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9章 是她愿意

作者:三千风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夏深先前装病, 这回是真的病了。

    到了早上的时候, 烧也没退。

    萧画直接打电话叫了私人医生过来。

    医生开了点药, 嘱咐萧画一些感冒注意事项。

    然后问道:“小夏回国啦?你怎么也没跟家里说说?”

    萧画尴尬的笑了一声:“杨叔,我还没来得及说呢。”

    杨叔笑道:“小夏回来多久啦?”

    萧画粗略一算,确实回来了很长一段时,萧画自始至终都没跟家里人说过。

    当初夏深走的时候, 她其实没有众人想象的那么消极, 就是不舒服了片刻。

    比起夏深在国外不回来,其实她更在乎对方到底是怎么看自己。

    他的性格实在是太冷淡了, 当初在热恋期的时候竟然可以说走就走, 理智的一比那啥,说好的被恋爱冲昏头脑的情节都不存在, 萧画根本不敢信誓坦坦的说夏深喜欢她。

    搞不好对方就是一时兴起玩一玩。

    不过昨晚上, 夏深的一番行为, 又给她打了一剂强心针。

    生病的人最脆弱, 表现出来的东西也是最真实的。

    杨叔见萧画陷入了思考, 也没有打断她。

    等她自己回过神,杨叔才笑吟吟的说道:“小夏回来了, 你还是跟先生和太太说一下, 叫他们也好放心。”

    萧画摸了摸鼻子:“我知道了, 杨叔,夏深的病怎么样了?”

    “就普通的流感, 吹了一晚上风感冒了,吃完药之后几天就好了。”

    萧画点头, 送走了夏深。

    对方早上清醒了没多久,现在又睡过去了。

    他早上清醒的时候,把自己的假条给请了,张晏这段时间也没什么特别忙的事情,夏深请假,他干脆利落的就答应。

    萧画也是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张晏的名字,并且恍然大悟:这个不就是害夏深在国外不能回来的罪魁祸首吗!!

    她忍着没把张晏拉黑,但是气鼓鼓的不愿意看到他。

    所以张晏说要来探病的时候,萧画很冷酷的拒绝了。

    她是这么说的:“我怕我见到他了之后忍不住给他的水里投毒。”

    夏深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淘来了一本老黄历,正在津津有味的研究。

    他打着生病的借口,一直在萧画这里住了一个礼拜。

    后来上班了,他的借口又变成了害怕旧病复发,一个人没办法叫救护车,还是有个人看着比较好,等等这些狗屁不通的理由企图留下来。

    萧画一开始还能推他两下,结果夏深这人突破了自己的脸皮底线之后,做的事情就越来越无耻,死皮赖脸什么招数都用尽了,就是不肯搬出去。

    他不但不搬出去,还一本正经,很有条理的各系萧画学术性的罗列了几个他住在这里的好处,以及独身女人一个人住的坏处。

    其中包括很多耸人听闻的入室抢劫案,他自己是学法律的,这方面说起来简直条条是道。

    萧画不能期望自己能赶上一个专业律师的口才,她被晃点了几天,半推半就的也就让他住下来了。

    夏深住下来之后,她原本一个人住的空间顿时就变得狭窄起来,好像走个路,转个身两个人就能面对面的撞上。

    萧画不习惯这么近,住了一段时间,夏深也没说走。

    他除了上班下班,按时回家做饭做之外,其余的时间都在翻这一本老黄历。

    萧画知道他翻这一本的意思是什么,那天晚上夏深迷迷糊糊的把戒指拿出来,结果被萧画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夏深早上起来,不知道怎么把这件事给记起来,在外面买了本黄历,天天翻。

    萧画也没管他,她现在长期休假,除了去看看自己的工作室装修,其余的时间都没事儿做。

    夏深白天要上班,不在家里,萧画就在家里看电视打发时间。

    这么平安无事的相处了一个礼拜,先坐不住的是夏深。

    他是在二人看电视的时候问的:“画画,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萧画吃着奶糖,眼睛都没离开过电视,直接回答:“为什么这么想?”

    夏深说:“你现在对我很冷淡,你还在生气。”

    萧画:“没有啊!”

    就是有。

    以前夏深也这么对她的,她心眼小,现在要打击报复回来。

    夏深说道:“你有,我……”

    这话没说完,停电了。

    电视啪的一声熄灭,紧接着小区全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萧画的手机在房间里充电,她连忙道:“夏深,你手机电筒开一下。”

    喊完之后,黑暗里,夏深没有回答。

    萧画这几年已经克服了恐惧,尽量没有那么害怕黑漆漆的环境了,况且现在夏深还在,萧画就更不怕。

    结果喊了两声之后,夏深一直不回话。

    他不回话,萧画的鸡皮疙瘩立刻起来,脑子里登时想了无数个有的没有的情况。

    她本来就想象力丰富,这么一想,走马观花的记起了不少不该记起的东西。

    萧画喊第二声的时候,声音都在抖。

    夏深终于回她了:“画画,我在你后面。”

    他有点近视眼,停电的一瞬间,第一时间蹲下身,趴在茶几上摸摸索索的一阵子,打算找手机。

    这回停电,不巧的是客厅的窗帘拉的死紧。

    两层厚的窗帘一拉起来,外面什么光都透不进来。

    人的眼睛在陷入黑暗的时候得适应一段时间才能缓过来,二人适应一段时间之后,却因为窗帘拉的太紧,里面一点光都没有原因,缓不过来——就算是努力瞪着眼睛也看不到东西。

    屋子里开着空调,四面八方的门都被关死了,现在空气里连空调风都没有的吹,寂静的可怕。

    萧画说:“你在哪里啊?”

