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7章 求婚

作者:肉团滚滚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叶棠是被自己饿醒的,梦里面似乎闻到了一丝若有似无的三鲜鸡丝粥的味道。她挺直了四肢,翻滚着伸了个懒腰。哪知道宋予阳竟然已经起床了,叶棠迷迷糊糊还以为会滚进宋予阳怀里,结果一不小心给滚地板上去了。

    虽然地板上铺了一层毛茸茸的羊毛毯,可叶棠摔下去的瞬间,还是发出了一声沉闷的撞击声。

    “啊。”叶棠吃痛地僵直在地板上,手撑住受到撞击的后腰,生无可恋地盯着天花板,差点基础两滴眼泪来。“我的老腰杆子。”

    宋予阳听到动静赶紧冲进房间,“怎么了?”

    推门进来,就看到叶棠以一个极度别扭的姿势瘫倒在地板上,她可怜兮兮地扶住自己的腰,“快来救救我~~~”

    叶棠从床上摔下来,宋予阳比她本人还急,一个劲儿地问“痛不痛”“能动吗”“要不要去医院”……诸如此类。

    幸好叶棠就当时那一阵痛到想飙眼泪,等缓过气了,就是有一些扯紧了一样的难受。后腰有一块淤青,隐隐有些发紫的迹象,稍微触碰一下会疼,但没什么大碍。

    宋予阳因为时常接拍武侠戏,受伤是常有的事情,所以家里常备着药酒。叶棠被宋予阳解了睡衣强行按在床上,闻到药酒的味道就开始讨饶。

    “我觉得我现在已经没那么痛了,我是说真的。”

    搓热的药酒涂在淤青的地方,不断的推开揉散,又是酸痛又是火辣辣地焦灼,就跟整块皮肤都烧起来一样,那种感觉叶棠不是没有感受过,太**了。

    “我轻一点。”宋予阳一边保证,一边已经把药酒倒进手里搓起来了。

    叶棠当然明白药酒揉搓一定要适度的力道,宋予阳是绝对不可能轻一点的。她挣扎着要逃开,结果被宋予阳强制压住了,已经布满药酒的掌心覆盖在她的淤青处,又痛又烫。

    “好烫好烫好烫,我腰杆子上的皮都烧起来啦。”叶棠真的有一种自己腰上的皮肤已经被摩擦得冒热气的错觉了,这下是真的挤出了两滴泪花。

    已经痛到无法挣扎,蓝瘦,香菇。

    圣诞节的一大清早,一定要送她这么一个大礼包吗?

    叶棠很想跟圣诞老爷爷谈谈人生谈谈理想。

    等宋予阳给她擦完药酒,叶棠咬着枕头,松了一口气。“结束了吧,不会再来了吧?”

    擦药酒已经被叶棠列入出生至今最最可怕的事情,如果可以,她这辈子都不想体会第三遍了。

    “很好,你已经彻底失去你的宝宝我了。”叶棠有气无力地说着,她双眼涣散地看向正对面的墙纸,泪眼汪汪的,随时都能痛哭出来。

    宋予阳就着床沿坐下,帮她套好了睡衣。“还痛不痛了?”

    怎么会不痛啊,简直痛到了炸裂。

    叶棠保持着现在的姿势瘫了半个多小时才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宋予阳做好的粥已经冷掉了,热过一番之后,才给她重新舀进碗里。

    “尝尝味道。”白色骨瓷的勺子在碗里搅拌,好散去一点热气。

    入口之前,叶棠吹了又吹,就怕等会儿进嘴里烫掉了一层破。“好吃。”

    没有什么能比得到叶棠的夸赞,更让宋予阳感到愉悦的事情了。

    不知不觉一碗已经见底了,刚刚盛的可能有点少,叶棠又绕回厨房里,再次去盛一碗,吹一吹往嘴里塞。

    吃到一半,叶棠突然注意到了墙角的一个快递盒子,看lg像是某宝的零食快递。平时宋予阳也不逛淘宝啊,怎么莫名其妙家里就有了一箱快递。

    “那是什么?“叶棠指了指墙角的一大盒快递。

    宋予阳诧异地问道。“不是你的快递?”

    “我什么东西都没有买啊。”叶棠真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下过单了,除非是在梦里梦游了,不然没可能一点都没印象啊。

    宋予阳从餐桌边退出来,走过去把分量相当可观的快递盒给叶棠。“收件人的确是你,没有错啊。”

    的确快递单子上面的收件人是叶棠没有错啊,难不成是哪个真爱小米分丝寄来的?

    “可是怎么会把我的快递,寄你这里?”叶棠真是想不通啊,她心里头存着一些怀疑,可就想一团紧紧缠绕的银丝一样,捋不清楚了。

    圈内知道宋予阳住处的人就已经是很少数的了,米分丝又是怎么知道叶棠会在宋予阳这里,还把快递寄到了宋予阳这儿?

