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V220 自从反派死于话多(大结局!) (2)

作者:战云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傅言叙年轻有为颜值又高,自然有不少狂蜂浪蝶打着来传承集团上班的名号,其实就是妄想有朝一日被傅言叙看中,飞上枝头变凤凰。

    但是自从傅言叙有女朋友之后,特别是看过夏琰模样和傅言叙对待她的特别之后,很多人都识趣了,就算不识趣的,也都被成廷铿他们一众下属给挡住了。

    但是这个顾双不同,所有人明眼都看得出来她对傅言叙心怀不轨,但是傅言叙偏偏就跟没有看到似的,对顾双愣是该提拔的提拔,该表扬的表扬。

    用成廷铿他们一句话来形容,傅言叙这会儿的状态简直就跟被狐狸精迷了眼似的。

    之前顾双和同事发生口角,起因是对方在背地里说顾双肯定是在勾引傅言叙,结果被顾双听到了,然后就吵了起来了。

    事情传到了傅言叙的耳朵里面之后,当即批评了那个在背地里说三道四的员工,正当所有员工愕然的时候,又传出顾双可以随意进出傅言叙的办公室而不用成廷铿等人的通传。

    这个消息一出,传承集团的员工简直要哗然了——

    我了个大擦!

    这绝壁是狐狸精小三儿要上位的前奏啊!

    于是当夏琰来公司了之后,群里面的人在抓住重点了之后才会那么震惊,这原配大战小三的现场版他们可是从未见过啊。

    在群里面等着顶层成廷铿他们现场转播的员工们纷纷抓心挠肺的,没有现场直播看,简直不嗨森啊!

    而事实呢?现场夏琰听完成廷铿说的事情之后没有勃然大怒,也没有故作镇定,而是摸着下巴一脸不解的样子,她倒是没有怀疑傅言叙什么,只是在好奇这个叫顾双的女人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只是夏琰相信傅言叙,夏维清却不相信,至于夏珣?他听不太懂成廷铿的意思,这孩子太傻白甜了,只觉得傅言叙有些偏心那个叫顾双的女人而已。

    夏维清看向夏琰,问道:“圆圆,要不要我喊大哥回来?”揍死他丫,娶了他们家圆圆竟然还敢沾花惹草的,简直找死。

    夏琰摆了摆手,道:“又不是什么大事儿,喊大哥回来做什么?”

    听到夏琰这话,成廷铿他们看了夏琰一眼,心想——夫人的心可真大啊!这狐狸精牌小三儿都出现了,竟然说不是什么大事儿?

    正当夏维清皱着眉头想说什么的时候,傅言叙的办公室门就被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了一个女人,明明是正常的OL制服,却偏偏让她穿出了性感诱惑,一双勾人的狐狸眼,红唇微挑,透着几分*的意味。

    啧。

    这就是成廷铿他们口中的顾双?

    “成助理。”顾双对着成廷铿点了点头,轻轻柔柔的嗓音中透着几分笑意,听着就让人半边身子都酥麻了。

    成廷铿忍不住抖了抖身子,见顾双看着夏琰他们,略带几分疑惑,就开口道:“这是傅总的夫人,和两位小舅子,以及傅总家的小小姐和小少爷,他们是来找傅总的。”

    说罢,成廷铿就对夏琰道,“夫人,请。”

    只是成廷铿的话音刚落,顾双就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略带几分为难地说道:“可是成助理,我刚刚出来的时候傅总说了,他忙了一早上想要休息一下,让任何人都不要进去打扰他。”

    听到顾双这话,成廷铿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看向顾双的眼神有些不善,她这个意思,是想要在夫人面前示威炫耀还是想要怎么的?

    只是出乎意料地,夏琰却没有生气,她上下打量了一眼顾双,然后突然笑着开口道:“你的丝巾没围好。”

    听到夏琰这话,顾双跟做错了什么事情似的,手忙脚乱地整理着脖子上的丝巾,只是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将锁骨上那鲜艳的吻痕给露了出来了。

    成廷铿等人的脸色齐齐一变,特别是见顾双一副欲盖弥彰的样子,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却给众人营造了一种刚刚在傅言叙的办公室里和傅言叙发生了什么的感觉。

    夏琰的脸色变都没变,只是道:“是用针筒自己弄的吧?看,都弄破皮了,下次实在是找不到人帮你吻一个吻痕出来的话,可以考虑一下将针筒的头磨圆一点,省得弄伤自己。”

    夏琰的话音刚落,在场的人表情顿时间就变得囧囧的,至于当事人顾双,表情更是僵硬,成廷铿看了一眼,心想,呀嘿,该不会真的被夫人说中了吧?

    想到这里,成廷铿就露出了一个嘲弄似的笑容。

    夏琰没有再搭理顾双,推着婴儿车就直接去了傅言叙的办公室,见顾双在前面拦着,她也不拐一个弯儿,直愣愣地就是这么撞了过去。

    原本顾双还想硬气一点在原地站着不动呢,但是见夏琰没有要退让的意思,想了一下,还是认怂一般往旁边闪了一下。

    夏琰像是已经猜到了她会这样似的,把婴儿车推到傅言叙的办公室门前,就直接推门进去了。

    办公室内,傅言叙正在办公桌前处理文件,听到开门声就抬起了头,看到是夏琰,眼睛当即一亮,笑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笑着问道:“琰琰你们怎么来了?”

    走到夏琰面前,看着婴儿车里的小奥菲和查尔斯,笑着伸手就把两个小萌宝儿给抱了起来,笑着在他们的脸上各亲了一下,道:“奥菲和查尔斯是不是想爸爸啦?”

    小奥菲和查尔斯两个小萌宝儿咿咿呀呀的,靠在傅言叙的怀里,特别有多乖巧了。

    “姐夫。”

    “傅傅。”

    夏维清和夏珣两人见状,也走了进去对着傅言叙喊了一声,夏维清虽然对于成廷铿刚刚说的事情耿耿于怀,但是却没有要让外人看到他对傅言叙的不满,省得让贱人得瑟了。

    “这不没事做么,就带奥菲和查尔斯还有珣珣来看看你,刚好在楼下就碰到了维清。”夏琰笑着对傅言叙说道,完全没有要提顾双刚刚说的事情似的,然后问道,“大言你今天那么早来上班,有吃早餐么?”

