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9章 番外6

作者:桃花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等忙完春耕以后, 有一段空闲时间,霍青山也能轻松一下。这段时间他基本都是去总局或者首都开会学习,要么就是带着几个营长去农场研究院参观学习, 了解各种农业、工业知识。

    过两天就是送送的周岁了, 文茜等人原本还想张罗给她过周岁, 林盈盈却计划带着霍母他们回老家一次。

    转眼出来六年时间了,期间林盈盈带着霍母和麦豆去过首都, 霍青山带着弟弟们回家给大伯奔丧一次,其他就是两年前霍青芳和常工结婚, 趁着去首都学习的时候两人来过一次农场。

    算算霍母和霍青霞已经六年没回老家了,也没见到霍青花、霍青荷和霍青峰几个,着实想的很。

    尤其霍母最近总是梦见老家, 还念叨好多年没给老头子上坟烧纸,林盈盈就想带她回去看看,如果可以的话, 在老家多住阵子也行的。

    毕竟如今农场这里稳定下来。

    关键她已经有了俩孩子,不像最初那么黏霍青山了,嘿嘿, 这话不能让霍青山知道,他会郁闷的。

    她跟霍青山商量, “你要和我们一起回去吗?”

    霍青山:“我不送你, 你自己能出门?”

    林盈盈笑起来, “你少瞧不起我, 没你我还出不了门不成?”

    霍青山立刻抱住了她,下巴搁在她肩膀上,“因为我离不开你。”

    这猝不及防的情话让林盈盈笑容更加明媚了,她小声道:“我们先回去, 等你总局开完会再过去,我们可以一起回来嘛。你放心吧,青湖和谢云都大了,都能帮忙呢。”

    麦豆和送送又那么乖,不知道多好带呢。

    可一想到他们要走好长时间,霍青山的心就空荡荡的,有点不适应。他把林盈盈用力地抱进怀里,“我争取早点去接你们。”

    这一趟出行林盈盈最关注的不是俩孩子,而是霍母,六年后霍母年岁也见长,她怕霍母自己觉得年纪大心里有什么想法,所以尽量开导一下。

    霍母明白林盈盈的意思,笑道:“盈盈你甭担心我,我好着呢。我就是连做几天梦,又念叨你们爹呢。回去看看就好了。”

    她半点不觉得自己老呢,儿子当了团长和媳妇恩爱无比,如今儿女双全,好日子还长着呢。

    其他儿女也都各有成绩,都不用她担心,她做梦都笑醒呢,唯独这几天总梦见老头子,就回来烧烧纸,定定心。

    林盈盈亲自给霍青霞和哥俩请了假,然后又让通讯连给订了票,再多多的带上粮票和钱,带上这里的土特产,林林总总也收拾了好多。

    霍青山干脆给杨海军和徐海滨也放了探亲假,他俩家里一直催着回去结婚,就让他们一起坐火车回去,顺便就照顾一下林盈盈几个了。

    有俩小伙子当挑夫,他们带多少东西也不怕了。

    回去的时候俩小伙子负责挑行李,霍青湖扛着麦豆,谢云背着送送,霍青霞拎着两个行李包。

    林盈盈挎着自己的小包扶着霍母,轻轻松松,神清气爽。

    等下了火车,还安排了县里的车接,到时候送他们回霍家村呢。

    结果刚一出站,他们就听见霍青峰的嘶吼声,“来了,来了,他们来了!”

    几个大小伙子一通喊,那阵仗可生怕别人听不见,把睡觉的送送都惊醒了,好奇地瞅着他们。

    霍青峰如今已经二十三岁,再也不是之前的毛头小子,他身材高大,相貌俊朗,浑身都散发着男人的阳刚之气。

    他冲到跟前一把将霍母给抱起来,“娘,你可想煞我啦!”

    霍母原本还眼里含着泪花呢,这会儿被他弄得一下子笑了,拍着他让他赶紧放下,“这么多人呢,你这样让人家笑话,丢人!”

