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5章 全文完

作者:卯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跳跳。”赵王眯起眼睛, 沉着脸的他很有威慑力,“你母后呢?”

    大北朝唯一的小皇子黑亮亮的眼珠子水润无比,奶生生道:“外祖母有事找,母后一大早就出宫去了。”

    赵王半点也不信这两岁半小朋友的话,奈何小朋友丝毫不怕他, 那面容又八成像足了嘉宁, 漂亮得紧, 实在让人凶不起来。

    他内心不禁叹了口气,这母子俩简直一模一样, 生来克他。

    半月前,嘉宁和跳跳就因为吃糯米糕不知节制一事双双请了太医, 说起来都是个笑话。这病刚好, 鬼鬼祟祟的模样就知又在作妖。

    “燕怀泽……”刚叫了某人大名,准备严厉教育儿子一番的赵王就被打断, “父皇,抱——”

    赵王顿住,“你长大了, 不可以……”

    “母后说我还小,一点都不大。“跳跳不解地仰起头, “大了就不可以被父皇抱了吗?”

    瞬间把那些要严厉教育皇子的想法抛到脑后的赵王默默抱起了儿子,嘴上依旧道:“身为皇子不可如此娇气。”

    “知道。”跳跳认真说, “会让父皇没面子,没有外人在才可以。”

    说完响亮一口亲在了赵王脸上,让老父亲顿时不知说什么好, 眼神更温和了些。

    这孩子太过单纯耿直,既不像他也不像嘉宁,他起初还担心这样的性子难以承继大统,但亲眼见过几次儿子的耿直把几个老臣噎得说不出话后,他就隐约明白了嘉宁所说的“天然黑”的意思。

    跳跳想,母后说得没错,父皇就是要面子,真是个傲娇,傲娇是什么意思?他其实不知道,不过不妨碍他去意会。

    母后说以前父皇也特别不习惯和她牵手抱抱,做多了就好了,脸皮厚一点就好。

    母后说,脸皮厚是做好一个皇子的基本要求。

    不知道儿子被媳妇带歪的赵王其实很享受娇妻爱子在怀的感觉,不然怎么会每次连几息都抵挡不了就缴械投降呢。

    在儿子这儿暂时是得不出嘉宁下落了,赵王想,他今日一早起来看到身边空荡荡的就猜嘉宁有什么事要偷偷去做,跳跳聪明,很是适合打掩护。

    “怀恩哥哥——”刚抱在手上还没热乎的儿子看到某人,瞬间发出了亲切的呼唤,迫不及待地要从赵王怀抱中挣出。

    赵王不情不愿放下了儿子,看着他无比开心地扑向怀恩。

    很好,比刚才对待他时还要热情。

    怀恩已是个玉树临风的少年,常年练武的手臂矫健有力,轻松把跳跳接住。

    “又犯错了?”怀恩笑着问,他每次看到跳跳这样特意和二叔亲昵,就是心中有鬼的时候。

    跳跳摇头,真诚无比地回答,“没有。”

    不管说什么都这么真,不了解他性子的人还真容易被骗住。怀恩忍俊不禁,放下跳跳对人行礼,“二叔。”

    赵王颔首,“刚从练武场回来?”

    “是,今日骑射师傅说,二叔曾经学骑射时便可一箭双雕之术,更会听音辩位。”怀恩眼中充满崇拜,他是特意来讨教的。

    跳跳听得不是很懂,但不妨碍他也用景仰的目光看向自家父皇,“哇,父皇好厉害啊,天下第一!”

    这彩虹屁吹得,深得他母后如今真传。

    赵王身心舒畅,索性现在没有急事,“我也许久未去了,练一练也好。”

    一行人往武场走时,又碰到了谢秋等人,众人都说着想要见识陛下曾经威风,然后随着浩荡队伍一同拥了过去。

    赵王是个不折不扣的武道天才,倒并非是他文不出众,只是他于武道更感兴趣。若他兄长还在,二人一文一武,治理江山极为合宜。

    双目凝神,赵王拉开重弓,对准空中飞鸟,众人屏息间,弓箭离弦破空而去,携疾风之势朝空中奔驰而去。

    “一只,两只……三只!”有人数着,惊呼一声,“连中四只!陛下好眼力!”

    那鸟儿飞得乱,他们都算不准哪些在一起,没想到陛下这预测的功夫也极为厉害。

    因有跳跳在场,赵王还特意射中的翅膀,画面不至血腥。

    其他人没想到这一点,唯有知他甚深的谢秋忍不住看了眼小皇子和他们的陛下,心道陛下曾经的戾气,现下当真已被娇妻爱子抚慰得无影无踪了。

    谢秋感慨了句,转头就看到小皇子望着鸟儿道:“正好可以烤一顿!”

    谢秋:……??