    知道傅言叙除非是在家里,否则的话在公司是很少吃早餐的,今天恰好傅言叙比较早来上班,夏琰来不及给他做早餐,所以才有此一问。

    “咳咳。”傅言叙摸了摸鼻子,然后道,“忙晕了。”紧接着故意岔开话题,问道,“琰琰你们吃了么?”

    “还没吃呢。”夏琰说到这个就忍不住想要翻白眼,然后看向身边的夏维清,问道,“维清,你吃了么?”

    “吃了。”夏维清点了点头。

    而傅言叙听到夏琰的话,就对还在办公室外站着的成廷铿道:“廷铿,你去翡兰轩打包一壶香菇鲜贝鸡丝粥回来。”

    夏琰白了傅言叙一眼,道:“你不吃么?”然后对成廷铿道,“再打包一些烧麦和虾饺回来,你们要是肚子饿的话,就自己下单,一起记在大言的账上就行。”

    “好的,谢谢BOSS,谢谢夫人。”成廷铿听到夏琰这么说,当即喜上眉梢的,嗯,主要是见傅言叙和夏琰两人的感情还是这么好,果然爱情还是可以相信的。

    这么想着,成廷铿看了一眼身边的顾双,见她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平时娇媚的模样此刻显得有几分楚楚可怜,可成廷铿却没有半分怜香惜玉的心思,冷冷地对顾双道:“还有事吗?没有的话就先回去吧,别妨碍我们工作了。”

    听到成廷铿这么说,顾双正想要说什么,却突然察觉到有一道疑惑的眼神落到了她的身上,顾双一抬头,就见夏维清正直勾勾地看着她,眼神里似乎还带着其他莫名的情绪。

    顾双心里骤然一惊,要是身上有毛的话,只怕这会儿早就炸开了,于是就顺着成廷铿说的话,抬脚转身就走了,只是和平时妖娆,风情万种的背影相比,这会儿就狼狈许多了,怎么看都有些落荒而逃的感觉。

    成廷铿倒是没有怀疑什么,只当做是顾双看到了夏琰这个原配,自惭形秽什么的,然后落荒而逃了。

    办公室里,夏琰还没有开口说什么了,夏维清就开口了,他质问傅言叙:“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傅言叙:“……”

    夏维清又问:“你是不是搞婚外情了?”

    傅言叙:“……”

    夏维清咄咄逼人:“你是不是要和圆圆离婚?”

    傅言叙:“……”

    夏维清做决定道:“奥菲和查尔斯归我们的。”

    傅言叙:“……”

    眼见着夏维清都已经说出了财产分配的事情,傅言叙连忙开口道:“等等,我什么时候婚外情了?谁说我要和琰琰离婚了?”

    夏琰开口道:“维清,你别那么激动,我……”

    只可惜夏琰话还没有说完,夏维清就对她道,“圆圆你别说话,我来处理。”

    夏琰:“……”

    夏维清也不管夏琰是什么表情,直接看向傅言叙,开口问道:“既然你不是要和圆圆离婚,那么就把事情一五一十给我们交代清楚,否则的话我就让爸妈来处理这件事。”

    夏琰和傅言叙:“……”

    平时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夏维清什么时候这么能说会道了?

    看着虎视眈眈的小舅子,再看了一眼“无能为力”的老婆,傅言叙哭笑不得,眼见着就连夏珣都对他流露出了——不是吧傅傅你竟然要搞婚外情抛弃我姐姐你简直坏死了的表情,傅言叙摸了摸鼻子,只好将事情跟夏琰他们解释一遍了。

    成廷铿刚刚说的事情基本上都是真的,但是傅言叙之所以对顾双如此“偏心”,不是因为赏识她或者被她勾引了,而是傅言叙发现了她的不对劲。

    “大言你的意思是……那个顾双是妖?”夏琰微微挑了挑眉头,觉得有几分惊讶,可她刚刚在顾双的身上没有闻到什么乱七八糟的味道啊。

    傅言叙却没有回答夏琰,而是看向夏维清,问道:“维清,你刚刚已经给看出了什么不对劲了吧?”

    听到傅言叙这么说,夏维清皱了皱眉头,然后开口道:“我刚刚在那个女人身上好像感觉到了同类的气息,但是……”

    夏维清没有把下面的话说出来,但是脸上嫌弃厌恶的表情却十分明显。

    狐狸精?

    夏琰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夏维清是涂山氏族的后人,那么他本身就是九尾狐狸,如果在顾双的身上闻到了同类的气息的话,那么顾双就是狐狸精?

    “大言你怀疑这个顾双是腾飞的人?”夏琰转头看向傅言叙,开口问道。

    “嗯。”傅言叙点了点头,开口道,“我查过之前的顾双,长得挺清秀的一个小姑娘,有些小腼腆,有点内向,和现在的顾双简直有天壤之别。”

    “一个人突然性情大变,不是……的话,就是被上身了。”傅言叙没有说的那句话,就是不是像夏琰这样重生的话,就是被上身了。

    而且习惯一旦形成,很容易就会成为生活的一部分,顾双如此的言行举止那么妖媚,而且那双眼睛那么勾人,说她不是狐狸精都没有人相信了。

    “那大言你要留在身边观察么?”夏琰看向傅言叙,后者点了点头,开口道,“而且还记得之前维清跟我们说的,他‘看到’腾飞在一个山洞里面的事情么?刚好接下来我们公司组织旅游,很多人都选择去有水上乐园的地方之类的,但是我特意问了一下顾双了,她选的是W市。”

    W市靠近京城,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W市是群山环绕的一个城市,里面的山特别多。

    夏琰看了傅言叙一眼,道:“大言你的意思是……”

