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两百五十七章 大结局(最终篇)

作者:萧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听完花拾欢的话,沉香的脸上并无出现任何异样,他只是抬头看了看头上的蓝天,“这一片世界是本君创造出来的,你看这青山绿水,仙草灵木,这天上人间哪里有一个地方比得上这里?难道身为魔族,就一定要住在那阴森黑暗永远见不得光的地方么?本君偏偏就要带领自己的子民居住在这世间最美的地方。”

    他绿色的眸子幽幽的看着花拾欢,“你知道为何在你的外面里也有这么一个山谷么?你的师父大概从来没有告诉过你,沉香谷本就是上古时期魔族居住的地方,所以以本君的名字命名。只是后来,你那好师父将本君连同整个魔族封印在虚幻世界中后,便化出了一座与他真身相连的青提山将沉香谷压了下来。又到了后来,他连同青提山一起灰飞烟灭,沉香谷便重新回归世间。”

    花拾欢这下才明白为何沉香谷的名字会与魔君一样了,难怪她的师父青提也说要一直留在沉香谷留意魔族的动静?

    她淡淡哼道:“但拾欢恐怕圣君以后便只能呆在这个假的沉香谷中,外面那个四季如春,永远繁花似锦的沉香谷应该不会再属于圣君。因为它已经变成了我的,它里面的一草一木,都深深的打上我花拾欢的烙印!”

    沉香哈哈一笑:“如此,那本君也将眼下这个沉香谷给你可好?假作真时真亦假,你怎知你眼前看到的这个是假的,万一它就是你熟悉的沉香谷呢?你看,前方,是谁来了?”

    沉香说完这句话整个人都如同幻影一般消失了,花拾欢看到在青青草地上,云尧手里抱着他们的女儿子璎含笑朝她走来。

    花拾欢知道这是假的,按照他们的计划云尧绝不可能抱着孩子出现在这里。但她怀里的子络见到云尧之后挣扎着从她身上爬下来,小短腿踉踉跄跄的朝云尧跑过去,一边跑一边甜甜的奶声奶气道:“父皇,抱抱,抱抱。”

    云尧腾出手将两个孩子都抱在怀中,对花拾欢笑道:“不是说今日带两个孩子来看青提师父的么?怎么站在这水边不动了?”

    花拾欢“啊”了一声,似是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云尧仍是笑:“还在发呆,别让青提师父等急了。”

    他抱着两个孩子转身就要走。即使这云尧和子璎是假的,但子络可是真的。花拾欢连忙跟了上去,却发现云尧怀中的两个孩子随着他的走动在慢慢变大,一会是三四岁模样,然后是八九岁,这个时候云尧已经牵着他们的手在行走了。

    再多走几步,孩子们已经长成了十三四岁模样,等到了青提居住的竹林小筑旁,两个孩子已经长大成人。子络的少年长相简直是和云尧一个模子里出来的,甚至身上还穿着一身云尧平日常穿的龙袍。

    云尧还对子络道:“好了,既送到这儿,你便赶紧带着子璎回去吧。你新帝登基,赤云皇朝定还有许多政事等着你去打理,你以后定要亲政爱民,做好赤云朝的一代明君,同时也要照顾好你的妹妹。”

    子络拉着子璎同时朝云尧和花拾欢跪下,还朝他们磕了三个头才坚定道:“孩儿定不会辜负父皇和母后嘱托,从今以后立志做一个赤云朝的好皇帝,并且照顾好子璎,不让她受到任何人欺负。父皇和母后请多加保重,孩儿以后和子璎一定会常来探视父皇和母后。”

    云尧笑着点头道:“你们去吧。”

    子络拉着子璎的手,唤来一朵祥云,两人便腾着云走了。

    花拾欢这下急了,可是子络腾云的速度非常快,很快兄妹两都不见了踪影。她急的问云尧道:“他们是我们的孩子,你就这样不要了么?”

