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89|11.|

作者:子醉今迷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若是旁人说‘大礼’,敬王府之人或许还不会放在心上。 可此话由霍玉殊说出,且还是拿着圣旨说出……

    这就由不得众人不在意了。

    廊下几个丫鬟低着头互相使了使眼色,将头垂得更低了些,仿佛除了自己脚前的三寸地外再无旁的可看。其余在院子里候着的仆从眼观鼻鼻观心,亦是不再往那边多看一眼。

    霍容与本缓步前行,此时听闻,脚步骤然加快。不待霍玉殊将手中之物展开,他已经探手过去一把按住。

    少年天子挑眉冷眼看着霍容与搁在明黄绢布上的手,嗤道:“敬王爷这是何意?竟是想抗旨不遵不成!”

    “皇上还未下旨,何来‘抗旨’一说?”霍容与唇边那抹淡淡笑容极其清冷,“陛下莫要逼人太甚。”

    这话带着凌冽寒意,居然是在威胁当今圣上。

    霍玉殊和霍容与斗了那么多年,他动了几分真格怎会分辨不出?如今这样丝毫颜面也不给,显然是打算鱼死网破也不退缩了。

    两人僵持半晌,终究是霍玉殊勾唇轻笑着打破了宁静。

    苍白瘦长的五指将霍容与的手用力推开。霍玉殊后退半步,用绢帛拂了拂衣袖,就近在身旁的石凳上坐下,冷眼挑衅霍容与:“怎么?敬王爷怕我想要害你孩儿不成?”

    霍容与眸中冷光扫过他带笑的唇畔,并不答他,也不曾否认。

    霍玉殊哈哈大笑。片刻后,笑容骤然收敛。

    他猛地起身怒目而视,低吼道:“如果单单是你的孩子,我……但这也是阿青的孩子,我绝不会做出伤害他们的任何事情!”

    霍容与并不接他的话,只望了望他手中那抹明黄色。眼神虽淡,其中包含的警惕之意丝毫不减。

    霍玉殊被他这副模样激得十分恼火,当即就要继续驳斥。谁知旁边传来了个弱弱的妇人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王妃身子虚弱,还在休息。”

    这话明显是在提醒他们,莫要吵到了秦楚青。

    敢对着皇上这样说的人,天底下就没几个。

    霍玉殊转眼看了看,这妇人端庄和蔼,态度恭敬,十分眼熟——正是秦楚青身边的陈妈妈。

    见是秦楚青的人,霍玉殊身上的怒气缓了许多,晓得这是个真的在为秦楚青考虑的仆妇,并非仗势胡为之人。刚要将心里的火气压下,思及霍容与对他的提防,霍玉殊心中的恼意又冒了出来。

    “宣旨!”他语气森然地说完,挥手就将绢布丢朝林公公丢去。

    明黄色在空中划过一半,白色袍袖一闪,绢布竟是被霍容与劈手夺下。

    霍玉殊气得脸色铁青。

    林公公生怕霍玉殊出岔子,往怀里探去,准备掏出身上藏的物什叫来在敬王府周遭潜着的死士。谁知却被霍玉殊摇头止了。

    “不必。”

    “陛下,虽说前些日子敬王爷顾及您的身子,但是……”

    霍玉殊自嘲地笑笑,“无需如此。王爷并不会真对我如何。”他用余光斜睨霍容与,“他不过是非得亲眼看着自家儿子没有大碍才肯罢休。”语毕,咬牙切齿地哼道:“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一想到之前霍容与的种种作为,霍玉殊眸光一闪,现出几分狡黠。当即撩了衣袍在石凳上坐下,对林公公道:“宣旨罢!”

    林公公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圣旨不在他手里,圣旨内容他也不知道。

    宣什么旨?拿什么宣旨!

    他正犹豫着要不要斗胆多问一两句,好在这个时候霍玉殊自己将话接上了。

    林公公刚刚松了口气摆出适时的笑来,下一刻听到了霍玉殊的话后,那笑就彻底地僵在了脸上,怎么也无法挪动了。

    “……就说,从今往后,阿青的小儿子就是太子了。”

    小儿子?敬王妃?太子?