    夏维清知道傅言叙对顾双的“偏心”不是因为男女之情之后就放心了,现在听到他的话,就将刚刚给夏琰看过的那张纸拿给了傅言叙,然后将刚刚和夏琰说过的话跟傅言叙说了一遍。

    傅言叙拿起夏维清给的那张纸,片刻后,傅言叙道:“我知道腾飞打什么主意了。”

    夏琰和夏维清看了傅言叙一眼,后者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道:“腾飞这是给我们都挖了坑呢……”

    只是最后自动跳进坑里的人是谁,那就很难说了。

    十月,秋高气爽,正是一个适合登山的季节,而这一次传承集团去旅游的地点恰好就是W市。

    这一天,成廷铿他们早早就抵达公司了,公司门口停了不少的大巴,都是用来载他们的。

    傅言叙对传承集团旗下的员工还是蛮不错的,一年至少让他们去旅游两次,为什么要说至少呢?因为原本是一年旅游四次,一个季节一次的。

    但是后来呢,大伙儿都觉得夏天和冬天出门去旅游简直就是找罪受,于是就干脆一年两次,春天一次,秋天一次。

    而且每次旅游全程都是由公司出钱,地点由众人投票的,完全民主,只是这次却让成廷铿他们丝毫没有感受到“民主”二字的精髓。

    只因为这次旅游的地点决定在W市,完全不是民主投票投出来的,据小道消息,是BOSS听取了狐狸精顾双的意见,特地选的。

    这个消息一出,众人就觉得有些膈应了,原本以为那天夫人这个原配来了之后,顾双那个狐狸精会知难而退了,可谁知道竟然越挫越勇了?

    而且这顾双选的地方,怎么就让他们那么不舒服呢?

    可是傅言叙既然心意已决,他们也不能改变什么,只好无可奈何地接受了,只是从那天开始,众人就已经将小三儿,狐狸精的罪名直接套在顾双的头上了。

    除了个别想要巴结顾双的人在讨好她之外,公司上下的人基本上对顾双没有什么好感。

    这很正常么,要是傅言叙未娶的话,那么他们顶多就是酸顾双那么好命竟然真的能飞上枝头变凤凰。

    但是这会儿傅言叙已经娶了夏琰了,而且还生了两个萌萌哒的小萌宝儿,这会儿插足人家和乐融融,温馨无比的一家四口,简直就是讨人嫌。

    不过顾双也不放在心上,见傅言叙选了W市,底气就更足了,在公司里虽然不至于横行霸道,但是却处处端着一把她就是未来总裁夫人的架势。

    所以今天去W市,顾双一上大巴,不管是坐哪个位置,员工们都说位置有人坐了,一个这样,两个这样,顾双又不傻,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打什么主意?

    不过顾双也不急,直接在车上就给傅言叙拨通了电话,说大巴上已经没有了她的位置了,问傅言叙可不可以载她一程。

    傅言叙作为总裁,就算一起去旅游也没有和其他员工一起坐过大巴,一来么,傅言叙是总裁,他坐大巴的话,大巴上的其他员工肯定不敢瞎闹腾了,二来么,傅言叙喜欢安静,自然就不去凑热闹了。

    这会儿听到顾双这么说,自然没有拒绝,让她到公司门口等着,他待会儿开车过去接她。

    “好的,那就谢谢傅总了。”顾双笑着说了一声,酥软人心的嗓音简直让大巴上的女性员工们纷纷流露出了鄙视的神色。

    这个勾引有妇之夫的BOSS的狐狸精!

    等大巴上的员工们看着顾双真的上了傅言叙的车之后,个个气得牙痒痒的,那样子简直跟抢了她们老公似的。

    “BOSS也太不靠谱了吧?竟然真的被顾双那个狐狸精勾引了。”

    一个女生愤愤不平地说道,她就是那天那个前台妹子,想到夏琰还有那两个萌萌哒的小团子,简直替他们觉得不值得啊。

    “就是啊,那个顾双有什么好的?长得那么骚,都不知道被人经了几次手了。”

    “以前怎么没觉得顾双是这样的人啊?”

    “这个顾双哪里比得上夫人啊?”

    “果然男人就是贱,家里有好的不要,非得要外面不知道被人上了多少次的二手货!”

    ……

    听着大巴上的女员工们的话,男员工们表示能不能顾及一下他们这些男性同胞的存在了?虽然说他们男性同胞凑在一起的时候也经常说黄暴笑话,但是这会儿这些女人怎么比他们还凶猛啊?

    “其实我觉得吧,人家顾双也没做什么啊……”这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一个男员工弱弱地开口道,只可惜后半句话还没有说出口,就直接被一群女员工们给喷了。

    “哟嚯,敢情你眼睛瞎啦?顾双那也叫没做什么?”

    “你们男人是鸡还是狗还是驴啊?”

    前台妹子抱着胳膊冷笑着看着以刚刚说话的男生为首的一众男员工。

    “啥?”男员工们茫然。

    “你们是鸡,那就是贱人配鸡,如胶似漆,你们是狗,那就是婊子配狗,天长地久,你们是驴,那就是小三配驴,至死不渝。”前台妹子冷笑着说道,“总的一句话,你们男人就是贱!”

    最后一个贱字,是全大巴的女性员工一起说的,简直算得上是大合音了。

    男性员工们:“……”他们招谁惹谁了?