    云尧帮她扶了扶鬓角的碎发,“如今两个孩子都已经长大成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天地去闯。尤其是子络,很小的时候便深谙帝王之术,也一向性情仁厚,懂得体恤百姓。我把赤云朝的江山交到他手上,很放心。对了,你大概还不知道,小书已经是这届的新科状元。”

    花拾欢怔了怔,“小葡萄已经考上状元了?”

    云尧叹道:“他从小就很用功,也很有读书的天赋。还有他的姐姐,也是最让你头疼的三徒弟,罗衣。子络用自己身体里的天机图的力量救活了她的孩子,她整个人也变了许多,带着孩子一直住在卞都,一边纺纱卖布维持生计,一边独立抚养孩子。总算那孩子也争气,从小就练就了一身好武艺,如今已拜入了已经当上镇国大将军王天乾的门下。他与小书刚好一武一文,以后他们会成为我们子络最得力的左膀右臂。”

    假作真时真亦假,云尧跟她讲的每一件事听上去都那么真实,都是她一直向往的最美好的。她已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不是处在一个幻境中?就算是幻境,不比她终日担心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总是风云四起的现实要好得多?

    云尧又笑道:“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说这些做什么?你不是一直怀念以前沉香谷无忧无虑的悠哉日子吗?如今我们已经把皇位传给子络,以后我就陪你长居在沉香谷。我们现在赶紧去看青提师父吧,别让他等急了。”

    他们慢慢的靠近竹林小筑,这个一向安静的地方远远的竟还听到少女的娇笑声和悠扬的笛声。走进院中,花拾欢看到在那小院中,她的师父一身青衫,正在安静的吹笛,他的前面,一个粉衣少女正在翩翩起舞,步步生莲。

    这原本只是长着竹子的小院中竟开满了成片成片的杏花。在漫天的杏花天雨中,少女的舞步连通笑意在这漫天粉色花瓣中一起旋转旋转,晃迷了看客的眼。

    这是琉璃,活着的琉璃!

    云尧叹道:“青提师父,不,应该是天神墨箫终于将琉璃姑娘复活了。以后他们可以跟我们一样,永远幸福的在一起。”

    花拾欢突然问:“琉璃姑娘复活了,那沉香呢?沉香去了哪里?”

    云尧讶道:“沉香?你说的可是这个山谷的名字?我们以后不都是生生世世要生活在这个沉香谷中么?”

    花拾欢轻哼一声,“生生世世生活在这个沉香谷中,生生世世被沉香所困么?”

    她说完这句话,眼中一派清明,她去抓云尧,但一握住他的手,他的手连同他的整个人都瞬间化为泡影。而这个竹林小筑,漫天的杏花天雨,跳舞的琉璃,吹笛的青提,甚至整个沉香谷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她又处在那个烟雾弥漫的世界,脚下站着的是大片大片的彼岸花。

    沉香还是如初见的时候一般,卧躺在彼岸花中,手里握着一个精致的白玉酒壶,当他拿着白玉酒壶痛饮一口之后,他嘴角漏下的酒汁是红色的,如鲜血一般妖异的血色。

    他对花拾欢轻轻一笑,“你果然和你师父一样,一样残酷心狠,本君为你编造了一个那么完美的世界,你竟就那样弃如敝履么?”

    花拾欢哼道:“因为我和我的师父都很清楚,假的就是假的。譬如现在的你,也是假的,只是你操控的一只傀儡吧。魔君沉香和他的魔族,永远只能被困在那个虚幻世界里,甚至你们如果再想不出出去的办法,你们就会灰飞烟灭永远化为泡影!”

    沉香勾唇一笑,慵懒之间已自带万种风情,不动声色就醉了一地的红艳。

    “可惜本君一向不是个认命之人!十几万年前,你的师父是本君最大的敌手,他亲手将本君推向几乎毁灭的境地,如今本君就来看看他的徒弟的能耐!”

