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八章 【番外一】

作者:故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黛玉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这梦极为怪异。

    在梦里, 母亲更早的过世了, 而她年幼便入了府。入府时胆战心惊、小心翼翼, 待见了宝玉后,竟是将一腔的心思都系在了宝玉的身上。

    可宝玉同谁都要好,她便吃了不少醋, 还整日里自己哭起来。

    雪雁不醒事, 也顾不上她。婆子嬷嬷们俱都年迈, 见她受府中下人编排,也帮不上忙。

    舅舅们、舅母们待她也并不亲近, 舅母更是总敲打她勿要与宝玉过于亲近。

    而宝钗入府后,她的处境变得更为尴尬,总有人在背后暗暗讥讽她。

    在梦里, 她不知晓经历了多少的岁月。

    终于, 因她终日愁苦、以泪洗面,她的身子已近油尽灯枯。

    病床之前, 她焚了手稿,吐血而亡。

    而潇湘馆外,喜乐正鸣。

    贾府要娶宝二奶奶了。

    连她的丫头, 都被传去扶新奶奶了。

    那梦里的酸楚、憎恨, 死死缠绕着她的心, 叫她喘不过气来。

    黛玉猛地挣扎着坐了起来。

    一只手却突地从背后伸来,抚了抚她的背脊。

    那只大手有些火热,霎时就拂去了黛玉一身的寒意。

    黛玉不自觉地反抓住了那只手,那手掌比她的要大出许多, 带着一层薄茧。

    “可是魇着了?”背后传来低低询问的声音,还挟裹着微微沙哑的味道。

    黛玉点了下头,扭头去看身边的人。

    和珅躺在床榻上,因为她坐起来,将被子带走了的缘故,于是被子便滑到了他的腰腹处。

    他上身未着衣衫,露出了一层薄薄附着其上的肌肉。

    只随意瞥上一眼,便可想象出腰腹蕴含的力量。

    黛玉的脸霎时红了个透,甚至隐隐有些腿软。

    方才那些梦魇,这会儿已然被抛到脑后去了。

    和珅撑着床榻坐了起来,抬手取过一旁的衣裳,先为黛玉披上了,随之双臂跟着将她往怀里一裹,这才又问:“梦见什么了?”

    隔着那样薄薄的一层衣裳,和珅身上的热度,能清晰传递到她的肌肤上。

    黛玉的面颊更红了,她甚至不自觉地攥住了被角,微微恍惚地道:“梦见……梦见在一个没有你的地方……我过得不太好……”

    和珅目光闪了闪,将黛玉往怀里裹得更紧。

    黛玉的脖颈这下都跟着红了。

    他在她耳边低声道:“那都是梦,绝不可能发生的梦,睡吧,天还早,再睡会儿。”

    “唔。”黛玉含糊地应了一声。

    她本觉得有些羞意,但这会儿却又不自觉地想要放松下来。

    她倚靠着和珅的双臂,真的就又闭上了双眼。

    而这一次,她什么都不曾再梦见了。

    时辰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和珅的手臂都有些麻了。

    他低头瞧了瞧黛玉,黛玉紧紧闭着眼,陷入了熟睡之中。

    和珅这才小心地低下头,在她额头吻了吻。

    《红楼梦》里的那些,都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

    因为,他不允许。

    黛玉与和珅成亲后,等到回门日,便回了一趟和亲王府。

    而贾府上下,等啊盼啊,到日落西山,也未能等到侍郎府的车驾。

    王夫人有些慌了,她顾不得其它,还让人写了信送去。

    谁知晓也都没有回信。

    贾政欲与和珅攀谈,却也始终寻不着时机。

    荣国府外表瞧着依旧光华,但实际,却已经处在一片风雨中,摇摇欲坠了。

    王夫人出门还能听见旁人议论,说这场大婚,花费了多少银钱。那红妆又铺了多少里去。那婚宴上,又有多少王公贵族在座……

    王夫人越听,心下便越觉茫然。

    这一切不是都好好的吗?为何,为何和珅突然变了脸色?

    乾隆三十四年十一月,乾隆下了两道圣旨。

    一道命班师,征缅。

    一道……却是抄了荣宁两府的家。

    一时间京中议论,沸沸扬扬。

    他们这会儿才回过神来,忍不住感叹和珅手段高杆。

    前头那位林姑娘又认了和亲王作阿玛,后头又封了多罗格格。她的身份已经从荣国府中脱离出来,一跃和皇室扯上了关系。

    那荣国府再如何,便也不干这位林姑娘,哦不,侍郎夫人的事了。

    宝玉曾见过和珅抄了临安伯府的模样。

    他骑着高头大马,形容冷峻,身后官兵皆携刀剑,发出铮铮令人胆寒之音。

    那日回去,他都尚且做了一场噩梦。

    而这日……

    和珅带着兵,驻足在了他荣国府的跟前。

    贾母由人颤巍巍地扶了出来,其后紧跟着贾政、王夫人、宝玉……

    他们惶恐不安,脸色煞白,目光甚至有些呆滞。

    “为何?致斋兄为何……”贾政咬住牙关,怒目而视。

    和珅翻身下马,一手扶住腰边的刀,一边缓步上前。

    “我是个心胸狭隘之人,往日荣国府待黛玉如何,我只会记在心中,来日加倍还之。”

    贾政愣住了:“你……你……”

    王夫人急急地喘了两口气,发丝凌乱,她道:“你还在怪宝玉,你在怪宝玉,是吗!”