    大巴上发生的事情,傅言叙自然是不知道的了,这会儿他正开车和顾双两个人一起前往W市,原本开车的人是小山,只可惜刚刚听他说要顺便去公司门口接顾双之后,他就直接下车走人了。

    傅言叙想到小山临走之前的样子,心底里忍不住觉得有些好笑,为了保证顾双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傅言叙他们就没有把事情告诉他们以外的任何人,就连小山也没有说。

    要是换做以前,别说不明白傅言叙为什么要这么做了,就算傅言叙让他去杀人,小山也不会拒绝的,但是在不知不觉中,小山就已经认定了夏琰就是二少夫人了。

    见傅言叙如此“冥顽不灵”地要出去“沾花惹草”,“勾三搭四”的,连小山自己也看不过去了,于是就用罢工的态度告诉傅言叙,他可是站在夏琰那边儿的。

    想到这里,傅言叙无奈地笑了笑,忍不住摇了摇头,一旁的顾双见状,眼底闪过一丝痴迷。

    不得不说,傅言叙这副皮囊真的很吸引人,再加上自己个人的独特魅力,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荷尔蒙,就连顾双明明是有目的地接近他,却也难免被他所吸引。

    但是想到她的目的,顾双忍不住暗暗摇了摇头,将那一丝痴迷给压抑下去了,然后开口对傅言叙道:“傅总,我觉得公司的同事好像对我有很大的意见似的,要不等旅游回来,我就辞职吧。”

    顾双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低下脑袋,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那些流言你不需要放在心上。”傅言叙嘴上这么安慰顾双,眼底却没有半分暖意,他道,“这次出来旅游,你就高高兴兴地玩好了,别让那些琐碎事情毁了你的好心情。”

    听到傅言叙这么说,顾双却蹙眉,道:“可是……那些同事都不搭理我,就算去旅游了,我还不是一个人?”

    闻言,傅言叙的眼角扫了一眼顾双,眼底闪过一丝幽光,随即问道:“那到了W市你想要去哪里吗?要不然我陪你去?”

    “真的吗?”顾双听到傅言叙的话,猛地抬头看向他,眼底有些希冀,下一秒却有些羞涩地别过了脸,大概是因为自己过于激动而害羞了。

    “傅总你也需要自己的私人时间的,我自己去好了。”

    “没事。”傅言叙眼底闪过一丝冷光,随即笑道,“反正我也没事干,你们女孩子不是喜欢逛街么?要不到了W市,我陪你四处去逛逛?”

    “不要。”顾双脱口而出,见傅言叙诧异地看了过来,她连忙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道,“逛街在京城就可以逛了,这次去旅游,最重要的就是爬山嘛,既然傅总愿意陪我的话,不如我们就去爬山?”

    听到顾双这么说,傅言叙也没有拒绝,点了点头,道:“好,只要你不嫌累就好了。”

    “没事。”顾双对着傅言叙露出了一个羞涩的笑容,然后轻声说道,“这不是还有傅总你嘛。”

    顾双最后一句话说得很轻,可偏偏又那么刚好地可以让傅言叙听到,见傅言叙看了过来,当即羞红了一张脸,微微垂着脑袋,白皙的脸蛋上晕开了一丝红润。

    傅言叙看到顾双这个做派,眼底闪过一丝嘲讽,只可惜低着脑袋的顾双没有看到。

    而另一边,夏琰早上送小伏羲去上幼儿园之后,回到家就听到冯梓芙道:“小琰,你家外面有人在监视。”

    “有人监视?”夏琰正给小奥菲和查尔斯冲奶粉呢,听到冯梓芙这么说,愣了一下,然后问道,“是腾飞的人么?”

    “不过是一些小喽啰。”一命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吃着宋璞端过来的水果,自从那天把宋璞结结实实地揍了一顿之后,他就听话了。

    一命说的没错,在外面监视的那些确实只是一些小喽啰,但是苍蝇多了也烦人,这要是天天有一群小喽啰在自己门口监视着自己,任谁都不会高兴的。

    想到这里,夏琰忍不住瞥了一眼冯梓芙等人,开口问道:“话说回来,为什么腾飞能弄来那么多小喽啰,你们就一个都没有呢?难不成你们都不收小弟的么?”

    冯梓芙等人:“……”收小弟做什么?当储备粮食么?

    看到他们这个表情,夏琰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心想这差距啊,难道他们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死于小弟不够的原因之下的么?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小琰。”冯梓芙见夏琰鄙视的眼神就快要形成实质了,连忙岔开了话题。

    现在知道外面被派来监视他们的小喽啰是腾飞的人,那么他们就更加不能动他们了,省得被腾飞知道了他们已经知道了他的计划,到时候功亏一篑。

    听到冯梓芙这么说,夏琰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下巴,然后开口道:“唔,反正大言不在家,不如我假装回娘家,到时候你们既可以保护奥菲和查尔斯,又可以顺便保护我爸妈他们?”

    至于傅老爷子他们那边,夏琰倒不是那么担心,毕竟腾飞胆子再大,也不可以真的到那儿动手,除非他想要引起轩然大波了。

    听到夏琰这么说,冯梓芙他们倒是没有什么意见,等夏琰收拾好东西先离开之后,他们就随后跟了上去。

    不过是几个小喽啰么,他们自然不担心会被发现,毕竟腾飞不在这儿么。

    一间简陋的房间里,一个男人正来回地踱步,神色有些紧张,这附近的房子大概是隔音不好,就算是在房间里,也能够清楚地听到楼上楼下以及外面大街上的声音,只是这会儿男人没有心情计较吵不吵了,满心地都在等待着消息。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日袭击了傅言叙,继而逃到了干饭盆疗伤且提升实力,实际上却躲在了京城内一家小出租屋里的腾飞。

    要说腾飞当日之所以袭击傅言叙,甚至被傅言叙打伤,就是想要让他们知道他的动向,至于小伏羲知道他匿藏的地方,也是腾飞故意暴露的,不这样做的话,又怎么能让玄翎他们上钩呢?

    不过腾飞没想到,玄翎他们那么想要置他于死地,竟然连冯梓芙也一并过去了,这样也好,省得他再花费时间来分散他们。

    现在玄翎和冯梓芙等人被他困在了干饭盆里,傅言叙又被他派去的狐狸精(顾双)给引去了W市,现在只要等顾双给他打电话,通知他已经把傅言叙带到了山洞里之后,他就可以开始他的最后计划了。

    在焦急等待中,突然有人敲门了,腾飞神色一凛,开口问道:“是谁?”