    霍青荷也赶紧跑过来,她和普通的乡下妇女打扮已经不同了,竟然烫了刘海儿,穿着时兴的水蓝色的确良衬衣,抖抖裤、黑皮鞋,细腰丰臀,时髦得不像话。

    一家人保持着稳定的通信,还经常通电话、寄照片,所以互相之间丝毫不陌生。

    一时间这里成了认亲大会,娘、嫂子、妹妹、弟弟、哥哥等称呼此起彼伏的。

    麦豆努力保持着和善友爱的表情,在叔叔和姑姑们等人的脸上逡巡,送送则瞪圆了眼睛好奇地看着听着,感觉眼睛耳朵不够用了,一会儿扭头看看这个,一会儿扭头看看那个。

    她瞅着霍青峰有点蒙,那好像是爸爸,但是又有点不像,爸爸不会这么笑,爸爸应该会第一时间把她扛起来,倒好像是青湖叔叔,可青湖叔叔在那边呢。

    哎,那他是谁?好纠结啊。

    正纠结的时候,霍青峰就把她从谢云背上给扛过去了,让她坐在自己脖子上,吆喝着,“大侄子和大侄女回家咯!”

    霍青荷对林盈盈和霍母道:“我大姐和三叔本来也要来的,但是生产队忙着收麦子呢,他们走不开。”

    霍家村和农场的农时是有出入的,现在农场清闲但是家里正收麦子呢。

    霍青峰扭头道:“我已经给三姐和姐夫发了电报,肯定今天就回。”

    霍青芳能干,她又听林盈盈的话,之前林盈盈写信让她和青荷、青峰几个多学习,有机会就去进修读书等。她都听进去了,得空就跟常工王工等人学习。她还买了很多书看,在市里参加过短期的培训班,进步非常大。

    73年初的时候她被选拔成市里农机厂的调试员,时常去市里出差、学习,城里乡下两头跑,忙得很。

    她和常工在学习工作中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同时也互生情愫,常工为了追求她,总是找机会下乡出差,还主动帮她学习上进。

    只是青芳一直有城乡之别的顾虑,不肯接受他的求婚,后来在她被选拔为农机厂调试员的时候才正式答应。

    在答应常工求婚之前,霍青芳先给林盈盈打了个电话,问问嫂子等人的意见。

    林盈盈当时一点都没干涉,她知道青芳不是颜控和恋爱脑,她那么勤奋上进,喜欢的男人必然也是这种,如果不合拍她也看不上。

    霍青芳结婚的时候也不让霍母和林盈盈等人回来,毕竟他们拖家带口的一大堆人呢,反正她觉得结婚也不是什么大事。后来她就和常工趁着去首都学习的时候,两人特意跑了一趟北方农场拜访霍母和兄嫂。

    如今小夫妻有一个儿子,小夫妻工作忙,孩子在常工妈妈家里带着。

    林盈盈笑道:“咱们赶紧回吧,你们来接我们,不耽误割麦子吗?”

    霍青峰嘁了一声,“耽误啥啊,现在农机组一点都不缺农机手,多的是人呢。”

    林盈盈知道农机组如今被公社干部把持,塞了不少关系户进去,霍青峰不想干了,他想去跑运输。

    她笑了笑没说什么,而是去跟杨海军和徐海滨两人招呼一声。他俩家在邻县,火车不到,他们要转汽车。

    林盈盈一人给他们一个大红包,“婚礼不能到场,提前发个红包祝福你们。”

    两人还想推辞,林盈盈却笑微微地把红包塞在他们口袋里,“这几年我看着你们就跟我弟一样,回家好好结婚,回去的时候要把媳妇也带上啊。”

    两人给林盈盈敬了个礼,然后依依不舍地走了。

    霍青峰看林盈盈对那俩兵那么好,忍不住有些酸溜溜的,他凑到林盈盈身边,“我说嫂子,你是不是把我都给忘了?”

    林盈盈瞥了他一眼,笑道:“怎么会呢,回家要好好跟你叙旧呢。”

    青芳和青荷都有进步,就你小子学习不用功,工作也没太大的进步,还在公社农机组被人排挤呢。

    他们坐车回村里,立刻就引来了很大的轰动,村里没下地的老婆子和小孩子们都纷纷跑到霍家门口来看热闹,看着一个个皮箱被扛进去,看着一筐筐好吃的被挑进去,泥猴子们简直羡慕得眼珠冒光。

    这时候有个十几岁的小少年喊道:“林知青,你还认识我不?”

