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0章 70

作者:少音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靳阳哥, 你找我有事吗?”向前问道。

    “我听说你最近在追求靳晴”,靳阳道,“追到没有。”

    向前忍不住尴尬地笑了起来,“还没有。”

    “靳晴拒绝你了?”

    “倒没有,她还在考虑。”他轻咳了一声。

    向前平时就对靳阳有几分犯怵, 现在被他知道了自己惦记他妹妹, 他那心情就更别说了。就怕他照面给他来一拳狠的, 那怕是板牙都要被打断。

    “如果她答应你了,你打算怎么办?不答应又怎么办?”靳阳又问。

    “不答应我就继续追, 直到她答应为止。答应了就在一起”,向前谨慎地道。

    “男人确实得要脸皮厚点, 不过你有没有想过, 你们真在一起了,你要怎么办, 一直待在合唱团混日子吗?你拿什么对她的以后负责。”

    向前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若有所思。

    “你们如果真的相互喜欢, 我不会干涉你们,但是你要知道, 一个男人,必须要有能为心爱的人撑起一片天的能力, 但是恕我直言,你现在还没有这份能力。如果你是真的喜欢她,想要跟她有未来, 而不是只是简单的好玩,那就好好想想我今天说得话。”

    “我回去会好好考虑的”,向前郑重地点了下头。

    ——

    八月的时候,于胧的肚子就像个大西瓜一样,鼓得老大。

    越是到月份,她就显得越焦虑。

    “不行,靳阳,我怕疼,你说真生的时候我会不会疼死。”于胧紧紧抓着她的手腕道。

    “别说傻话。”靳阳从身后抱着她,轻声安抚道。

    “为什么不是你生?这不公平”,于胧咬了下唇,眼泪落了下来。

    “我倒是想替你生。”靳阳手指擦了一下她的脸颊,把脸上的泪痕给抹去了。

    “我要是生的是女儿你要怎么办?”

    “女儿我也喜欢,我倒是希望是个女儿,肯定会和我家胧胧一样好看。”

    “我不要,当女孩那么辛苦,要来大姨妈,还要生孩子,那么痛,而且要是嫁得人不好,还要受磋磨。”于胧道。

    “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我们也没有办法做决定,只要生下来,我们就用尽全力去爱他们,呵护他们好不好。”

    “那你说,等孩子出生以后,我和孩子谁在你心里占第一位。”于胧转过身,定定地看着他。

    “当然是你占第一位,没有你,也就没有孩子。”靳阳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于胧摸着肚子,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怎么了?”靳阳紧张地道。

    “没事,他踢了我一下,估计是听到我说他坏话,他不开心了。”于胧笑了起来。

    看她情绪转变得这么快,靳阳也不由有些失笑。

    不过这也是她怀孕这段时间的常态了,一会哭一会笑,爱耍小孩子脾气,用她妈的说法,一个大孩子怀了个小孩子。

    本来平时她脾气就不小,怀孕的时候更是作出了新高度,得亏是靳阳宠着她,才能放任她隔三差五地耍小孩脾气。

    靳阳抚着她躺在了床上,把枕头垫在了她腰上。

    晚上,于胧身体抽搐了两下,她忍不住痛哭道:“靳阳,我好痛。”

    靳阳从睡梦中惊醒,“怎么了?”

    “肚子痛”,她眼泪往头发里掉着。

    “是不是要生了,我送你去医院。”

    靳阳飞奔出了房门,“妈,胧胧她要生了。”

    江静房里的灯很快就亮了,她只随意披了件棉衣就从房里跑了出来?

    “你别着急,头胎要痛一会,不会那么快生的,咱们现在去医院,你先去把车开出来,我去看着她。”江静对靳阳说完后,快步走进了他们房里。

    “我不行了,妈,我好痛”,她大哭道。

    江静看她这么严重,估计是真要生了,“再忍忍,小靳去开车了,咱们马上去医院,你深吸口气,吸气,呼气。”

    “咱们试着慢慢往下走,没多大事儿的。”江静扶着她,想要让她慢慢起身。

    于胧却痛得直摇头。

    靳阳从外面跑了回来,“妈,准备好了,我先抱胧胧去车里。”

    靳阳小心地把她抱了起来,快步往外走去,步伐显得有些急促,江静也赶忙收拾了点东西,跟了上去。

    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

    第二天一早,柳如兰早早赶了过来,有些焦急地问道:“情况怎么样了?”

