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47|完结章

作者:宝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会场沸腾起来,比刚才遥控飞机掀起的高*潮还要高——

    出过如此严重医疗事故的医生,居然可以大摇大摆的作为临床代表,来给他们这些医生传授经验——传授什么经验啊,怎么把病人的嘴整麻么?

    话说回来,这公司如此知名,多的是人投简历,请谁当营销主管不好,非要请被种植手术坑过的患者?万一她心理变*态,报复社会,巴不得多看见几个步后尘的小伙伴呢?

    说的难听一点,就算不是要选多么完美无暇的人来卖产品、讲经验,至少也要找个差不多一点的,至少没这么典型雷点,没这么刚好相关的黑历史的人吧?

    这公司,是脑子进水、被盗号了么……

    与此相应,网上的风向也火药味十足——

    “我看,他们就是盲目追求高颜值、话题性,刚刚还给那个女医生发奖呢,医生有这么轻佻前卫的么,对工具也颜控真是醉了——反正都是埋在骨头里的钉子,露都露不出来,还分什么茶表绿、莲花白啊,真把医疗当成快消品了么?”

    “楼上发言的是老古董吗?人家公司财大气粗,把产品弄的花花绿绿的也是人家乐意,有的是粉丝追捧,我就喜欢,而且不费眼,不容易搞错型号,你也就只能看见花花绿绿了。”

    “额,你要捧就捧呗,当心被他家黑历史传染,也整出几个下唇麻木来,就好玩了。”

    “呵呵,别装了,你肯定是他们对家公司的,见不得人活动热闹人气高,我相信你家的产品绝对不会下唇麻木,因为根本就卖不出去几套……”

    远在江城的总管得知现场情况,叹息一声。

    早前他含蓄暗示小凡不去北城,就是因为有消息灵通的下属给他看了网上的相关话题。当时他还没想到事情会闹这么大,只是担心小凡太过煎熬。

    想不到现场这事被捅出来,目标还直指发表会两大主力,他和他的团队一时间都不知道要怎么解决,只能感叹有得必有失,暗暗祈祷能够化险为夷。

    以上种种发生在极短时间内,而在会场,并没有太多机会给他们细细思量。

    在一片哗然尴尬中,小凡正要起身,却听谢隽奇说,“谢谢这位观众,这是个价值千金的问题。”

    众人一愣,随即笑了出来,稀释了那份尴尬。

    这是观众提问环节中,答问者常用的开场白。哪怕下面问出了一个小学生水平的白痴问题,发言者也会这么说,就是为了鼓励发问,拉近距离——虽然他后面的回答水平可以完全碾压。

    被问到这么尴尬的问题,几乎是踢馆的节奏,谢隽奇还能如此从容,这份自信甚至比他的回答本身,更加化解了空气中的那些质疑。

    谢隽奇随即关掉刚才讲解产品的病例,却打开另一份幻灯。

    “我接下来要讲的,就是关于这个病例的心得——《种植手术导致下唇麻木并发症的原因和解决方案》。”

    的第一张,关于患者介绍,赫然正是“纪某,女,29岁……”

    众人一惊,本以为依他的江湖地位,这种问题多半也就是打打太极含混过去,毕竟是黑历史,没必要太过张扬,想不到他竟是以毒攻毒。

    谢隽奇手中遥控器一动,患者简介旁边的空白处,出现了照片。

    大家又是一惊。

    牙科病例讨论,不可避免要附上患者照片,照片中不可避免会出现脸。既要凸显真实性,又要尊重患者*,解决方式,一般就是在患者的眼睛处打码……

    但这张照片上的纪小凡,眼睛上没有打码,就是一年多前的她,脸庞明显比现在要丰腴不少。

    “别担心,我已事先征得了患者,也就是纪小姐本人的同意,可以使用她的照片用作病例展示,”谢隽奇话锋一转,“但我希望在座不要拍照或录像。”

    大家都很听话的关了手机、相机。

    小凡静静看着一年前的自己,恍如隔世。

    谢隽奇的声音徐徐响起,“2xxx年5月,患者因左下颌第一磨牙缺失数年,来院咨询,检查见——”

