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28

作者:程十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英王不喜欢他的王妃。

    他们兄弟中,除了老大因为命格奇特不宜早婚,老四得了旨意,可婚事自定,老二则自己求了皇帝指婚,得到云南薛家的助力。唯独他,他的王妃只是个翰林之女,偏偏还不得他意。

    他生母容貌极美,出身微寒,又早早过世。他不像老二老四那样,有显赫的外家。他本来还期待着能有个势力雄厚的岳家,作为日后角逐的资本。

    可惜,父皇竟指给他了一个寒酸的翰林之女。

    他不像老二那样没头脑,也不像老四那样受尽宠爱。纵使心中百般不情愿,他也不敢明着拒绝。

    圣旨上说,他的王妃沈氏品貌端庄。他在女色上向来上心,若真是给他指了一个绝代佳人,他也能稍感慰藉。

    然而,成婚当天,当他掀开盖头时,盖头下的那张脸,教他失望透顶。沈氏不丑,不但不丑,也勉强算是个美人儿,但是跟他期待中的风华绝代,差了很远,很远。

    他自小在宫中长大,见过的美人儿不计其数。他的王妃莫说远不及他容颜绝世的生母,就连不以美貌著称的皇贵妃,都胜她许多。

    父皇赐给他的妻子,就长这般模样么?还是说,在父皇心里,他只配有这样的妻子?

    沈氏进门的第一年,除却洞房花烛夜,他也只在初一十五歇在她房中。美人儿一个接一个地抬进门。

    初时,他隐约还有点小想法。毕竟是结发夫妻,也不是她自己求着指婚的,给她一点尊重也不是不可以。

    可是,他受不了她的怯懦蠢笨。她不争不抢,哪怕是他当面给她没脸,也没见她吭一声。就连没正经的名分的侍妾都敢当着她的面,向他邀宠。她进府一个月就有了身孕,却不明不白地流掉了。她竟然只会向他哭泣。

    她自己都做不好正妻,她得不到应得的尊重,还能怪到他头上?

    他将来是要做大事的,他也是想争一争那个位置的。就凭她的本事,她能母仪天下么?

    沈氏容颜清秀,可是在他的王府,她的姿色只能算是末等。本来她还有个王妃的头衔,偏偏却又没有正室的气概,她连王府都打理不好,又不能给他任何帮助,他不瞎,也不傻,为什么要委屈自己,尊重她?

    成婚多年,她唯一让他满意的是,她明白自己的分量,不吵不闹。他是好美色之人,王妃谦和不争,总比老二家的妒妇强些。

    只是,各人都有各自的无奈。

    英王府美人儿很多,沈氏管理不好后院,只能教人将西苑收拾出来,把那群没正经名分得美人儿安置在其中。

    他在美色上素来上心,又勤于耕耘,西苑偶尔也会有好消息传出来。但是,这些女人怀了又流了,竟没一个把孩子给生出来的。

    这让他对沈氏越发不满

    蚀骨烈爱,总裁的独家专属。侍妾流产,皆因主母管家无能。父皇夸老二家和,却教他诵读《礼记·大学》,分明是在指责他不能齐家!

    沈氏竟连薛氏那妒妇都不如!

    他怒气冲冲,若非沈氏突然有孕,他定不会让她好看。

    沈氏怀孕期间,他们略微和睦了些。他也尽量给她尊重和呵护,至少得让她把孩子平安生下来。这可是他的嫡子啊,也是他第一个孩子。

    可惜沈氏仍旧让他失望,似乎他的关心,对她而言,可有可无。他放下娇滴滴的美人儿,就歇在她房中的长塌上,想就近照顾她。

    可这样的荣宠,她竟也毫无感激之意。

    他生出的热情,在月余之后,也渐渐消退了。

    他暗暗祈祷,希望是个男孩儿,那么便是皇帝的第一个孙子了。皇家重长,他的嫡长子肯定能给他加分不少。

    当他从产婆口中得知她生的是女孩时,他脸上半点笑意也无。虽说女儿也是他的骨血,但是,不是儿子,他很失望。

    沈氏还在坐月子,他就又抬进了新的美人儿。他知道皇帝嫌弃他内宅不稳,可他又没想过要皇帝待他像对老四那样。不喜就不喜吧。再说了,连父皇自己都一个接一个地纳妃。上行下效,有何不可?