    “还在产房里面。”江静道。

    一开始还有叫声的,现在连声都没有了,靳阳坐在外面的长凳上,面无表情,脸色也有些苍白。

    这时有护士从产房里出来,江静和柳如兰连忙跑了过去,“同志,我女儿(儿媳妇)现在怎么样了?”

    “现在产道还没有完全开,孕妇在蓄力,不要着急。”

    一直熬到了下午,产房的人叫声又变大了。

    每听到她叫一声,靳阳心里就像是被剜了一刀。

    直到一声婴儿的啼哭声,在产房里响起,又是白天那个护士从产房里出来。

    靳阳几乎是跌撞着跑过去的。

    “母子都平安,是个男娃,恭喜了。”护士道。

    靳阳腿一软,差点没倒在地上,柳如兰好险扶了他一把。

    “可把他吓坏了。”柳如兰忍不住笑道,整个人都洋溢在欢喜中。

    晚上,靳晴和靳旭都过来了,靳晴在病房门口探了个头,柳如兰和靳阳在里面,柳如兰正抱着孩子。

    靳晴跑进了病房里头,“妈,我要看小侄子。”

    “你那么大声干什么,别把于胧吵醒了”,柳如兰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

    她尴尬地笑了一会,然后小心翼翼地走到她面前,孩子被厚棉布给包裹着,只露出了嘴吧以上的半个头。

    是个小光头,脸蛋红彤彤皱巴巴的。

    “我侄子怎么跟个小猴子似的,跟我哥和小茉莉一点都不像,丑死了。”她颇有些嫌弃地道。

    “你懂什么?小孩子刚出生都是这样,等过两天长开了,就好看了,你哥刚生出来那会还没你侄子好看呢!”柳如兰笑道。

    “原来我哥还有这么丑的时候”,靳晴有些惊奇,“妈,我可不可以抱抱小侄子?”

    “不行,你侄子还太小了,你又没轻没重的,等大点再让你抱。”

    “好吧!”靳晴遗憾地嘟囔了一声。

    靳晴又跑到了于胧床边,“哥,小茉莉她怎么样?”

    “睡着呢?”他道。

    靳晴瞥了眼床上,于胧眼睛紧闭着,脸色十分苍白。

    “小茉莉真厉害”,她道。

    于胧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因为病房里聚着太多人不好,所以靳旭和靳晴都被柳如兰给赶回去了。

    “胧胧,你醒了。”靳阳道。

    于胧嘴一瘪,带着微弱的哭腔道:“我生了没有。”

    “生了,是个男孩”,靳阳好笑地道。

    “那我儿子呢?”她又道。

    “在这里”,对面的江静道。

    于胧偏过头,江静把孩子抱了过来,小心地放在她怀里,于胧抱着他的时候有些僵硬,生怕轻轻一下就把他给折断了。

    她低头看了眼皱巴巴的小猴子,有些不解地道:“这真的是我儿子吗?怎么这么丑。”

    小猴子蠕动了两下嘴巴。

    “刚生出来的小孩都是这样的,我外孙算是好看的,这小子一出生就有八斤多,是个小胖子,难怪折腾你那么久。”

    “你手别碰他脸,不然以后会留口水的。”

    江静从她手里把孩子接了过来,不一会柳如兰提着一桶鸡汤也来了医院。

    因为于胧是顺产,所以只在医院住了三天,母婴都没有问题后,就回了家,毕竟在医院实在没有家里方便。

    晚上,给儿子喂了奶,他正用一双还没有完全睁开的眼睛看着于胧,小男孩身上的红痕和褶皱还没有完全舒展,但是比刚生出来那会要好看多了。

    “我儿子傻了。”于胧在他脸上轻轻碰了一下。

    晚点,江静就把孩子抱走了。

    “妈,辛苦你了”,于胧道。

    “不辛苦,我家外孙可乖了,不哭不闹的,我还没见过这么乖的小孩,巴不得跟他多待会,你刚生完,身体还虚,早点睡。”说完江静就抱着孩子出了门。

    “老公,我胸前好涨”,于胧皱了一下眉。

    “你躺下,我帮你弄一下”,靳阳道。

    于胧乖乖地躺在了床上,她忍不住轻哼了几声。

    靳阳从她胸前离开,吻住了她的唇,把含在口中的奶渡到她嘴里,浓郁的奶香味在两人口中荡开,于胧呜咽了几声。

    半晌后,她忍不住大口喘着气。

    “胧胧,自己的奶香不香。”