    白瞎这一片老父亲的慈爱之心了。

    万千宠爱的小皇子要烤鸟儿,那几只自然难逃噩运。跳跳还分配好了数量,自己一只,怀恩哥哥一只,父皇一只,母后一只,正好!

    跳跳随他母后,好享受,重口腹之欲。这些习性以他的身份本是相当不该有的,但赵王默默纵容,其他人又总说不过小皇子的歪理,慢慢的,众人也就习惯了。

    有谁规定了皇子不能好享受?只要不劳民伤财,怎样都好!这是来自跳跳身边随侍宫人常挂在嘴边的话。

    鸟是赵王亲手烤的,跳跳站在旁边看得望眼欲穿,亮晶晶的双眼叫赵王忍俊不禁,逗儿子,“口水。”

    跳跳严肃看着他,“我已经三岁了,不会流口水,父皇骗人不好。”

    怀恩纠正他,“是两岁半。”

    “差不多。”这句话暴露的小孩儿心性着实太可爱,叫怀恩忍不住撸了把小堂弟的脑袋。

    跳跳脑袋圆得很,且不是一般意义的圆,更小的时候嘉宁盘儿子脑袋时就曾发出过感叹,“以后我家宝宝就算不当皇子也不会失业,这小圆头当个和尚,简直再合适不过了。”

    跳跳喜欢和他们亲近,面对长辈的言语调侃总会认真地反驳,但肢体上的亲昵享受得很,被盘了几个来回,鸟儿也烤熟了。

    “冷了不好吃吧。”怀恩问,“跳跳,你母后呢?”

    “……”小皇子陷入沉思,母后说过不能出卖她的行踪,可是母后也说过有美食绝对不能忘记她,如果鸟儿冷了就不好吃了,那现在到底要怎么办呢?

    经过一番复杂又激烈的思想争斗,跳跳还是在两人的齐力诱哄下说出了一半事实,的确不是鲁氏找嘉宁出宫,而是嘉宁有事,且说过在晚膳前必回。

    赵王早知是如此,也不曾惊讶,只看跳跳这惟母后是从的样子忍不住忧心,自家儿子以后不会是母后杀人放火他在一旁放风的角色吧。

    爱妻如命的陛下似乎忘了,他还不止是放风的角色,还会帮着一起灭口。

    同儿子、侄子一起玩闹过,索性跳跳无事,赵王就带着他一起去了御书房,父子俩一个批阅奏折,一个在趴在书案上涂涂画画,悠闲自在地过了一下午。

    及至傍晚,嘉宁终于赶回了宫中,略带风尘仆仆,但神采飞扬,眼中充满光芒。

    她先去梳洗换了身衣裳,再悠悠走去御书房,落日缓沉的暖光从窗棂折入,将伏案沉睡的小朋友脸蛋上的细小茸毛照得一清二楚,白白嫩嫩,看上去像某种好吃的糯米团子。

    目光微转,旁侧男子正手持书卷静看,不时扫一眼旁边的小团子。这幅岁月静好的画面让嘉宁顿了顿脚步,满足的幸福感自心底洋溢而出,使唇角不自觉弯起。

    她放轻了脚步,在赵王察觉到动静抬眼望来时一笑,扑进了他怀里。

    六哥哥——她无声叫了句,眼眸弯弯,【好想你啊。】

    赵王不由自主地笑了,又绷住,“分开不到一日,有什么想的。”

    “就是想嘛。”嘉宁眨眼,依在怀里,“分开一刻都会想的啊,难道六哥哥不会嘛?”

    沉默了会儿,赵王还是抵挡不住小妻子的眼神攻势,低低嗯了声。

    虽然这么简短,但非常了解他的嘉宁已经笑了起来,不管看多少次,这样小别扭的六哥哥都感觉非常可爱呢。

    赵王没问嘉宁今日出宫做了甚么,他给予了她权力范围内最大的自由,自然也不会过多干涉。

    夫妻俩就静静抱着等小朋友睡醒,没有再言语,偶尔看看落日余晖也是很不错的体验。

    最后一丝黄昏日光消逝在檐角,宫灯燃起时,跳跳揉了揉眼睛,迷蒙的眼帘映入了母后的身影,立刻惊喜喊了一声,“母后——”

    嘉宁甜甜应一声,“跳跳今天做得很好哦。”

    她虽已为人母,但和小跳跳相处时倒不会过多拿出长辈的威严,毕竟小孩儿自己懂事,她也舍不得疏远这小可爱。

    得到夸奖的小皇子有点开心,很快就收起笑容,凑近母后认真嗅了嗅,半晌道:“母后自己在宫外吃了烧鹅。”

    嘉宁:……我儿子是狗鼻子吗?明明还换了衣裳。

    “嗯。”

    跳跳皱着白嫩嫩的脸,“那我留给母后的烤雀就吃不下了。”

    “唔……”嘉宁沉吟,“那就母后和你一起吃掉,好不好?”

