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3章 大结局(下)

作者:妙了个喵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蒋琬琰离开人世的时候, 年仅三十九岁。

    她安稳地躺在床上,四周静谧无声。

    哪怕眼角隐约堆起些许细纹,变得不复年轻, 都依然是个如明珠般熠熠生辉的美人。

    “母后……”

    唐景禹向来是情绪内敛, 喜怒不显的性子。

    即便声音颤抖得厉害, 仍旧强忍住没有落下半滴眼泪。

    然而, 屋里另外两个女人,却没有他这般的坚韧。

    郁茜当年嫁进皇家, 成为太子妃以后,因为生怕犯错,待人处事格外地小心谨慎,把自己活成了胆小畏缩的样子。

    幸亏蒋琬琰心细,不但将她带在身旁, 手把手教导打理宫务的诀窍,更是打从心底的把这个儿媳当作自己人疼爱。

    婆媳二人感情深厚, 堪比母女。

    因此,郁茜这会儿虽然拼命地想控制住泪水,却仍是泪如泉涌,只得抽抽噎噎的哭个不住。

    至于唐景娴, 几乎是险些哭晕过去, 不得不依靠着驸马的搀扶。

    驸马姓秦,单名朔,当初不过是个受尽奚落的商贾身份。

    但好在当朝不禁止商户参与科举考试,于是他把握零碎的时间, 在经商之余用功苦读, 最终在万千学子当中脱颖而出,并抱得娇妻归。

    秦朔上进是一回事, 但天生聪颖才是根本的原因。否则,也无法打动眼比天高的公主殿下。

    厚重的丧钟声,穿透重重宫墙,再度宣告着逝者已逝的信息,仿佛要碾碎亲属最后的希望。

    在这个瞬间,众人皆顾着独自哀伤,却没有留意到蜷缩在角落里的唐琛。

    他平生未曾在任何人面前,显露出这副落魄的模样,好似风中落叶般凋零,而又残缺。

    唐琛下意识捂住胸口,心想自己丢失的,可能是整整一块心肝肉。

    皇后过世后举国哀悼,皆释服,停音乐,禁杀生。

    素以勤政闻名的皇帝,罕见地下令罢朝,时间更是长达三月之久。

    正当朝中官员纷纷猜测,皇帝约莫挺不过这道坎儿的时候,他却重新以王者的姿态现身。

    整体气势依旧,但眼下的乌青已是层层叠叠,深重得难以抹灭。

    唐琛抬手抹了把脸,逼着自己振作起来。

    原先他的确是打算,紧紧追随着蒋琬琰的脚步走开。

    偏生她在离世前,特意留下了几句遗言,说是盼着能够在九泉之下看见,业朝在他手中开创出前所未有的繁华盛世。

    经济富足,人民安乐,世间再无悲苦。

    思及此处,唐琛略显不耐地轻啧一声。

    蒋琬琰这女人的心思,简直是深沉如海。

    她煞费苦心在临死前留下这道难题,可不就是为了让他没办法以身殉情么。

    她要他好好活着,别枉来人世走这趟。

    在这之后的五年内,唐琛置办官学,开通商贸之路,从各方面向提高了人民的生活品质。

    虽然离肃清所有穷苦,仍存在着不小的差距,但京城里接踵而至的车队,南来北往的行商,愈来愈多身裹绫罗绸缎的富户,也足可见皇帝的仁政。

    然而,唐琛并未对这份繁荣存着过多的留恋。

    崇德二十七年,皇帝于乾元宫内驾崩。

    据近身伺候的宫人传言,皇帝在回光返照时,梦魇得极为严重。至少有两刻钟的时间里,他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不曾间断的唤着已故皇后的闺名。