    “腾飞大人,是我啊。”门外响起了一道男声,腾飞打开门之后,就看到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他极快地闪身进来,然后对腾飞道,“腾飞大人,您让我们去监视的那个人出门了。”

    腾飞听到这男人说的小区,就了然了,那是夏教授他们的家,腾飞既然要对夏琰他们下手,自然是已经打听好了他们的住处了。

    听到男人的话,腾飞皱着眉头想了一下,然后对男人勾了勾手指,示意他靠过来,然后在他耳边低声地嘀咕了几句,男人了然地点了点头,然后道:“我知道。”

    然后见腾飞没有别的吩咐了,男人就连忙离开,去执行腾飞给他的任务了。

    夏教授他们对于夏琰的到来,当然是十分高兴的了,今天刚好他和夏夫人都在家,看到两个小外孙和小外孙女儿都来了,两老连忙伸手一人抱了一个。

    夏琰开口对夏教授他们道:“爸,妈,大言他们公司出去旅游了,家里就剩下我和奥菲他们几个,就打算搬过来住几天。”

    “没问题。”夏夫人笑道,“想住多久住多久,房间我都有给你打扫呢,把床单一铺就可以睡了。”

    “那好。”夏琰点了点头,见有夏教授和夏夫人抱着小奥菲和查尔斯,夏琰就直接把东西搬上楼。

    夏琰的房间外面有一个很大的阳台,而旁边夏爸爸他们家其中一间房的阳台和夏琰房间的阳台相邻,刚好也是夏琰的房间。

    这会儿夏琰在房间里把衣服放进衣柜去,就听到阳台传来了动静,夏琰走了出去,就看到冯梓芙他们已经到了夏爸爸的家里了。

    夏琰给他们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然后就回房间了,没一会儿,手机就响了,是冯梓芙他们打了过来的。

    “小琰,我们已经到了你爸爸家里了,只是等下午你爸爸他们回来了,我们要怎么说?”冯梓芙开口问道。

    “没事。”夏琰摇了摇头,一边收拾衣服一边对电话那边的冯梓芙道,“晚点我会给跟我爸说一声的。”

    “那就好。”冯梓芙松了口气,毕竟这不是他们的房子,这主人要是回来看到他们的话,哪怕他们和夏琰是朋友,但是也难保不会被人当小偷一样看待啊。

    夏琰和冯梓芙他们说了几句之后就挂断电话了,东西收拾好了之后就直接下楼,原本夏琰决定回娘家住,主要目的是为了让冯梓芙他们也可以保护夏教授他们。

    但是这会儿看到两老抱着小奥菲和查尔斯笑得见牙不见眼的样子,又觉得这样挺不错的。

    毕竟大哥夏维桢都在部队,她又嫁人了,而夏维清还有上学,家里只剩下两老实在是太孤单了。

    夏琰一边帮夏夫人择菜,一边在心底里默默地想到,等腾飞的事情解决了之后,就和大言常一点带奥菲和查尔斯一起回来看看爸妈,嗯,当然傅夫人他们那边也不能忘记的了。

    只可惜夏琰在夏家还没有待多久,手机就突然响了,是别墅区的物业管理打来的电话,说是他们家遭小偷了,让她尽快赶回去。

    闻言,夏琰的眼底掠过一丝幽光,没想到腾飞这么快就下手啊,这么想着,夏琰也没有耽误,直接回了对方一声“尽快到”,然后就挂断电话了。

    “爸妈,家里出了点事我先过去一趟,很快回来,你们帮我看着奥菲和查尔斯。”

    夏琰一边说着,一边就解开身上的围裙,闻言,夏教授他们问道:“这是怎么了?”夏夫人也问道,“圆圆,要不要让你爸陪你过去一趟?”

    “不用,只是我们那里进了小偷,物业管理的人让我们回去看看有没有丢失什么而已。”夏琰飞快地应了一声,趁着小奥菲和查尔斯不在意的时候飞快地溜走了,“爸妈待会儿我把大言带回来,记得等我们一块儿吃饭啊。”

    “哎,这孩子。”夏教授原本打算陪夏琰去一趟的,女婿不在家,家里遭了小偷,怎么能让女儿自己一个人回去呢?可谁知道夏琰的动作那么快,夏教授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直接出门走了。

    “算了,圆圆自己肯定有分寸的。”夏夫人倒是心大,自家女儿武力值有多高,他们还不清楚么?真的要遇到小偷,也不知道是该说夏琰倒霉还是小偷倒霉了。

    听到夏夫人的解释,夏教授也是一乐,笑道:“那也是。”

    “不过,刚刚圆圆是不是说要把言叙也带回来了?”夏教授看了夏夫人一眼,有些好奇地问道,“不是说言叙他们公司去旅游了吗?怎么把言叙带回来?”

    夏夫人也一头雾水,然后道:“谁知道呢,等圆圆回来就清楚了。”

    闻言,夏教授也没有纠结了,继续抱着小乖外孙,笑呵呵地哄着他。

    而另一边,夏琰的情况就不像夏教授和夏夫人两人所说的那般轻松,情况凶险得很,因为她才刚离开夏家没多久,车上就多了一个人。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腾飞。

    “好久不见啊。”腾飞坐在后座,对着驾驶位上的夏琰笑了一下,几个月没见,腾飞倒是比以前更加踌躇满志了。

    “你想做什么?”夏琰面对腾飞倒是没有多大的害怕,反倒十分沉静地通过后视镜看了腾飞一眼,然后问道,“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干饭盆的吗?”

    说到这里,夏琰的眉头微微皱起,像是有几分担忧和困惑的样子。

    见状,腾飞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开口道:“我要是真的在干饭盆的话,会那么容易让你们知道吗?”

    闻言,夏琰的眼睛一瞪,然后道,“你是故意的?”

    “没错。”腾飞笑道,“没想到你们真的那么想让我死啊,竟然连御雾(冯梓芙)也一起过去了,不过可惜啊……”

    腾飞摇了摇头,嘴上虽然说着可惜,但是脸上的表情却一点儿也不觉得可惜,反倒是透着几分得意。

    夏琰的瞳孔一缩,然后脱口而出地问道:“梓芙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呵。”腾飞冷笑一声,然后道,“放心,死不了。”

    见夏琰蓦地松了口气,腾飞又道,“不过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夏琰磨牙,见腾飞这个样子,又怎么会不知道他在耍他?

