”

      到了医院,先去把伤口的纱布拆了。

      看到五厘米的长的刀伤,孟瑶惊住了,“不是说枪伤吗?”

      “这明显是刀伤啊。”医生疑惑地看着她。

      “白夜萧!!”

      某外科办公室里,传来了失传已久的狮吼功。

      以为他受了枪伤,可能瘸了,她昨晚……在他的示弱下,做了那么多羞人的事。

      白夜萧拉住她的手,孟瑶拼命一甩,白夜萧没站稳,身体踉跄了一下,孟瑶急忙上前扶住他,“混蛋,你竟然让我……”

      她都不敢回忆!

      白夜萧得了便宜,此刻不敢惹孟瑶,只好事事都听她的。

      从医院离开,孟瑶都还记着仇呢。

      她恶狠狠地盯着他,“你算计我,白夜萧!”

      白夜萧无力地辩解,“我从来没说我是枪伤。”

      “哼哼!”

      这件事不报仇,她就不是孟瑶。

      接下来的几天都风平浪静,白夜萧都以为事情过去了,跟姑姑打了电话,让她过来参加两人的婚礼。

      结果当天白夜萧去机场接杜曼夫人,回来就发现孟瑶不见了。

      “她又不见了?”杜曼夫人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无奈地看着侄子。

      “我去把她找回来。”

      “嗯,去吧。”

      白夜萧去了咖啡屋,去了医院,去找了夏念兮,到处都没有孟瑶的下落。

      此刻孟瑶正坐在出租车上,悠闲地闭上眼睛。

      “小姐,市医院到了。”

      “好的。”

      从车上下来,看着熟悉的医院,想到自己那几年跑医院比公司都频繁,孟瑶摘掉墨镜,昂头挺胸地往里走。

      这一次,她再也不会灰溜溜地逃跑了。

      “在市医院?!”

      李宗侗捂着嘴,偷偷讲电话,“对啊,孟瑶疯了吗?她说她要请所有医生护士吃饭,认识的不认识的都请,然后说你会来结账。要知道医院一小半女人都想嫁给你,要不是被孟瑶压着,说不定给你下药都有可能,她这是拉仇恨呢?”

      “那就请吧,不过我明天才能到A市。”

      想起她之前无意中说的话,白夜萧目光突然深重了。

      原来她真的那么在意!

      虽然一直觉得两人有意思,但是李宗侗仔细一考虑,感觉两人还是不合适,不管哪里都不合适。

      “孟瑶不是做梦?”

      白夜萧从沙发上起来,淡淡地活:“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帮我联系一个酒店,办订婚礼的。”

      “你们俩真的……要什么时候的?”李宗侗惊得张大嘴巴。

      “明天,先别跟她说,给她一个惊喜。”

      “好。”

      一直到挂了电话,李宗侗都还觉得很玄幻,孟瑶和白夜萧,这两人要订婚了?

      孟瑶一个人回来,她就那么自信白夜萧会出现,都不怕给自己找麻烦,应该是关心肯定了吧。

      这都是什么事啊,最不可能成一对的人要订婚了!

      白夜萧走进孟瑶的卧室,翻了好久,终于找到了她的户口本,转过身,就看到杜曼夫人诧异地看着他。

      “威廉,你要做什么?”

      白夜萧走过去,伸手抱住杜曼夫人,“姑姑,我们去A市参加我的订婚礼吧。”

      “怎么会突然要去A市?”

      “我欠孟瑶一个答复,三年了,我该给她了。”这次就让他来主动吧。

      孟瑶联系了医院所有人约了位置,她就回家了。

      站在门口,心头还是一阵闷痛,这是她跟孟晓的家,家还在,她还在,可是孟晓不在了。

      打开门,家里仿佛进了贼一样。

      想起白夜萧说的危险,就是这个吗?

      不过现在都没了吧,孟晓已经回去了。

      关上门,她认命地开始收拾东西,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她亲手买的,为了抢最便宜,早上要去等超市前一百位顾客。

      还有很多网上淘的。

      她收拾了一晚上,随着所有东西慢慢归位,孟瑶发现自己的内心也跟着平静了。

      把孟晓的房间整理好,她走到门口,最后怀念地看了一眼,“照顾好自己,孟晓。”

      关上门,也关上了两人的姐弟缘。

      第二天十点,孟瑶开车到了订酒席地方,她掏出手机,看着白夜萧的手机号,给他发了一个定位,她心里一点都不虚。

      孟瑶,从来都是自信的,如今再没有什么能打败她了!

      他一定会来,她一点都不担心。

      今天她换了一身裙子,还化了妆。

      “今天可是我订婚的日子。”

      给自己打了打气,孟瑶走进酒店。

      她定的位置在三楼,一推开门,所有的嘉宾都起立了。

      孟瑶吓了一跳,会场布置得像婚礼现场,所有人都穿着正装,这跟她想得差很远,顿时有点胆怯。

      “怕了?”

