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8章

作者:西西特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医闹没有发生,病人家属那边知道医生们都尽了全力,对他们说了谢谢。

    并不是所有家属都会不明是非,不讲道理,胡搅蛮缠,更多的还是互相理解。

    做医生,一直在体会生老病死无能为力,这是章亦诚告诉边维的话,也是他在医院工作多年的感受。

    边维担心章亦诚的压力太大,又没有时间来解除,就买了很多解压团子他,让他带一部分去医院,剩下的留在家里,有事没事就捏一捏。

    五颜六色的团子在章亦诚办的公桌上搁了不到一天,就被丁樊跟护士长拿走了俩,科室里的人过来说话,也会下意识的拿起来捏捏。

    知道是某宝上买的,很快医院几乎人手一个。

    冬冬两岁多的时候,边维减肥成功,也顺利开了家花店,离家不远,开车不到十五分钟,可以说是很满意了。

    对了,边维考了驾照,买了辆车,她是这么想的,冬冬很快就要上学了,接送的任务得她来。

    章亦诚太忙,作息时间也不稳定,他已经很累很累了,家里的事她能分担就多分担一些。

    况且边维自己也不能指着章亦诚跟他同事,综合考虑以后就去考了驾照,过程之艰辛一言难尽。

    边维开车很稳,坐过她车的人都是这么评价的,包括章亦诚。

    但稳的同时,车速很慢很慢。

    章亦诚看着一辆接一辆车从旁边超过,他侧头,沉默着看一眼驾驶座上端正坐着开车的妻子。

    边维老神在在:“看什么呢?是不是觉得今天的我比昨天更漂亮?”

    章亦诚阖上眼皮,没说话。

    边维摇头叹气,她的章先生还是这么不按套路出牌,是个像风一样的男子。

    “我像风一样自由,就像你的温柔无法挽留……”

    耳边的歌声突如其来,章亦诚放松的神经末梢瞬间就绷了起来。

    边维停车等红灯,轻蹙眉的表情很到位,她满脸纠结的唱着:“你走吧,最好别回头……”

    章亦诚的额角隐约有青筋跳起,他问道:“维维,你早上给冬冬泡了多少奶粉?”

    边维的思路轻易被他带跑:“150毫升的,冬冬喝完还要,我没给他泡,让我妈下午给他弄个苹果汁,他现在一天吃好多东西,就你买的那个橙子……”

    章亦诚松口气,总算不唱了。

    边维把章亦诚送到医院,掉头就去了花店,自己开点当老板,最大的好处就是自由。

    花店不算大,打理的井井有条。

    白天生意不多,主要集中在晚上六点以后,边维招了一个员工,叫小玲,比她小几岁,嘴甜人勤快,最主要是心思正,爱学,动手能力强。

    花店线上线下的推广方案都是边维一手包办,什么节日准备什么样的方案,毕竟她之前是干这个的,设计这块她有让赵俊帮忙,效果非常好。

    边维停好车进店里,习惯的伸手拨了拨门口的风铃,听着清脆声响,感觉一天的心情都会很棒。

    小玲在整理新到的一批包装纸,笑容甜美的打招呼:“维维姐,这次的包装纸种类很多,质量也都很好。”

    “换了厂家,进价也贵了一点。”

    边维翻翻这个月的营业额,嗯,不错,比上个月要好。

    小玲发现了什么,她的脸一红,凑过来说:“维维姐,你的脖子上有那个。”

    边维噼里啪啦敲着笔电键盘,没听清:“什么?”

    “草莓。”小玲脸的声音更小了,“在你左边的脖子上,很明显。”

    边维拿出化妆镜照照,果真有,她把衣领往上拉拉,基本没什么遮掩的效果。

    小玲羡慕的说:“维维姐,你跟你先生有了孩子还这么浪漫,真好。”

    边维没搞懂这里面的逻辑:“有了孩子就不能浪漫了?”