    夏深:“在后面。”

    萧画像个瞎子似的,往后摸了摸。

    听到夏深的声音,如同一剂强心针,她心中安定了不少。

    萧画企图往后走。

    夏深听到前面不远处传来的声音,连忙道:“小心磕着茶几。”

    茶几的玻璃撞角是尖锐的,萧画一个人住,家里没个小孩儿,她也不知道把茶几的边边角角给包装一下。

    现在黑灯瞎火的,眼睛看不见还敢乱走。

    夏深替她揪心。

    萧画:“我走的很慢的,你不用替我担心,夏深,你别不说话,你说一句话让我听一下。”

    夏深知道她怕黑,开口道:“我没有不说话,刚才我在找手机。”

    萧画怕成这样,他手机也不找了。

    对方从那头走过来,他就从这头走过去。

    萧画跌跌撞撞,终于在一片黑暗之中抓住了夏深的手。

    对方的手心很热,萧画抓住的一瞬间,立刻往对方的怀里钻。

    夏深一愣。

    萧画这个动作,他很熟悉。

    那是在几年前的时候,他很熟悉——萧画那时候很黏他,不像现在这个样子,对他爱理不理,很是冷漠。

    由此可见,夏深推测出:画画是真的怕黑。

    夏深抱着她拍了两下:“万一我不在这里,突然停电了怎么办?”

    萧画抱着他,慢吞吞的说:“你不在的时候,它也停过电。”

    夏深哑然。

    那时候他还在国外,不知道萧画在这种黑暗中是怎么度过来的。

    夏深:“那你怕吗?”

    萧画:“你说呢,当然怕,我还给你打电话了,对面永远是无人接听,你知道我的心情吗?”

    抱着他,她心里的勇气成倍的往上翻。

    萧画心道:我果然喜欢他。

    夏深突然开口:“我可以亲你吗?”

    萧画脸一红,心想:你亲就亲啊,问我干吗!这不是怪不好意思的!我答应了显得我不矜持。

    后来她回味了这一句话,才知道夏深是真的在征求她的意见。

    上一回夏深也是在这样的深夜里想要吻她,结果遭到了萧画的奋力抵抗。那一次之后估计给他留下了一些不大好的回忆,他心里虽然难过,却在这一回想亲她的时候,委委屈屈,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萧画嘟囔说:“这么黑,你亲的准吗?”

    夏深的吻已经落了下来。

    萧画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夏深先是亲在她的额头上,然后绵绵不断的吻落了下来,沿着她高挺的鼻子,最后落在她软绵绵的嘴唇上。

    萧画心里想:我要不要张一下嘴。

    她的唇缝被夏深湿漉漉的舌头舔着,没多久就缴械投降,黑暗中酝酿了很久的暧昧气氛一触即发。

    萧画洗完澡,身上还有沐浴露的香味,穿得衣服也不多,夏深抱着她的腰,能透过薄薄的布料感受到手下这具身体的温暖程度。萧画乖顺的腻在他怀里,听话的像个大型的洋娃娃。

    夏深见她没有特别抵触,于是加深了这个吻。从一开始的舔舐,到后面唇舌之间的挑逗,直接带起了一股暧昧的水渍声。萧画被亲的腿软,往后跌了几下,夏深扶着她的腰,慢慢的压下身体。

    沙发很大,萧画躺上去绰绰有余,她一倒在柔软的沙发上,就条件反射的抓住了夏深的领子。

    夏深声音温柔,几乎是在她耳边低喃:“我可不可以……”

    萧画睁着眼睛,在这片黑暗里看不清他的脸。

    夏深突然直起身体,不知道在干什么,几秒之后,他又压了上来。

    萧画感到自己的右手被他握住,缓缓的提了起来。

    她的右手指尖一片湿润,夏深的唇舌游走在上面,很快含进去了大半个指节。

    萧画茫然无措的愣了一秒,紧接着,她的手好似在夏深的嘴里摸到了一个冰凉的东西。

    下一刻,那东西直接套在萧画的无名指上。

    夏深亲了一下的嘴唇,笑道:“我觉得今天是个黄道吉日。”

    他:“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黄道吉日。”

    萧画干巴巴:“我要……怎么回答啊?”

    夏深:“我愿意。”

    萧画:“你还没有说出关键台词!”

    人生大事,萧画绝对不能随便敷衍。

    夏深问道:“那画画小姐愿意嫁给我吗?”

    萧画说:“那行吧!”

    夏深掐着她的脸:“是我愿意。”

    萧画这时候,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伸出手勾着夏深的脖子:“好的!是我——愿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