    一声一声,全是旁人无法理解的深情。

    晏晏,朕担心你听不见,所以总共喊了两千零一十八遍。

    你不要嫌朕烦,嫌朕唠叨。

    朕只是太怕失去你了。

    ……

    只可惜,蒋琬琰无法得知这里发生的事情。

    她错过了奈何桥,找不着顺利投胎的路径,魂魄如烟似雾的升上来,飘荡在半空中。不知浮沉了几千年,才终于在阎王爷的协助下进行转世。

    从周围人们的口中,蒋琬琰认知到自己目前身处的时空,称作现代。

    这时不再由皇权统治,男女能够享有相对平等的地位,生活条件飞速改善,甚至具有各式各样方便的发明。

    更令她感到诧异的事情是,眼下的新身份。

    蒋琬琰六岁那年,父母因为感情渐淡而选择离异。随后,母亲便带着她这只漂亮的拖油瓶改嫁。

    巧合的地方在于,那户人家正是申城声名煊赫的霍家。

    传闻中坐拥无数房地产,手头还掌握着几处关键的土地开发权,是光跺跺脚,都能让整个商界震上一震的大人物。

    但如果只是这样,仍不足以让蒋琬琰觉得震撼。

    真正奇特之处是,这豪门的独生子同样为霍容辞。

    不仅仅是同名同姓,甚至连长相脾气性格习惯,都有着极高的相似程度,几度让蒋琬琰怀疑他们根本是同一个人。

    若非她曾经旁敲侧击的试探过,而霍容辞却没有透露出丝毫破绽,蒋琬琰实在很难相信,只有自身的记忆未被消除的事实。

    霍容辞对待她这个突然冒出的妹妹,并没有多少幼稚的抵触心理,反倒颇有几分亲近之意。

    但是无论关系如何的密切,他始终没有逾越兄妹的界线,只把多余的感情付诸那青梅竹马长大的女孩儿,赵令杳。

    蒋琬琰无从得知自己这种特殊的存在,是否为阴界管理失控所产生的bug,但她总有种莫名奇妙的预感,直觉会在这个世界再次与唐琛重逢。

    就这样,她一路抱着这份念头,直到进了大学。

    大约十八、九岁的少女,总有颗蠢蠢萌动的春心。蒋琬琰搬进宿舍后刚认识的朋友,余可儿,即是如此。

    她天生自来熟,又和蒋琬琰颇有眼缘,当即小嘴叭叭的说个不停。

    “晏晏,你知道么?咱们金融系三年级有位学长,可有名了!”

    “当初顶着省状元的光环进校,还以为是个镜片比啤酒瓶厚,穿着松垮牛仔裤配T恤的书呆子。”

    说到这里,余可儿刻意顿了顿,像要卖足关子似的。

    可谁知,蒋琬琰对这种校园风云人物压根提不起兴致,仍旧是一副恹恹的模样。

    余可儿只得自顾自地往下说,“结果呢,出乎意料的是个高富帅!颜值吊打一众当红娱乐圈小生,可以直接C位出道的那种。”

    她侃侃地谈了一阵,而后突然发觉自己忘记了最基本的东西,不由苦恼地喃喃道:“对了,学长他叫什么名字来着?”

    “唐琛……”蒋琬琰怔怔地说。

    “对对对,是叫唐琛没错。”余可儿雀跃地附和着,正欲接续话题,转头却见蒋琬琰双眼像钉子似的,直直盯着面前的人。

    “晏晏,你看什么呢?这般入迷。”说罢,余可儿不禁好奇地,跟随着她的目光望去。然而当她看清对方的面容后,顿时惊讶得张大了嘴。

    那男子不是唐琛,又会是谁! ?

    趁着余可儿发呆的空隙,蒋琬琰已经提步走上前去。

    她走近到与他相距四五步处时,便停下了脚步,嘴上呐呐地唤道:“唐琛……学长?”

    唐琛个子很高,蓄着简洁俐落的黑色短发。

    上身套着件合身的白衬衫,纽扣扣得丝毫不苟,而衣服边缘则整齐的塞在裤腰里,不经意露出一截皮带。

    下穿黑色窄管长裤,衬出两条笔直的腿部,长得让人挪不开眼。

    即便不看脸,单凭这挺拔精悍的身材,都有资格角逐校草封号。

    “嗯?”唐琛边打量着跟前的少女,边漫不经心地应道:“看样子,是大一新生么。”

    蒋琬琰连忙点了点头,紧揪着心问,“您认识我吗?”

    唐琛听闻这话,很轻地笑了一下。

    再开口时,嘴角仍带着未散去的浅淡笑意,“我应该认识你么?”

    “我……我……”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蒋琬琰却依旧免不了有些吞吐。

    好在唐琛并不催促,只是将双臂环抱交叉于胸前,继而好整以暇地注视着她。

    又过了一阵子,蒋琬琰总算慢悠悠地开口说道:“学长,其实你长得很像我……”

    很像我前夫。

    这种话若是直接说出口,恐怕会被当作神经病吧。

    内心强烈的求生欲,让蒋琬琰将到嘴边的话硬生生拐了个弯,道:“你长得很像我前男友。”

    话音落地,她又担心对方会认为自己是有意碰瓷,忙不迭补充道:“不过我刚刚仔细看了一下,学长确实比我前男友更帅些。”

    说完,蒋琬琰依稀感觉到,对方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但也只是如流星掠过般,闪现在刹那,快得令人难以捕捉。