      白夜萧出现在她身后,搂住她的腰。

      看到他,孟瑶顿时安心了,挺起胸膛说道:“我会怕,我这是来炫耀的!她们都拿不下的你,我拿下了。那些背后中伤我的,不看我的,今天我是来打脸的。”

      “好,你开心就好。”

      白夜萧搂住她往里走,越往里面走,孟瑶就更慌了,小兮也在?顾非烟不是在国外谈生意吗?

      院长妈妈!

      孤儿院大多数的人都来了。

      坐在最前面的是杜曼夫人,看到她孟瑶腿软了,这位夫人什么大场面没见过,怎么会来这里陪她闹腾。

      她都准备了好几套说辞想要好好刺激一下那些人,她这很纯粹的小人得志,但是她就是想这么做。

      这下计划全打乱了。

      “怎么都叫来了?”

      白夜萧在她耳边说:“不是不怕吗?”

      “你姑姑在场,我怎么嘚瑟,我不能坏了形象。”孟瑶跟他咬耳朵。

      怎么办怎么办,不能白白请这些人吃饭啊,她是来嚣张得,要是最后啥都没有,那她非要郁闷死不可。

      白夜萧微微一笑,“我帮你扳回形象!”

      “啊?你要怎么办?”

      白夜萧拉着她走到台上,然后单膝跪在地上,“孟瑶,你追我三年,我追你一辈子,如何?”

      全场掌声雷动,孟瑶捂住嘴,这一句话,的确可以扳回她的面子。

      三年算什么,她赚了一辈子,台下多少女人本来是为了看笑话,如今肠子都悔青了。

      这可是订婚礼,来了能不给份子钱吗?

      看着场面,还不能少!

      孟瑶彻底找回了面子,吃完订婚宴,她想着局差不多了,结果下午就被拉到民政局领了证。

      走出来的时候,她手里拿着两个红本本,看着上面的公章,她眼眶一下就红了。

      她终于成家了。

      杜曼夫人看着两人,感动得眼睛都红了,“婚礼我来办,一定要风风光光地办。”

      一听到杜曼姑姑要办婚礼,孟瑶立刻就想到了她的生日宴,难道要比照那个阵仗办?

      “当然要更华丽!”

      孟瑶卒!

      拼命掐白夜萧的手。

      “姑姑,我们都不是做生意的人,不想牵扯太多,普通的婚礼就可以了。”

      孟瑶笑着不说话,这是顾非烟的教的,白家的长辈就是这个杜曼姑姑,所以任何矛盾就让白夜萧上去,她绝对不能附和帮腔。

      在白夜萧的坚持下,婚礼在帝都举办,也是华丽得不行。

      最重要的是,在婚礼上她见到了孟晓,他笑得一点都不像小孩子。

      两人远远看到对方,孟晓身边有几个护卫,他们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

      最后的新婚礼物,孟晓送的是一套水晶娃娃,两大一小,寓意他们早生贵子。

      孟瑶看着那个小娃娃,眼眶红红的。

      “以后总会见到的。”

      “他真的过得很辛苦吗?如果这样,我宁愿他回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这是他的命,能不能改变,就看他以后的能力了。”

      “嗯。”

      婚后的生活并没有改变,两人搬到了一起,白夜萧依旧高冷少言,孟瑶又回到了最初追他的时候。

      当然一点都不辛苦,因为她的热情和爱,他虽然表面不会说什么,却在细致的地方回应她。

      晚上关了咖啡屋,孟瑶转身,就看到白夜萧站在不远处,“回家吧!”

      “好。”

      “今天怎么这么晚?”把外套给她披上,白夜萧把她护在里侧,两人散着步回家。

      “非烟快生了。今天大家庆祝了一下,我收拾东西晚了点。”

      “嗯,我们要个孩子吧。”

      孟瑶有一点害羞,“啊,这个不是顺其自然吗?”

      “我一直在等你适应了,你没发现我都带了套吗?”白夜萧认真地说。

      孟瑶沉默了片刻,反驳道:“不是,好几次都没有。”

      “那我也没有……进去,都是外射!”

      “……”孟瑶感觉自己华丽丽地原地自爆了,她竟然跟白夜萧在大庭广众下讨论这个!

      然后一个月后,孟瑶怀孕了,看她这么幸福,顾非烟就想搞事情,就盯着孟瑶的订婚戒指说:“这是去年款,而且这么小,白夜萧也太小气了吧!”

      孟瑶回家,窝在沙发上掉眼泪。

      知道了这件事,白夜萧瞥她一眼。

      孟瑶有些怕怕,她害怕自己的小心思被发现了。

      女人没有不喜欢比的,她也不是嫌钻石小……好吧,跟她们的一比,她的的确最小了,她心里有点不舒服。

      正在研究家具布置的白夜萧随口来了一句,“你的钻石比她们都大!”

      睁着眼睛说瞎话,孟瑶就很不爽了,举起手给他看:“哪有,这个只有五克拉!”