    “岂止呢?”和珅抬眼,淡淡道:“若非有我,黛玉要被你们欺成什么模样啊。”

    他的口吻云淡风轻。

    但却叫人打心底里升起了寒意。

    “从一开始,我就不是荣国府的盟友啊。”和珅微微一笑。

    终于打消了他们怀抱着的最后的侥幸。

    贾母哀嚎一声,当即昏了过去。

    和珅环视一圈,将他们畏惧、后悔、愤怒……种种神色都收入眼中后,方才转身离去。

    抄家并不需要他盯着。

    他前来,只不过是为了将黛玉所受之苦,今个儿也叫他们尝一尝罢了。

    荣国府上下若是做糊涂鬼多没意思啊,当然是要让他们明白着去受罪。

    身后又是一声哀嚎。

    原来贾政气得也一头栽了下去。

    ……

    该抄家的抄家。

    该收入大牢的,便收入了大牢中。

    和珅回到府中后,先沐浴换了身衣裳,方才去见了黛玉。

    免得方才那一身,晦气重。

    和珅并不打算将此事瞒着黛玉,他一一说给黛玉听了后,才问:“可要回去瞧瞧?”

    黛玉抿了下唇:“回去瞧一眼罢。”

    贾母是她的外祖母。

    这一点是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她总该回去瞧一瞧。

    和珅点了头:“那便等两日罢,这两日荣国府里乱得很,你去了,当心磕了碰了。”

    黛玉原本心情还有些沉甸甸的,待听了这话,却又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她又不是瓷做的,哪里那样容易便磕了碰了?

    以前倒也不曾见他这样小心过。

    莫非是离得近了,反倒更小心了?

    不过这感觉倒也不坏。

    黛玉抿下了唇,点头应了。

    等到两日后,和珅便也真向乾隆告了假,领着黛玉,坐着马车,往荣国府去了。

    那日抄家时,和珅在荣国府内说的话,也都传进了乾隆的耳中。乾隆听罢,也就只是笑一笑,便不作他言。今日还痛快地放了人。

    只是马车行到半途,刘全的声音突地传来:“前头有几个人拉拉扯扯挡了路。”

    只听见有人喊了一声:“救命……”

    “这声音听着竟是有些耳熟。”黛玉低低地道。

    和珅掀起车帘,朝外瞧去。

    黛玉也跟着探出了头,和珅立马伸手托住了她的腰身,好叫她不费劲儿。

    只见那马车不远的地方,几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正围住了两个女孩儿。

    其中一个女孩儿的身影瞧着有些眼熟。

    黛玉眯了眯眼,有些不确定地道:“妙玉?”

    女孩儿听见了声音,霎地转过身来。

    还真是妙玉!

    妙玉早早搬出了荣国府,因而并未受荣国府的波及。只是她孤身在外,难免遇上麻烦事。

    这几个男子,便是要强行将她掳走的,惊得她一路奔到街市上,大喊大叫起来。

    妙玉抬起头,朝马车上看去。

    她的目光有些怔忡。

    那是……黛玉?

    黛玉已经梳了妇人髻,模样娇艳,一身华彩。

    而她身旁的男子,气质漠然,目光颇有些嚇人。

    妙玉怔怔地想,难怪……难怪她不喜欢宝玉。

    “可是遇上什么事了?”黛玉问她。

    黛玉不大喜欢妙玉,但却又不好见她落难。

    “他们……我不识得他们,他们却硬要将我带走……”妙玉说起此事,仍旧心惊,面色也跟着白了。

    黛玉不由转头看向了和珅。

    和珅同样不喜妙玉,但他记得妙玉的下场着实不大好。

    便将她视作为黛玉挡灾的替身罢。

    和珅这才动了唇:“将那几人拿下,送往府衙。”

    “刘全,继续前行。”

    说罢,和珅连看也不看那妙玉一眼。

    妙玉容色不俗,又有几分黛玉的气质。

    按理说,纵使对她没什么心思,旁人也会多看一眼的。但和珅偏偏就仿佛将她视作木头桩子一般。

    跟在马车旁的雪雁、紫鹃二人对视一眼,都不由暗暗感叹。

    能入和侍郎眼的,还当真只有他们姑娘一人啊。

    ……

    正如和珅说的那样,如今荣国府上下一团乱。

    和珅带着黛玉进门的时候,还是有人扯着嗓子大声喊了,方才有人迎了出来。

    出来的是宝玉。

    宝玉看上去沉稳了许多,也沉默了许多,目光都显得暗淡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和珅与黛玉,闷声道:“祖母病倒了。”

    黛玉忙道:“在哪里?我去瞧瞧。”

    宝玉便闷不做声地在前带路。

    而黛玉越是往里走,她便越察觉到,荣国府上下瞧她的目光竟然畏惧极了。

    难道她如今瞧着显得可怕了许多?

    如此想着,他们进了贾母的房里。

    贾母是真的病倒了。

    她靠在床上,见和珅与黛玉进来,先是畏惧地往后一缩,而后才绷住了身子,勉强笑道:“玉儿来了……”

    黛玉却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

    外祖母怕她。

    也怕和珅。

    黛玉走上前去,只问了鸳鸯几句话。

    大抵问了贾母吃什么药,身子可有好转,随后又道,说改日送些好药来。

    贾母心下憋着怨气与怒气,她正待说她不缺这些,却又突地想起来。

    不,缺的。

    如今荣国府被抄了家,哪有不缺的东西呢?

    她的神色恍惚了一下,随即再看向黛玉的目光,有些怨怼,却又有些心酸:“辛苦玉儿了……”

    黛玉一时觉得实在没什么意思。

    她攥了攥和珅的手指,道:“走罢,回去罢。”

    早在之前,她能提醒外祖母的,已经提醒过了。可那时,外祖母还当她有诅咒荣国府的心思。

    如今她又能如何?

    和珅攥紧了黛玉的手:“嗯,咱们回去罢。”

    回去罢。

    回如今共同的家去罢。

    本书由 徐小冰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