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6章 大结局(下)

作者:折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破晓》的男三号换成了一个新生代演员。

    温茴虽然没跟他合作过, 但是也算见过几面。

    这个男演员比起高泽来讲好了不是一点半点,平时不是在背剧本就是在背剧本,只有偶尔才会找其他演员对几场戏。

    温茴乐得清闲。

    陆斯衍没在柏林待几天。

    叶景的演唱会筹备了很久, 地点定在了国内。

    陆斯衍虽然不是主角,但是彩排还是要有的, 加上他还有其他事,所以提前一周就回了国。

    付曦跟他前后脚走的。

    两个人都离开柏林以后, 温茴在这里就成了完全人生地不熟的孤家寡人。

    付曦不放心, 隔几天就要问她一次:「茴茴,你真的不找一个助理吗?」

    别的明星别说爆红, 就是一个稍微火点的,身后头都得跟几个助理。

    就温茴孤单单的。

    付曦没事的话偶尔还能跟她一起,有事的话就只能她自己一个人。

    温茴也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

    只不过一拖就拖到了现在。

    hui:「可以,就找个栗子那样的吧?」

    认真又活泼,平时说说话也挺好。

    xixi:「要不你直接跟你老公把人要来吧。」

    hui:「那不行。」

    xixi:「知根知底的, 怎么就不行了?」

    温茴想了想,答:「会爆发世界大战吧。」

    她身边十有□□是留不了男助理的。

    留了的话陆斯衍会是什么反应呢?

