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4章 番外

作者:姜以纾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三小教务处主任打来电话, 说,修问礼又把隔壁班大头给打了, 血直流。

    又岚气得胸脯上下起伏,手攥着鸡毛掸子,瞪着修问礼小朋友,“你是不是要气死我?”

    修问礼小下巴一扬, “他欺负我妹妹,欠打。”

    又岚把旁边噤若寒蝉的修谪仙小朋友拉过来, “大头欺负你了吗?”

    修谪仙小嘴呜呜囔囔,“应该,大概, 可能, 也许,欺负我了吧。”

    又岚一听, 就知道兄妹俩个又跟她这儿斗智斗勇呢,把她拎到墙角,修问礼旁边,“给我站着!”

    修谪仙撇撇嘴,哇的一声哭出来, “爸爸——爸爸——”

    修问礼在旁边起哄, 龇牙咧嘴也叫爸爸, “爸爸——爸爸——我妈要体罚——”

    又岚七窍差点生烟,还没怎么着呢,就叫爸爸, 都特么他们爸爸惯得!

    修戎听见哭声,从楼上下来,看见又岚手里鸡毛掸子,眉头高耸,“干什么?”

    又岚正在气头上,不搭理他,接着训斥两个捣蛋鬼,“一个星期不到,班主任给我打十通电话了,我……”

    修问礼小朋友插嘴,“是十一通。”

    又岚瞪眼,“你给我闭嘴!还敢顶嘴!谁教你的!”

    修问礼小朋友有问必答,“爸爸每次批评你的时候,你都顶嘴呢。”

    又岚这个暴脾气,大步流星过去把他薅起来,“你是不是又皮痒了?我跟你能一样吗?”

    修谪仙小朋友看见哥哥被薅起来,哭的更大声了,“哥哥——哥哥——”

    修戎把修问礼小朋友从又岚手里救出,眉头还紧锁着,“差不多行了。”

    又岚也开始撇嘴了,“都是你惯得!现在天天给我捅娄子!谁家家长一星期接老师十多通电话?你们家孩子就跟人正常孩子不一样,你还惯呢!”

    修戎蹲下来,问修问礼,“怎么回事?”

    修问礼在修戎面前,显得乖多了,“大头让仙仙还穿那条粉裙子去上学,被我听见了。”

    修戎又问,“然后你就把他揍了。”

    修问礼理之当然,“揍他都是轻的。”

    又岚听见,埋怨修戎,“听听!听听!你生的是个儿子吗?根本就是个小霸王!”

    修戎冲修谪仙招手,“仙仙,来。”

    修谪仙委屈巴巴的走过去,靠近修戎时,扑进他怀里,搂着脖子不松手了。

    又岚属醋后的,醋劲儿上来,连自己闺女儿的醋都吃,她把修谪仙提走,“不准撒娇!”

    修戎把修谪仙小朋友又拉回来,抱起来,抹抹她的眼泪,“大头让你穿粉裙子,你是怎么想的?”

    修谪仙摇摇头,“我不想穿。”

    修戎点头,“嗯,不想穿,就告诉他不想穿,他要是欺负你,你就到隔壁班找哥哥。”

    修问礼过去抱大腿,“就知道爸爸最明智了!”

    又岚知道修戎教育孩子跟她南辕北辙,所以面对修戎所言,并未有多大反应,但不代表她认同,她不说话,是出于对修戎的尊重,也是兑现当初在教育孩子方面,跟修戎达成的协议。

    修戎放下修谪仙,“去玩儿吧。”

    兄妹两个听到这四个字儿,像是听到赦令,哭的不哭了,冤的也不冤了。

    又岚看着两个戏精,投给修戎一个‘看吧,就知道他俩是演戏’的眼神!

