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二十六章圆满大结局 (3)

作者:南湖微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来的心腹取代了威远将军的势力,又派了禁卫军将整个将军府给包围起来。

    这一切都做完之后,他才传了威远将军进宫,将那些犯罪的证据劈头盖脸的砸到将军的脸上。

    威远将军看到那些证据整个人都吓傻了,想要狡辩根本狡辩不了。

    北堂琰也懒得跟他虚以委蛇,直接了当的说道,“朕念在你当初拥护朕登上皇位的份上,饶你一条性命,你明天就上奏折自请告老还乡,带着你的那些儿子全部回去,朕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如果你还执迷不悟,朕会将你们九族全部都送上绝路。”

    威远将军这才发现当初年轻稚嫩的帝王已经长成了不可撼动的大树,将他的老底掀得干干净净,让原本想着报复皇后的将军就像被拔了爪牙的老虎一样再也神气不起来。

    在性命被威胁的面前,威远将军所有的豪情壮志烟消云散,垂头丧气的选择了告老还乡,在翌日递上了奏折并且得到皇上的批复之后,立刻带着全家老小离开了京城,再也不敢回来。

    而被软禁的北堂弘则在一个月以后知道母妃被打入冷宫,外祖父告老还乡,在京城连个痕迹都没留下的时候,心里又是难过生气又是不甘心,不过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也无能为力,只能垂头丧气的接受了事实,安分守己的做一个没有实权的亲王。

    凌薇和南宫曜则在北堂琰的请求之下,用几天的时间摆平了北堂殊和北堂磊,让他们不再有觊觎皇位的野心,安分守己的做着燕国的大臣,保卫着燕国的安宁。

    “你说舅舅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啊。北堂熠彻底的遭到了厌弃,北堂弘又被剥夺了所有的权力,他又让我们摆平了北堂殊和北堂磊,只让他们做大臣。那皇位谁来继承?舅舅只有四个儿子,都被他否决了。还是他在哪里还有一个私生子,那个私生子特别优秀,所以他正在为那不知道藏在哪里的表弟铺路吗?”

    凌薇被北堂琰的动作弄得一头雾水,感觉自己跌脑子一下子变得很蠢了,什么事情都想不明白了。

    南宫曜轻拍了一下她的头,好笑的说道,“他是燕国的皇上,看上哪个女人直接带到皇宫就好了,哪里需要私生子,你真是想得太多了。”

    “那你觉得舅舅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的身体情况其实很糟糕,难道想要国家动乱起来吗?”凌薇还是想不通其中的弯弯绕绕,直接问南宫曜。

    “如果没有猜错,燕国皇上最为属意的下一任继承人并不是那些皇子,而是北堂墨。”南宫曜眯着眼睛,语气很平静的将这件事情给说了出来。

    凌薇整个人都不好了,像见鬼一样的瞪着他,“你没有说错吧,这怎么可能?他有那么多的儿子,犯得着被皇位给墨表哥吗?我不信。”

    如果北堂琰没有儿子就算了,现在他分明是有儿子的,还把江山社稷拱手让给别人,这件事情简直太让人震惊了好吗?会在整个朝廷上掀起哗然大波的。这个舅舅会有那么宽阔的胸襟吗?就算他肯,那些皇子的外家也肯吗?

    南宫曜猜的这个真相让凌薇震惊的同时觉得根本没有办法接受,“南宫曜,我觉得舅舅有有一个很优秀很聪明的私生子都比你猜的这个靠谱。你猜的这个简直太可怕了好吗。”

    “是或者不是,很快你就会知道了,薇儿你别着急。”南宫曜也不跟她争辩,只是摸了摸她的头,笑容温柔而宽容。

    就像是验证了南宫曜的话一样,几天之后,凌薇,雨薇,南宫曜和陈熙之被北堂琰秘密的叫到了皇宫里。

    “朕想把皇位传给墨儿,不过那些大臣恐怕不会乐意。你们能帮朕想出一个办法,不会引起朝政动荡,让那些大臣尽快接受墨儿作为皇上。朕信不过所有人,只信皇家的女儿和女婿。”

    雨薇和凌薇震惊得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同时干巴巴的问道,“舅舅,你真的想好了吗?把皇位传给墨表哥,你不后悔吗?”