    林盈盈笑道:“当然认识,你不是大鼻涕么。”

    这小子小时候五冬六夏的都拖着两条大鼻涕,也不知道咋回事,现在看起来黝黑的面皮,鼻子倒是干净了。

    小少年黝黑的脸黑红了,“咋还揭短呢?”

    林盈盈就抓糖给他们吃。

    霍青湖已经是18岁的大小伙子了,不再是当初的小少年,整个人酷酷的,丝毫不爱搭理那些脏兮兮的泥猴子。

    谢云却感兴趣得很,他走的时候小,也就七八岁,期间回来一次也没待几天,这次回来可得好好显摆一通!

    他的玩具、他的军装、他的五角星、他的小人书、他的糖……他现在可是个有钱人!

    家里还跟他们走的时候布局一样,但是房子却新了很多,看起来是刚修缮过的,甬路也重新铺过。家里的花草树木却是原来的,长得郁郁葱葱,花团锦簇,特别喜庆。

    霍青荷笑道:“嫂子,你们回来的正好是时候,咱们可以染指甲啦。”

    26岁的霍青荷一点都不见岁月痕迹,反而更加时髦漂亮,肆无忌惮地绽放着成熟的风情韵味。

    她把自己的好东西都拿出来给林盈盈和霍青霞,还忍不住酸溜溜地打趣霍青霞呢,“咱们这些姊妹,就数你有福气,跟着哥哥嫂子走了不用干活儿,还能吃香的喝辣的,现在还去唱歌演戏,成了大明星啦!你可真了不起。小时候我看你木吱吱八杆子敲不出一个屁来,不曾想你倒是最有出息的。”

    霍青霞脸都红透了,“二姐,你瞎说什么呢,你们都比我有出息,我就是听嫂子的,给孩子和战士们唱歌,哪里是什么明星啊?”

    霍青荷:“你不用谦虚啦,我都在报纸上看到你了。对了,我还在电影里看到你了呢,那个《万里冰封》电影里,有个唱歌的女文工,是不是你?”

    霍青霞想了想,好像有这么一会事儿,那次去总局说是有人要拍她唱歌什么的,还给她拉倒雪地里唱,可给她冻得不轻。

    她怕霍母和林盈盈担心都没说,原来是拍电影了?

    霍青荷笑道:“可惜,你不是主角,就唱了首歌就再也没出场,后来主人公说你被冻死在雪地里,都赖万恶的旧社会!”

    林盈盈也来了兴趣,“我怎么不知道?我们那里每星期都放电影呢。”

    为了丰富农场的业余生活,林盈盈起头张罗了一个农场放映班,定期去总局拉机器和片子回来放电影,基本十天就能放一次,一次放三个片子,让大家看个过瘾。

    但是也没听说哪个片子里带着青霞啊,她居然错过了!她居然拿不到最新的片子!太过分了!

    很快霍大娘等婆娘都跑来找霍母叙旧聊天。

    一见面霍大娘就开始抹泪了,“青山娘在家的时候,咱们还闹闹小脾气,你一不在家,我们可想你了,天天念叨你呢。”

    当初的那些攀比、置气、嫉妒都在分别后随着时间的流逝变成了老人们的念想,如今霍母儿女出息,他们拍马也追不上了。

    霍母和霍青山还成了她们在家里吹牛的资本,这心态自然也就转化了。

    尤其霍大伯前两年去世,霍青山还百忙中回来奔丧,给足了大伯体面,让霍大娘觉得脸上有光倍有面子,如今心态和从前也大不相同了。

    现在她见着霍母,就真的是份外亲近。

    霍三婶虽然没霍大娘那种变化,但是现在霍母高高在上,她还真嫉妒不着了。不管是男人还是孩子,她哪一个都比不上人家,而且儿媳妇也一个个不省事,别提让她多闹心,所以现在见了霍母她只有讨好巴结的份儿了。

