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二章

作者:雾下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晚上这么闹了一番, 最后,毕业旅行的事情还是没有定下来。

    申知楠说,“这都不同意!你小心一点, 你男人以后会是个控制狂魔!”

    余柠, “害, 这就是传说中的年下黏人奶狗?啧, 你以后小心被榨干。”

    申知楠, “那是哦,毕竟年轻,精力旺盛。”

    虞鸢, “……”

    眼看话题越歪越厉害。

    最后还是叶期栩出谋划策, “你和他聊聊,就叫他学会换位思考,不能这么骄纵他。”

    于是,第二天和谢星朝见面时。

    虞鸢思索了一下语言,耐心的启发, “星朝, 假设换位一下,如你你以后想要毕业旅行, 出去半个月,我肯定会支持……”

    谢星朝想都不想, “我不会出去半个月毕业旅行。”

    虞鸢,“……”

    她只能说,“那假设你想呢, 我是百分百会支持。”

    “鸢鸢支持,是因为鸢鸢不爱我。”他幽怨的看着她,“嫌我烦, 希望我走得越远越好。”

    “等我出去了,鸢鸢就趁机去找别的男的,丁蕴玉什么的……”

    眼见他越说越离谱,虞鸢只能大叫,“停停停!”

    最后,俩人讨价还价的结果是缩短到十天,虞鸢终于还是给自己争取到了一个毕业旅行。

    谢星朝还在念大二,双学位课程期末满得可怕,虞鸢毕业论文答辩已经结束,现在每天也就是参加各种毕业季活动。

    她心疼他学习太累,于是,经常去他家,想多陪陪他。

    谢星朝溺进了幸福的海洋里。

    宿舍干脆都不回了,除去上课,复习都搬回了家。

    一直要缠到睡觉。

    这天,好容易等他学习完,洗澡去了。

    虞鸢手机响了,是沈琴的电话。

    虞鸢不敢告诉沈琴她现在在谢星朝家,毕竟,现在已经晚上十点,虞家家教很严,一直教育女孩子要自尊自爱,知道她和谢星朝恋爱之后,沈琴和虞楚生都分别找她聊过一次。

    就是说这点,尤其谢星朝年龄还小,家里又非同一般。

    她只能拿着手机,跑到阳台上去接这个电话。

    “鸢宝,你知道吗……星朝爸爸又离婚了。”沈琴说。

    虞鸢真的不知道,瞬间就愣了。

    现在,她对谢岗的事情的记忆还停留在,他新娶的那个小妻子怀孕了的阶段。

    当时,她为谢星朝难过了很久,还是他反过来安慰,说没关系,他有她就够了,虞鸢因此对他更加怜惜。

    “妈,为什么他们又离婚?”虞鸢注意着阳台门,走远了一点,轻声问。

    如果不是事关谢星朝,沈琴也根本不会关心这些事情,更不会和女儿聊起。

    “那孩子不是谢叔叔的?”虞鸢极其错愕。

    “是,给霍家带回去了。”

    祝希禾被扫地出门,谢岗现在在家闭门不出,谁都不见,离婚律师是谢老爷子专门指派来的,最后,祝希禾几乎是净身出户,什么大的都没有捞着。

    祝希禾却也没完全灰心,毕竟,她还有个亲生儿子。

    霍玉柳也没有结婚,祝希禾心里还存着一丝希望。

    厚着脸皮,又找了过去,想见儿子。

    可是,霍家根本没让她进门,甚至,她都没见到霍玉柳的人。

    自从儿子被霍家人带走后,祝希禾也再没见到过他一面了,霍家根本不愿意承认她是这孩子的母亲。

    祝希禾在谢家的事情已经闹得沸沸扬扬,臭名远扬,霍家怎么会让自家现在唯一的孙子和这女人再扯上什么关系。

    祝希禾怎么闹也无用,她无权无势,声名狼藉,在陵城,拿什么和霍家来斗?