    如果皇位给了北堂墨,以后舅舅那些儿子就不会像现在一样风光显赫了,他真的舍得?

    “朕的那些儿子都没有帝王之才,又何必勉强把江山社稷交到他们手里。不管给儿子还是侄子,这江山总归还是落在北堂家的手里。”北堂琰倒是很看得开,或者说,因为那些皇子不是他和唐晴的儿子,所以他才会那么痛快。

    “那么墨表哥知道吗?”凌薇想了想又问道。

    “朕和他谈了好几天的时间,他回到家里把自己关了三天,终于同意了,这点你们不必担心,只需要让燕国的贵族和重臣以最快的时间接受他作为皇上罢了。陈熙之,朕知道你有那样的本事,你给朕出个主意好吗?”

    雨薇扯了扯陈熙之的袖子,希望他能答应下来。

    “燕国皇上,我可以答应你,但是只要这件事情解决了,我就会带着雨薇和岳父岳母大人离开燕国,你同意我就帮你这个忙。岳母大人已经和皇上还有瑞王团聚,也在燕国住了一段时间了,而这段时间里,不管是雨薇还是凌薇,又或者岳父岳母,都被那些皇子背后的势力给算计过,说实话我心里有些不开心,她们是来和亲人团聚的,而不是被那些皇子当成争夺皇位的筹码的。”

    码的。”

    “这也是皇姐的意思吗?”北堂琰其实很舍不得让北堂慧离开燕国,然而那些儿子算计皇姐让皇姐心寒了,他也不好强留,却依然希望皇姐能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

    “是的,娘觉得在燕国也待了有一段时间了,是想要回去了。”

    雨薇和凌薇同时说道,娘也很厌烦那些勾心斗角的日子,所以想离开了。她厌烦看到北堂琰那些妃嫔这里想着从谁的身上谋取好处,那里又想挖个坑陷害那个一下。

    “如果这是皇姐的意思,朕答应你们。”北堂琰带着歉意的说道,他只是想要让皇姐在这多住一段时间的,既然想离开他也没办法了。

    “那这件事情需要准备可能两个月的时间,现在还不是时机。”陈熙之掐着手指算了一下以后说道。

    “不能再把时间缩短一些了吗?”

    “没有办法缩短得更多了时间,这已经是极限了。皇上,有些事情是急不来的,虽然我心里比你更急。”两个月以后,冬天也过去了,那时候天气温暖,到时候再回去安安不会那么遭罪。

    “那好吧,请你一定要让墨儿登上皇位的时候顺利一些,不要让燕国的朝政动荡,这是朕唯一的心愿。”北堂琰认真的说道。

    “燕国皇上请放心,既然答应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到,也不会让你感到为难,不会动用你们燕国的一兵一卒。因为这是岳母大人的娘家,她想要燕国平稳,我会满足她的心愿。”

    “那就拜托你们了,朕在这里谢谢你们。”

    陈熙之和南宫曜等人离开了皇宫,北堂琰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松懈了下来,露出了如释重负般的笑容。只要陈熙之插手,他担心的事情就不会发生。

    因为他在去燕国的镇国寺祈求国泰民安的时候,那里的住持告诉他,陈熙之有能让燕国所有人信服北堂墨的能力,还说陈熙之是几百年之前的天下霸主,每一次转世都带着前世的记忆,所以他的实力强大到深不可测的程度。只要是他想要做的事情,就没有做不到的。

    害怕燕国的政权更替会让那些别有用心的大臣心里不痛快从而弄出阴谋诡计来,他只能用这样的办法。因为他的身体经不起更多的折腾了,也不能再劳心劳累,否则很快就会死了。他不是怕死,而是亏欠发妻的实在是太多了,他想要在人生最后的时光里让唐晴能够过得舒心自在一些。没有别的妃嫔,只有他和她,相爱的一对夫妻。