    七八个老婆子都纷纷以和霍母亲近为荣,拉着她要去自家吃饭如何的。

    霍母也几年不回家,乍见了老家人,自然是亲近得很。

    屋子里就是一团和气,其乐融融的。

    霍青湖嫌人多烦,他就喊着谢云一起,带着麦豆和送送出去玩。他们虽然是从农场来的,可林盈盈会打扮,几个孩子都穿着利索干净。

    尤其麦豆和送送,不像乡下孩子套个脏兮兮的麻袋,而是穿着非常合身的衣裙,格外亮眼,惹得孩子们看个不住。

    和霍青湖同龄的那几个少年,如今更没法跟他比了。

    他们一个个风吹日晒雨淋地劳作,年轻轻就染上了岁月的风霜,虽然眼神还单纯,可面相却比霍青山看着还大呢。

    霍青湖和他们根本就没有共同语言了。

    不过他们都稀罕霍青湖和谢云,只需要看着两人,听谢云讲农场的稀罕事儿就够了。不管什么都让他们觉得稀罕,那没过小腿的大雪,那一望无边的树林子,那吃不完的鱼,还有那望不到头的庄稼,一年到头的白面馒头!!!

    农场可真好啊!

    正说着呢,霍青花从外面小跑回来,看到霍青湖她还喊了一声,“青峰,娘和你嫂子他们回来了吗,你咋在这里吹牛打屁呢。”

    谢云哈哈大笑,“大姑,你傻了吧。”

    霍青花这才认出来是小弟呢,这么猛一打眼,兄弟俩外形可像了呢。她跑上前,照着霍青湖的肩膀拍了一下,欢喜道:“行啊青湖,长这么大的个子啦,要赶上你大哥了。”

    霍青湖问了一声大姐好,然后淡淡道:“比我大哥还矮五公分。”希望自己还能再长高一点。

    霍青花欢喜得跟什么一样,又摁着谢云一顿胡撸,揉着揉着回过神来,拍了谢云脑袋一巴掌,“你刚才叫我什么?”

    谢云小声道:“大……”他对上霍青花那凶巴巴的眼神,最终把姑字和着唾沫咽下去了。

    送送看霍青花打了叔叔和哥哥,有点紧张,就往麦豆怀里挤了挤。

    麦豆立刻就把妹妹护住了,戒备地看着霍青花,免得这个大姑打人!

    霍青花这才看到躲在霍青湖后面的俩漂亮孩子,惊喜地眼睛一亮,大声道:“妈呀,这是麦豆和送送吧,我大侄子和大侄女,哎呀真俊,快让大姑稀罕稀罕。”

    霍青花要去抱送送。

    麦豆蹙着眉,眼神严肃地望着她,“大姑,你打人,不对。”

    霍青花一怔,随即笑起来,“那不是打,那是亲热呢。”

    说着她就轻轻拍了麦豆一巴掌,“你看,一点不疼是吧?”

    麦豆看了谢云一眼,谢云做了个鬼脸,还不疼呢,那一巴掌拍得他都一趔趄!大姑自从当了女队长以后,这力气见长。

    霍青花稀罕了一下麦豆和送送,这才想起来对谢云道:“你爹在麦田里,等会儿回来啊。”

    谢云嘿嘿一笑,“大姑,那我去找我爹了啊。”他怕霍青花打他,一溜烟地跑了。

    霍青湖把麦豆和送送交给霍青花,也跟着谢云去了。

    送送见叔叔和哥哥走了,立刻瞪圆了眼睛,戒备地盯着大姑,生怕她打自己和哥哥。

    麦豆低头安慰她,“大姑不打人,不疼的。”

    送送这才放松了,朝着霍青花甜甜一笑,“姑姑!”

    霍青花答应一声,欢喜地眼泪都出来了,一把将送送抱起来,“真是个俊孩子,咋这么稀罕人呢。和你哥哥一样招人稀罕。”

    她一手抱着送送,一手领着麦豆回家。

    麦豆:“大姑你力气好大。”

    他娘单手可抱不动妹妹。

    霍青花开心,一把将他也抱起来,“你看,大姑力气大着呢,抱你俩一点问题都没。”

    她就抱着俩孩子回家了,看到林盈盈和霍青荷、霍青霞在院子里张罗染指甲呢。

    她哎呀一声,“你看看你们啊,一回家就张罗这些不当吃饭的玩意儿,一个个都不饿啊?”