    花拾欢以为自己免不了要与这沉香大战一场,已经凝神做好了准备。

    在与敌人的对战中,花拾欢一向都是以攻为主,当她率先大喝一声一掌凝聚自己最强大的真气劈向沉香时,沉香脸竟然在刹那间变成了子络那张天真无邪的可爱笑脸。

    花拾欢大惊失色,下意识的连忙收住掌风,却因攻得太急受得太快,终是反噬了自己。

    她刚吐出一口血,子络就迈着小短腿朝她跑过来,粉扑扑的小脸急急的关切道:“母后,母后。”

    花拾欢摸了摸他的笑脸,子络小小的脸忽然变得阴狠起来,在靠近花拾欢的身子的时候,一只原本肥嘟嘟的小手化作了杀人的利爪,直接朝花拾欢的心窝掏去。

    花拾欢虽然还是凭借着自己敏感的嗅觉后退几步,避免自己的心脏被活生生掏走,但心口处还是遭受到了重创,鲜血淋漓。

    子络又变成了沉香,他摘下一朵彼岸花,直接用彼岸花的花瓣慢慢擦去自己纤纤手指上沾着的鲜血,一边慢悠悠道:“再厉害的女人一旦做了母亲都会变得愚蠢起来。当年琉璃如是,如今你也是一样。”

    他将这朵带血的彼岸花往花丛里一扔,无数朵彼岸花开始慢慢长大,花瓣花枝一起无限延伸,变得跟脸盆一般大小。眼看花拾欢整个身躯都要被这铺天盖地袭来的彼岸花淹没时,忽的一只大手将她用力拉起来。

    拉着她起来的人心疼的抱着她,想给她输真气却被她轻轻推开,“我的伤无碍,还是留下点力气对付接下来的硬仗吧。”

    来人正是姗姗来迟的云尧,青提和白盏。

    白盏看到她挂彩幸灾乐祸的啧啧叹道:“还好我们及时赶到,否则花花你就要改名叫花下鬼了。”

    花拾欢瞪他一眼道:“若是你们真的能及时赶到,我便不会受这么大伤了。”

    白盏道:“也不过是为了解决这魔君遗留在外面的一些小鬼浪费了一些时间。”

    花拾欢怔了怔,云尧察觉到她心中所想,主动解释道:“罗衣已经被我们制住,没想到她虽在一年前被你废了修为,却还是迅速的恢复了过来,甚至比以前还要厉害。白盏师父又不愿对她用尽全力,若非青提师父,恐怕还要与她纠缠一段时间。”

    花拾欢叹口气,“镜禾呢?他怎么没和你们一块过来?”

    提到镜禾云尧的脸色马上冷了几分,“他说他要在十万大山的那棵万年古树旁替我们守着,这厮不是一向都是喜欢隔岸观火吗?”

    青提淡淡道:“先赶紧找到沉香再说。”他先走到花拾欢跟前,手掌一挥,花拾欢身上的伤就好了。花拾欢感激道:“欢儿多谢师父,师父知道怎么去寻找那沉香么?不仅他不见了,连欢儿的孩儿子络都不见了。”

    青提道:“你放心,子络虽然年幼,但身上毕竟有天机图的力量,沉香很难轻易动的了他。”

    说完,他又看着云尧道:“轩辕剑你可有带?”

    云尧点头:“自然是随身带着。”

    他化出这把上古神剑,交到青提手上。青提沉声道:“你们都退出这片花丛!”

    待几人站在里彼岸花花丛较远的地方之后,青提拔出轩辕剑,强烈的剑光仿佛瞬间就要撕裂开这个烟雾弥漫的世界。青提双手握住剑柄,对着彼岸花丛用力一劈,只听一声震天巨响,先是剑光生成了天火,这片如血一样绚烂鲜红的彼岸花瞬间被吞噬在火海中,两种浓烈的颜色交汇在一起,竟呈现出一股无与伦比的残艳与毒烈般的唯美。

    在这片妖娆的地狱之花被轩辕剑生出来的天火焚烧殆尽之后,那只剩下一片植物残骸的地面也出现了一条巨大的裂缝。

    青提沉声道:“咱们跳下去!”