      “不是这个,你的钻石至少有五十克。”

      白夜萧说了之后就去装修公司谈判去了,留下孟瑶一个人思考,五十克的钻石,哪儿有那么大的钻石,她要是见过肯定会有印象的。

      咬着钢笔头,孟瑶决定先不管了,还是研究结婚的宾客要请多少人好了。

      这件事一直到两人的孩子出生,顾非烟伸出手,一颗粉钻闪闪发光。

      “孟瑶,看,漂亮吧,我生了女儿。总裁从你姑姑手里买来送我的。”

      夏念兮推推她,无奈地摇摇头,“你怎么又逗她。”

      “无聊啊,没事干。”

      孟瑶回头看看儿子,小家伙抓着钢笔往嘴里送,她拿过钢笔,擦了擦钢笔再递给他,“你爸不给我送钻石,以后靠你了。”

      杜曼姑姑没有继承人,把所有精力都放到了他们两人的孩子身上。

      晚上白夜萧回来,看到孟瑶一脸郁闷地窝在角落。

      走到桌前伸手揉揉儿子的头。

      “爸爸,抱!”刚两岁白子麟已经白嫩到让人看到就想亲。

      抱起儿子,帮他擦掉嘴角的口水,走过去问道:“顾非烟又来了?”

      “漂亮……粉钻,爸爸。”

      “好大一颗粉钻。”孟瑶还比了一个大小,那哀怨的小眼神,白夜萧没憋住,笑出了声。

      低头看儿子抓着钢笔吃得开心,白夜萧无奈地想夺过来,却被儿子两只小胖手紧紧抓住,“我的。”

      “这是妈妈的。”

      “呜呜,我的。妈妈……”小家伙可怜巴巴地看着妈妈。

      “一根笔而已,跟儿子抢什么,给他了。”

      白夜萧看着她,一脸看白痴的表情,“你确定。”

      “他可是以后要当作家的,我儿子喜欢笔,以后肯定是文学家。”

      白夜萧扶额,他该怎么跟这个天真的女人说,看事情不要看外表。

      把笔给白子麟,把人放到毯子上,小家伙立刻抓着笔开心地哈哈大笑。

      “一孕傻三年。”

      孟瑶拾起桌上的布偶砸过去,突然情绪局低落了,趴在桌上哼哼唧唧开始了。

      儿子开怀大笑,妈妈哼哼唧唧,白夜萧无奈地转身去洗澡。

      爸爸不在,白子麟觉得无趣,见妈妈不开心,低头看看被啃得湿漉漉的钢笔,又看看妈妈,最后忍痛把笔送给妈妈。

      孟瑶接过钢笔,随手就放到了桌上,“我不想写字,儿子,以后你要当一个大作家,然后赚很多钱,天天买钻石送妈妈,好不好?”

      “好!”

      “真乖,不愧是我儿子!”

      晚上睡觉的时候,孟瑶越想越难过,突然哭了起来。

      白夜萧醒来,以为她做噩梦了,抱住她,轻轻在她背上拍,“别怕,做噩梦了。”

      “做你大爷,我都没睡觉。”

      “那你哭什么?”

      “你又不是买不起,为什么不给我买钻石?”怎么想都想不过去,憋屈,加上最近情绪本来就波动大,孟瑶眼看又要哭了。

      “你都拿着玩了三年了,那可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钻石,你还想要什么?手上戴的,你连婚戒都懒得戴,买了不怕被儿子吃下去。”

      他们这个儿子奇怪,就喜欢玩钻石珠宝,还喜欢往嘴里塞。

      孟瑶一脸茫然,“玩了三年?”

      白夜萧打了个哈欠,抱住她,让她靠在自己胸前,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孟瑶睡不着继续琢磨……

      “啊,你说钢笔就是钻石?”怪不得儿子最喜欢咬钢笔,从第一次看就特别喜欢,她一直以为这是未来的作家呢。

      “钢笔周身是铂金,里面包着的都是钻石,完美切割,几百年前的钻石了,为了避免被惦记,就做成了笔身。这是白家世代相传的,全世界的钻石堆在一起都没你这个价值大!”

      孟瑶被惊呆了,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过了一会,白夜萧突然睁开眼睛,“你最近情绪波动很大,日夜颠倒,你……你那个好像晚了一周了!”

      “好像是吧,钻石……钻石……”她好像把笔就放在桌上,打扫卫生的阿姨天天来来往往!

      啊,她的钻石啊!

      揭开被子就要下去看看笔还在不在,就被白夜萧按住,“就知道告诉你,你就没法好好生活了,睡觉,只是一根笔,别想太多。”

      “怎么可能不多想!”

      他好像说过,五十克钻石,五十克啊!

      现在买钻石都是克拉,她有五十克钻石,她以前用笔签快递,还借给别人写字……

      一想到这个,孟瑶觉得浑身都要毛冷汗了。

      “那就做运动,累了就不会多想了。”

      说完翻身压住了满脑子都是钢笔的孟瑶——

      他会让她知道,幸福,才刚刚开始……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