    只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夏琰只能忍了,咬牙问道:“那你现在想要做什么?”

    “做什么?”腾飞低低地笑了一声,然后道,“你要是乖乖地听我的话的话,那么我就保证不会对其他‘无辜’的人下手,否则的话……”

    腾飞咬重了“无辜”二字,很显然是存在了威胁之意,而为说完的话,也增添了几分恐吓。

    无奈之下,夏琰只能够听从腾飞的话,调转车头,开向了腾飞所说的地方。

    一边开车,夏琰的眼珠子忍不住转了又转,很显然,她在想办法脱身,但是腾飞既然筹划了这么久,自然不可能那么轻易地就让夏琰脱身了。

    腾飞笑着问道:“怎么?你现在想要向别人求救?”

    夏琰微微敛眉,没有说话,但是看样子,是被腾飞说中了。

    腾飞笑道:“你觉得现在还有谁能够救得了你?”

    夏琰没有开口,绷着一张脸在开车,很显然,她根本不想要再搭理腾飞这个疯子。

    只是可惜的是,她不想要搭理腾飞,腾飞倒是起了兴趣了,笑着跟夏琰说道:“是你的老公傅言叙?”

    腾飞见夏琰握着方向盘的手握紧了一下,就笑道,“可惜他现在自身都难保了。”

    听到腾飞这么说,夏琰难得地有了反应,她道:“你对大言做了什么了?”

    腾飞这会儿心情好,倒是不介意夏琰对他的不敬,笑道:“你老公要不是鬼迷心窍,把持不住的话,又怎么可能中了美人计?说什么玄翎的契约者?啧,也不过如此嘛。”

    这么说着,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刺激,腾飞又继续跟夏琰说起傅言叙是怎么被鬼迷心窍,把持不住的。

    傅言叙和顾双抵达了W市之后,因为时间还早,所以两人去酒店把行李放下了之后,就相约一起去爬山了,皆因他们要爬的那座山山顶有一家餐厅,味道还不错的。

    顾双的目的是把傅言叙引到腾飞特意布置好阵法的山洞里,自然不想要别的人跟来了,于是稍微地跟傅言叙撒了一下娇,他就直接拒绝了成廷铿等人的陪同,单独一人和顾双两人一起走了。

    等去了爬山之后,顾双故意假装崴到了脚,跟傅言叙说她知道附近有一个山洞,平时有人到这边露宿的话都会去那边。

    原本傅言叙不同意,要打电话让成廷铿他们来接应的,顾双当然不乐意了,这样一来岂不是功亏一篑了?于是就嗲声嗲气地对傅言叙说不希望有外人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

    于是被顾双那双狐狸眼电一电,用声音嗲一嗲,傅言叙就被迷了个七荤八素的,跟着顾双就去了那个山洞了。

    那个山洞早就被腾飞布下了阵法,傅言叙刚一进去,就直接被困在了里面了。

    傅言叙想要出来,除非把阵法给破解了,腾飞知道他在这方面颇有研究,但是那个阵法名叫百鬼阵,言下之意,当他误入阵法之后,百鬼就会出现。

    到时候傅言叙就算知道自己误入了阵法,想要破解的话,不仅需要时间,还得遭受百鬼的攻击。

    就算傅言叙对阵法再有研究,第一次接触百鬼阵也得花费不少的时间来解开这个阵法,等傅言叙解开了百鬼阵之后,他也都已经解决了夏琰,足够时间过去一并把傅言叙也解决了。

    听到腾飞说的话,夏琰忍不住咬牙,不知道是对腾飞的卑鄙还是对傅言叙的“背叛”而感到不高兴。

    腾飞像是没有看到似的,笑着继续开口道:“至于龙诛,你也别奢望了,他不是被你派去保护你那个弟弟么?想必现在他也够忙活的吧?”

    “你到底想做什么?”夏琰咬着牙反问腾飞,透过后视镜看向腾飞,问道,“你做这么多,就是想要跟我炫耀你的计划有多成功?”

    “当然不可能了,我像是那么无聊的人么?”腾飞笑了一声,见目的地到了之后,就下车,然后看向夏琰。

    腾飞当然不怕夏琰直接开车走了,毕竟按照他现在的实力,想要收拾夏琰还不是动动手指的事情?

    夏琰也很聪明,没干什么傻事儿,见腾飞下了车之后,她也下车了,她四处看了一眼,这里是一个废弃的农场,基本上看不到一个人影儿。

    夏琰抬头看了腾飞一眼,问道:“你带我来这里,是想要杀人灭口,好毁尸灭迹的?”

    “聪明。”腾飞打了一个响指,笑着看向夏琰,开口道,“你说当初你们要是和我合作的话,又怎么会弄成现在这个局面?”

    夏琰冷冷地看着他,然后开口道:“你杀我有什么好处?就为了一时泄愤?”

    夏琰也不需要他的回答,自己说完之后,就摇了摇头,开口道,“不可能,这么蠢的事情你怎么会做呢?而且如果只是为了杀了我泄愤的话,哪里需要弄这么大的阵仗出来?所以你的目的是我?我身上有什么利益可以被你所图么?”

    听到夏琰的话,腾飞笑了起来,他道:“你说的没错,这么蠢的事情我当然不会做了,如果只是为了杀了你泄愤的话,我何必布置这么久?我花费那么大的功夫把你引出来,自然是为了你身上的元魂丹了。”

    听到腾飞的话,夏琰愣了一下:“元魂丹?”然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道,“腾飞,我说你是不是脑子秀逗了?我和你们又不一样,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元魂丹?你就算想要吃了我增加功力,也不需要说这么扯的借口吧?”

    听到夏琰这么说,腾飞看了她一眼,然后笑道:“看来你自己也不知道啊。”

    夏琰皱着眉头看向腾飞,眼神里有些疑惑,后者说道:“当初在大爆炸中你能够活下来,是因为嗜血的那颗元魂丹,那颗元魂丹保住了你的命之后,就一直留在了你的体内。”

    说到这里,腾飞摇了摇头,开口道,“只可惜,你们背靠金山也不知道怎么发财,既然嗜血的元魂丹在你的身上没有用的话,那倒不如给我好了。”

    见腾飞要动手,夏琰就道:“等等,你说嗜血的元魂丹在我的体内?证据呢?单凭你认为那元魂丹在我的体内你就可以动手了?”