    她尚未回过神来,唐琛已经低声答道:“你的确是认错人了。毕竟我从母胎单身到现在,一直没有处过对象。”

    蒋琬琰智商高,情商也不低,听着这话便觉得他似乎别有用意,仿佛想借此暗示自己什么。

    思及此,她不自觉蹙起秀眉,沉沉思索着,根本没有察觉到唐琛已经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自己的视线。

    直到余可儿打趣的话语,在耳畔响起,她才恍然警觉过来。

    “晏晏,你刚才真是惊呆我了。”

    “可是既然都要搭讪了,你怎么不干脆说他长得像你现任男友,还爽快点儿呢。”

    蒋琬琰愣怔片刻,随即转过身去,又急又慌地握紧了她的双肩,问道:“可儿,你还听说过其他关于唐琛的事迹么?什么都可以。”

    余可儿显然是被她这个架势给震慑到,一时间有些反应不及,只得愣愣地回望着她。“晏晏,你该不会是想……”

    蒋琬琰实在是耐不下性子,去向她慢慢地解释,索性直言道:“就是你想的那样,我要倒追他。”

    余可儿听闻这话,倒是没有多少讶异。

    谁让学长生了一张足以迷惑人的脸蛋,也难怪连向来不近男色的蒋琬琰,都有些丧失理智,只不过……

    “晏晏,站在朋友的立场,我劝你还是别瞎忙活了。”

    为着朋友的幸福着想,余可儿八百年来难得沉稳一回,用极其理性的口吻地分析道:“早在先前就有不少传闻,提到唐琛学长的性取向问题。”

    说到这里,她不由顿了顿,然后接续着道:“你想想,学长顶着这副高级脸,在校三年别说是正儿八经的谈个女朋友了,愣是连个女同学都不让近身。据说,学长身边唯一的雌性生物,便是只家养小奶猫。”

    蒋琬琰倒也肯给面子,认认真真地听完,才出言反驳道:“不让近身?可我看他刚说话的样子,貌似还挺正常的。”

    经她提醒,余可儿也发现了传言与事实间的差距。

    她咦了声,接着用奇怪的目光上下打量起蒋琬琰,边看还边发出惊叹声。“啧,估计还看颜值呢,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嗯?颜值?”蒋琬琰疑问着,神情略显迷茫。

    余可儿连连点头道:“是啊,晏晏你这就叫清秀与明艳并存,整个人又纯又欲,但凡是个男的只怕都把持不住。”

    蒋琬琰静静听着她吹彩虹屁,内心却抱持些许怀疑。

    即使是真·仙女下凡,也不可能让天底下所有男子都感到一见钟情。

    至于唐琛态度的反常,蒋琬琰认为还有别种可能性,比如说他确实是自己的前夫。

    活生生的,年轻了二十岁的前夫。

    思及此,蒋琬琰内心竟隐隐的有些兴奋。

    趁着这段感情初萌芽,她还握有主动权的时候,能够让唐琛也体会看看被人捧在掌心,宠在心头的感觉。

    “可儿,谢谢你,成事以后我请你吃饭。”蒋琬琰上半身微微朝前弯曲,双手紧握着她的感谢道。

    余可儿怔了怔,有点想不明白她为何这般有信心。

    不过无论如何,蒋琬琰的漫漫追夫路依旧开始了。

    她在这方面是绝对的小白,完全不具备任何经验,只得时不时晃悠到三年级的专业课教室,刷点存在感。

    今天甚至在余可儿的怂恿下,捎带了份煎饼果子和豆浆。

    唐琛习惯坐在后排,脊背靠着墙面,懒洋洋地半眯起眼睛,有一下没一下的翻阅着家族集团内部的文件。

    紧邻在他身旁的位置上,坐了个穿着骚粉色套头衫的小哥哥。

    他微一侧头,瞥了眼唐琛手头的资料,而后笑言道:“唐家大少爷,果然和我们这些穷学生的烦恼不同。”

    “别贫。”

    唐琛薄唇紧抿成一线,脸色亦有些阴翳,明显是心情不太好的样子。

    那位骚气的小哥哥对于他的冷淡,早已是见怪不怪,这会儿当即改口说道:“行,不聊这事儿,咱们聊聊妹子吧。”

    唐琛闻言,更是连眼皮都懒得抬起,潇洒俊容上一个大写的不耐烦。

    小哥哥多半是看不过去,没忍住拿手在他眼前挥了挥,道:“人家姑娘在那儿站半天了,你多少也理一理吧,好歹也是这届最美的新生。”

    听到这里,唐琛忽然有了反应,心口剧烈起伏。

    小哥哥当然也察觉到异状,不禁用半是认真,半是玩笑的口吻询问道:“我说琛哥,你该不会真是对那小学妹动了凡心吧?”