    听着他的讲解,众人都忘记了之前的吐槽。

    下唇麻木,对大多数业内人士来说,那就是挡住前路的大石,造成了诸多限制阴影,堪称阿基琉斯之踵。他们想要克服,却发现只敢绕开,因为这方面的资料确实少之又少。而现在,谢隽奇几乎是从头开始,和盘托出,从纪小凡的初诊检查说起,大有亲手把伤疤揭开展览给大家看的节奏,这不能不让人为之动容。

    而谢隽奇也并非只是回忆,不光是沉湎在对这个事故的懊悔中,他还举一反三,发散开来,介绍了国内外的类似病例,他找原因,反推,如何既要最大限度的保证安全,又不至于因此束手束脚讳疾忌医,在这个高度上,引出来的规避方案、手术过程中的监控、一旦出现并发症又该如何康复,自然就很容易进到观众心里。

    网上几乎同步刷着对他这一行为的看法——

    “哇,谢医生真是有种!敢把自己的黑历史拿出来讲,太man了!”

    “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从此对谢医生路人黑转粉。”

    “我觉得‘纪某’也很勇敢啊,同意把自己的病例贡献出来——天啊我终于看到一张没打码的病例照了!她现场比照片里面瘦了好多,看来麻麻更健康啊——”

    当然,谢隽奇也不是真的“和盘托出”,至于缺少了哪部分,就只有当事人自己明白。

    末了,谢隽奇关闭幻灯,在如雷的掌声中,望向纪小凡的方向,“其实我认为这些掌声应该送给纪小姐,以及像她这样,有意或无意中充当了教学病例的患者——我还记得我的外科学老师,在第一节课的开场白就是,请感谢你的患者,因为医生是被患者的血泪养育成熟的——这话固然难听,却也真实……而如今我们要做的,就是尽量将自己准备到最好,减少遗憾,希望大家尽量避免过失,努力在这个不完美的世界里最大可能的追求完美。”

    观众们快被自己的掌声给震聋了。

    “最后,我还想跟纪小姐正式道歉——造成你数月的痛苦,除了技术原因,还有沟通的问题,希望你愿意监督我,改善这些问题,最终验收,并且原谅,”谢隽奇直直的望向纪小凡,“——小凡,你愿意吗?”

    现场愣了一下。

    谢隽奇居然把黑历史放上台面来讲,已经够出乎众人意料,想不到他还直指目标,当众道歉,这等于是把软肋亮在她面前,如果小凡气不过,不原谅,那就是无力回天的死局。

    另外一些人却听出了蹊跷。

    “纪某……纪小姐……小凡?这是个什么进化路线?”

    “我也想问……改善问题,原谅过失也还说得过去,怎么还有‘监督’、‘验收’这种字眼?纪小姐到底也只是他患者,怎么可能监督验收啊?”

    “还有他结尾坚持问愿不愿意,听着也怪怪的……”

    “好像明白了什么,咦手上怎么多出了柴火棒?”

    “怎么回事,谁给我套的虎皮裙?”

    “我只想问三个字——要烧吗?”

    “别急,‘纪某’好像站起来了,再等等看——”

    纪小凡确实站了起来。

    众人望向这位“纪某”,一会儿感叹她变漂亮了好多,一会儿看她左边下唇是否全无异常。

    “我问过谢医生为什么要学医,”纪小凡笑了笑,“他说,因为他中学成绩太好,图方便就选了个分数线最高的专业。”

    听见在场一片起哄倒地声,对于小凡帮他拉仇恨的既成事实,谢医生只能苦笑。

    “当时我跟大家的反应一样——啊,是这样啊,居然不是因为童年宠物因病去世、遗憾至今?或是根本心怀天下、想要济世救民?至少也要看个偶像日剧,对主角的拉风白大褂无限向往吧?”

