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七十七章 义务

作者:莞尔wr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是啊。”每个人都要为了错误,付出一定代价的。

    江至远当年为了年幼的女儿绑架她,不管有没有她的重生,江至远都已经得到了报应。

    没有她的重生,因为他的坐牢,他的女儿任人打骂、任人糟蹋,年纪轻轻,一辈子都毁了;有她重生,却又因为童年的事对他充满阴影,叫不出那一声他所希冀听到的‘父亲’。

    他可能自己都想不到,这个受过他伤害的女孩儿最终却成为他的命门,掌握着真正审判他的‘权利’。

    他需要救赎,但能不能得到救赎,关键看江瑟愿不愿意学着去放开胸怀,接受、包容,放下过去。

    命运将这一切巧妙的平衡。

    江瑟从冯南房中出来的时候,冯中良正站在门外,微笑着看她出来,“你出来了。”

    他的话里带着欣慰,这句‘出来’,不仅仅是指江瑟从冯南病房出来,而是指她从过去真正的走了出来,不再受过去而困扰,把过往的一切变成云淡风轻的回忆。

    “是的,我出来了。”就是不知道冯南什么时候真正的走出来。

    冯中良眼中露出欣慰之色,江瑟问:

    “爷爷想要进去看看吗?”

    “不了。”

    他摇了摇头,任由江瑟扶着他胳膊:

    “爷爷来这里,是来等你的。”冯南毕竟不是他真正一手带大的孩子,他不舍得这具身体出事,但毕竟与冯南之间没有感情,也没什么好说的,他这年纪,更在意内心,而非血缘的传承。

    能留冯南一条命,送她出嫁,是冯中良仅能为冯南做到最后的事,其他的时间,他更希望与自己真正的孙女多说说话,得享天伦。

    祖孙俩走了几步,进了电梯,聊了一阵之后,冯中良像是下定了决心,单手抓着拐杖,一手伸进衣兜里,掏出一张叠起来的报纸,递给江瑟:“你看看。”

    这是香港所出的晚报,她有些好奇冯中良怎么会看了报纸特地留下来,还递给她,让她也看。

    她接了过来,一眼就看到了冯中良叠好的那一面的新闻,上面标题写着:香港好市民!近日在‘维多利亚眼’山道之上,有市民拍到有人清理路道……

    报纸上刊登的照片,江瑟认了出来,那是江至远的身影。

    他弯着腰在清理道路,拍照的时候他警惕的转过了头,拍到了他一个侧影,他紧抿的唇带着认真,这张报纸的发表时间,恰好是在江瑟第一次与江至远联络过之后。

    那时他应该就想好了要跟江瑟走这一程,她对于这一次见面忐忑不安、惶恐不定时,他对于这一次父女的见面,十分认真。

    哪怕没有隆重的场合,他也希望在方方面面更慎重一些。

    这一张报纸的份量,因为这一张照片而显得沉甸甸的。

    冯中良叹了口气,“在知道是他之后,我已经让人撤下了这一条新闻。”

    出过的这一版报纸冯中良提前得知消息全买了下来,冯家在香港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每年都是报纸、杂志的大客户,新闻媒体都愿意给冯中良面子。

    他就怕江至远的照片一经刊登,有人将其认出,继而牵扯出来江瑟。

    “可是我觉得,你还是应该看一看的。”

    江瑟将报纸叠了起来,放进自己的包里,低声道:

    “谢谢爷爷。”

    冯中良笑了一声,医院外小刘拿着雨伞,在外面等祖孙两人,看到冯中良与江瑟出来之后,小刘迎了上来,先从袋子里拿出围巾替冯中良戴上,又看着江瑟,眼睛亮了亮,最终化为亲近:“江瑟小姐。”

    冯家对于冯中良的归来,都争着讨好献殷勤,却忘了病房中还有一个受伤的‘冯家人’。冯中良不想回去,想在附近走走,小刘识趣的并没有跟,把手中的伞递给了江瑟。

    江瑟撑着伞,祖孙两人在街头漫步,细雨霏霏洒在伞头,发出春蚕食桑似的‘沙沙’声,无端使人心情宁静。

    冯中良问起江瑟今日见冯南的结果,江瑟把自己跟冯南说的话跟冯中良转述了一次,他眼中露出满意之色,看江瑟的目光里带着骄傲与开心:

    “你是一个好孩子,你这样做是对的。”

    她被教得很好,冯中良最庆幸的,是她没有受到其父母的影响,而扭曲本心。

    “希望江至远能理解你的这一份苦心。”

    至于冯南,冯中良猜测她是不敢再乱来了,她对于这个世界,是一个无根的浮萍,又当初漏了马脚,让裴奕得知了‘她’的真实身份,她为了自己,想必是会安份守己。

    “爷爷还没恭喜你,法国电影节拿到了最佳女主角的奖杯。”

    江至远的事情了了之后,冯中良想起这桩对于孙女意义重大的事,满脸喜色:“其实《恶魔》时候,我看你就该拿这奖的。”

    当年江瑟入围提名,最终却无缘大奖,冯中良不服气,事后将那一届提名的‘最佳女主角’奖的电影都看过,得奖的电影也看了,“都不如你。这次拿奖,也算他们终于有了一次审美水平。”

    江瑟被爷爷的话逗笑,一扫沉重的心情,与他聊起了些往事。

    这一趟香港之行,解决了许多的事,《犯罪嫌疑人》的宣传不能再耽搁,江瑟当晚就坐上了回帝都的飞机。

    《犯罪嫌疑人》的首映礼仪相当成功,这部电影凭借法国电影节上三次入围提名,并且三次都得到大奖的实绩,先声夺人。

    首映一出,曲折的故事情节,环环相扣的剧情,抽丝剥茧的推理,演员出色的演绎,灯光、布景及霍知明对于电影的把控力,使得电影刚上映,便获得业内外人士的好评。

    江瑟在电影里的表演,生动且富有感染力,与陶岑的几场对戏都让影迷看得拍案叫绝,也让大家看到了一个一直在进步的演员,再一次向观众证明她自己。

    她所拥有的,不止是美貌,还有能与陶岑互飙的演技。

    《时代评说》舒佩恩的专栏中,对于这部电影的评价,不仅仅再是关于看好江瑟拿奖的话题,因为在舒佩恩看来,这部电影只谈拿奖,未免太低估了它一些。

    舒佩恩写道:《犯罪嫌疑人》的故事,是霍知明事隔多年后,给大众的又一个出人意料的惊喜。

    望津市警察局收到几封匿名的‘死亡通知书’,拉开故事的序幕,从一开始的切入点,就放出悬疑,直击观众好奇心。

    观众跟随沈熏然的视觉一步一步分析案情,江瑟饰演的苏溢第一次走进我的眼里。

    看江瑟的作品多年,对她是早有一定了解的,她演过《救援行动》里宁死不屈的女仆、演过《北平盛事》中身世凄凉的豆蔻、演过《关于我爱你》中失去爱情的女生,及后来令人印象越发深刻的《恶魔》中的母亲、《一线生机》里被绑架的少女,切萨雷镜头下的堕落的灵魂。

    她每走一步,在影迷心里,都如走钢丝一般,让人提心吊胆,但每每电影一上映,却又发现她的表演十分的稳。

    《犯罪嫌疑人》上映之前,我其实是颇有些忐忑不定的,《神的救赎》珠玉在前,她过早的成名,对于一个演员来说,既是好事,又怕她受盛名所累,后面却惊喜的发现,她完美的诠释了苏溢这个角色,演出了苏溢的灵魂。

    这部电影里的苏溢其实是不那么好演的,这个角色的出身、遭遇及性格,注定了她在文艺、小清新的外表下,掩饰着扭曲的仇恨,这样一个角色,并不比情绪大起大落的角色更简单,因为演得太轻便会显得无聊,演得太过又会显做作,让人抗拒。

    可江瑟饰演的苏溢出场时,让人对于剧中经沈熏然及每一个角色之口形容的女孩儿,本该就是那个样子。

    那美丽的外表带着些诗意的感觉,眼神里的沉郁很容易让人将她童年时代经历过的悲剧联系在一起,她的冷漠透露在她含蓄的笑容中,她连演出了苏溢的‘张狂’,在沈熏然耳边轻声低语的那一句,以‘收’的方式去演绎,相当到位。