    离开皇宫回到长公主府之后,雨薇和南宫曜,凌薇就直直的把陈熙之围住,想要知道他心里究竟有怎样的主意,能不费燕国的一兵一卒就能让那些心里各自有盘算的朝中大臣能自然而然的接受北堂墨成为下一任的帝王。

    “让现在的皇上直接把皇位传给北堂墨自然会引起那些大臣,尤其是那些皇子的外家的不满,我懒得用那样的办法。但是如果这是上天的旨意,不遵从上天的旨意就会遭到天打雷劈呢?你们觉得那些大臣还敢违背吗?”

    陈熙之笑眯眯的问道,他在这漫长的几百年时间里,最擅长的就是修炼术法,想要骗过燕国的那些大臣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姐夫你真是太厉害了,简直是无所不能的神仙一样的人物。”凌薇想到这个男人施展法术的帅气的样子,都忍不住流露出敬佩的目光。

    “那需要我们做什么吗?”南宫曜也很震撼的看着这个男人,如果陈熙之想要一统天下,恐怕没有人能够抵挡得了他的来势汹汹,他的能力强悍到令人发指的程度。

    也幸好他和凌薇当初没有和陈熙之成为敌人,不然最后究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们只需要守住这个秘密就行了,至于别的,没有需要你们做的。”陈熙之摇了摇头,随意的施展几个法术他还是能做得到的。

    “那我们就放心了。姐夫,你这么强大,姐姐在你的身边一定很有安全感。”凌薇崇拜的对陈熙之说道,还特意往雨薇的方向看了看,雨薇的脸忍不住红了。

    “那是当然,我一定会保护好她的。”陈熙之自然而然的说道,他这辈子还能得到她的爱,他心里就已经觉得很满足了,就想要多爱她一点,多疼她一点,让她成为最幸福的女人。

    凌薇和南宫曜离开以后,杨雨薇直接冲过去抱住了陈熙之的腰,眼睛里流露出浓浓的担心来,“熙之,施展那样的术法真的对你的身体没有任何的伤害吗?”为什么她心里觉得那么害怕。

    “雨薇,相信我,绝对不会有事的。你娘想看到燕国平稳安定,我就满足她的心愿。我那么爱你,就想要将这些事情解决以后带你回去成亲,我很想要你做我的妻子。”陈熙之修长而指节分明的手指在她如同绸缎般光滑的长发上流连不已,越看就越爱,忍不住低头亲吻她的发端,心里柔软成一滩水。

    “总之一定不能冒险,虽然我也希望墨表哥能登上皇位平稳一些,但是我更想要你健康平安。”杨雨薇靠在陈熙之的怀里闷闷的说道。

    “真的没事,现在我有了你,而且你肚子很有可能已经有了我们的孩子在悄悄的生长,我哪里舍得冒险,你放心吧。”陈熙之很开心雨薇这样在乎他,心里甜得几乎要冒泡。

    相爱的恋人依偎在一起,那股幸福的味道有意无意的散发了出来。

    同一时间,北堂墨面容沉静,又带

    沉静,又带着一丝怅然的出现在了南宫曜和凌薇的面前。

    “其实我不是很想当这个皇上,皇上虽然手握所有人的生杀大权,可是也有很多的身不由己,就像皇伯伯,那些妃嫔都不是他想要的女人,为了权势也不得不纳进了皇宫里。他明明只爱皇伯母一个人,还不是忍着不喜和别的女人做那些夫妻之间才有的亲密的事情。”

    北堂墨喝了酒,情绪有些低沉,笑容也透着一抹无奈,“可是皇伯父和爹都和我谈了很长的时间,我自己心里也清楚,那些皇子都不适合成为皇上,我是最适合的人。如果我不继承那个皇位,让北堂熠坐上那个位置,等皇伯父以后离开了,皇伯母的下场会很惨烈。我没有拒绝的权力,爹说不想看到以前那场宫乱再重演一次。”

