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70章 番外1

作者:洛缃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飞升或者说穿越到了北渺神洲之后,这二人修行一日千里,进境不可谓不迅速。

    三百年后,云玄霜已是金丹中期,晋安王更已经是元婴老袓。

    金丹中期的元寿都超过了八百年,所以云玄霜根本不在乎跟元婴寿数的那点差距了。

    累死累活拼上老命的修炼,就为了追平对方的修为,可这其中又有多少年的光阴被用掉了?

    为了在一起更久一点,反而生命中最美好的大半时间都不在一起,这岂非本身就是谬论?

    这三百年间,云玄霜除了修炼,便是和晋安王四海漫游,几乎将北渺神洲的每一处,都逛了个遍。

    遇到景致特别优美,灵气又浓郁的地方,两个人就会拿出二人合力炼制的桃源仙府来,在那儿隐居上几年或是几十年,等觉得兴尽了,这才会收拾起桃源仙府,再行出发。

    这其中自然也曾遇到过惊涛骇浪,生关死劫,幸而二人气运不错,与仇敌斗法之际,又能心意相通,双剑合璧,往往能暴增数倍实力秒杀对手。

    而每一回的考验过后,反而更增强了阅历心性,于修行大有好处。

    而且回过头来再细想那些情景场面,倒是二人间的谈笑之资。

    幸福的时光永远不觉得漫长,如此三百年很快过去。

    这一日,二人乘飞舟在碧天海上漫游。

    海面平静,轻风微微,白云如絮,伸手可触。

    二人并肩站在船头,望着海上风光,说着闲话。

    飞舟悠然前行,一座小岛出现在二人眼前。

    这小岛是个环型,当中一泓碧水,外层是高耸的山林。居高临下望过去,就仿佛茫茫碧波间被天界神仙遗留下的一只绿色指环。

    “羽芝,可还记得这碧环岛?一百年前咱们来过的!”

    “玄霜可想旧地重游?”

    风眸含笑,薄唇微扬,那百年未变的俊美容颜上亦沾染了几抺□□。

    这如何能忘?

    珍环岛中间的水港,却是个天然的传送阵法,能按照修士的修为和心念将修士送到不同的地方。

    那一次,二人被传送到了龙宫幻境。

    那龙宫,珍珑精晶不胜其数,遍地玉树琼花,处处鲛绡明珠,堪称绮丽已极,然而最妙的,还是幻境书阁中的各种小画本收藏……

    那双修秘戏图,描绘精美,神情生动,且含而不露,幽微旖旎,未成美事,已脉脉生情,简直让某人大开眼界,豁然领会,大大提升了……生活品质。

    而且锦上添花的是,也不知是哪位多情又有闲的仙人,将幻境给打造成了个极其适合谈情说爱的绝妙所在。

    碧湖边上,玉桃盛开,瑶草如茵。

    碧玉秋千架上纤尘不染,柳绦依依,又有各种养眼的蝶儿雀儿穿插其间点缀着生趣,间或下一场温润不沾衣的桃花雨,日升月落,云蒸霞蔚,光影变幻,总将美人映衬得更为摄人心魂,小画本上的场景各种真实再现。

    有此妙地,岂可虚掷?

    开了情智的晋安王自然和自家的小道侣各种腻在一处,你侬我侬的,着实过了近一个月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小日子。

    最后还是幻境撑到了极限,直接把这两个来度蜜月的给强行传送了出去(秀恩爱,滚的快)……

    如果这一回,能重返龙宫仙境,倒也是一番美事。

    被某人目光炯炯地盯着,老夫老妻的,一个眼神便明白是什么意思,云玄霜老脸微微发热,却还是轻轻点了点头,又故作云淡风轻状,”嗯,闲着也是闲着……”

    于是这一对修士夫妻,降下飞舟,满怀期待的奔向碧环岛而去……

    然而世事难料,更何况是不知何时遗留下来的上古仙阵?

    环岛中的碧色水池,犹如最纯净的灵石美玉,在有修士进入的时候,便忽然光芒大放,耀目映日……

    待得光消波平,哪里还有二人的身影?

    原本以为的蜜月之旅,就这般看似顺利地展开了……

    晋安王意识恢复过来的时候,就感觉自己躺在一团软绵的物事之内,浑身被包得严严实实,而且还上下起伏,晃来晃去。

    耳边传来女人的交谈声。

    “小赵,下班啦?呦,你这是买了什么东西这么一大坨?”

    “诶,我表姐前两天生了,我在咱们医院的售卖部买了点婴儿用品。”

    “咱们院的东西那可是死贵,你真舍得哎。”

    死贵倒是质量没的说,在某宝上淘同款,能省一大半银子呢。

    “呵呵,关系处得好呗。”

    “哦,那咋不让她在咱院生啊?”

    她们院是京都有名的贵族妇幼医院,员工家属有内部价,能偏宜三分之一呢。

    “我表姐就一般工薪小白领,花不起那高价……唉,我赶班车,回头再聊哈……”

    晋安王傻眼了。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信息量太大太跳跃,就算是元婴老祖他也得蒙圈啊!

    如果是他的小娇妻在此,肯定能立马判断出来这是个什么情况,可晋安王哪能知道什么下班,什么工薪小白领,什么班车,超出知识范围不是?

    云玄霜倒是跟他提过有关现代的一鱗半爪,他也很感兴趣地问起不少事,可毕竟是道听途说,浮光掠影啊!

    但是!

    他伸伸手,手被捆住了!

    踢腿,腿也一样!