    林盈盈上前跟她打招呼,伸手就要把孩子接下去。

    霍青花躲开她,顾自抱着俩孩子,得意道:“我乐意抱着,我亲近亲近。我不知道多想他俩呢,比想你们和娘还想。”

    霍青荷就在那里喊:“你想侄子侄女干嘛,你自己结婚生去呗。”

    霍青花脸色有点不自然,啐了霍青荷一口,“就你挑三拣四的,小心变成老姑娘。”

    霍青荷一扭头,骄傲道:“老姑娘咋了,要是找不到个满意的,我宁愿当老姑娘。我现在可是县报的特约记者,正儿八经拿证的!你当我是你们大队的泥腿子宣传员呢,连个发展建设还得写别字?这以后我还要去当省报记者呢!”

    霍青花:“盈盈你快说说她啊,看把她能的,又骄傲又矫情的,还省报记者呢,人家那么多大学生不用,等着用你呢?”

    霍青荷:“我嫂子说了,文化不分大学生,我自己学得好,比大学生好使。我可上了市宣传部门的培训班,专门培训怎么当记者,还发了结业证的!”

    “行行行,我服气的,我妹妹可厉害了,我弟妹更厉害,说的话句句都是金口玉言,你们可听呢。”霍青花笑滋滋的,没有半点恼的样子。

    林盈盈笑微微地看着她们拌嘴,仿佛又回到了刚嫁过来的时候,虽然时光过去了,可大家的感情没有变冷变淡,反而历久弥坚,这就是最好的了。

    她踢掉了拖鞋,然后开始染脚指甲。

    霍青花这才把俩孩子放下,“给我侄女也染染,看我侄女这俊模样,真是比她娘和爹还俊呢。”

    麦豆和送送异口同声道:“妈俊。”

    “啧啧!”霍青花:“瞧瞧啊,这孩子教的。”她蹲下帮林盈盈染脚指甲,染完拿了草叶子包起来用细麻绳缠上,“看把你娇气的,连孩子的醋都吃,还得夸你最俊呢。”

    林盈盈把头一歪,又娇又俏皮,“大姐,你说不是吗?”

    霍青花:“是是是,你最俊,你男人怎么没回来?”

    林盈盈:“他忙呢,过几天来。”她又问谢三叔呢。

    这时候霍青峰和谢三叔一起回来,见了面又是一番叙旧,热热闹闹的。

    霍青花就让谢三叔把带泥的衣服脱下来去换干净的,她很自然地就把他的衣服拿去水台边舀水开始洗了。

    林盈盈静静地看着。

    霍青荷朝她努努嘴,一双眼睛释放了无数信号。她之前在信里偷偷和林盈盈说过的,这俩人现在关系可好呢。

    林盈盈笑了笑,没说什么。

    谢三叔现在是生产队长了,也是霍家村很有分量的干部,霍大娘、霍三婶等婆娘对他也颇为和气,甚至很想巴结他。他是生产队长,还这么年轻,大家都信服他,搞不好能连任好多年呢。

    到晚饭时候了,几个婆子纷纷邀请去她们家吃饭。

    霍母自然不肯去,只说明天请客,招呼大家来坐下喝杯水酒,大家都先散了。

    霍大娘主动说拿菜和鸡蛋过来,非要杀一只鸡给霍母接风,“以前穷,总是小气舍不得,现在咱们日子也好过了,不缺吃不缺穿,就想着吃好点。我家里养了二十只鸡呢,亲妯娌回来,还能不杀鸡招待?”