    修戎唇角微挑,走到沙发坐下,捏捏眉心,“我下午要飞LA。”

    又岚立马把两个崽抛到脑袋后头,噘着嘴走过去,“你才回来两天。”

    修戎冲她伸手。

    又岚会意,拉住,被他扯进怀里。

    “两天都跟你在一起,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修戎亲亲她额头。

    不满意!不满意!又岚想要每天每天每天都在一起,“你把我和两个小魔头扔在一起,你就不怕他们把我欺负了?我现在怂,又没什么本事,脑子转的也不如以前快了……”

    修戎截断她,“赖谁?反应慢没本事这一点,别把锅甩给别人。”

    又岚满眼仇怨,欲要从他怀里抽身出来,被他扣死,“你应该相信,我们的孩子。”

    “我没有不信,只是他们相较同龄孩子,实在是太皮,你是不知道……”

    “你当年,也比同龄的孩子皮,还比他们多了一项。”修戎说。

    又岚挑眉,“什么?”

    修戎捏捏她的鼻梁,在她嘴唇印上一个浅浅的吻,“不要脸。”

    又岚老脸一红,好像是这么回事,她把脑袋往修戎怀里又缩了三分,“如果当年我怀的是一个,而不是一双,我觉得,今天的我,肯定少遭一点罪。”

    修戎笑,“可惜我就是这么厉害。”

    又岚抬头,瞥他一眼,“你少得意,不过是巧合而已。”

    修戎为人最受不得挑衅,他盯着又岚,双眼燃起欲-火,“再来试试?”

    又岚撒丫子就跑,却还是慢了一步,被修戎捉住,翻身压下。

    “那个……你不是要走吗……”又岚期期艾艾。

    修戎亲亲她的眼睛,“我记得以前,你成天想方设法睡我。”

    那是在她又岚不知道修戎什么战斗力的时候,后来知道了,发现自己三天三夜下不来床,她是傻逼才会天天把自己送到修戎口边儿。“以前我小,不懂事。”

    修戎手伸过去,“小?不觉得。”

    又岚胸上传来修戎掌心温热,心一抖,她知道,她可能保不住她自己了。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之际,两个祖宗回来了,跟先前的不可一世全然不同,表情里透着心虚。又岚趁机从修戎身下抽身出来,理理衣裳,问他俩,“又犯什么错误了?”

    修问礼小朋友和修谪仙小朋友对视一眼,小奶音软乎乎的,“刚才我们看见大头了。”

    又岚阖眼,均匀呼吸,调整自己,尽量让自己口吻听起来平和不燥,“然后呢?”

    没等修问礼小朋友说话,大头他妈领着大头冲将进来,保姆保安都没拦住。“还有没有天理了!?”

    又岚看一眼鼻青脸肿的大头,捏捏眉心,看向修问礼和修谪仙,“谁干的?”

    修问礼小朋友和修谪仙小朋友也不装绝世好兄妹了,对着指,“是她(他)干的!”

    又岚转身问大头,“大头,跟阿姨说,他们谁干的?”

    大头小学一年级,一米五,又高又壮,委屈巴巴瞥瞥嘴,“他俩干的。”

    又岚管不了了,看向修戎,眼神示意:你种的种,你管。

    修戎起身,走到对峙现场中心,问修问礼小朋友,“为什么打人?”

    修问礼不说话,这不象他。

    修戎转而问修谪仙小朋友,“你又为什么打人?”

    修谪仙也不说话,倒是挺象她。

    修戎再问大头,“他俩为什么打你?”

    大头他妈听不下去了,“我说修先生,你一表人才,社会影响力那么深,应该能做到持论公允吧?”

    修戎浅浅颌首,“是,既然是我的孩子打了你的孩子,我肯定会负起这个责任,所以,你想怎么着?”

    大头她妈愣住了,没想到修戎这么干脆,她反倒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修戎给了她三十秒时间考虑,她没说话,修戎当她放弃了讨要交代的机会,又说:“我不能一直跟着我的孩子,所以我不能保证,以后他们再跟你家人高马大的孩子闹矛盾,会不会再次动手,所以,也请你务必看好了你的孩子,不要让他受欺负。当然,也别让他欺负别人。我提前告诉你,我这双儿女,继承了我和他们妈妈的优良基因,从小耳聪目明,万一被他们看见你家孩子欺负别人,他们可不会视而不见。等到别人家家长也像你今日过来我家这般,找你对峙,我的孩子若为别人家孩子当人证,我是不会拦的。”

    大头她妈瞠目结舌,凝固成一个大写的‘惊吓过度’。又岚也是,不过,好过瘾。

    修戎一番话令大头她妈甘拜下风,顿时什么脾气都没了,领着大头,灰溜溜离开。

    “现在可以说了吗?”修戎转过身来,看着自己一双儿女。

    修谪仙看修问礼一眼,见他眼神坚定,没敢多嘴。

    修戎呼口气,“那我来说。打大头的不是你们俩,你们俩是替人背锅,对吧?”