    大概是变成醋精吧。

    温茴光是想着他盯着张冷漠无情的脸, 不想看她也不跟她说话的场景, 嘴角就不自觉牵了起来。

    为了不让陆斯衍变成面瘫,她特地叮嘱付曦:「要女孩子。」

    ……

    刘导的要求比传闻中还要严格些。

    尤其是在开始出的那个叉子耽误了一周的情况下, 自拍摄以来,剧组基本上都没有凌晨前收过工的。

    晚睡早起的这段时间过得飞快。

    国内外还有时差,一周过去,温茴才找到机会和陆斯衍多聊几句。

    也只是几句话。

    不远处有场男主和女配角的长镜头在拍, 温茴坐在镜头外,拿出手机用最快速度解了锁打开微信,然后敲了两个字上去。

    hui:「老公。」

    L:「我在。」

    hui:「我休息五分钟也要给你发消息,开心吗?」

    L:「嗯。」

    hui:「你在干嘛?」

    L:「听叶景唱歌。」

    温茴听过叶景的歌。

    他嗓子好,唱歌时跟平时说话又不大一样。

    hui:「我也想听。」

    那头立刻发了个问号过来。

    L:「你休息五分钟,就是想听他唱歌么?」

    不是……这两者之间的前后关联不太对。

    hui:「那当然不是。」

    hui:「你又不给我唱。」

    温茴也没指望陆斯衍老老实实给他唱歌,忘了眼不远处盯在监视器后面的刘导,转移话题道:「你之前跟我说刘导要给我放假的时候,我以为我要被解约了。」

    那会儿因为不想让陆斯衍担心,她一直忍着没问。

    L:「为什么要解约?」

    hui:「你想啊,不然好好的为什么要放假。」

    一放就是一周,导致后面进度都赶了起来。

    因为很多知名演员,杀青时间只能提前不好延后。温茴甚至以为刘导用这周时间去找替她的演员了。

    结果出她意料。

    L:「因为怕你状态不好。」

    当时刘导还威胁他,如果一周以后温茴状态不好,他就拿他是问。

    陆斯衍倒是不怕这个威胁,但他怕温茴真被那些负面新闻影响,所以很认真地规划了行程。

    L:「觉得我骗你?」

    温茴刚要回一句“善意的谎言”给自己开脱,那人又发了几条过来:「信我就好。」

    「比如……」

    L:「我现在很想你。」

    温茴笑得眼睛弯弯:「我也很想你。」

    如果会飞就好了。

    那她一定,立刻飞到他身边。

    ……

    《破晓》拍得顺利,虽然过夜是常事,但也没怎么通过宵。

    转眼就是月底。

    果然跟付曦说的一样,刘导给全剧组放了两天假。

    不多不少,刚好是电影节这两天。

    温茴连续两周睡眠不足,脸色倒是还行,就是黑眼圈突兀了些。

    电影节这天,连言宁都千里迢迢过来了。

    温茴坐在化妆间的椅子上,强撑着才没把眼睛合上。

    言宁坐在一边戳了戳她的脸,“茴香,你清醒一下。”

    “……”

    温茴没太大的反应。

    言宁拖着椅子靠近了些,“你真的一点都不紧张吗?”

    温茴倒是还能听进去她的话,静了几秒后,慢吞吞摇了摇头。

    她一般参加颁奖典礼都不会太紧张,因为压根就没有那种能得奖的想法。

    就像这次也一样。

    《蝴蝶杀》票房很高,但是口碑不如今年的另外两部电影。

    更别说温茴那个只拍了没多久,在电影里镜头也不算多的女配角了。

    温茴眼帘合了合。为了不让自己睡着,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跟言宁搭着话:“你不是喜欢叶景吗?”

    “对啊。”

    “怎么没去看他演唱会?”

    “这不是来陪你了嘛……”言宁笑眯眯的,“我们茴香第一次拿大奖,我当然要亲眼见证了。”

    “……”

    温茴:“你说得好像我被内定了一样。”

    言宁“啧”了一声,“我有预感。”

    温茴:“你预感不准。”

    言宁:“……”

    温茴看她一眼,还是没忍住道:“宁宁,我有件事想告诉你……”

    言宁疑惑:“什么事啊?”

    温茴:“陆斯衍今天是叶景演唱会的特邀嘉宾。”

    “……”

    化妆间陷入诡异的沉默中。

    温茴知道言宁买了叶景演唱会的票,所以想把这件事当做惊喜,等她去演唱会亲自发现的。

    她没想到言宁不声不响就来了德国。

    温茴拍了拍她的肩膀,“没关系,还有下次。”

    “下次什么时候?”

    “嗯……十年后吧。”

    ……

    温茴跟言宁时气氛很轻松,聊了几句也不觉得困了。

    她端着肩膀挺胸抬头,一直到入场坐下,姿势才稍微松懈了一些。

    温茴的头发还是很短,裙子也挑了一件纯黑的及膝裙,整个人看上去多了丝帅气的冷艳劲儿。

    言宁想对着她吹口哨:“我家宝贝天生丽质难自弃啊。”

    不是谁都能扛得住这种造型的。

    言宁凑过来:“行行没有夸你吗?”

    温茴很努力地想了想,然后绷着嘴角摇了摇头。

    好像还真没夸过。

    言宁这么一提,温茴心里就又多了档事。

    这边现在接近晚上,国内的演唱会应该已经结束了。

    温茴正想着要不要给陆斯衍发条消息,付曦的微信就先一步发了过来:「给你准备的获奖感言。」

    「想着你德语不会说,英语也不太好,说法语又不合适,干脆就只准备了中文的。」

    温茴:“……”

    她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hui:「我觉得我什么都不需要。」

    xixi:「不需要也背一下,总有一天能用上的。」

    温茴点开看了一眼。

    措辞精炼又不失煽情,整篇下来也就几百字,温茴边看边跟旁边的言宁问:“演唱会结束了没?”

    “刚结束。”

    言宁很委屈:“我在看现场粉丝拍的照片。”

    官方的直拍估计还要过几天才会发出来,现在就只能看那些糊到不能再糊的粉拍。

    言宁越看越郁闷,手指滑动的速度逐渐暴躁起来,过了会儿,她“诶”了一声:“茴茴……”

    “怎么了?”

    “行行什么时候买了个镯子啊?”

    言宁声音里有显而易见的不解。

    温茴更不解:“什么镯子?”