    凌薇看他浑身散发出的消沉的气息,有些心疼他。

    或许在北堂墨的心里,当个手握重权的王爷会比当皇上轻松快乐得多,可是造化弄人,皇上还是挑选他成为了下一任储君。

    “其实,当皇上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能让所有的人都听你的,过着呼风唤雨的生活,也不用看别人的脸色。”凌薇字句斟酌的说道。

    北堂墨打了一个酒嗝,自嘲的笑了笑,“对啊,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别人梦寐以求的皇位我还不想要,我在矫情什么呢。真的挺好的,我到时候想要什么样的美人都有,想穿多华丽的衣服,吃多精致的食物都没人管我,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我开心的接受这个皇位,做个明君就好了。”

    说完他又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我直到现在还没有深爱的女人,这样也挺好的,以后娶妻纳妃心里不用太内疚。”

    凌薇听着他的语气,心里也觉得闷闷的,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他才好了。

    “凌薇,我来就是想要告诉你们,告诉姑姑,我会把燕国治理得很好,会让燕国变得更加富裕强盛起来,不会让姑姑失望的,她担心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也谢谢你们替我做的一切。”

    “表哥你能这样想最好了,说不定你真的登基以后,又会觉得做皇上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呢。”凌薇只能往好的地方劝。

    “是啊,我以后也会爱上当皇上的感觉的,燕国最尊贵的男人,我还有什么觉得不满意的呢。表妹,南宫曜,我走了,你们帮我把这些交给雨薇表妹和陈熙之,祝他们幸福。也谢谢陈熙之愿意出手替我扫清楚障碍,我就不过去打扰他们恩爱了。姑姑那里我已经看过了,她对我的期望我一定会做到。”

    说了一些话以后,北堂墨站起来跌跌撞撞的朝着门外走去,守在门外面的小厮扶着他,那个背影在灯光下却显得那么的寂寞。

    凌薇忍不住也有着一丝怅然,“墨表哥其实也挺可怜的,我也觉得当皇上真的没有什么好的。”

    “薇儿你有没有觉得很庆幸,我只是个不受宠的世子,所以我能自己决定自己的婚姻大事,能和你在一起,我觉得很幸福。”

    凌薇没有说话,转身抱住了她深爱的男人,将脸埋在滚烫的胸膛里,她很感激她遇到的是南宫曜,这个男人一直爱着她,能让她不用担心和别的女人争一个男人,也不会伤心难过。

    时间紧锣密鼓的过着,在陈熙之不动声色的准备中,两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这段时间,瑞王北堂跃家的府邸上总是被一团浓浓的紫气给环绕着,那紫气幻化成龙的模样久久不肯散去。有些时候有人甚至能看到紫气中间北堂墨身穿龙袍坐在龙椅上接受着朝臣的膜拜,又看到身为帝王的北堂墨励精图治,将整个燕国治理得井井有条,老百姓安居乐业,日子一天过得比一天富裕。

    燕国的京城开始有流言,说北堂墨是真龙天子,是上天选定的燕国下一任帝王。

    这个消息就跟长了脚一样,不到一天的时间就沸沸扬扬的传遍了整个京城的大街小巷,也慢慢的传遍了整个燕国。

    燕国那些皇子的外家心里不服气,结合一些大臣想要替自家皇子争夺皇位的时候,上天好像长了眼睛一样,明亮的闪电,响亮的天雷劈在那些使坏的大臣的家里,劈得房子都倒塌了,差点把人给劈死,把那些大臣都吓死了,不敢再动别的心思,带着满心的敬畏和无可奈何接受了北堂墨会是下一任帝王的事实。

    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很自然,皇上知道了京城的流言之后,主动写了退位禅让诏书,把皇位传给了自己的侄儿北堂墨,自己做起了太上皇来,优哉游哉的陪着妻子过着轻松快活的日子。因为心里没了负担,他心情比当皇上的时候轻松快乐了很多,心情愉悦了,身体也跟着好了起来,他整个人的脸色都变得红润了很多。