    霍母说自家也杀鸡呢,可盛情难却就答应了。

    她感觉出来了,霍大娘自从男人没了以后心境大变啊,变得和善也爱讲卫生了,身上没有以前那股子怪味了。

    霍大娘变干净还是霍青花的功劳。

    霍大伯病危那些天,霍大娘不吃不喝的,就想跟着自己男人去了拉倒,免得一个人留下来点灯熬油的受罪。

    霍青花毫不客气地给她刺了一顿,说她多少天不洗澡,把霍大伯熏的临终前都不能好好喘口气,让她赶紧好好刷吧刷吧,让霍大伯闻闻她到底是什么味儿,记住了下辈子还能做夫妻。

    这话虽然不好听,可霍大娘却听进去了,她把自己身上洗下好些泥来,倒是赚了霍大伯一句还挺好闻的。

    霍大伯含笑而终的,死的不痛苦,大家也没什么好难过的,尤其霍青山还回来奔丧送了他一程,长足了脸面,所以霍大娘也就没之前那么难过,性情倒是真的变豁达起来了。

    做饭的时候,霍青花让霍母和林盈盈歇着,她让霍青荷帮忙,结果霍大娘带了自己儿媳妇来,让霍青花去说话,她负责做饭张罗。

    她还笑:“放心吧,你嫂子做饭干净讲究着呢。”

    霍青花闲不住,还是把霍大娘换出去,她和嫂子一起做饭,说说话。

    霍大娘就想投桃报李了,她凑到霍母跟前,笑道:“青山娘啊,你说青花又耽误了六年功夫,当初你走时候就该给她定门好亲事。”

    霍母道:“有人说过的,还有那未婚的青年呢,是她自己不乐意。”

    霍大娘小声道:“你就没发现?”

    霍母:“发现什么?”

    霍大娘拿眼梢比划,看看霍青花再看看谢三叔。

    霍母:“咋了?”

    霍大娘叹了口气,只好明说,“你不觉得青花和谢光明正般配?”、

    霍母脸色一变,赶紧道:“可不敢胡说啊。”

    霍大娘让她不要担心,“不是胡说,是说实话,你看看,他俩年纪差不多少岁。你不在家这几年,他们一起搭伙儿吃饭,夏天青峰去谢光明那里困觉,冬天谢光明来这里搭伙儿,就和一家人一样。反正都单着呢,也都不爱找外人,那干嘛不干脆一起?”

    霍母还有点没转过弯来来,“那光明是她三叔呢。”

    霍大娘:“哪门子的三叔?我叫谢光明他奶叫大娘的,论理他得叫我婶子呢,怎么的他就和老二论上兄弟了?都是你们惯得,他跟着干活儿,就哥哥长哥哥短的。”

    霍家村的土著是霍家族人,谢家以及另外几个外姓都是后来陆续搬来投亲靠友的,不但没有血缘关系,辈分也是各论各的。

    霍母以前总担心人家嚼舌头,对孩子们不好,所以根本没往那上面想。

    却不料霍大娘倒是门清儿的。

    霍母还有点转不过弯儿来,怕人家说闲话,影响孩子名声,也影响谢光明和青花的工作。

    霍大娘:“你这几年不在家,你不知道,他俩在咱们村可得人缘啦。起初给他俩介绍对象的不少,未婚的青年大闺女都有,他俩自己不要的。你品品,你还品不出味儿来?咱们大队的老人家,都张罗给他俩说媒呢,只是怕你不同意,所以想和你商量商量。”

    霍母:……合着全村在劝我闺女和谢光明结婚?

    恰好这时候霍青湖、谢云一起回来,他们刚去河里游泳了,头发湿漉漉的,还拎着几尾鱼。

    谢云喊道:“奶,我姥娘说吃了饭,让我们去摘杏子,我嫂子爱吃。”

    谢云娘虽然去的早,但是因为两家近,所以谢光明一直和岳家保持着很好的关系。这么多年,他就像个干儿子一样走动着,时常去帮忙干活儿,和两个舅子关系也不错。

    霍大娘笑起来:“看,这孩子懂事有眼力见,这辈分不就扭过来啦?”