    几人对待青提的话自然是毋庸置疑,都纷纷朝那道巨缝果断跳下去。花拾欢以为自己跳下去的时候定然会跟刚刚一样,跌入一个黝黑的暗道里。谁知这裂缝就如一个无底洞一般,他们一直在不断下坠,却过了很久都没看到尽头。

    而且花拾欢还在下落的时候看到了方才在沉香幻化出来的沉香谷中出现的一模一样的场景,她和云尧的一双儿女长大成人,子络继承了云尧的皇位,而她和云尧则从此归隐在沉香谷中不问世事。

    她去看云尧,见云尧双目中一片迷离,显然也是看到了一些东西。却见云尧突然喊道:“父皇,母妃!”

    花拾欢一怔,难道每个人在这裂缝之中看到的东西还不一样么?

    她忽的又听到白盏大笑起来,神情又是先前的风骚模样。大概是心里想着什么就会看到什么,花拾欢敢打赌白盏肯定是没有看到什么好东西。

    花拾欢忍不住去看青提,见他在下坠的过程中神情依旧平淡如常。她的师父心中,难道就没有什么自己想得到的东西么?

    青提又道:“这些东西都是迷惑心智的,大家务必集中精神摆脱这些幻象,以免使自己深陷其中!”

    花拾欢干脆闭上眼,她以为自己的脚很快可以沾到地,谁知却是掉进了一个大水潭子里。

    她抬头看去,除了自己所处的这个大水潭子,四周全是高耸入云的峭壁。

    水潭的水并不深,她站起身来那水也只到自己的腰间处。可是她等了好一会儿,云尧,青提和白盏却迟迟未下来。她摸了摸身后,身上一直带着的战鹰羽毛也不见了踪影,让她无法与他们联系。

    她正有几分焦急,忽听这虚空中想起了青提低醇的声音,“欢儿,若是你发现你现在所处的地方只有你一人,你也别慌。当初为师用天机图将魔族和魔君一起封印在虚幻世界,后来还将天机图分成四份分布于天地之间的四极。如今我们想将魔君和魔族彻底重新封印起来,也要我们四人在乾坤四极的方位分别施法。为师稍后会将施法咒语输出,你看到后根据咒语施法即可。”

    稍后,花拾欢果真在那峭壁上发现了几行金光文字。她凝神开始慢慢按照那咒语施法,随着她渐渐领悟咒语要领,她发现不仅她所在的水潭里的水,连那包围着水潭的四面高耸如云的峭壁都开始摇晃起来。

    终于她又听到了沉香的声音。只是这个时候他的声音明显听上去有些气急败坏,“你们竟妄想再次将本君封印。本君苦心经营十几万年,如今好不容易可以出去,就绝没有在你们手上功亏一篑的道理!”

    他这话说完,这水潭和峭壁的晃动便轻了许多,显然是沉香在用自己的力量抗衡他们的阵法。

    “墨箫,没有天机图,你们是无法将本君封印的!你们占据乾坤四极方位又如何,少了乾坤正中心的位置的牵制,你的阵法对本君来说,不过只是绣花枕头!”

    青提淡淡道:“我们这个阵法当然不止我们这四极位置,那乾坤最中心的位置,正是你最怕又是最想得到的天机图!”

    花拾欢神色一紧,天机图如今不正在子络身上么?

    水潭和峭壁又开始继续晃动起来,而且速度和力度都比方才要快许多,大许多。仿佛很快她所处的这个世界都要被摇碎了。

    她的头都被晃得有些晕了,但她知道这是要成功的征兆,便更加努力的念咒施法。

    只是在隐隐约约中,她还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声。她的一颗心开始莫名的狂跳。这啼哭声不是子络的声音么?

    在这天摇地晃中,子络的哭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凄厉。

    花拾欢已经大概猜出啦,青提应该早就把子络放在这乾坤阵法的中心位置。但他为何哭的如此凄惨?难道他们每封印魔界一分,就会在子络身上造成一分反噬?

    可是她现在连青提和云尧在哪都不知道,如何找到子络?花拾欢闭上眼,强制自己一颗心静下来去努力感受天机图的方位。天机图在她身上呆过那么长时间,他们彼此之间一定会有感应。

    终于,她呐喊一声,整个身子在水潭中一跃而起,穿破了这个虚空的世界。

    她在一片四周都是浓浓的黑云的世界里找到了子络。小家伙趴在一朵黑云上,身上完全被强烈的金光笼罩着,自己却哭的撕心裂肺的。

    花拾欢飞过去,心疼的将小家伙小小的身子搂在怀中安慰道:“子络乖,娘亲来了!”