    “我听我姐说的,她生完孩子就不跟我姐夫睡一个屋了,平时也不那什么,说根本没有那个想法,我姐夫想……想要,她都会很烦,每次都拒绝了。”

    说到后面,小玲脸红的滴血,到底还是个小姑娘。

    边维从电脑屏幕前抬起头,认真的说:“那不行啊,长期下去,肯定会影响到夫妻之间的感情。”

    而且男人是有需求的,每次都拒绝,那不就是等于在告诉他,你上外面找去吧,麻利的找去,爱找谁找谁,我不管,反正我不给你。

    这样可是要出大事的。

    说起需求这个事,不光是男人,女人也是有的,对着自己喜欢的人,不可能心如止水。

    想起早上自己挑起来的一出,边维的耳根子发烫。

    “我觉得不能因为有了孩子,夫妻生活就不过了,还是要协调协调。”

    小玲说:“我也是那么跟我姐说的,可是她没有放在心上,说每天带孩子很累,一看到我姐夫那张脸就很烦躁,话都不想跟他说。”

    边维忽然想起来以前在某本书上看到过的一句话——从前相互喜欢,后来相看两厌。

    有客人进来了,小玲立马笑脸相迎:“欢迎观临。”

    边维准备继续上网查找想要的资料,她的目光不经意间扫过门口,看到了进来的女人,双眼微微睁大。

    沈延的那个助理?

    不会吧,应该只是长得像。

    女人往边维这边看,那眼神分明就很惊讶,她吸口气,不是长得像,是同一个人。

    小玲用口型问:“维维姐,是熟人吗?”

    边维没回答,算还是不算,她自己都说不清楚,叫什么名字来着,陈清?好像是这个。

    女人只是最初出现过明显的情绪波动,之后就收回视线,选了一束百合离开,并未跟边维寒暄。

    边维以为沈延的助理知道她在这个店里,不会再过来了,没想到当天晚上就再次见到了对方。

    夜晚的燥热跟喧闹都不同于白天,路灯下有蚊虫在飞,空气里全是滚烫的灰尘,堵的人浑身黏|糊|糊的。

    边维的脖子有点痒,她用手抓抓,视线放在对面的女人身上。

    还是跟以前一样清冷,就是瘦了很多,下巴尖了,眼睛显得很大,脸上的轮廓变得更清晰,给人一种锋锐的感觉,不那么好亲近,还带着几分病态。

    上午只是巧合,这次不是,是专门来找她的,恐怕等很久了,就等她从店里出来。

    边维急着去医院接章亦诚,他的车出了点小问题,送去维修了,明天才能拿到,这会儿再不走,就要晚了。

    思索了会儿,边维清清嗓子开口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陈清将手里的袋子递过去。

    边维没有配合的伸手,她问:“什么东西?”

    陈清说:“一个挂件。”

    边维一脸茫然,她没出声,等着下文。

    “沈总想必跟你提过我。”陈清的语气顿了顿,“以及我被辞掉的事。”

    边维的沉默等于默认,是提了,一年多前的事。

    “当年沈总之所以辞掉我,就是因为这个。”陈清说着就从袋子里拿出圆形挂件,黑色的翻盖款式,有些发旧,上面还有一些碎沙石划过的痕迹。

    边维的神情愕然,不至于吧,沈延就为了这么点小事把助理开除掉?

    陈清看出边维的疑惑,她淡淡的说:“挂件不重要,重要的是放在里面的照片。”

    边维听到这里,还是一头雾水,直到陈清说:“是你跟他的合照。”

    她下意识反驳:“我跟沈延没有单独拍过……”

    “剪下来的。”陈清打断边维,“沈总把照片上的其他人给剪掉了,只留下了你跟他。”

    说着,陈清转动翻盖挂件,将露出的照片对着边维。

    照片的背景是一家餐馆,桌上摆着酒菜,沈延坐在桌前,边维弯腰跟他凑在一起,左侧有明显被剪过的痕迹。

    边维看着照片,脑子里的记忆在飞速运转,很快就翻找出了对应的片段。

    那时候边维是闪婚后不久,她爸见义勇为受伤住院,沈延回国,他们在医院附近的餐馆吃饭,拍了照片。

    照片还是边维拍的,她记得当时自己在刷手机,跟沈延说群里的人要看他的美照。

    沈延很随意的说来个合照吧,于是边维举着手机凑到他那里,黄倩倩加入,他们三人对着镜头比剪刀手,就有了这张照片。

    照片上的黄倩倩被剪掉了,剩下边维跟沈延,看起来像一对情侣。

    边维的嘴巴张了张,半响说:“那是好几年前的事,我跟沈延也早就说开了,我们就只是朋友,一年到头也不见得能见上……”

    陈清第二次打断边维:“当初挂件丢失,沈总认为是我办事不力,没有尽职尽责,我任职期间从没在工作上出过一次错,这件事让我耿耿于怀,一年多的时间里多次去沙滩上找过,却怎么都找不到,没想到前段时间机缘巧合之下找了回来。”

    边维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这挂件一丢,他立刻就把你给开了?”

