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62 部分

作者:深山柠檬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辈子呢?”

    老夫人轻笑一声:“她啊,就是没有你当年的果决。”

    郑芷小心翼翼扶着郑沅往外走,生怕磕着碰着了。

    郑沅笑道:“这才不足两个月,你也不至于这样小心吧?”

    便听谢玄的声音响起:“连你妹妹都知小心,你怎的这般大意?”

    他伸手便将她横抱起来,大步流星往外走。

    郑沅脸一红,忙道:“别……旁人看着呢。”

    谢玄说道:“你是我的夫人,旁人难不成还怪我们太过恩爱?”

    郑沅脸更红了。

    只谢玄回过头对郑芷说道:“小姨可得早些考虑,我观那贺奇人中龙凤,若是真的不考,岂不是被你耽搁了?”

    郑芷唯唯诺诺,却是傻了眼,怎么连姐夫都知道了?

    谢玄钻进马车,一把就搂住郑沅。

    郑沅生怕他乱来,忙说道:“大夫说头三个月不稳,不行……”

    谢玄吻了吻她的额:“沅儿,多谢你,给我一个完整的家。”

    ☆、第 97 章

    转眼,郑芷成婚已有四载。她的生活一眼看得到底的一帆风顺,父亲是护国大元帅,娘家嫂嫂是大齐最尊贵的公主,亲姐姐是永安侯夫人,圣上亲封的郡主。

    婆家一切都好,公爹掌舵,贺家多少年都没错过方向,婆母再慈爱不过,甚至因她在闺中便帮着管家,是以结婚没多久,婆母就将管家大权交给她了。夫君是状元郎,向来都是温柔亲和,对她疼爱有加的。

    唯一的美中不足,是她的肚皮,一直也没见着鼓起来。

    眼见着婆家大伯嫂嫂孩儿一个接一个,娘家嫂嫂儿女双全,姐姐生了小世子,又怀了第二个。而她的肚子,就是不曾有动静。

    姐姐也曾背地里给她寻过有名的千金科大夫,皆是说她无碍。

    郑芷呆呆的坐在窗前,今日晨起请婆母安的时候,婆母委婉的话语里,她也听明白了,是想要她主动给夫君纳妾。

    其实她的生母就是妾室,从前也总认为纳妾并没有什么,可见过姐姐姐夫的恩爱,看过姐夫的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她总有些不甘心。

    或许不嫁给贺奇,不嫁给这样一个让自己满心欢喜的人,她便不会有这样的不甘心。

    她理了理头发,将双云唤过来,说道:“前阵子三夫人送来的两个丫鬟,现下在哪里?”

    双云答:“上回少奶奶说让送到针线上的。”

    郑芷点点头:“给她们各自置办一身衣裳,今日晚膳……叫她们来侍奉我。”

    双云心儿一颤,迅速的往四周看了看,压低声音说道:“少奶奶当真要如此?”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夫君如今都已经二十四了,我总不能不替他想吧。”

    双云眼尖,瞧见少奶奶眼中似乎闪过一丝泪花。

    最近朝中事务极是忙碌,贺奇是踏着星辰才回的屋,手中握着一枚小小的玉珏,嘴角不自觉弯了弯,想起第一次见到郑芷的情形。

    那时他见到一枚玉珏,没多久,便看到郑芷回来寻。他是刻意等她,没想到她如同受惊的小猫一般,转身就跑。

    屋里亮着灯,不论他多晚回来,她都会等他。所以每天不论多晚,他也想要回来。

    只是踏进正屋,见到屋内的情况,他不自觉将玉珏塞进袖子里。除了她,还有两个面生的丫鬟。

    他知道她一向清减,总喜欢带在身旁的,从来也只有双云一个。

    他顿了顿,双云嫁了人,总不能时时伺候,或许这是她的新丫鬟?

    可他扫了她们一眼,艳俗的打扮,根本不像个正经丫鬟。

    郑芷已经迎上来,示意身后的丫鬟替他更衣。他一眼看到她眼下的乌青,没来由的生出一丝怒火。

    “我不喜欢旁人服侍。”

    郑芷点点头,自己动手替他取过衣裳,柔声问道:“夫君还不曾用膳吧?玉燕,让传膳吧。”

    眉间高挑的丫鬟立时应了,不论是神态还是步履都有些愉悦的轻松感。

    贺奇心头更堵了。

    平日他晚上归得太晚,郑芷一向是让厨上留清淡简单的膳食,索性他也不挑食。可今日的膳食甚是丰盛,有几道一看,就是去宴宾楼采买的。

    郑芷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夫君饿了吧?让玉润服侍您用膳?”