    当她将子络搂在怀中的时候,周边的风起云涌也瞬间平静下来。她听到沉香猖狂的大笑,“本君早说过,做了母亲的女人还是会愚蠢起来。墨箫,看来你们又将功亏一篑,本君很快就要重见天日了!”

    青提也难得的急道:“欢儿,不要胡闹!快点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去将阵法补好,否则沉香很快就要带着他的魔界大军逃出生天了!”

    花拾欢搂紧子络,“可若我回去了,子络的小小身子会不会受不住天机图的强大力量,被反噬的粉身碎骨?”

    青提叹道:“可是若不这样做,任由魔君逃出来,到时候整个三界又会变得一片生灵涂炭!欢儿,我们应当学会舍小家成全大义。何况,你可知子络根本不是你的儿子,你原本就只有子璎这么一个女儿,子络他是……”

    花拾欢马上道:“我知道,子络他是云熙。我早就知道了,我若是真会生下双生子,一开始我就能感应出来,是后来白盏师兄给了我那颗红色的药丸,那其实就是云熙在牺牲自己的姓名消灭魔族的红飞蛾之后留下的精魂。我吃了那颗药丸,云熙就变成了我的孩子。师父,我不管什么小家什么大义,我只是个妖精,我只知道对我来说,我的亲人的安危,就是我的一切。以前云熙为我而死,已经让我内疚万分,如今他既然变成了我的儿子,我更加不能眼睁睁的看他在我面前死去!”

    “欢儿,你切不可如此任性!”

    花拾欢轻轻一笑,她在子络的脸上亲了一口,“子络,母后对不住你,以后,你定要好好照顾你的父皇!”

    她贴着子络两只小小的肉掌,感觉天机图的力量正在一分一分缓缓的流入体内。

    谁说天机图已经与子络身体融为一体,旁人再也无法取出来。他们母子两血浓于水,那天机图本就是从她身上到他身上的,如今再拿回来又有何难!

    待子络身上的天机图的力量完全被自己吸走之后,花拾欢将子络小小的身子往下一推。自己则慢慢站在云头,周围狂风大作,乌云一片片似浓不开的墨,反而使全身都散发着金光的她更加显得光芒万丈。

    她继续催动阵法,她身上的金光太强烈了,她感觉自己身体在这金光的照耀下都变得透明起来。

    然后在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子一点一点化为泡影时,她仿佛还听到有人在撕心裂肺的唤她。

    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师父告诉她,要舍小家成全大义。

    可是谁说不能小家大义两全呢?

    就算换的一个灰飞烟灭又何妨?

    ……

    但花拾欢并没有灰飞烟灭。

    不知道沉睡了多久,醒来之后,她发现自己是用天机图将自己和魔族一起封印了,而且她所呆的地方仍然是沉香谷。她一醒来的时候身边也有两个美貌的女妖精在照顾着她。

    她们一个穿着一身青衣,一身白衣,还说自己的名字为“小白”和“小青”。若非是她们身后一直拖着一条毛茸茸的猫尾巴,而不是蛇尾巴,她几乎以为自己这几年在凡间的经历只是黄柯一梦。她还是一直呆在沉香谷中,过着吃了就睡睡了就吃的悠哉日子,每日能一边晒着小太阳一边捧着一杯上好的桂花酿喝着就是最好的满足。

    现在的沉香谷中,除了“小白”和“小青”,还有不少同样拖着猫尾巴,不知道是妖还是魔的妖媚女子。“小白”和“小青”说这是她近些年收的徒子徒孙。

    花拾欢终于忍不住问:“所以现在这沉香谷中如今我是老大?”

    “小白”笑道:“师父可真会说笑,您不是一向都是沉香谷谷主么?”

    花拾欢继续问:“那沉香呢?沉香去哪了?”