    修问礼急道:“不是的!他确实要欺负我妹妹!”

    修戎点头,“你上次打他是因为他要欺负你妹妹,而这次不是。”

    修问礼抿抿唇,不说话了。

    又岚在一旁看着,好久没看修戎破案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修戎又说:“大头身上的伤呈网状,衣服上粘着细碎粗麻,可见他是被人用麻袋蒙住头,暴揍一顿,而我们家没有那种东西,你俩也没有那么大力道可以把他打成那样。”

    修谪仙拽拽修问礼的袖子,“哥哥,我们告诉爸爸吧。”

    修问礼固执,不开口。

    修戎继续,“打大头的,应该是经常被大头欺负的,住在欣水花园的,瘦瘦的小男生。”

    修谪仙猛抬头,惊讶于修戎准确的猜测。

    修问礼早知道他爸爸多厉害,早知道什么都瞒不过他。

    修戎拉他到跟前,“问问,爸爸知道你重情义,不想看朋友受欺负,但方法用的不对。”

    修问礼圆鼓鼓的葡萄眼看向修戎,“大头在学校为虎作伥,好多小朋友都被他欺负,我打他不是要伸张正义,是要让他知道,被打是种什么滋味。我朋友太老实,爸爸妈妈也不在身边,所以他就‘沦为’了大头的重点欺负对象,我几次帮他,发现只会让大头变本加厉,就不敢明目张胆的替他出头了,而我又没有别的办法可以阻止……”

    修谪仙接上,“我们刚才在前门主街,碰到他把大头蒙住,打他,我们担心大头知道是他,会更加欺负他,所以哥哥才要我跟他一起,一起……”

    又岚插了一句嘴,“一起当替罪羊是吧?你俩这么厉害,怎么不上天呢?”

    修戎教修问礼,“并不是没有办法。”

    修问礼眼睛亮起来,满面憧憬看着修戎。

    修戎:“人性存在弱点,有弱点就有可乘之机,知道他惧怕什么,你就掌握了主动权。”

    修问礼微微皱眉,认真思考了一下,抬起头,“我知道了。”

    他走上楼,修谪仙追上去,“哥哥你知道什么了?”

    又岚咂嘴,“他才六岁,你就跟他说人性?”

    修戎站起来,“他六岁就已经申请过一项国际专利了,关于人性,他理解起来不会很难。”

    又岚差点忘了,她家修问礼,是个天才。幸得修戎强大的基因。

    修问礼和修谪仙,在某一方面,都有异于常人的天分,又岚曾经提出送他们到天才班,被修戎否了,理由很简单,但也让又岚无话可说:我希望他们有一个跟别的小朋友,一样的童年。

    老练的不像是第一次当爸爸。

    曾经有人问过又岚,面对修戎这样强大到有违天理的存在,会不会有压力。

    又岚记得她的回答一样睿智,“不是面对,是携手共同进退,你觉得他强大,而他在我之下,我什么水平,应该不言而喻了。”

    是的,修戎厉害,她又岚也不差!

    棋逢对手,势均力敌,这是一种关于较量的人生选择,虽然会筋疲力尽,但也会不枉此生。

    作者有话要说: 我还写了一个‘她的甜甜’,娱乐圈,暴甜,却也不是单薄的甜,已经40章了,很肥,可以宰了,点我专栏就能看到。还有两篇预收,我会在‘她的甜甜’写完之后开‘歪头杀’,布丁和纪燃的故事,那个故事,我很喜欢,相信你们也会喜欢。比个[满足]给你们。

    本书由 acoyo01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