    莫说林公公了,这满院子的人听了后,都腿一软差点跪到地上。

    只是她们偏偏还不能如此。不然的话,便是自己承认了在‘偷听’皇帝陛下说话。于是只能心里头震惊得无法自已,还要作出云淡风轻的模样,恭恭敬敬地侍立在旁。

    林公公倒抽一口凉气,根本不敢去看霍容与,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地上新添的一片落叶,嗓子眼儿抖了半天,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憋。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敬王之子霍……”林公公扭头去看霍玉殊。

    霍玉殊颔首道:“就暂且‘次子’罢。往后定下名字后再添。”

    林公公梗着脖子说道:“……敬王次子,天资聪颖勤奋好学,立为太子……”看一眼霍玉殊,霍玉殊又点了头,“……所司具礼,以时册命。”

    可怜林公公宣旨多年,头一次遇到了这般奇异的,简直跟玩儿命似的胆战心惊。就连那一回陛下和敬王爷明着暗着抢媳妇儿的时候,都没这么骇人。

    几句话说完,林公公脊背上已经全部是汗,全身都要瘫软了。

    霍容与却是依然看着手中的圣旨,眉间紧拧,半晌没有说话。

    霍玉殊心愿已了,再在这里待着也是徒惹伤感,便打算离去。刚走几步,又被霍容与叫住。

    “你这是何意?”霍容与声音带着寒意,十指紧握,几欲将那布料损毁捏烂。

    “我无妻无子,王位继承者自然要在宗亲后代中择选。敬王府喜得双生子,长子承袭王爵,次子继承王位,正合适。”

    霍玉殊垂下眼帘,停歇片刻,又道:“其实你不必紧张。我不过是将属于你们的还给你们罢了。”他缓缓抬起头,半眯着眼看着天边,“我只是这里的过客。你们才是真正属于这里的。不是么?”

    年轻的帝王缓步离去,背景寥落而又萧索。

    霍容与握着圣旨的手慢慢放松。低眸看了看,暗暗叹息。将它交给莫天后,霍容与吩咐乳母们好生照料两个孩子。他则去到屋里,看望秦楚青。

    秦楚青本在酣睡,似是感受到了他的注视,慢慢睁开了眼。神色茫然。

    霍容与不想搅了她的休息,并未提起那些事情。听秦楚青说要看看孩子,就命人将双生儿抱了来。

    秦楚青望着小家伙们安静的睡颜,不知不觉也睡了过去。

    霍容与将她的被角掖好后,就坐到了一旁,握了她的手,让她继续睡。

    秦楚青身子疲累,有他在身侧,更觉心安,睡得深沉。一觉醒来,已经到了第二日的晌午。

    稍稍擦拭过身子后换上清爽干净的衣裳,秦楚青收拾停当,由霍容与抱着回了自己的卧房。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晓得霍玉殊昨日来此做了怎样的一件事情。

    ——看霍玉殊的意思,分明是根本没打算打扰敬王府的生活,没有硬要将孩子接去宫里,也没有说要孩子过继给他。而是甚么也不强求,单纯地将太子之位给了小家伙。

    当真是完完全全不带任何附加条件的‘赠送’。

    即便如此,秦楚青对此依然很是气恼。

    比起做时时刻刻要为众生考虑的天子,她宁愿自己的儿子是个普通人,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享受着安安静静的日子。

    霍玉殊看似‘送’得大方,何曾考虑过她的想法?

    她本就身子虚弱,这一火气上涌,便有些头脑发晕。

    霍容与赶紧将她搂在怀里,细细地为她抚背顺气,“他也有他的顾虑。”

    “他的顾虑?”秦楚青犹有些思维不顺畅,疑惑地问道。

    “嗯。”霍容与知晓她要缓过来需得再修养些时日,但这个时候不与她讲明白,怕是会影响到她的恢复,故而说道:“他只信任你我,自然会这般选择。”

    ——这江山交到谁的手里,霍玉殊都不放心。唯有对着太.祖和镇国大将军,他没有丝毫顾忌。

    秦楚青还欲再言,霍容与在她耳边低笑道:“怎么?你竟是怕了么?”

    “怕甚么!”秦楚青不服气地驳道:“我有何可惧怕的!”

    “正是如此。既是不怕,坦然接受岂不更好?”霍容与拂去她额边碎发,在那里落下一个轻吻。

    “我们细心教导好孩子们,往后无论遇到甚么,一家人相携着共同面对。到最后,总能开创一个安定顺遂的繁华盛世。”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本文完结了!多谢大家的一路支持!么么哒~

    阿迷的专栏求戳求收藏~~【开新文早知道哟~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