Ĭ
24

48 番外二 ...

::Kʱ:
    江和盛阳结前, 婚前单身夜,东哥和盛风带盛阳出去玩儿

    夏凉和顾承拉江也出去放松下

    三个人划先去吃顿好的, 然后找个酒吧喝点酒

    虽是后的狂, 但毕竟二天还办婚礼;醉的不起来就耽事儿, 以本点到为的宗旨;他并不打算玩儿的野

    吃饭的地方凉点名要去江和盛阳上回去的那房菜

    打听江了回之后,她就直惦记着, 奈何不是江和盛阳, 就是她和盛太忙,拖到了这会儿才找到机会

    顾承秋吃喝一向克制的宛苦行僧, 没有么特的求;就算江和夏凉带他去吃麻辣锅,他也能就酱油干啃半米扛过去

    江提前好了位, 三个人七拐八拐好不易找到了地方,进去却没看板娘

    老板娘的儿子很机灵,记非常好;眼就认出了江姜

    他勤老练的招呼江姜他三个人坐, 边茶边问江:“,大个子叔叔呢;么没跟你起来;

    江笑了:“他跟他哥哥玩儿去啦

    小儿脸羡慕的“哇”了声:“他哥哥;亲哥哥吗?

    江点头

    “有哥哥真好, 我也想个哥哥, 惜我妈不给我生

    小儿正经的叹口气;把好的茶摆到江面前

    江笑的不行:“你已经这么大了;你再给你, 也是弟弟不是哥哥;

    小儿头想了想;点了点头,拧眉沉思片刻,又笑了:“那我可以给他起名字‘哥哥!

    “噗—凉口茶喷了出来;笑的牙不眼;你明了;

    小男孩儿夸了;高兴的仰小脸嘻嘻的笑

    半年过去了,他还瘦瘦的豆芽样儿,江仔细打量他;好像点儿也没长个儿啊

    按理说里私厨;他手艺这么好;他应养得白白才

    想起他,江问;你呢;已经在做了吗;

    “啊;你顾了,规矩都知道,她就不啰嗦了 一会儿直接给你上菜 小孩儿在子上,托着脸跟江聊天

    从进门开始就直沉默不的顾承突然话了:“你家,有你和你妈吗;

    小儿点点头:“啊

    顾承秋盯小儿的脸;那小小的瓜子脸;眉梢眼角的弧度;跟忆里另张脸慢慢重合;他的眼眶名就有些酸涩;呼吸也有些艰

    他深吸一口气;声音有些发颤:你妈,么名字?

    “吴艳小孩子不知道防备,有问必答

    顾承秋听到这名字;紧绷的肩了下来,眼中的光芒然暗淡

    不是她

    他垂头自嘲一笑,起茶碗喝了一口

    “等等,吴艳;凉忽然表情严肃的抓小儿的手;一脸惊讶的他左看右看

    “啊~你!”她拍子;的站了起来

    “你妈不戏服设师吗?为什么当起了厨子;她连珠似的;也不知还是在问话

    小儿眨巴眼,在脑子里把她的话捋了遍,有条不紊的回答:“吴艳是我,不是我,我叫余念慈,我既设师又是厨子

    条理清晰逻辑分明;相比起来,无伦次的夏凉更像十岁的子

    夏凉眉抽了抽;呵呵的干笑两声;有些尴的在椅子上扭了扭;坐立不安的样

    江疑惑:“么了你;

    顾承秋也;你识他?