    她与陶岑之间遇强则强的对碰,两人之间的三场谈话戏,都让人印象非常的深刻。

    第一次出场时的蜻蜓点水,带出剧情;到第二次影片中再次发生命案,苏溢作为嫌疑人受到传唤,与沈熏然之间对话,平静下掩饰着火花四溅的张力;

    第三次与陶岑之间的戏则是全片最精彩之处,两人的表演都深入灵魂,陶岑饰演的角色张牙舞爪,实则深受压制,江瑟饰演的苏溢含笑带嗔,浑然天成。

    镜头的最末,她迎着雾气走来,对着观众微微一笑时,将美到极致的悲剧、杀人之后隐隐堕落的绝望、用自己方式‘复仇’成功,向某些规章制度复仇的妥协都浸透了进去,表现出层次。

    表演是一门艺术,除了需要天份之外,还需要勤奋的添补、经验的积累,台下的细细琢磨,苦心理解,拼命练习,拥有丰富的底蕴,才有台上传神的演技,才可以在一部短短的一百多分钟电影里,向我们展现出一个角色完整的灵魂与人生。

    正是因为有这些演员的努力,才让今年的法国电影节属于《犯罪嫌疑人》、属于剧组每一个人、属于江瑟,她凭借作品,拿回了本该早就属于她的荣誉。

    我想从此以后,我不用再为江瑟担忧,她清醒的明白自己应该怎么样走演员这条路,如剧中的苏溢一样,她以一个剪发的举动,展现‘破而后立’的决心。

    各大媒体对此也是纷纷夸奖,观众看完都是叫好不已。

    电影资料库的评分在电影首映当天,便被打到了九十六分的分数,各大电影数据网站都给了好评,就连许多以苛刻闻名的影评人也都打出了五星的高分。

    《犯罪嫌疑人》上映之后票房一路高歌猛进,最终以国内总票房四十一亿的数据,奠定了这部电影在国内刑侦片中绝对地位,也为江瑟出道以来所主演电影票房总和再添一笔辉煌战绩。

    霍知明凭借此片,重新回到大众视线,洗刷他之前连拍多部负面评论过多的电影的不良影响,再一次挤入国内一线大导演的地位里。

    《犯罪嫌疑人》影响力不仅止是如此,此后国内影迷在提到刑侦片及大女主电影的翘楚时,大家都会想起这部经典的作品。

    五月的时候,《仙缘》已经定档了八月假期上映,林惜文借了一把江瑟刚拿到法国电影节‘影后’的东风,选在这个江瑟正如日中天的时刻上映此片,电影还没上映,便点燃了观众的热情。

    各种购买电影票的渠道上,标注想看的人的数目,已经打破了以往的历史记录,达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数字。

    林惜文对此深感满意,投资方华影应该也能凭借这部电影,再一次赚得满盆钵。

    世纪银河方面,《仙缘》中的男主崔兴也靠这部电影未映再次翻红,增加曝光度,吸引不少粉丝。

    七月底《仙缘》的电影票开始预售,二十四小时不到,便已经达到四亿多,这个数据,已经不逊色于当年拿奖之后的《恶魔》及今年年初同样拿到大奖的《犯罪嫌疑人》的预售成绩,也代表着江瑟的个人号召力及名气,达到了华夏国内顶级的水平,无人再能与她相比。

    《仙缘》真正上映之后,演员的演技赋予原本老套的故事全新的活力,江瑟一人分饰两角,出演‘梅姑娘’及与男主金士桢的未婚妻‘刘氏’,把梅仙缘的深情款款及魅惑,不食人间烟火的飘渺仙气展现得淋漓尽致。

    而在饰演‘刘氏’这个传统女性的形象时,则是温婉中透着含蓄,美丽且又温顺,隐忍又有韧性。

    两个形象一立,便将一部故意没有新意的戏撑起。

    帝都上环南区广场旁一间咖啡厅里,坐在窗边的两个女人在小声的窃窃私语。

    双更合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