    唐琛不语,只是猛然站起身来,朝着伫立在门口的纤细身影走去。“等会儿帮我跟教授说一声,请半节事假。”

    “事假?至少给个理由吧。”小哥哥似乎被他这通操作整得有些懵逼,禁不住出声问道。

    唐琛性子向来张扬,年轻时候就更是轻狂,即便有求于人的时候也不忘挤兑道:“从你平时经常掰扯的那些理由中,随便挑个吧。”

    “……”

    小哥哥到底是意难平,忍不住再次追问道:“琛哥,你还没回答我,你和那小学妹认识?是什么关系?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我们不是说好要做彼此的天使么?”

    他不断抛出各种各样的问题,雷得唐琛是外焦内嫩,恨不得立刻把纸条团了一团,塞进他的嘴里堵死。

    好半晌,唐琛终于缓过了那口气,答非所问地回道:“据我所知,每年新生数量将近三千,而你口口声声称呼的学妹,范围则包括上千人。”

    话语微顿,他又接续着逼逼道:“不说清楚,鬼才知道你在指谁。”

    末了,唐琛还十分善解人意的建议道:“以后再看见她,直接喊嫂子吧。”

    这句话虽然只有短短几个字,却像当头投下一颗震撼弹般,威力惊人,把那位小哥哥都骇得骚不起来了。

    他发怔良久,才又缓又慢地吐出一句“我操”。

    唐琛丝毫不想理会他,只顾迈着大步走到蒋琬琰身旁,问道:“如果我没主动找过来,你打算在这儿站多久?”

    说罢,便见面前的少女小嘴张张合合,却答不上话来,模样万分窘迫。

    他禁不住叹了口气道:“也罢,这附近有处宽敞的露台可以用餐,咱们先到那边去吧。”

    蒋琬琰脚步一顿,并没有立马跟上,反倒是呆站在原地,仔细感受着那股异常熟悉的气息,半晌才答应道:“好。”

    她甚至忘记自己是来追夫的,很轻易地被对方带跑了节奏。

    众所周知,唐琛从来不是属于话多的类型。

    但他却三番两次找话题同蒋琬琰说,而没有让气氛陷于尴尬之中。

    “你们的英语检测应该安排在下周吧,准备得怎么样了?”

    “还行。”

    唐琛勾唇淡笑,眉眼间染上几分笑意。 “我英语也还行,你如果遇上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

    蒋琬琰想也不想就答道:“没事,我们系上碰巧有个外国交换生,英语说得贼溜,应付考试不成问题。”

    “其他方面也可以。”

    唐琛刻意放柔嗓子,压下声线中的威严道:“除了学习以外,日常生活上,或者社团兼职等等……你想得到的任何事情,都可以问我。”

    他暗示到这个程度,正常女孩子多半都能理解言下之意,可蒋琬琰的智商情商却突然双双掉线,导致她思索半天,居然只憋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学长放心,我适应挺好的,应该没什么问题。”

    “……”

    唐琛低着头沉吟了半晌,最后终于将目光转向蒋·话题终结者·琬琰,好气又好笑地道:“我现在明白了,原来你真是凭本事单身的,傻晏晏。”

    蒋琬琰听见这个久违的称呼后,愣了足足有半分钟。

    不管是过去,或者现在,向来只有最为亲近的人才会呼喊她的小名。

    而眼前的唐琛与自己非亲非故,理应是连听都不曾听说过的,更何况用如此自然的语气道出口。

    她思来想去,竟止不住地红了眼眶,“陛下。”

    唐琛垂下眼,望向了那双写满无数重逢欢喜的眸子,削薄的嘴唇不禁弯了弯。“嗯,朕在。”

    说罢,他忽地把蒋琬琰搂进怀里,动作霸道的,颇有些不管不顾的意味。

    “我原先倒是想等着你先开口的,可谁知,我家晏晏居然白长了个脑袋,这么长时间也没发觉到不对劲。再耗下去,真不知道是处罚你,还是处罚我自己了,所以……”

    猝不及防间,唐琛用力地噙住她的嘴,并在那两片娇嫩的唇瓣上放纵地肆虐着。

    原本空落落的心口,自从与她相吻刹那起,便迅速地被填满。

    于缠绵的空隙中,他短暂地抽开身子,哑声说道:“晏晏,欢迎回家。”

    世界偌大,有你所在的地方便是家乡。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完结,感谢阅读,鞠个躬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