    “证据?”腾飞似乎已经是胜券在握了,也不急着解决夏琰,开口道,“原本我也不知道的,只是后来我发现你身上隐约有嗜血的气息,于是就派人查了你,才发现当年那场爆炸,你能够活下来,除非有元魂丹,否则你根本不可能还活着。”

    “那为什么我没有感觉到我体内有嗜血的元魂丹?”夏琰皱着眉头说道,说真的,她是真的懵了,她知道自己当初确实是靠小龙珠和元魂丹才活下来的。

    但是谁来告诉她,为什么嗜血的元魂丹会在她的体内?而且为什么没有人告诉她?她甚至丝毫没有察觉到?

    “那是因为当初为了救你,消耗了不少嗜血的元魂丹,大概是经过你的调养,让嗜血的元魂丹慢慢地恢复了元气,不然的话我也察觉不了。”

    腾飞说着,然后笑着看向夏琰,问道,“你还有什么问题了吗?”

    夏琰的神色一僵,然后就听到腾飞道:“就算你体内有嗜血的元魂丹又如何?你根本打不赢我,与其拖时间,倒不如痛痛快快地为我献上元魂丹,这样一来,或许我会让你死得痛快一点。”

    闻言,夏琰皱了皱眉头,让她就这么痛快地人数自然是不可能的了,她开口道:“不打就认输不是我的原则,既然你那么有自信我今天一定会死,那不如我们打一场?输了,任你宰割。”

    听到夏琰这么说,腾飞却摇了摇头,笑道:“我为什么要和你打?反正你也打不赢我。”

    夏琰磨牙,这个腾飞真的是太遭人恨了。

    只是说完,腾飞却道,“不过既然你想输得心服口服,那么我自然成全你。”

    说着,腾飞就拍了拍手,夏琰侧耳一听,就感觉有东西在靠近,没一会儿,就见她的四周突然出现了大量的……耗子?

    夏琰猛地瞪大了眼睛,说是耗子,又不太像,因为除了外表像之外,体型和眼神根本不像,这些耗子不仅有一条成年狗那么大,而且眼露凶光,看上去就十分凶猛。

    这些耗子当中,有一个体型最大的,应该就是他们的头头了,如果化作人形的话,就可以认出他就是之前去给腾飞通风报信,贼眉鼠眼的那个男人。

    夏琰看了一眼腾飞,然后嘴角一抽,道:“你当我是灭鼠队的?”

    腾飞却道:“是你灭了它们,还是它们灭了你,这还言之尚早呢。”

    说完,夏琰就注意到那些耗子的眼神更加凶狠了,她微眯着眼睛看了一眼,这些耗子大概有一百多只,耗子倒是不难解决,只可惜腾飞分明就是想要用群攻策略,看那些耗子的爪子上泛着幽蓝色的光芒,就知道肯定是有剧毒了,这要不小心被抓了一下,只怕小命就难保了。

    ……

    而在夏家的冯梓芙等人见夏琰的车子离开了之后,到底是不太放心她,留下玄翎和宋璞保护小奥菲他们,冯梓芙他们就暗中解决了腾飞的那些眼线,随即追了上去。

    毕竟腾飞的目标肯定不会是小奥菲和查尔斯的,就怕他会派一些小喽啰来抓走小奥菲和查尔斯做威胁,因此留下宋璞和玄翎就够了。

    “你们说二少他们那边怎么样了?”冯梓芙忍不住转头问向浮屠和一命。

    ……

    傅言叙这会儿怎么样了?

    原本腾飞的计划真的很好的,只要傅言叙受了顾双的迷惑,进入了那个山洞,那么腾飞的计划就成功了。

    如果傅言叙不受顾双迷惑的话,那么也没有关系,但是他对顾双肯定有所怀疑,为了查清楚顾双的目的,他肯定会将计就计的,但是只要他踏入那个山洞,进入了百鬼阵,那么他就别想要在短时间内出来了。

    只可惜腾飞算来算去,却算漏了一点,他们有夏维清,虽然他的传承没有觉醒,但是不代表他完全不能够预知未来的事情。

    所以说,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刚好那么巧夏维清就“看到”了腾飞在山洞里做的事情,又那么巧地“看清楚”了他在山洞里布下了百鬼阵。

    如果是毫无预警就进入百鬼阵的傅言叙自然会中了腾飞的计了,只可惜傅言叙早有准备,进入了山洞之后,百鬼阵才刚刚启动,就直接被傅言叙破解了。

    还在山洞外的顾双迫不及待地就跟腾飞报告自己任务完成了,等顾双挂断电话之后,转身看到站在她面前的傅言叙,当场直接吓傻了!

    腾飞大人说好的进入了百鬼阵一时半会儿肯定出不来的呢?

    逗她玩儿呢?

    顾双故作镇定地道:“傅傅傅傅总,山洞里没有什么东西吧?”

    傅言叙突然对顾双一笑,道:“你最好期待还有时间让我英雄救美!”

    ……

    傅言叙在那头三两下解决了上了顾双的身的狐狸精,随即从W市飞车赶回了京城想要对夏琰英雄救美,而另一个人则非常轻松地就可以搞定了。

    小龙珠看着眼前这几个被他直接打趴下的小喽啰,冷哼一声,而一旁险些被人抱走的夏珣则星星眼地看向小龙珠,开口道:“猪猪,你好厉害哟。”

    “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小龙珠得瑟地一甩头,心想上次和玄翎两人竟然让夏珣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被绑架了,这件事简直成了两人的奇耻大辱,这会儿腾飞想要再派人过来对夏珣下手,小龙珠能让他们得逞就奇了怪了!

    看到夏珣用崇拜的眼神看着自己,小龙珠就道:“以后记得叫我哥,知道不?”