    女儿出世之后,沈氏眉目间的愁苦之色淡了不少。她似乎是把整颗心都放在了女儿身上,连为人.妻子的基本责任也都忘却了。

    他对她已不抱任何希望。

    后来,因为与老二互殴,他们被派到皇陵去守墓。

    听说,薛氏挺着肚子,要进宫求情;而他的王妃,却直接命人关了王府的大门,要过自己的小日子。

    他怒火中烧,气愤不已。莫名的,他竟有些羡慕老二。诚然薛氏善妒,但是至少她能担忧自己的丈夫。而他的王妃,说不定巴不得他出事。

    也许是皇陵凄凉,站在祖宗墓前,他竟然生出茫然之感来。即使是争了皇位又怎样?到头来不过是一抔黄土,一堆白骨。雄图霸业终成空,连太.祖皇帝,不也是躺在了坟墓里?

    他在皇陵思考人生,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皇帝就驾崩了。这意味着,皇陵里,即将再多一个人。

    大哥姬央继位,老四已然投诚。他看看站在老大身后的重臣,也基本接受了这个现实。

    大行皇帝下葬,新帝登基。

    待一切尘埃落定,英王回到家中,想听听沈氏是怎么解释当日的事情的。他觉得,他身为丈夫的尊严,受到了极大的挑战,不,是践踏。

    但是,沈氏一如平时,半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她只管照顾女儿,仿佛当他不存在。

    他怒了:“你当本王不敢休你么?”

    沈氏一脸无奈:“王爷说什么胡话?妾是先皇指婚,是上了玉牒的,又不曾犯了七出之错,王爷为什么要休妻?”

    他恨得牙痒痒:“你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一个王妃战龙!”既不能打理后宅,又不能教导姬妾,甚至连最基本的伺候夫婿都不会。

    她更无奈了:“那王爷还是休了妾吧!”

    “你……”他气急,愈发失望,拂袖而去。

    虽然对外宣称先帝是由于积劳成疾,才会突然驾崩,但是真实原因,英王心里也清楚:父皇是栽在了女色上。

    这教他心下一悸。他暗暗算了算后院女人的数量,隐隐有些担心有一天,他也会步了父皇的后尘。

    他不由得埋怨沈氏,身为妻子,她就不会操心丈夫的身体健康吗?

    国丧期间,他不能近女色。他也不能闲着。于是,他想起了他还有个女儿。

    他的女儿已经会走路,会说话了。他偶尔逗逗女儿,听她怯怯地喊“父王”,看着她孺慕的眼神,他的心蓦地一软,轻轻摸摸她软软的脸颊。说到底,这是他的女儿。

    瞧,她的眉眼跟他多像,也有几分像她的祖母呢。

    也许是父女天性,他和女儿处得时日久了,对女儿也上心了不少。有时不见她,他还会分外想念。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竟看到一个略微眼熟的侍妾讨好诱哄他的女儿,要她吃不易克化之物。

    他勃然大怒,当即斥责了那个侍妾,并严令府中姬妾不得接近郡主。

    他怒气未消,去找了沈氏,待要埋怨她治家无能。但看她一脸平静,他的话便都被堵在了喉头。

    他一声不吭,转身离去。

    出孝之后,他没再往府里抬新人,看在女儿的面子上,他在沈氏房中歇息的次数也多了些。

    日子就这么不咸不淡地过着,他好女色之名,人人皆知。可是奇怪的是,他这一生竟只有一个女儿。西苑那么多女人,竟无一人生下子嗣。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早年重欲,他年纪不大身体就坏了。这个时候陪在他身边,细心照顾他的,竟是沈氏。她亲自奉药,毫无怨言。

    她早已过了花信之期,反倒比年轻时多了几分从容优雅。他心下感动,记起早年旧事,知道自己当时荒唐,也有错误。

    临终之际,他握着她的手,艰难地道:“下辈子,咱们……好好的。”

    沈氏却将他的手指一根一根掰下来,轻声说道:“不会了,王爷,下辈子,我不要见到你了。”

    “蓉蓉……”英王的眼中盛满了不解和失望。

    “王爷,你知道你为什么没儿子么?”她凑到他耳边去,低声说道,“因为在小萱出生之后,王爷就再也不可能有孩子了。”

    “你——”

    英王薨了。

    沈氏将他的眼睛合上,声音很轻:“不怪我的,你不能怪我的。最开始,明明是你错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