    “小白”却还怔了一下,“沉香?师父是说这个山谷的名字么?”

    花拾欢摸了摸有些疼的头,“看来我要喝几壶桂花酿醉一醉来清醒清晰醒一下,你们都别跟着我。”

    她一手提着好几壶桂花酿来到她一向最喜欢的瀑布下的温泉边。看着那清澈见底的温泉,花拾欢忍不住脱了鞋袜将双足浸入了水中。

    水带来的温热感是真实而清晰的。那么就说明她不是在梦中?都说庄周晓梦,不知庄周梦中变成蝴蝶呢,还是蝴蝶梦中变成庄周呢?

    花拾欢继续喝酒,也许喝醉了她就真的能大梦一场,在梦里见到那个清冽少年的笑颜。

    忽然,在醉醺醺中,她听到一个脆生生的童音在喊她,“娘亲!娘亲!”

    她以为是她的子络和子璎在喊她,连忙睁开眼,却见是小骨头扑腾着小翅膀急急的朝她飞过来。

    花拾欢还没反应过来,小骨头就“啪啦”了一声,小小的身子贴在她的脖颈处,嚎天豪地的大哭了一场。

    花拾欢等他终于哭够了,才拧干可以滴水的肩膀上的布料,干笑道:“小骨头,你以后还是少哭些。这沉香谷湿气重,娘亲的衣裳被你的眼泪沾湿了黏在身上容易得风湿。”

    小骨头擦去脸上的泪水,一双小小的眼睛还是一片红肿,“青提师公爷爷果真厉害,他真的能将小骨头送进来来见娘亲。”

    花拾欢讶道:“是师父让你进来的?”

    小骨头重重点头,“娘亲离开了十几年,爹爹,还有弟弟妹妹每天都在思念娘亲。幸好青提师公爷爷神通广大,他先将小骨头送了进来陪娘亲,还说会想办法救娘亲出来。”

    花拾欢一怔,原来凡间已经过了十几年了,那她的子络和子璎不是已经长大成人了?

    “小骨头,那你的主人呢?”

    小骨头不解道:“小骨头的主人?”

    花拾欢醒来时,即使在这个封印的世界中,也一直没见到沉香的踪影,这让她心中还是很不安。

    “就是这魔族的魔君,沉香。”

    小骨头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主人不是一直跟在娘亲身边么?小骨头见主人和娘亲关系看上去还不错,还很是欣慰呢。”

    花拾欢刚想反驳他那是镜禾不是沉香,但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谁说镜禾不会就是沉香呢?

    一模一样的比女子还要颠倒众生的容颜,举手投足的风韵,连说话的语气都是一模一样。

    镜禾说他是沉香用自己的影子创造出来的,可是现实中,谁的影子不就是自己,自己就是那个影子?

    难道他千方百计弄出了这么一切,就是诳她替他进来这被封印的世界,他自己再悠哉悠哉的逃出生天?从头到尾,所有人都被他耍得团团转么?

    小骨头见花拾欢恨的咬牙切齿的模样,忙问:“娘亲,您怎么了?”

    花拾欢继续问他,“那你的主人,在娘亲消失的这十几年来,他有做什么么?青提师公对他的态度又怎样?”

    小骨头摇摇头,“娘亲消失的这十几年,主人也消失了,小骨头再也没见过他。青提师公和爹爹则一直在研究如何救娘亲出去。”

    花拾欢摸摸小骨头的小脑袋,既是这样,那可能是她想错了也不一定。

    比起边上那些看上去有些阴阳怪气分不清是敌是友的魔女,小骨头的到来让花拾欢的日子过的舒服了许多。他一张小嘴还一直叽叽喳喳跟她讲这十几年在人间发生的事情。

    他说小葡萄越发用功,学问做的一天比一天好,马上要去考状元了。青提救活了罗衣和白盏的孩子,被接进了皇宫,与子络和子璎生活在一起,而罗衣,自从十几年前在十万大山与他们大战一场之后,就一直昏迷不醒,不过幸好白盏一直在照顾着她。

    花拾欢叹口气,虽然与她那日在沉香谷中看到的幻境有所出入,但已经挺符合她心意了。

    “那你的小白姐姐和小青姐姐呢?”