    北堂墨在选择了一个黄道吉日正式登基成为皇上,成为了燕国真正的主人,兢兢业业,励精图治,开启了让燕国变得越来越强大,越来越繁荣的道路。

    在北堂墨登基的第二天,北堂慧和杨鸣斌带着两个女儿和女婿,在北堂琰北堂跃两个弟弟依依不舍的目光中踏上了离开燕国的马车。而此时已经是春暖花开的时候了,和煦的阳光照着路边次第绽放的鲜花和绿油油的小草,又是一片春意盎然,带着一年新的希望。

    “爹,娘,我们去暖城,以后暖城就是我们的家。”

    在离开燕国京城有一段距

    城有一段距离之后,凌薇抱着已经几个月大,长得越来越粉嫩可爱的安安,认真的对杨鸣斌和北堂慧说道。

    “雨薇和熙之呢,他们也会在暖城安定下来吗?”对于小女儿的提议,夫妻两人并没有直接答应下来,而是问起了大女儿和即将要迎娶大女儿的陈熙之。

    “是的,娘,我们已经和凌薇南宫曜商量好了,我们以后就住在暖城,那里是我们避风的港湾,在那里我们能完全做自己的主,不用担心别人算计我们伤害我们。那里气候温暖宜人,景色秀美,是人间仙境一样的都城,相信爹娘也一定会喜欢的。”

    雨薇和陈熙之十指紧扣的走了过来,脸上有着安宁幸福的笑意。

    “那好吧,我们以后就在暖城安家,我和你爹一起照顾安安,等雨薇有了孩子以后,我们也帮忙带着。”北堂慧温柔的声音带着愉悦的笑意,转头看着湛蓝如洗的天空,心里觉得一片安宁和幸福。

    安安也像是察觉到了大人没有了烦恼,激动的挥舞着粉嫩的拳头,嘴里发出清脆的咯咯的笑声。

    “儿子我们回家了。”南宫曜接过孩子,在那张粉嫩可爱的脸上亲了一口,眼角眉梢权势幸福的微笑。

    马车继续朝前走着,向着暖城的方向,那里将会勾画出一幅崭新的幸福的蓝图。

    被帘子遮盖得严严实实的马车里,陈熙之抱着心爱的女人,手指在她玲珑起伏的曲线上游移着,感受着她柔软细腻得能吸住的肌肤,他贴近女人的耳边小声地说道,“雨薇,等到回去之后我们就拜堂成亲吧,我等不及要把你娶回家了。”天天只是看得到摸得到却吃不到的感觉实在太难受了,他都快要忍不住了。

    雨薇脸像粉嫩的桃花一样娇嫩可爱,靠在陈熙之的怀里,用低得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道,“到了暖城就成亲不是太匆忙了吗?连成亲的事情一点都没有准备呢,我不想那么匆忙的出嫁。女人嫁人是一辈子只经历一次的事情,我想要有盛大的婚礼,让我一辈子都觉得幸福甜蜜,一辈子都忘不了。”

    陈熙之俊美得犹如谪仙的脸上笑容几乎都停不住,“在来燕国的这几个月里我和南宫曜早就商量过了,以后会在暖城安家,所以早就慢慢的准备了,到现在已经准备妥当了,到时候你只要当个漂亮的新娘子,感受到婚礼的盛大而华丽就好了。我说过会让你成为最幸福,最让人羡慕的新娘子就一定会做到。”

    他看着眼角眉梢不自觉的流露出愉悦幸福的女人,满足的同时又有一种想要哭泣的冲动,默默地告诉自己,雨薇,以前让你承受的痛苦和难过,我会彻底的抹平,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呵护你疼爱你。

    男人怔愣的想着事情的时候,怀里柔软又馨香的女人忽然抬起了头,真诚又认真的对他告白。

    “陈熙之,我爱你。”

    陈熙之捧着她的脸万分怜惜的亲了下去,回应她深情的吻,“雨薇,我也很爱你。”

