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九

作者:幕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九尾狐原本半人高的身体猛地膨胀开来,在变化到两人高后便止住了变化,凶恶地向着柳婧冲来,身后九条长尾也从四面八方向柳婧攻来。

    但出乎意料的是,面对这般异变,柳婧不惊反笑,不退反进,声音轻飘飘地说道:“果然如此,我就知顶着‘莫长歌’之名的你,不会这般轻易罢休。”

    柳婧笑着,也化作天狐模样,踏着金色的火焰,前冲避开九尾狐的尾鞭后,便让金色的焚世火弥漫开来,将这片区域化作自己的主场。

    “住口!”

    那九尾狐尖叫起来。

    “你怎配提他的名字……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是你害死了他!我要你偿命!!”

    九尾狐越发疯狂了起来,就算被血脉的誓言迫得七窍流血,攻势却也一刻不停,状若疯虎。

    柳婧不慌不忙地避开,一边躲闪一边观察这九尾狐,一边还有心思试探道:“纵然是我害死他又如何?像他那般的人,早就该死了。”

    “闭嘴!!”

    柳婧淡淡道:“我不但要杀了莫长歌,接下来我还要杀了你,杀了世上所有可能会成为‘莫长歌’的人。”

    “闭嘴!!我叫你闭嘴啊啊啊——”

    九尾狐嘶吼起来,竖瞳里染上了鲜艳的红色,原本只是流着血的眼角也滚出了泪来。

    “像你这样的……像你这样的女人,怎配得到他的喜欢?!若非他识人不明,主人他又怎会爱上你这样的女人,又怎会让你这样的人趁虚而入,最后死在你的手里?!甚至连我的母亲……都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为何他们都死了你却还不死?!为何你还不死?!!”

    九尾狐攻势越发癫狂,不管不顾,甚至连那能焚烧灵魂的金色火焰都不躲不避,只是闷头前冲。

    柳婧一时不察,叫九尾狐从身上撕下一块肉来。

    神念化身受损,柳婧闷哼一声,只觉得伤口也疼,脑子里也疼,细细密密得像是针扎一般。柳婧眉头微皱,知道不能与这想要同归于尽的疯子硬抗,因而慢慢拉开距离。

    “为何你不死?!”那九尾狐一边笑一边哭,“为何你不死!!”

    柳婧看也不看自己鲜血淋漓的伤口,思绪电转,因果牵引之下,转瞬便明白了前因后果。她冷冷一笑,凉薄道:“你母亲想要置我于死地,我杀了她,莫长歌利用我谋害我,我杀了他,现在你却来我面前摆出这样一幅面容,斥责我无情冷酷?呵,真是好厚的面皮,我倒是小觑你了。”

    是的,就在方才的那一瞬间,柳婧便明白,这只九尾狐,正是她在方覆界中所见的那只狐狸。正是它,将她引入了妖狐的地宫,见到了那只曾为梦沉音妖仆的大妖狐,也就是它的母亲。

    而后,柳婧杀了那只大妖狐,却并未对小妖狐赶尽杀绝,谁知道这一切都落在了这小妖狐眼里,在它心中种下了仇恨的种子。接着,莫长歌来到妖狐地宫,将它签为妖宠,带在身边。

    没过多久,莫长歌也因她而死在谢世瑜手中。

    若事情还如柳婧第二世那样的话,那么天道定然十分欢喜瞧见这一幕。

    但,第二世的最后,梦沉音与天道博弈,天道诱惑了莫长歌,梦沉音则引导了谢世瑜,二者的天命主角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对换!

    这一世,棋局重开。

    莫长歌虽依然是魔门之子,但他却已是天道选中的天命主角,代表着的是天道之意;谢世瑜虽依然是道门之子,但他却已是梦沉音选中的天命之人,站在了天道的对立面。

    因此,谢世瑜杀了莫长歌,并非代表天道压过了梦沉音,反而代表着天道的天命主角的失去!

    这样一来,天道又怎肯轻易罢休?

    于是,在天道的指引下,莫长歌的妖宠便现世,不但带走了集大气运的九转噬心魔录,更是以“莫长歌”之名行走于世间,顶替莫长歌的身份和命运。

    但这到底是天道的一时之计。

    而九尾狐的身份,注定无法成为天道最终选定的天命之子!

    ——在它被选中、顶替“莫长歌”身份的那一天,它就成为了弃子,终将死去。

    所以它才会在这个时候,在这个时间,出现在她的面前。

    柳婧笑了笑,也懒得再理会九尾狐的疯狂,话语中带着淡淡的不耐:“也罢,随你怎样想吧。反正……你已是必死了。”

    九尾狐怒喝:“好!那就让我们来看看到底谁技高一筹罢!”