    于胧不由有些脸红,“你儿子要是知道你这么玩他的粮食,他会哭的。”

    “等他长大了就懂了,我不这么玩,哪来的他。”靳阳在她耳畔轻声道。

    “你好坏”,于胧眼波流转。

    靳阳抱着她,忍不住叹了口气,憋了几个月,浑身都痒得难受,显然现在也还不是时候。

    小家伙被取名叫靳西洲,这个名字是靳阳他爸取的,毕竟是家里的长孙,靳阳他爸很重视这个孙子,听说拿到取名权后,还专门去请教了军中文化水平最高的军政委,琢磨了半个月,才把这个名字定下来。

    于胧做完月子之后,就开始进行产后恢复训练,家里有两个妈一起忙活,把小西洲照顾得妥妥帖帖的,于胧倒是比较轻松。

    靳阳从部队里回来,于胧贴着墙劈着一字马,脚尖也高高踮着。

    她目光是看向不远处的摇篮,“宝宝,妈妈厉不厉害。”

    小西洲一双黝黑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然后咯咯笑了起来,还手舞足蹈着。

    靳阳被感染到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他走到摇篮边上,把儿子抱了起来,高高举起,小西洲更兴奋了,咯咯地笑容更大了。

    于胧换了只腿,看着父子两人玩闹。

    小西洲不怎么哭闹,觉比较多,晚上给他喂一次奶,他就能自己一觉睡到大天亮。

    和他爸爸玩累之后,他又睡着了。

    靳阳把他放在摇篮后,走到于胧身边,于胧看懂了他的眼神,把竖直地腿靠在他肩上,脚趾轻轻擦过他的下颌线,靳阳手指抓住了她白嫩的脚腕,脚腕上邦一根红绳,衬得这双修长腿越发白皙。

    靳阳吻过她的脚背,道:“刚刚是不是在勾引我。”

    “我哪有勾引你,明明是你自己定力不够,看什么都是我勾引你”,于胧嘟囔了一声,颇有些委屈地道。

    “没勾引我,怎么把衣服脱了。”靳阳轻笑了一声。

    “我热啊!”她眨了眨眼睛。

    “原来是热了”,靳阳尾音托得老长,往她小腿上慢慢吻了过去。

    于胧被他翻来覆去给折腾惨了。

    “狗男人”,她忍不住咕噜地骂了一声。

    靳阳吻过她的后背,饱涨的满足仿佛要从喉咙里溢出来,上辈子所有的遗憾,都在这一世得到了补偿,他觉得他的人生圆满了。

    靳西洲三岁的时候,靳晴和向东也结了婚,靳家就只有靳旭一直被他妈催促。

    但是靳旭心不定,也就一直没有着落。

    于胧在军校里待了两年,最后还是决定出来,进了省芭蕾舞剧团,她所热爱的,一直都只是跳舞而已。

    大概会跳到她跳不动那天为止。

    跳完舞后,于胧换了自己的衣服,走出了剧院,靳阳在剧院的门口等她。

    两人走在黄昏里,连影子都是依偎在一起,拉得老长老长。

    “靳阳,如果有一天我老得不成样子了,你还会不会爱我。”于胧问道。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一直爱你。”

    一直。

    爱你。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了,刚好七十章,之后还会另外送上里章番外。

    因为疫情的原因,这半年都没有出去找工作,一直都是全职写的,不过写文实在不能养活自己,所以这本完结就打算出去找工作了,写文可能会暂时放下了。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开新,可能是半年,也有可能是一年,也可能这个号就废了。

    所以就不推新书了。

    先不说后会有期,毕竟我还有几章番外没写呢!(狗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