    谢云纯粹是占便宜,他比霍青湖小五岁,但是比梁大力也小五岁呢,他叫霍青湖哥哥,让梁大力叫他叔,然后他还得让着梁大力。

    他觉得亏大了。

    这样倒不如自己叫霍青湖叔,叫梁大力哥哥,最后好处都落自己头上呢。

    这一改,几年里他就习惯了。

    霍母也只是觉得他小孩子心性,可没考虑这么多呢,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管事儿了。

    她想和林盈盈商量一下。

    这么多年,她已经习惯有事就跟林盈盈说,媳妇比儿子有主意。虽然林盈盈娇气、小脾气,看起来不爱劳动不爱学习,整天懒散散的,可但凡出主意的事儿,那是又干脆又利索,从来不犹豫,也从来不瞻前顾后,也从来不后悔,特别有魄力。

    林盈盈就是他们家的主心骨。

    她和林盈盈一说,林盈盈笑道:“行啊,不犯法不违反伦理,有啥不行的?”

    霍母:“就这?”她没想到儿媳妇居然眼睛一眨不眨地就点头同意了。

    林盈盈纳闷地看着她,“娘,哪里不行?第一,他俩都是未婚状态,不犯重婚罪。第二,他俩没有血缘关系,不犯伦理。怎么不行的?”

    霍母被她这么一说,咂摸咂摸也是,她虽然整天他三叔他三叔的叫着,可其实人家谢光明年轻着呢。谢光明比自己男人小了22岁,比自己也小了16岁,比青花只大了五岁。

    这么明明白白地一算,霍母把自己都惊到了,事实竟然是这样吗?

    这么多年她居然没仔细想过呢。

    林盈盈拍拍她的肩膀,笑道:“娘,不想不知道,一想吓一跳,是吧?”

    霍母被林盈盈一说就转过弯来了,然后又开始自责:“那要是这样,我走之前就该让他们把事儿办了,也不至于耽误这六年功夫。”

    六年啊,孩子都能五岁了呢。

    林盈盈扑哧笑起来,“看把老太太急的,哪里就那么着急?这六年他们没在一起吗?是天南海北了,还是有外人插足了?”

    霍母不解地看她,“盈盈,啥意思?”

    林盈盈:“娘,这叫距离产生美,虽然没在一起,但是胜过在一起。有感情的两人同一屋檐下,虽然没结婚,但是彼此心里有对方,那感觉是非常甜蜜的。”

    这种恋爱的感觉,小老太太咋会懂呢。

    哎呀,这么一想,她都想和霍青山试试了,回去就管他叫叔,让他保持距离!

    霍母转过弯儿来,就去找霍大娘嘀咕了。

    俩老婆子一拍即合,打算吃饭的时候跟霍青花、谢云分开谈谈。

    霍青花好说,不管是林盈盈还是霍母都能说,只是谢光明让谁说合适呢?

    林盈盈看她们那纠结的样子,笑道:“不用外人,让谢云去说。”

    霍大娘笑道:“还是青山媳妇有主意,谢云正合适。”

    要吃晚饭了,霍大娘却不肯留下,领着儿媳妇走了,让霍母一家人说说亲热话。

    霍母感慨道:“谁能想到,你们大娘还有这么通情达理的一天呢。”

    她不是只巴结自己家,听青花说她对村里其他人也和善起来,不再那么刻薄了呢。

    吃饭的时候,霍青峰和霍青湖把饭桌摆到院子里。

    林盈盈之前差不多被霍青花和霍青霞投喂饱了,这会儿就坐旁边扇蒲扇。

    霍青花稀罕俩孩子,拿了两个小巧的椅子过来给他们坐,还把两个最肥美的鸡大腿给他俩一人一个。

    麦豆把给他的那个放回去,乖巧得不行,“这个大家吃吧,我和妹妹吃一个就行。”

    他非常熟练地拿馒头蘸了鸡汤递给妹妹,妹妹立刻张大嘴巴啊呜吃掉了。

    妹妹眯着眼睛,软糯糯地夸,“好、吃!”

    谢云突然眼热的不行,霍青湖见状往他嘴里塞了一块鸡肉,“吃你的吧。”

    谢云咬着鸡肉,嘿嘿一笑,他歪头趴在谢光明耳边小声道:“爹,我也想有个妹妹,你啥时候和大姑给我生个妹妹?”

    谢光明一口汤差点喷出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