    ·

    “你觉得,我是何人?!”

    那狂生说着,衣袍猎猎,脸上的醉意不知何时散去,眼中厉光灼灼,竟如同九天之上的仙人一般。

    谢世瑜脸上有瞬间的迷茫,但是想到狂生方才的话语,他的心跳一点点加快,一个叫他感到不可置信的猜想从脑海深处浮现。

    “您……您是……”谢世瑜结结巴巴道,“极苍府的……前辈么?!”

    “你终于察觉到了么?!”狂生大笑起来,“不过这也不怪你,也是我那师妹太过懒怠,竟只教你御剑之法,却不叫你炼体、辨识、驱灵之术,这才叫你面对同门之人,都没有丝毫感应。”

    狂生抚掌,腰间长剑镪然出鞘,落于其手,那剑锋光芒无匹,似是照亮九州!虽然下一瞬它就黯淡下去,藏锋于内,但那一瞬间的灼目,却叫谢世瑜久久不能忘怀。

    “师妹可交过你持剑礼?”

    谢世瑜神色微黯,道:“师父她……在教过我造化剑诀后,就……过世了。”

    狂生一怔,而后微叹:“原来如此……情关难过,师妹她到底也是陨落在这一关上了么?”狂生温和地看着谢世瑜,微微笑道,“但以师妹的性子,想来她走的时候也是无悔的吧?”

    谢世瑜回想罗拂死前,在夕阳余晖下的那一抹笑意,点了点头。

    狂生道:“既然她已无悔,你又何必放在心上,何必心怀遗憾?道之一途,千难万阻,有人求长生,有人求无憾。师妹她死时,心中有剑、有情、无憾,她心中已无挂碍,你又何必为了她没有的遗憾而遗憾?”

    谢世瑜怔立良久,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向着狂生拜下。

    “晚辈受教。”

    狂生又一次笑了起来:“还自称晚辈么?”

    谢世瑜一愣。

    狂生道:“虽然你并未正式拜入我极苍府,但你既然是我师妹的弟子,那么也毋须太过在意虚礼。我俗家名字已然忘了,道号青辰,你称我青辰师叔便是。”

    谢世瑜恭恭敬敬拜下:“青辰师叔!”

    青辰笑眯了眼,似是对这“师叔”一称十分受用,挥手就用袖风扶起谢世瑜,道:“这一次,我便是感到与我有缘人之人在仲沉界,这才前来。看到你之后,我才明白,这有缘人的‘缘’,并非是对我,而是对着极苍府而言!”

    说到这里,青辰正了正脸色,道:“那么,我且问你:你可愿同我回极苍府,正式拜入我极苍府门下?”

    谢世瑜想到罗拂临死前的嘱托,还有因罗拂逝去而艰难摸索的十余年,顿时半分犹豫也无,再次拜下:“谢世瑜愿入极苍府门下。”

    青辰抚掌大笑:“好!好好好!”

    这一刻,也不知是不是谢世瑜的错觉。

    他听到远处雷声阵阵,而后一声轻笑渺渺,似有似无。

    “终于开始了。”

    谢世瑜循声望去,却不见人影。

    ——错觉么?

    谢世瑜看着面色无异、显然什么都没有察觉到的青辰,不由得摇摇头,将这件事抛在脑后。

    他唤出小狐,看着小狐同薛如玉依依惜别后,这才带着小狐,同青辰一块儿,驾着剑光飞向仲沉界的空间阵,向着三千界中神秘莫测的极苍府师门而去!

    良久,浩瀚湖面不远处的灌木丛中,一道青焰微闪,一只手破界而出,手上还拿着一株沾血的绿花。

    毕方道:“你可算来了!刚刚来了个淬剑期巅峰的剑修,可没吓死我!”

    柳婧平淡道:“你本体已是大乘期妖修,虽然实力下降得厉害,但若瞒过淬剑期剑修都成问题,那么我还要你何用?”

    毕方愤愤喷出一口火焰:可恶的狐狸!

    毕方转移话题,道:“你不是去找山河图的么?怎么只拿着一朵花回来?!”

    柳婧轻笑一声:“你眼光可真是差劲呢。”

    柳婧伸出手来,心念一动,绿意莹莹的花儿便在她手上轻轻浮起,慢慢变化,在化作了一卷小巧玲珑的书卷后,落在柳婧手中。

    “既是我柳婧想要的东西,我又怎会让它从我掌中逃脱?!”

    她看着手中外貌平平无奇,但却又让无数人疯狂的山河图,微微一笑。

    与天道的博弈,终于是要再次开始了!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