    “没有。”陈清轻抿唇,“过了一段时间。”

    边维明白了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

    同学聚会那会儿沈延说过,当一个员工让你产生依赖心理,并且一次一次为她破例的时候,就说明她不能留了,还说上司跟下属之间有一条界限,无论哪一方想跨过去,都不行。

    看来沈延是在挂件的事之后意识到不只是把助理当作助理了,就换了新的助理。

    虽然有点绕口,但基本就是那个前因后果。

    在沈延看来,既然有了苗头就要掐掉,公是公,私是私,不能搅合到一起去。

    边维提醒面前消瘦的女人:“既然他当时没开除你,说明让你离开公司是别的原因。”

    “什么原因都无所谓了。”陈清垂了垂眼皮,指腹摩||挲手里的挂件,“章太太,我离职后就再也没见过沈总,请你帮我把这个东西还给他,物归原主。”

    边维没伸手去接,她直白的拒绝道:“抱歉,你们的事,我不参与,不方便。”

    陈清的脸色变了变,她静默许久后叹息:“算了,事情都已经过去很久了,我也没必要再去在意。”

    边维看着挂件被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发出“咚”的一声响。

    “……”

    肯定会被捡回来的,按照一般的套路,等她一走,这个女人就会后悔,边维理理思绪,开车走人。

    挂件的小插曲没有后续,不知道后来怎样。

    边维再也没见过陈清,也没给沈延提过这个事,看老天爷怎么安排。

    她的花店生意蒸蒸日上,开分店或者盘个大些的门脸指日可待。

    公司里的同事会来照顾花店的生意,顺便带些八卦新闻。

    边维听说冯珞谈了个男朋友,是科技园一公司老板的儿子,小鲜肉一个,长的挺帅,热情似火。

    大家伙都不看好,觉得两人年龄不配,成长背景不同,性格也相反,况且冯珞还有过一段婚姻,对方家里绝对会出面阻止,不可能同意。

    结果他们却一直好好的,好像要准备结婚了。

    缘份这东西真的说不准。

    人不管遭遇了什么打击跟挫折,都要继续往前走,坚持不下去了就咬着牙多走几步,很有可能鲜花跟幸福就在前面等着你。

    运气不会永远那么差,总有好起来的时候。

    生活不论过程多么跌宕起伏,最后都会回归平淡,跟柴米油盐为伍。

    儿子还没上学,边维就已经开始操心他去学校会不会被老师欺负,被同学欺负,导致不想上学,产生自闭的情绪。

    边维跟章亦诚商量过,最后决定就让儿子在小区里的学校上托班,方便些。

    黄倩倩家闺女不打算上托班,要直接上小班,说孩子小,话都说不清楚,怕被欺负了回来没办法告状。

    边维为这事还跟她展开过激烈的讨论。

    总之就是现在的小孩上学,当父母的注定要操各种心,还要重新上一次学,没办法,要给孩子讲课。

    人生艰难。

    有个事边维一直搞不懂,大猫总是冷冰冰的,一副“麻烦你拿开你的爪子,不要靠近我”的样子,却黏着冬冬。

    打小就黏着。

    冬冬在哪儿玩,大猫就在哪儿趴着,要么惬意的眯着眼睛,要么姿态放松的睡觉。

    有一回边维看到冬冬捉大猫的尾巴,吓得她赶紧跑过来,没想到大猫一点都没反抗,也没露出半点不高兴,任由尾巴被捉被拽。

    这待遇真是一天一地,没法比。

    边维后来每次看到大猫趴在儿子身边,都觉得不可思议,还跟章亦诚说大猫的身体里会不会住着一个灵魂,其实它不是猫,是人,可能还会在心里吐槽他们一家。

    章亦诚听完边维的脑洞,什么也没说的去书房,清理掉了几本小说。

    边维痛心疾首完了,就继续她的观察,坚持一段时间以后发现大猫就是大猫,只是喜欢冬冬,不喜欢跟自己共患难的她亲近。

    残忍的现实。

    礼拜天晚上,边维吃过饭在客厅陪儿子踢球。

    冬冬人小,主意多,放了个小玩具车在地上,叫妈妈踢。

    边维没什么运动细胞,踢了好几次都没踢到小车。

    冬冬不踢球了,改为老鹰抓小鸡,他是老鹰。

    边维当小鸡,跑了会儿就累的够呛,她喘着气说:“冬冬,你自己玩会儿,妈妈去上厕所,马上就过来哈。”