    小骨头捂着嘴一笑,“小白姐姐和小青姐姐现在可好了。有一日子璎妹妹高烧不退,青提师公和白盏师伯又远游去了。大夫束手无策,将爹爹急的半死,后来来了一个看不见的老和尚。那个老和尚说子璎妹妹不小心冲撞了荷花仙子,要去跟荷花仙子还愿才能保平安。爹爹本想亲自去,但那荷花仙子的法寺在荷州。爹爹是皇帝,政务多的抽不开身,小白姐姐和小青姐姐便说要带子璎妹妹去。

    谁知后来,她们是到那荷花庙中替子璎妹妹向荷花仙子还了愿。小白姐姐还在那里遇到了一个文文弱弱的书生。那书生名叫许仙,是荷州城的一个郎中。两人一见面就天雷勾动地火看对眼了。小白姐姐后来和小青姐姐留在了荷州,还跟那书生成了亲,开了一家医馆,经常给荷州城看不起病的穷苦百姓免费赠医施药。如今荷州城的百姓都称小白姐姐为救世女菩萨呢。爹爹听闻了之后,也封了小白姐姐为一品夫人。”

    花拾欢也跟着一笑,想不到自己那以前整日就知道勾引良家男子的徒弟竟也如此贤良淑德起来,看来自己当初在荷州城遇到的那个叫许仙的书生,还随意与他和小白之间搭的姻缘线还真的显灵了。

    而那个指点迷津的看不见的老和尚应该就是隐居在无情小栈的无尘大师了。花拾欢现在还不知这神秘僧人的身份,只知他身份定然不一般。

    只是她听到小骨头讲的前半段子璎生病还是心中一紧,由于子络的特殊身份,两个孩子出生之后,她更多的心思和牵挂都放在了子络身上,对子璎好像关心远远不够。如今她不在两个孩子身边,云尧又要当皇帝,又要照顾两个孩子,辛苦程度可想而知。

    小骨头说云尧和青提一直在想办法救她出去,可是她自己也知道,要出去谈何容易?何况她早就感觉到天机图早就不在她身上。也许早在她牺牲自己将魔族重新封印起,这原本应该早就应该与盘古一起消失的天机图也终于彻底消亡在这个它一手创造出来的天地之间。

    除了心中还有牵挂,她依旧过着吃了又睡睡了又吃的醉生梦死的日子。连时间过了多久,她都完全不记得也懒得去记。

    又是一个冬日的好时光,她化作蛇形懒洋洋的趴在温泉边准备冬眠。然而刚有睡意,就见她的一群拖着猫尾巴的“徒子徒孙”咋咋乎乎的闯进来。

    “师祖不好了!”

    她连眼睛都不想睁开,“什么事?”

    “人间的新皇帝登基了。”

    花拾欢心道,你们整日被关在这里,人间的皇帝登基与你们何干?想完她的眼皮拉得更沉:“你师祖我都见过几百个皇帝登基了,有什么奇怪的?”

    “可是,新皇帝登基后,已经退位的老皇帝带着百万军队朝咱们这山上涌来了,说是要捉拿他私自潜逃十几年的皇后!”

    花拾欢一个激灵,盼来盼去魂也消,她都要盼成一块望夫石了,终于要来了么?

    (全文完)

    ------题外话------

    呼呼,终于码完了,虽然故事的最终走向与自己开始设想的有些出入,但总算是写完了结局了。

    由于小鱼工作的原因,每天只能艰难的四千更,上架后失去了推荐的机会,成绩惨淡,但小鱼还是非常感激一直以来追文的小可爱们。新文已经在酝酿当中,不出意外,一个礼拜之内,就会开坑,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小鱼;

    最后,小鱼再给大家拜个晚年,祝姑娘们旺年吉祥,财旺事业学业旺爱情旺身体旺。为了感激大家的支持,今明两天凡是留言的姑娘都有币币奖励,爱你们么么哒

    本书由 水击三千里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