    这么多年,在谢家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养了她一身娇气毛病,除去挥霍和享受,她什么都不会。

    一夜之间,直接从云端跌落谷底。

    “……”虞鸢沉默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太过震撼。

    “这些事情,我也是搞不懂。”沈琴唏嘘。

    他们是普通的小康之家,对于这些豪门内部的斗争毫无兴趣,如果不是虞鸢喜欢谢星朝,她这辈子,也是不会让她牵扯进这些事情的。

    “不过这样,对你也有好处。”沈琴感叹,“以后,也不用再处理和星朝继母的关系。”

    毕竟那位继母,看着也不是个好惹的角色,不然以后还够得麻烦。

    虞鸢轻咬着唇。

    她不知道谢星朝是否知道这件事,又会作何感想。

    会不会很难受。

    “妈,改天再聊。”客厅灯亮了起来,估计是谢星朝洗完澡出来了,虞鸢慌忙挂了电话。

    他打开了卧室的灯,进去找了一番,没看见,随后,才看到阳台上的身影,“你在阳台?”

    “嗯。”虞鸢绕回了自己卧室。

    她还有几篇论文没看完,大晚上的,现在,他们又已经是名正言顺的男女朋友关系了,虞鸢也不好意思再赶他走,只能打开论文,装作专心学习的模样,试图通过暗示让某人自行离开。

    可惜,完全没用。

    “鸢鸢在看什么?”他黏人,一定要在她身边坐下。

    “……”

    “比我好看么?”

    洗过澡后,黑发还微微湿着,他坐过来,就要抱她,还要亲要摸,他身材好,生得窄腰长腿,哪里都很有看头,他从不在她面前遮掩,衣服也不好好穿,经常不小心就露了哪,虞鸢脸红到不行,眼睛都不知道往哪儿看。

    结果不看,手又被他拉着,代价就是,不知道又不小心摸到了哪里。

    这种夜深人静的时候,俩人还都在床上,天气一天比一天热了,俩人都没穿多少衣服。

    他二十岁生日还差一点,在她面前,半点撩拨都受不得,一点就燃,眼下眼角晕红,立马就哼唧了一声。

    他声音本来就好听,舒服了,这样不加掩饰,透着喑哑,虞鸢脸一下红透了,“你,你叫什么。”

    “我喜欢鸢鸢对我好。”他乖巧的说,卧室柔和的灯光下,越发显得唇红齿白,干净漂亮得不行。

    “鸢鸢,再摸摸我好吗?”他紧咬着唇,唇纤薄红润,声音带着哑。

    他知道她性格保守,俩人正式确定关系还没多久,现在要到最后,确实还早了些。

    这种眼神让虞鸢更加羞耻,脸红透了,却也实在无法抗拒,她嗫嚅道,“你不准说话。”

    ……

    他心满意足,眼角眉梢都是慵懒,过来抱她,“鸢鸢,我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嗯?”虞鸢还羞耻着,随意应了一句。

    “你看,怎么样。”他拿手机,给她看照片。

    照片里是一幢很精致的小洋楼,从内到外,各种角度,虽然面积不大,但是装修格外精致,一看就非常上心。

    虞鸢还羞耻着,随便看了几眼,评价,“通风和采光都不错,挺宜居的。”

    就很理工直女的评价。

    “鸢鸢喜欢吗?!”

    “……喜欢。”

    “这是我们的小窝,鸢鸢,等我之后赚更多的钱,给你换一个大的。”他眸子亮亮的,专心致志的看着她。

    虞鸢愣住了。

    “以后,也不方便一直在你家。”谢星朝说。

    “我不想回去以前那个房子。”

    指的应该是谢宅,他在那出身长大,后来留下的最阴暗的回忆却也是在那。

    “鸢鸢,我爸离婚的事情,你知道了么?”他有一下没一下的啄着她耳后,忽然问。

    虞鸢僵了一下,“嗯。”

    其实她想找谢星朝聊聊这个事情,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一直很讨厌我爸爸。”他说。

    “但是其实,仔细想起来,他也没做错什么。”

    他抱着她,下巴搁在她肩窝,神态安静,“只是不够爱我。”

    毕竟,父母对孩子无条件的爱,可遇而不可求,只是他恰好没有遇到。

    “因为我当年哑巴了,痴傻了,所以想再要一个孩子,来顶替已经觉得没救药的那个。”他轻声说,“也是很正常的想法。”

    “那个女人不是我妈,我性格又差,不讨喜,她讨厌我也很正常。”

    “如果没发生这种事情,他们俩,加上那个孩子,应该会是幸福的一家吧。”

    “我才是多余的那一个。”

    “星朝。”虞鸢轻轻握住他的手。

    “你一直都很讨人喜欢。”她看着他的眼睛,轻声说。

    “不是多余的。”

    “在我心里。”她声音越来越轻,很羞赧,她侧开脸,“加上爸爸妈妈,这辈子,你们是对我最重要的人。”