    夏凉呵呵的干笑,眼几分闪躲:“也算不上识;就;有点儿小会

    两人还想再问;门帘哗啦声响;板大托盘走了进来

    她今天穿了一件宝石绿的旗袍,面料上乘;动间盈盈的光波流;随光线变幻出不同的光

    没有繁的装饰;领口盘扣上坠了一枚小巧的碧玺;低调内敛却难掩奢

    托盘上的食物辛辣鲜,剁鱼头辣椒炒肉湘西婆菜口味蛇 并大牛肉粉;湘菜

    托盘上放了四盘子大,她起来稍稍有些吃力;专注的低头

    托盘放在桌上;的一声,顾承秋打翻了茶

    老板娘朝声音的来源看过去;手下抖,牛肉粉的汤汁溅出来一些

    余念慈很有眼色,忙哒哒哒的跑去拿抹布

    老板娘和顾承秋隔张子默默对望;时间气氛安静的异

    江和夏凉对一眼,默的紧了嘴

    半晌;余念慈哒哒哒的跑回来,擦干子;又勤的帮母亲把菜摆上桌,熟练地报了一通菜名

    桌上的人却完全没有要吃的意思,小念慈有点儿想不通了;看看这不错眼的陌生叔叔,又看看仿佛定住了的,小脸上写满了号

    “馨月

    顾承秋的声音罕的有些沙哑;出这名字;他就顿住了;仿佛已经没力气再出的话了

    老板娘身形微晃,两只手绞在一起,长年画画加上做菜;她的手不像脸样保养得当

    手指骨节有些粗大;肤也有些粗糙

    顾承秋的视线在她的手上停留片刻,眼睛忽然就有些模糊

    老板娘察觉到他的光,倏的把手藏在了身后

    她几不可见的轻轻吸了吸鼻子,冲小念慈说:“快去写作业

    小念慈很懂得察言观色;他敏感的察到母亲定有么事

    他盯了顾承几眼,眼里小朋友自以为厉的威胁;似乎在不许负我

    “念慈!去!”板娘催促他

    小念慈抿唇,乖乖去写作业了

    顾承秋抬头,视线追随小念慈的背影;直到他走出屋

    “念慈

    他喃喃的念着这个名字;终于,眼滑落滴泪

    江和夏凉又一眼,同时想到了什么

    顾承秋,原名;顾慈

    很久之后;顾承才告诉江他和余馨月的故事

    顾承秋五岁戏;岁从南方北上来帝都拜师,师从余馨月的母亲

    余馨月出生梨世,父亲余杨派生;母亲程派私淑弟子

    她大顾承秋十岁

    顾承秋拜进师门的时,余馨月已经登台演出好几年了,她嗓音立而快;完美的继承了父亲的天 初登台;就以场坐 叫小番”惊艳四座

    十八岁的少女;红遍梨;无论样貌还家世;都完美的无挑

    彼时的她;走到里都不缺簇拥;追她的男儿能从二排到五环外

    然她醉心艺术;除了唱戏之,大的爱好就是画画

    国画油画她都学,不仅学,还能很好的融会贯通

    她向戏曲改良;希望能打破固封;创新唱腔表演还有戏服

    但传统的父母对她的这些想法很不满;每每发现她下里画些改戏服改道具的设图;少不了顿

    梨园行苦;小挨打常便饭;她早已习;强的不掉滴泪

    有她的小师弟阿慈心疼她

    那时候的顾承秋,九岁的年;跟今的小念慈样,吃了秤砣似的;么也不肯长个儿

    好在他唱的是旦,形娇小反而是他的优势;做起动作来比起的师兄弟有型有神的多

    他人小又机灵;每每偷偷画画的余馨月通报信,四帮她藏画,旦发现;她挨了揍他就给他伤

    红花油推了一瓶又瓶

    无数深里;小男儿小小的手师揉遍了受伤的膝盖和后

    直到很年后,闻到红花油的味道;余馨月回忆起来的并不是挨打的疼痛,而是小师弟温稚的掌心

    余馨月醉心事业,不肯恋爱也无心结婚,二十岁那年,她背父母偷偷报了国的美术学院;竟然真的上了

    收到offer的时候她动不已,偷偷的收拾了行李;这喜悦无人以分;只除了顾承秋

    她偷偷买了酒菜,人生头一回不归,在面了一间酒店,拉着顾承秋喝到凌晨

    十八岁的顾承秋在大喜大悲终于再也控制不住己汹涌的情感;紧紧抱住师哭讲述了自己年来她的爱慕

    余馨月傻了眼;梦想近在眼前,她的李箱就在床头静静等跟她去圆梦

    然的人;也的她无法割舍的存在

    她纠结再三,二十几年的人生没有除了梦想没有爱过什么别的东西,至于爱情;她在戏文里看

    她铁了心要去法国;但却还狠不下心拒绝她的阿

    终于;在临前的这一晚,她把己交给了他只当是对他多年来的感情做个了结

    临前;阿慈拉师又唱了遍四郎探母坐那场戏

    余馨月高亢的嗓音满是笃定;我若探母不回还;黄沙盖脸,尸不全

    不知命运不肯放过她,还是阿慈不肯放过她

    年少无知的他;加上无经验的她,里知道做么措施

    到了法国两个月,她发觉出了自己的不

    辗转找到家医;做手之前又查出了孕期肺结核

    得了这病;无法做人流手的

    说到这里;顾承垂下头;情责又懊恼;我是能像盛阳那么勇敢;早早的追去法国;她也不用一人带孩子过得那么辛苦

    旁听故事的盛阳一脸成的拍拍他的肩;没关系;毕竟这世上像我这么厉的人太少了;你不用卑

    江:“

    作有话: 这个故事到这里就彻底结束啦,十分舍不得我小阳和江姜

    会写系列文也这个原因;希望接下来的文还有机会他出来打打酱油

    那么;我隔新文啦;

    ―全文完―
(ݼ) <<һ ͶƼƱ Ŀ¼ ǩ һ>> (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