    在场响起一片笑声。

    小凡接着说,“现在我觉得,不管什么原因,重要的是身处这个位子,有无尽到本分。好比我自己,我小时候养的狗腹泻治不好蒙主宠召,我羡慕那些可以治病救人实现自身价值的医生,我至今记得20年前所看医疗日剧的主角名字,但我却没有和各位一样当上医生……想不到,如今半只脚却踏入了医疗行业,可以跟各位医生合作。”

    有人想笑,却想起那只蒙主宠召的狗狗,默哀三秒。

    “……我很喜欢我的工作,也想要把好的产品介绍给大家,这跟我之前从事什么工作、有无经历过相关医疗事故,并无直接关系——其实,我的经历反而更让我认识到种植产品的安全性是多么重要,我并不希望看到有患者经历同样的痛苦,还好公司的产品给了我信心。”

    小凡直直的迎上谢隽奇的目光,“最后我想说,谢医生你,除了专业度之外,也是相当诚恳的人——尽管有过波折,我也依然觉得,这辈子能够认识你,成为你、而不是其他医生的患者,能够经历那些痛苦而收获更多,真的是……太好了……”

    会场一片静默,随即爆发出了超越之前的掌声。

    网上几乎要炸锅了——

    “这世界非但不完美,而且不真实——我没听错吧?这到底是发布会,还是告白会?”

    “弱弱的问,可以烧了吗?”

    “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烧!”

    “已点火~~”

    “火焰升起来啦~~”

    “来人,把那对当众秀恩爱的x男女推过来!”

    这时,工作人员接到指示,开启了电话会议模式,屏幕上出现的,却是此刻身在g国总公司的ceo!

    原来华国是g国的战略重点,对于今天发布会上的异常,ceo收到消息,也很关注,无奈身在千里之外,只能围观。对于谢隽奇和纪小凡的“黑历史”,他也是第一次听说,连忙找人补课,本来还有些担心,想不到北城发布会现场的两人,先后发言,硬是活生生的扭转局势,不但没有扣分,反而还升华了!至于那个明显来踢馆的人,早就见势不妙溜之大吉,无奈沦为激发主角逆袭的炮灰反派。

    屏幕中的老绅士面带微笑,他的自我介绍引来现场一片惊呼,“听说贵国是个很浪漫的国家,我今天有幸见识到了——你们有成语叫做歪打正着、阴差阳错,我看,用来形容kevin医生和纪小姐,真是再合适不过,可见医疗是人性化的,暂时的痛苦却能换来长久的幸福,而我们的产品还能把痛苦降到最低——你们国家的传统节日‘七夕’将至,我决定代表公司,向贵国赠予7777套产品,帮助那些有爱的人们再度微笑。而活动的具体安排,就交由纪小姐和kevin医生负责,希望我们的产品能帮助大家幸福快乐!”

    现场众人high到巅峰——

    他们赢了江城!他们的发表会更轰动!他们见到了ceo!现场掉落的彩蛋比江城还要大颗![划掉]为什么不在小主人的泪眼中蒙主宠召呢,这样就不用等到成年了单身着再被狂虐……[/划掉]

    现场太热,不得不让工作人员上台走流程降温,纪小凡离开会场,也让发热的脑子冷却一下。

    她身边随即多了一个人。

    “7777颗?我看,还是先把你嘴里那颗做了吧,”谢隽奇揽住小凡的肩膀,“反正你将来很长一段时间无法甩开我,也就没必要空着那个位子来纪念了。”

    小凡故意说,“我们公司有的是合作医生,我可不一定非得找个有前科的。”

    “哦?是谁刚才当着大家的面说,这辈子能当我的……患者,真是太好了?”

    小凡脸色一红,“那,那是危机公关,做不得数的。”

    “是么?”谢隽奇的眼神变得危险,“那我也有我的危机公关——”

    说罢,他欺身上前,牢牢的吻住了这辈子至爱唯爱的女人。

    在他怀中,小凡渐渐放弃了挣扎,用全身上下每个细胞,清楚而战栗的感受着她的医生,她爱的男人。

    这一切,真的太好了。

    (end)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