    结果边维刚坐到马桶上面,就听到客厅里传来儿子的哭声,她急急忙忙出去,看到一地的碎玻璃。

    边母抱着嚎啕大哭的外孙子,急得语无伦次:“我让你爸不要下楼溜达,他非要去,说不溜达晚上睡不着,要是他在边上,冬冬能打碎玻璃缸?还有这玻璃缸,我早就说了要放的更高一些,没人听,你也是,就不能不上厕所吗?”

    不上?要我尿裤子吗?边维不知道说什么好。

    儿子一直在哭,边维满头大汗,她让她妈把手松开些,弄掉那些纸巾一看儿子手上的口子,脸色登时一变:“不行,一块肉削掉了,血止不住,得去医院。”

    边维手忙脚乱的找来纱布给儿子捂住伤口,带他去医院挂急诊。

    急诊室的人很多,大人说话,孩子哭闹,嘈杂声连成一片,边维太阳穴一抽一抽的疼,冬冬一生病就只要她,不要其他人。

    这会儿边维抱着儿子,衣服前面弄到了不少血,脸上也不知道是怎么蹭上去的,整个人都很狼狈。

    医生包扎伤口的时候,冬冬又哭又喊,还大力挣扎,边维跟边母两个人一左一右按着。

    边维把头偏到了一边。

    包扎好以后,医生说手指那块的软组织没有了,不确定能不能长得出来,让边维周一带孩子去烧伤整容科问问。

    边维浑浑噩噩的出去。

    边母抹抹眼睛:“别听医生的,那点伤口不严重,你小时候胳膊腿不知道磕了多少伤,再说了,去那个烧伤整容科,难道要从别的地方削掉一块肉补上去?不行不行不行,不能那样,冬冬那么怕疼。”

    边维把儿子往上托托,拿了纸巾擦他哭红的脸,叹口气说:“先回去吧,让章亦诚看看。”

    “对,让小章看,他懂。”边母哄着外孙子,“小宝贝,疼不疼啊?”

    完了自己说:“掉了一块肉,能不疼吗?这回长个记性,下回可不能乱抓东西了。”

    冬冬可怜的抽气。

    一回去,边母跟边父唠叨,说他早不出去,晚不出去,偏偏那时候出去。

    边父心疼外孙子,全程没顶过嘴。

    小孩子能走能动以后,对一切都充满好奇,难免会磕磕碰碰,防不住,这是大人都知道的事,可真发生了,还是会后悔,难过。

    晚上章亦诚做完手术回来,问了情况说不用去烧伤整容科,能长得起来。

    边维躺在床上唉声叹气:“我进厕所前还在跟他玩,真的,太突然了,我要是不在那个点上厕所,或者把玻璃缸扔掉,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她自顾自的说:“不要管我,我知道事后说这些等于放屁,我就是心里堵得慌,不说出来难受。”

    章亦诚把灯关掉,侧身搂着妻子:“当初买玻璃缸,是为了养爸爸钓的小鱼,给冬冬玩的,算起来应该是我的责任,我早上不知道是怎么了,出门前把玻璃缸从空调上拿下来放在了电视柜上面,不然冬冬也不会碰到。”

    边维说:“大概是传说中的中邪?”

    章亦诚说:“有可能。”

    边维跟男人对视,噗的笑出声,摸摸他的头发说:“哪有什么中邪,睡吧睡吧,不要想了,快睡,不要以为你没说,我就不知道你回来以后一直在自责。”

    另一边的冬冬睡着了还找存在感,可怜巴巴的喊:“妈妈……”

    边维分分钟变慈祥的老母亲:“妈妈在妈妈在。”

    章亦诚从后面贴上来,下巴抵着她的发顶,合眼睡觉。

    药是在家里换的,没去医院,边母抱着冬冬,边父在边上跟他说话,学鸟叫,转移他的注意力。

    纱布一撕开,怎么逗都没用,冬冬一个劲的哭着喊:“哎哟!哎哟!妈妈疼!”