    张嘴……大胆,不知何方肖小,居然将他的嘴唇给封住了!

    晋安王愤怒爆表。

    用还能勉强动的身体在那紧密的空间里来回冲撞,倒是滚出了更多一点的空间。

    然而外头的摇晃颠簸却更厉害了,听着这哒哒的脚步声,似有人在一路急切的小跑。

    晋安王此时的手挥动着,踫到了一个小小的,软软的东西。

    嫩得好像初绽的花瓣一般,光光溜溜的,是一个人的肚子……是个小婴儿的肚子!

    晋安王此时的表情,瞬间就好像被自己的五雷轰给劈过一百遍似的。

    该死,他,他,他居然变成了个小婴儿!

    这坑爹的碧环岛传送阵,说好的龙宫仙境呢?

    光亮突现,晋安王不由得眯起了眼晴。

    紧接着,他就被抱了起来。

    是何方妖孽,竟敢如此对待本王?

    晋安王一等适应了光线,便朝那抱着自己的人冷冷瞪去。

    试想一下,出生未满三天的小婴儿,忽然大睁黑亮双眸,面无表情,直勾勾地正看向对方,而对方还是个心怀鬼胎的,那是怎样一个惊悚了得?

    抱着婴儿的女人手一抖,差点把婴儿给扔出去。

    “真是邪门!”

    女人赶紧把婴儿放在沙发上,嘴里嘟哝着。

    这小东西,看人怎么就这么瘆得慌呢?

    紧接着,女人就拿起手机,往外拨了出去。

    晋安王冷冷的看着那女人,把盒子一样的东西贴在耳朵上,就开始说话。

    ”喂,小东西已经在这儿了,赶紧的让人过来给弄回去……我跟你说,你答应的好处可别忘了!快着点啊,出国的机票我都定好了,明天一早!”

    面无表情的小婴儿,却是头脑飞速运转,分析着眼前情势。

    这女人二十来岁,穿着奇装异服,露胳膊露腿……这里显然不是大陈朝或是北渺神州,而她手里拿着的那个可以跟远方人说话的东西,约莫就是玄霜说过的现代了!

    在过那传送阵的时候也不知是哪里出了差错,竟然将他和玄霜分开,他还穿成了这样一个刚出生的小婴儿!

    就算他是元婴老祖,这般相当于重生一样的转换,放在他身上,那也是令人十分崩溃的。

    此时此刻,他有点儿能够体会当初齐英宗当初穿越成一个皇室婴儿的悲催感受了。

    灵力全无,吃喝拉撒都不能控制,甚至自己的性命都在那个女人手中,别以为他不知道,这女人绝非善类!

    大约自己这个身体,是这女人偷来的,方才那几句话分明是在通知幕后买主。

    想到玄霜曾经提过,在现代那个世界里,人口贩子可不光是买卖人口,有的更黑心的,还会贩卖器官……

    晋安王想到那些黑幕,又担心自家的小道侣不知道是不是碰到了和自己一样的危险境地,那张粉嫩的婴儿小脸,板得更加严肃了!

    晋安王在心里各种考量时,那个小偷女人却是没工夫搭理被放在沙发上的小婴儿,而是满屋子乱转,仿佛火烧眉毛一般的收拾细软,七手八脚的往皮箱里放。

    收拾完了细软,又打开电脑鼠标狂点,嘴里念念有词。

    ”哼,高帅富和白富美又怎样?还不是被老娘换了儿砸?等你们发现的时候,老娘早就改头换面,移民大鹰国过逍遥日子了!”

    晋安王,”……”

    好怀念本王的飞剑,本王的五雷轰……

    门铃声响,女人穿着拖鞋去开门。

    来的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

    ”小东西呢?”

    ”钱呢?”

    废话不说直接主题。

    女人呶嘴,”沙发上。”

    男人拍出一张卡,”三百万一分不少,密码六个零。”

    女人嘴角咧开笑容,赶紧坐到电脑前用网银查余额。

    男人低下头,站在沙发前,看着小婴儿。

    陈秦两家,强强联合,生出来的继承人,少说也有上亿身家。

    只可惜经过这一遭,往后什么样,是变成失学儿童,还是街边乞丐,就不好说了。

    男人充满恶意的目光正好和小婴儿的对上,小婴儿的眼睛仿佛黑琉璃一般,乌黑晶亮,直直的看着男人,好像要把男人的形貌特征,完完全全的记在心里。

    男人心里一突,”窝擦!陈家孩子刚生下来就这么邪门!”

    ”行了,赶紧抱走吧!今天我带他回来,提心吊胆的,还差点露馅!”

    这个娃放在那儿半天了,也不哭也不叫,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人,好像能明白什么一样。太吓人了,要不是为了挣几百万,打死她也不干这种事儿。

    眼瞅着男人带着小东西出了门,女人动作迅速地把钱转入自己帐户,删除网页纪录,关了电脑,拎着箱子就出了门。

    这租来的房子当然说退就能退,今晚的飞机,从深岛转机,明天就能上国际航班,上飞机前再打电话辞职……手上有了好几百万,从此再也不用做那伺候人的活儿啦!

    男人自己开车往城郊去。

    小婴儿晋安王又被放进了一个大包里,只不过这回包包是开着口,晋安王能听到马达的轰鸣声,还有外头的车鸣。

    半新不旧的奥驰车出了五环,道上明显车少了,男人松了口气,不由自主地瞥了那提包一眼。

    总有点作贼心虚,又觉得这小婴儿半天没动静,就算他没养过孩子,也觉出不对劲。

    这孩子,该不会是个傻的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