    一行人走了半个月的时间,终于来到了暖城,又用了几天的时间彻底的安顿下来。

    阳春三月,正是鲜花烂漫草长莺飞的季节,陈熙之在整个暖城百姓的见证下,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将朝思暮想的杨雨薇给娶回了家里。

    十里红妆,漫天的花瓣纷飞,好看得像神仙一样的男人穿着大红色的新郎喜袍骑在马上,笑容绚烂而幸福。新娘身上穿着名贵的嫁衣,身姿窈窕美丽,手指莹白如雪,被新郎像抱着最珍贵的宝贝一样的从花轿里抱出来,一路抱着来到了喜堂里拜堂成亲。

    盛大的流水席摆了三天三夜,整个暖城的百姓和将士也彻底的感受到了这场婚礼的隆重喜庆,所有人真心的祝福,成了这个婚礼永恒的乐章。

    洞房花烛,陈熙之激动得手指都在颤抖,他用喜秤挑开雨薇头上盖着的红盖头以后,露出了新娘娇媚的容颜来,一时之间看待了,心里有着满得装不下的情意在涌动着,视线也渐渐的变得滚烫灼热了起来。

    雨薇被他看得紧张不已,含羞带怯地瞪了他一眼,头垂得更低了,“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心里真的觉得很紧张。”

    陈熙之修长的手指一遍又一遍的触摸着她如同花瓣美丽的容颜,感受着指尖传来的温热,终于如释重负般的笑了起来,亲自倒了两杯酒,对新婚妻子深情又温柔的说道,“夫人,我们来喝合衾酒吧。”

    他的手臂和她的交缠在一起,喝下了甘冽清甜的酒水,再也忍不住心底涌动的深情,贴着雨薇的嘴唇喂她喝了一大口酒,然后翻身覆在了她的身上,将她压在铺满了红枣花生桂圆的大红色的床褥上。

    雨薇被那样滚烫灼热的目光看得心跳加速,害羞的别过脸去,陈熙之一遍又一遍的吻着她,满足得眼眶里都有泪水滑落,“雨薇,从今以后你是我的妻子,我会用我的性命来爱你,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女人娇媚的应了一声,害羞的环住了陈熙之的脖子,对他有着全然的信任。

    房间里足有婴儿手臂粗的龙凤红烛熊熊的燃烧着,红罗帐被放下来,地上凌乱的扔着红色的嫁衣和男人的喜袍,肆意热烈又甜腻旖旎的纠缠,变成了最幸福的乐章。

    陈熙之感受着身下的女人绽放出来的美丽和柔软,终于觉得人生幸福又满足了。

    凌薇靠在南宫曜的肩膀上,看着高兴得合不拢嘴的父母,又看着小心翼翼的珍惜着来之不易的幸福的姐姐姐夫,默不作声的握住了深爱着她的男人的手,“南宫曜,感谢上苍让我这辈子遇见了你,让我的人生变得那么充实幸福。”

    南宫曜回以她一个宠溺又和煦的笑容,“薇儿,这是我们的命中注定的缘分,我们以后会过得很好很好。”

    就在这时,怀里的安安又快乐的笑了起来,左手拉住了南宫曜的衣服,右手拉住了凌薇的袖子,嘴里无意识的吐出了含糊不清的几个字,“爹爹,娘娘。”

    凌薇和南宫曜惊喜的看着孩子,又看了看对方,抑制不住心底的幸福和满足,同时在儿子粉嫩嫩的脸颊上落下了一个轻吻。

    安安看看爹又看看娘,嘟着小嘴在两人的脸上各自亲了一下。

    南宫曜和凌薇同时温柔的看着孩子,用蕴含了全部爱意的声音唤道,“安安。”

    天空湛蓝,春光明媚,阳光暖融融的,又是一个温馨又全新的开始。

    ------题外话------

    历时几个月,这本书到这里圆满大结局了,谢谢各位亲亲一路的追随,爱你们,么么哒。

    PS:推荐好友不游泳的小鱼《重生之弃妇归来》,喜欢的亲可以去看看哦,十分精彩。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