    跳跳状似勉为其难地点了头,其实心底相当开心,一对爹娘看在眼底,俱是莞尔。

    入了夜,皇城光芒不减,红墙四处挂满宫灯,照出明珠般的光辉。后宫虽然没有嫔妃,但宫中倒也不会显得冷清,天底下最尊贵的一家三口逛皇宫就像寻常人逛自家院子般慢悠悠踱过去时,还不时有宫人暗暗投去羡慕的目光,他们不敢明着讨论,可待了几年的老人都知道帝后的恩爱和小皇子的聪慧可爱。

    这样的日子过久了,连他们都几乎要忘记待的是素来威严冷酷的皇宫了,毕竟实在感受不到传说中的什么风云诡谲、冷血无情。

    白白嫩嫩的团子十分自觉地走在前列,小大人般负手慢走,突然回头一看,还老神在在地教育,“父皇,你怎么能不牵着母后的手呢?母后还小,又贪玩,摔着就不好了。”

    嘉宁:……

    赵王:……

    这小屁孩真是……总能说出些令人忍俊不禁的话。

    赵王想,就和当初他初见嘉宁时一样。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即便这不是期盼的娇娇软软小公主,他也总忍不住纵容着这小孩,连说句重话都舍不得。

    夫妻俩乖乖牵起了手,看得跳跳连连满意点头,他自觉是个大人了,才不要人牵,一双小短腿走得又快又稳。

    嘭——

    刹那之间,空中突然传来巨响,三人循声看去,只见一朵硕大的金色花朵绽放在夜空中,光芒蔓延,几乎将整个天空照亮。

    所有得以望见这一美景的人都不禁抬首,见焰火不断升空,有金莲,有骏马,有弓箭……各式各样的焰火,筑成一道视觉盛宴。

    赵王看了会儿,“今日怎会有焰火?”

    京城焰火有管制,需要报备才能放,但一般不会有人在重大节日外放这种大型焰火。

    “因为有大喜事吧。”嘉宁含了糖说话,语调都是甜软的。

    “?”

    嘉宁看着他,一眨眼,“再过三日,就是我们英明神武天上地下绝世无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陛下寿辰呀。”

    赵王微怔,宫里早有人提醒此事,他自然不曾忘记,只是嘉宁……

    “宫宴上是别人给你祝贺,今日才是我和跳跳的嘛。”嘉宁小声说。

    跳跳嗯嗯点头。

    居然还有儿子的一份。赵王顿时明白这小孩儿白日是为什么打的掩护,顿时失笑,又有点想维持一家之主的威严模样,试图不让自己笑得那么明显,“这种事,下次让人去就好,怎么还要亲自出宫?”

    “当然要了!”嘉宁颇为骄傲,“没有我去,这么多花样怎么做得出来。”

    她可是下了苦功夫的,早在几个月前就在筹划这件事了,为此还专门让舅舅鲁微从别地请了制作焰火的能工巧匠,又亲自去学了这手艺,经常和匠人们一起探讨,这才有了今夜的焰火盛宴。

    毫不夸张地说,她都已经学会了这门手艺。

    跳跳继续嗯嗯点头,细数了自家母后这些日子以来的辛苦,赵王听得认真。

    从来没有人,会如此用心地为他的生辰准备如此一场惊喜。他习惯了付出,也从不觉得这有什么,但当一旦有人如此对待他的时候,他便觉得有些无所适从,亦……感动不已。

    “……谢谢。”他半晌道出这么两个字。

    嘉宁乐不可支,早知她的六哥哥不习惯别人太过直白的好,但每次的反应都能叫她笑。

    “谢什么呐。”嘉宁眨眼,“我这样给六哥哥精心准备了,今年的生辰六哥哥可要同样为我布置哦,不然我会生气的。”

    小团子附和,“我也会生气的。”

    赵王郑重道:“这是自然。”

    他这样认真,毫无玩笑和敷衍的意思,倒叫素来厚脸皮的嘉宁有些不好意思了,连连眨眼,“嗯……倒也不用这么严肃,反正,以后还有那么多机会嘛,每年都有。”

    “嗯。”

    自然有机会,毕竟他们将要在一起的时间,是一生啊。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伴随着今年超多的磨难,本文终于全文完结啦,虽然正文早就结束了咳

    疫情+地震+洪水,我这边现在情况是疫情都要被遗忘了,毕竟洪水肆虐,随时有被淹城的危险……

    今年听别人说的最多的就是意识到了理财的重要性,不然遇到个什么意外都没有抗风险能力,所以做月光族真的不好哦!我也准备慢慢改啦,学习理财知识。

    宝贝们下本文见,啾咪~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