    “知道了。”夏珣猛地点了点头,笑眯眯地喊了一声,“猪哥!”

    小龙珠:“……”

    怎么感觉像是在骂他呢?

    ……

    腾飞看着在百鼠围困之下仍然游刃有余的夏琰,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心想夏琰这会儿空有嗜血的元魂丹,却不会运用就已经那么厉害了,这要是让她真的运用起嗜血的元魂丹,从而转化成她的元魂丹的话,那么这世界上岂不是又多了一个“御雾”?

    之所以说又多了一个御雾,完全是因为现在能够一对一干翻腾飞的人只有御雾一个,可是如果夏琰将嗜血的元魂丹变为己用的话,那么她就会是第二个可以一对一干翻他的人了。

    想到这里,腾飞的眼里闪过一丝狠辣的眼神,绝对不能够让夏琰今天还活着离开!

    正想着,腾飞就突然出手,右手突然化成兽形,利爪在阳光的照耀下多了几分寒光,利爪直逼夏琰的后心。

    “叮”的一声,突然一把泛着血光的刀挡住了腾飞的利爪,刀锋朝着腾飞的利爪一划,手腕一转,直接往下一斩,一副要剁下腾飞的爪子似的。

    腾飞一惊,完全没想到会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当即往后一推,爪子险些被来人剁了,不过饶是如此,利爪还是被来人的刀划出了一个大口,鲜血直流。

    夏琰一转头,看到手持长刀的人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笑容,道:“大言,我的时间算得巧妙吧?”

    来人正是从W市飞速赶回来的傅言叙,手上的长刀正是当初夏琰送给他的却邪。

    却邪,有妖魅者见之则伏,哪怕是四凶之一的腾飞,看到却邪,也不敢随便乱来。

    腾飞完全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傅言叙,原本应该在被困在W市山洞里的人突然出现在这里,腾飞又怎么可能猜不到想要用百鬼阵来困住傅言叙的计划失败了?

    只是腾飞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傅言叙为什么会那么轻而易举地就从百鬼阵出来的?难不成真的是有上天保佑?

    夏琰和傅言叙两人都不知道腾飞在想什么,也不在意他到底在想什么,两人联手之后,很快地就将百鼠连同那个鼠精也一并解决了。

    傅言叙刚刚时间赶得巧,对夏琰英雄救美了,这会儿心情还不错,看向腾飞也不觉得他那么面目可憎了。

    可惜腾飞看到他们两个就恨不得吃了他们了,然后冷笑道:“就算你从百鬼阵出来了又如何?难不成你以为靠你们两个就可以抓住我了?”

    见布置了这么久的计划竟然失败了,腾飞不是不恼火,但是傅言叙手上有却邪,他不敢随便乱来,反正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腾飞也就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可惜他还没来得及跑掉,就看到原本应该被困在干饭盆的冯梓芙等人出现了。

    “你……你们……”腾飞这下是真的傻眼了,谁来告诉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好的万无一失,说好的胜券在握呢?

    这他妈老天逗我玩儿呢?

    “腾飞,今天你就别想逃了。”冯梓芙走了上来,目光冷冷地看着他,想到在干饭盆被他当傻逼一样来耍的那一个多月,冯梓芙的怒气值顿时间上飚。

    浮屠和一命没有开口,但是两人的怒气值也不低,看向腾飞的眼神充满了杀意。

    “不!不可能!”腾飞看着冯梓芙也出现了,就知道自己这次根本就逃不掉的了,可是他不甘心,筹划了那么久的计划,一次又一次地被夏琰他们破坏了,这让腾飞如何能够甘心?

    这么想着,腾飞突然扬天一声怒吼,声音之大,方圆十里都能够听到了,紧接着腾飞的衣服就被撑破了,慢慢地露出了他的本体。

    《山海经》中曾有记载:又西二百六十里,曰邽山。其上有兽焉,其状如牛,猬毛,名曰穷奇,音如獆狗,是食人。

    如今眼前所见这庞然大物,夏琰他们才能够直面感受到腾飞的恐怖之处,果然,这样的玩意儿不是他们能够解决的。

    “大言,你应该没吃饭吧?”夏琰一边转身,一边问向傅言叙,后者点了点头,道,“嗯,光赶着回来,没机会吃饭。”

    “那去爸妈家吧,奥菲他们还在那儿呢,这会儿他们应该差不多做好饭了,待会儿开车快一点,说不定能赶上一块儿吃饭。”夏琰开口说道。

    “不看到最后么?”傅言叙问道,只是忍不住也转了身跟上了夏琰的脚步,后者道,“有什么好看的?腾飞肯定死定了,有这时间,倒不如快点回家吃顿饱饭。”

    “那也是。”傅言叙一手拿着却邪,一手搂着夏琰,开口道,“我都快饿死了,爸妈煮了我的饭了么?”

    “煮了。”夏琰笑道,“管你吃饱。”

    “那我们快点回去吧。”傅言叙笑道。

    眼见着夏琰和傅言叙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就走了,冯梓芙他们对视了一眼,然后看了一眼已经现了本体的腾飞,突然觉得……

    腾飞好像真的不如一顿饱饭。

    等所有事情都尘埃落定了之后,夏琰他们一群人又聚在了一起,谈起那天腾飞明明能够利落地解决夏琰,取得她体内那颗属于嗜血的元魂丹,闭关修炼一段时间之后恐怕连冯梓芙都不是他对手了,可偏偏最终却落得一个元神尽散的下场。

    对此,众人想了又想,最终只能够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

    自古反派死于话多啊!

    要是腾飞不是和夏琰瞎BB那么多的话,早就完事儿了嘛。

    ------题外话------

    撒花,终于结局啦,有点嗨森,又有一点难过,一路以来,毒医的订阅都不错(对我而言啦),这多亏了妹子们的支持。

    什么都不多说了,群么一个,谢谢妹子们一直以来的支持和喜欢,没有你们,就没有今天的毒医,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下一部作品还可以看到妹子们的身影(╯3╰)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