    章亦诚皱着眉头给儿子手上的伤口喷药。

    边维不敢看,去了阳台。

    冬冬哭的嗓子都哑了,嘴里还在喊:“妈妈——妈妈——”

    边维的眼眶泛红,她抹把脸回客厅,半蹲着去亲儿子,柔声说:“妈妈在这儿呢。”

    之后的几天,一家人都盯着冬冬,不让他那只手碰到水,每天给他喷喷药,勤换纱布,伤口没发炎,长得还挺快的。

    冬冬因为这个事,就开始给他的玩偶们包扎,拿纸巾,毛巾,以及他妈妈的丝巾,各种东西,不光如此,他还多了一个撒娇的点,经常伸出那只手,说他的手破了,疼。

    要是不搭理,他就会继续说,一直说,非要得到足够的存在感才罢休。

    边维觉得小孩子不能太宠,会宠坏。

    爸妈一个战队,□□脸,她唱白脸,经常严厉的说这个说那个,冬冬却一点都不怕她,要是她在家就只跟她亲,洗个脸擦个手都要她来,别人谁都不要。

    往往那时候边父边母都拿外孙子没办法,还是妈妈好。

    边维之前的生日都是在家里过,买个蛋糕,烧几个菜,随便着来,二十六岁生日是单独跟章亦诚过的。

    两个人总是在忙,有段时间没过二人世界了。

    自从有了孩子,爸妈住进来,他们做事就变得很不方便,只能在卫生间里来,还是速战速决。

    爸妈带孩子出去逛街的时候,他们才可以换别的地儿。

    生活啊,哪能十全十美,做梦吧就。

    边维跟章亦诚在酒店开了房间,没留下来过夜,他们从外面回去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

    开门声惊动了卧室里的边母。

    外孙子不肯去他们那屋睡,非要跟爸妈睡,没法子,她就陪着躺在旁边。

    边母打着哈欠出来,对站在桌前捣鼓玫瑰花的女儿说:“花别摆弄了,赶紧跟小章洗洗睡吧。”

    结果她刚说完,外孙子就醒了。

    “……”

    边维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上床,搂着儿子哄他睡觉。

    冬冬一觉睡醒,眼珠子转动个不停,一看就是短时间内不想睡。

    “妈妈,我的机器猫呢?”

    “陪大熊去玩了。”

    “我也要玩。”

    “他们不在家,出去了,明天你再去找他们吧。”

    “兔子呢?”

    “一起出去了,冬冬,你有朋友吗?”

    “没有。”

    “啊哟,冬冬都没有朋友。”

    “朋、朋友都肥家了。”

    “哦哦哦都回家了啊,那明天就能一起玩了……”

    边维陪儿子叽里呱啦,觉得他遗传了自己话唠的小毛病。

    片刻后,章亦诚躺进被窝里,把手搭在边维腰上,儿子使劲拨他的手,不让他碰,小不点一个,气势倒是不小。

    “手拿走,拿走!”

    章亦诚的眉头皱了起来:“妈妈是爸爸的。”

    冬冬的嘴巴扁了扁,眼睛有水雾,下一刻就要哭出来。

    边维扭头瞪男人:“你凶冬冬干嘛?”

    她摸摸儿子柔|软的头发:“冬冬不怕哈,他是爸爸,不是大怪兽。”

    冬冬破涕而笑:“是爸爸!”

    边维也笑,眉眼温柔:“对对,是爸爸。”

    结果冬冬还是不让爸爸碰妈妈,就是不让。

    章亦诚对儿子说:“在没有你之前,妈妈就是爸爸的了,爸爸只是暂时的把妈妈借给你,你已经长大了,该把妈妈还给爸爸了。”

    别说儿子晕乎,连边维都被这套看起来很有逻辑的说法给整晕了。

    道理在小孩子面前不管用。

    章主任抱不到妻子,又不能跟自己儿子生气,他很无语。

    等到儿子睡着了,边维翻身滚到章亦诚怀里圈着他的腰亲他几下,退开些看看他,又去亲。

    “晚安,章先生。”

    很多时候,爱情自有天意。

    我想结婚的时候,你刚好出现在我身边,又刚好也想找个人生伴侣,并且觉得我合适。

    于是我们结婚了,共同组建了一个家,有了我们的孩子,养了一只宠物,种了很多花花草草,过着平淡,真实,且很幸福的生活。

    一切都刚刚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