    宋予阳将快递盒子往叶棠面前一放,示意她自己拆来看。

    “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虽然能猜出里面是零食,叶棠却一点都不清楚里面具体装了什么。

    叶棠一边小声地嘀咕,一边用指甲戳起了快递盒子的缝隙,未果,还是从桌上拿了钥匙,才把封口的宽胶带划开,满箱都是叶棠平时最爱吃的零食,总感觉这个“米分丝”特别地了解她。

    她一样一样地将零食从箱子里面取出来,每拿出一样,宋予阳都紧张地捏了把汗,他的眼睛一直盯住了箱子的开口,差点忘记呼吸。

    “啪”

    叶棠拎了两包超级大的真空包装的鸭爪从箱子里拿出来,一下没有注意,就听到有什么东西从两袋鸭爪中间掉落下来,也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

    “什么东西啊?”叶棠叉着腰弯下去寻找,在桌脚边上发现了一只小巧的紫色丝绒盒子。

    因为掉落下来时受到了力的冲击,那只小盒子稍稍开了些口,本来藏在里面的小纸条露出了半条“尾巴”。

    叶棠费力地将它捡起来,捏住露出来的纸条,不费吹灰之力将它抽出,只见纸条上赫然写着六个大字。

    ——棠棠,嫁给我吧!

    再打开那只小盒子,里边安静地躺着一只钻戒,盖子上一盏幽幽亮的小灯投下微弱的光,正好照得那枚戒指闪闪发亮。

    “宋予阳,这什么情况啊?”叶棠一瞬间脑袋都懵了,仿佛须臾之间失去了所有思考的能力。

    不是说不知道是谁寄的快递吗?

    那张纸条上分明就是宋予阳的字迹啊!

    天知道宋予阳在叶棠打开戒指盒子的时候有多么紧张,手心里居然已经渗出了一层薄汗。“不是一直想知道我准备的圣诞礼物吗,喜欢吗?”

    自从那次在k市,叶棠说过愿意做他的宋太太之后,宋予阳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地就托人找了珠宝皇后定制这一枚戒指。为了给叶棠一枚独一无二的婚戒,设计的初稿和修改细节都是由宋予阳亲手绘制的,那个不能给叶棠看的文件夹里面存着的,都是宋予阳在和交流婚戒设计时绘下的图稿。

    “棠棠,在k市我还欠你一枚戒指,现在终于可以补上了,你愿意戴上它嘛,做我宋太太。”宋予阳从叶棠手中的盒子里将戒指取出来,没有半分犹豫地单膝跪地,伸手握住了叶棠的左手。“告诉我,你愿意好不好,我现在紧张得快要没有办法呼吸了。”

    何止他没办法呼吸,叶棠简直要晕过去啊。

    她压根儿就没想过宋予阳送她的圣诞礼物会是婚戒,尽管之前宋予阳总是不经意地叫她“宋太太”,玩笑的成分居多,可此时此刻,宋予阳单膝跪在她的面前,那么严肃正经,只要她一点头,宋太太这个称号就将永远伴随她了。

    愿意吗?

    眼前的这个人是宋予阳,她怎么会不愿意呢?

    “你……你这是在求婚吗?”叶棠深吸了一口气,完全没有能够缓释自己内心深处的惊慌失措。

    叶棠这一脸状况之外的懵圈表情着实让宋予阳心头一荡,该不会临场出什么岔子吧,“宝宝,我看起来像在开玩笑吗?”

    叶棠摇了摇头,“怎么感觉好不真实,难道在做梦?”

    她试着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该死的痛。

    不是梦啊,宋予阳真跟她求婚啊?

    叶棠低下头,仔仔细细地将宋予阳纳入她的眼眸之中,她的心跳就像擂鼓一样,扑通扑通,跳得又急又响。

    “以后我会一辈子赖着你,就算变老了、变丑了、身材也走样了,你都别想甩开我,可以吗?”

    “我保证,永远都会陪着你走下去,有生之年,我爱的人唯有你一个。”宋予阳已经很克制情绪了,声音还是微微的有点抖。

    叶棠扬起嘴角,俯身凑下去贴着宋予阳的嘴唇亲了一下,“那请你帮我戴上它吧。”

    冰凉的铂金指环套入无名指,叶棠说不上来自己此时此刻是什么心情,就是莫名的想哭,想宣泄。

    “不要掉眼泪。”宋予阳腿已经蹲得麻了,可看到叶棠滚落的眼泪,还是强忍着站起来把她搂进怀里,轻轻地吻去滚落的泪珠。

    轻柔的吻慢慢地向下移,直到贴上那柔软的双唇,才止住了下移的步调,就着微微张开的檀口,无比细致又温柔地吮吻。

    刚刚睡醒的太子和夹心隔着客厅的花架,远远地目睹了这一切。作为一只爱美的喵星人,夹心都叶棠手指上那枚亮晶晶的戒指充满了好奇和向往。

    我的天,简直闪瞎夹心宝宝是喵眼了~

    痴汉太子默默地抬起小短腿搭在夹心的后颈上,米分嫩嫩的舌头帮忙舔毛。它心里萌生了一个想趁叶棠不注意,偷偷把钻戒衔过来给夹心过过瘾的念头。

    嗯,理想很丰满,现实是,它最终只叼回了一只丝绒戒指盒。

    幸好夹心容易满足,就戒指盒里的那盏小灯就够它玩几天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