    眉目平和些的丫鬟怯怯的,晃眼间,甚至有些像当年的她。

    贺奇将筷子重重的搁下,站起来问道:“我不喜欢外人打扰。”

    说罢,他撩起袍子,去了书房。

    郑芷呆坐片刻,深吸一口气,也不知是庆幸,还是难受——贺奇头一回对她发火呢。

    玉燕与玉润已经吓傻了,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双云等少爷走远,才走进来问道:“少奶奶,这……”

    郑芷恢复温柔的模样,说道:“是我不好,没想着爷今日心情不好,贸贸然让你们过来侍奉。双云,将她们安置在西院,回头再做安排。”

    第二日,老夫人病倒了。

    整个贺家,郑芷唯一害怕的人,就是这位老夫人。有时候她总觉得,哪怕从前她跟着祖母,或者跟着姐姐,见到老夫人的时候,会有种没来由的害怕。

    成了亲之后,她才明白,这种害怕并不假,老夫人也并不喜欢她。不过,也并不曾为难过她,只是不怎么愿意见她罢了。

    老夫人从病重到仙逝,堪堪过了数天。

    如今郑芷当家,婆母又是个软绵的,一应的丧事都是她来处置,着实有些忙累。迷迷糊糊只见,她还在想着,贺奇已经有十数天不曾回房了。

    总算是忙完了,郑芷往旁边的椅子上坐着,想着休息片刻,就起身将后续的事情处理一下。谁知一坐下去,竟然睡着了。

    等再醒来,她已经在自己床上。

    双云倒了水过来,说道:“少奶奶这些天太累了,爷说让您好生歇着。”

    郑芷喝了水,又躺倒在床上,刚刚,她做了一个噩梦,是,噩梦,但是那梦,无比的清晰,仿佛她经历过一般,但她明明不曾经历过。

    梦里,嫡母赵荏苒还在,领着她去了荷香县,见到贺家三夫人——对,那时候她还没嫁进来,贺三夫人还不是她婆母。而贺三夫人那次来,是为了换贺奇与郑沅的庚帖。

    但赵荏苒将庚帖换成了她的。

    梦里,她不曾见到贺奇,他也没有参考,没有当上状元郎。

    贺三夫人发现错了之后,是打算将错就错的。但病重的贺老夫人,临死之前一句话,便断了这门亲事的可能。

    她说:贺家绝不娶郑家女。

    娶不上郑沅,便连她也不要。

    梦里的她抓狂哭泣,冲进郑沅的房里大哭大闹,怪郑沅自己没了名声,还叫她也成了退亲之人。

    ……

    郑芷起了身,问道:“阿花呢?”

    阿花是她成婚后养的一只三花玳瑁猫,极是粘人可爱,但贺奇不大喜欢动物,所以她从不曾让阿花进屋。

    双云将阿花抱过来,许是见她情绪不大好,想要说些有趣的:“昨个儿侯府小世子过来了,小丫鬟没看住,让小世子将阿花的胡子给烧着了,这会儿阿花走路都不稳呢。”

    郑芷微微一笑,轻轻抚摸着阿花,烧胡子而已,她小时候对姐姐的猫,可不知做过多少可怖的事情。

    小时候?现下想想,仿佛过了一世一般。

    她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流,连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是数日来的委屈,还是为梦里的自己愧疚。

    帘子掀起来,贺奇走了进来。

    郑芷来不及擦泪,已经被他拥在怀中。双云乖觉,连猫都来不及带走,便出了门。

    郑芷哽咽道:“阿花还没送走。”

    贺奇低头看了看,说道:“你喜欢,就留着陪你。”

    郑芷忍不住又哭起来,边哭边说:“夫君,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一点都不值得……我小时候,是个很可恶的人,我嚣张跋扈,想方设法陷害姐姐,害她被嫡母责打,害她长年累月病着……”

    贺奇轻轻拍着她的背,说道:“哪有那样多的为什么?芷儿,我爱你,今生今世,都只爱你一人。”

    “可……你不是生气了么?”

    贺奇替她擦了泪:“我当然生气,你竟然将别的女人往我怀里送,我怎能不生气?”

    郑芷微微抽泣:“她们是婆母送来的……而且我一直不能有孕,总不能……让你无后吧。”

    贺奇吻了吻她的额头:“我知道,芷儿,是我不好,最近太忙了没有顾忌到你。工部要去江中建渠,时日有些长,约莫得留在江中三年,我已经自请前去了。”

    郑芷愕然看着他。

    他微微一笑:“芷儿,到时候,我会带你一起走。”

    转眼又是三年,等贺奇与郑芷回来,手中抱着的是两岁半的长子,郑芷大腹便便,被丫鬟小心翼翼的扶着。

    贺三夫人笑得开怀,上前接过孙子,说道:“早知道芷儿那时候已经有孕,我是说什么也不会叫她跑那么远跟着你去吃苦的。”

    贺奇扶着郑芷说道:“那等再过几个月,母亲您也抱不到下一个孙子呢!”

    郑芷眉眼弯弯,岁月静好,真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