    无论以前,作为弟弟看待,还是现在,感情转变成了爱,作为她的男朋友看待,她心里,一直都有很大一块位置留给他。

    虞鸢性格内敛沉淡,从小到大,他很少听到她这样直接的情感表达。

    他心里泛起波澜,紧紧的保护她,感情浓烈到几乎无法宣泄出,恨不得把她揉碎在自己怀里。

    “鸢鸢要一直爱我,好吗?”那双狗狗眼,一瞬不瞬的看着她,水光潋滟,盛着爱意与哀求。

    她手臂轻轻绕上他的腰,拿行动给了回音。

    “那鸢鸢可以给我一个家么。”他再也顾不上自己还微湿着的头发,又过来蹭她,声音里满是憧憬。

    他对家的渴望,比她想象的还要多很多很多。

    让虞鸢心里软得不行,淡淡的酸涩,对他的怜惜和爱混杂在一起。

    她仰脸,轻轻的亲了一下他的唇,他眸子发亮,已经急急的,热烈的回吻住她,这一瞬间,所有未曾宣之于口的爱,都化作了圆满。

    ……

    这一天,是虞鸢的毕业典礼。

    她穿着学士服走出了礼堂,院长给她亲自拨的穗。

    她作为优秀毕业生,亲自接受了颁奖,祝福她可以在数学的求索之路上越走越远。

    人生即将开始新的篇章。

    天朗气清,六月的天空,明媚得看不到一丝阴霾。

    虞楚生和沈琴都来了,和女儿拍了合影。

    和舍友,和朋友,和同学,各种各样的人,是个很热闹,足以铭记一生的毕业典礼。

    直到最后,拨开所有的人群,高个男生站在尽头,挺拔如松,熟悉的漂亮眉眼,他一直在那里等着她。

    谢星朝自然的牵住她的手,“鸢鸢,毕业快乐。”

    看着远处的礼堂。

    “再两年,就是我了。”他满足的说。

    那时候,他二十二岁,就可以名正言顺,和她永远绑定在一起了,再不分开。

    “嗯,我好像说过。”虞鸢忽然忍俊不禁,“说过陪你参加毕业典礼。”

    “……”

    “以你家长身……”虞鸢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那还是大一的时候,她陪着谢星朝来参加开学典礼,因为谢岗没来,怕他失落,她说以后也会陪他参加毕业典礼。

    “谢星朝!”她话还没说完,笑僵在了脸上,耳朵尖一下都红了。

    他显然是个行动派,现在也越发熟练,知道怎么拿住她命门。

    “鸢鸢还当我是弟弟?”还想当他家长。

    她脸红得不行,不敢再说,还坚持着嘴硬,“那你是什么。”

    他低头,轻轻碰上她的唇,“是姐姐的毕业礼物。”

    可以随时取用。

    影子交叠在一起,他们接吻,惠风和畅,未来的每一天,都将是这般天蓝清澈的颜色。

    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像是沉溺在梦里。

    你是我存在的意义,心之所向,神之所往,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想起你,让我有了前行的勇气和想象未来的欲望,大多人最初喜欢的人,和最后相携一生的爱人截然不同,但是我,从初识爱欲的第一天,未来的想象中,年复一年都是你。

    看到草长莺飞的美景,想的是和你分享,吃到嘴里的美食,没有你便失味了一半。

    快乐想和你共享,却想拿走你的全部痛苦与失意。

    谢星朝曾经也想象过,如果没有碰到虞鸢,他的未来会是什么模样,想必也是一辈子浑浑噩噩,无非行尸走肉,最终变成一个不折不扣的废物浪荡纨绔。

    斯人若彩虹,遇到方知有,她让他变成更好的人,与他相携一生。

    作者有话要说: 斯人若彩虹,遇到方知有——来自电影《怦然心动》

    啊,正文就到这里啦!!(你们要的会有的!文案二婚礼也在番外啦,因为时间线的关系233)

    姐姐拆礼物就在番外啦~~应该还有不少甜甜番外啦~ 嘿嘿下章写女仆装

    番外大概就,甜蜜新婚,拆礼物,就,各种!还有个狗勾一直是哑巴的平行时空?

    下本可能是幻言《捡来的反派幼崽》,

    (作者不会承认就是就想写个撸耳朵尾巴的文!!!被喜欢的人碰把持不住内种!!戳专栏可见,求个预收,嘿嘿,多就早开文)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