    陆斯衍手腕上向来干净,只有很偶尔的情况下才会带一只腕表。

    温茴往言宁那边靠了靠。

    言宁的手机屏幕亮着,上头图片放大,男人右手手腕上果然多了个东西。

    形状看不太轻,不过颜色勉强能看得出来。

    有点眼熟。

    温茴想了几秒,才恍然大悟一样“哦”了声,“那个不是镯子……”

    言宁目不转睛地等她继续。

    温茴咳了声,“是我以前用的皮筋。”

    长头发的时候不太方便,这种东西随身带着。

    后来头发剪短了,这个习惯一时半会儿没有改过来,手腕上经常会摸到一根皮筋。

    用又用不到。

    送陆斯衍去机场那天正好摸到了,她就随手套在了他手上。

    温茴当时没想太多。

    就想着少男少女们喜欢干这种事,那她偶尔也青春一下。

    这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温茴没想到陆斯衍还没摘下来,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嘴角的笑又怎么都掩不住:“他怎么还带着啊?”

    言宁:“……”

    她觉得温茴在秀恩爱,嘴角抽搐几下后,她面无表情地点开了评论。

    第一条就是个明白人发的——

    「在现场,前排……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某人的皮筋。」

    第二条带了放大镜——

    「刚才特地去把温茴剧里的角色和采访的照片都翻了一遍,破案了破案了,就是她的皮筋!」

    后面的就大部分都类似于cp粉——

    「皮筋梗也是非常有爱了呜呜呜。」

    「话说今天他们两个一个演唱会一个颁奖典礼……现在上网冲个浪都要被迫吃狗粮啊。」

    言宁看得心里一边冒粉红泡泡,一边又疯狂分泌柠檬味道的不明液体。

    她深呼了口气:“茴香。”

    “……嗯?”

    “算了,”言宁站起身,“我去透透气。”

    言宁一去就是半天。

    直到颁奖典礼进行大半,她人都还没有回来。

    温茴不放心,偏偏马上就要轮到最佳女配角了,不管是不是她,她都不太好离场。

    她趁着主持人串词的几分钟,发消息给言宁问了一句。

    那边回得倒是快:「马上。」

    温茴这才放下心来。

    公布获奖名单的人是个熟悉的名字,中文一出来,温茴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言宁刚好在她身边坐下,她眼神飘忽,左看右看:“茴香,不要紧张。”

    温茴:“……”

    她觉得言宁好像有点紧张。

    再一看台上,那人已经上了台。

    确实是亚洲人的长相,个子很高,皮肤偏白。

    头发是黑的。

    即使看不清长相,温茴也看得出来是个好看的男人。

    这人叫傅淮来着。

    她看了眼言宁:“宁宁,你口中的渣男。”

    “……”

    “还真挺好看的。”

    “呵呵。”

    温茴正跟她聊着,下一秒,台上传来男人低沉又字正腔圆的两个字:“温茴。”

    “……”

    温茴话还没说完,又硬生生憋了回去。

    她突然庆幸自己刚刚虽然在跟言宁说话,但是坐姿是规矩的,脸上甚至没有半分尴尬的表情,只微微一愣就弯唇笑起来。

    温茴没动作。

    还是言宁咬着牙提醒道:“起来啊。”

    言宁:“去领奖了。”

    ……

    温茴以为自己在做梦。

    就在几分钟前,她还在就傅淮的问题和言宁讨论。

    结果几分钟狗的现场,她就站在了这人面前。

    傅淮长得确实好看,比网上的照片里还要好看。

    温茴视线一时间有些收不回来,直到那人把奖杯递过来,她才反应过来,轻声道了声谢。

    从刚才开始,她还像在梦里没有醒来一样。

    傅淮朝她笑了下:“恭喜。”

    “……谢谢。”

    “刚刚跟陆斯衍聊了几句。”

    “……嗯?”

    傅淮跟前有话筒,所以说的话台下是全部可以听到的。

    傅淮:“他知道是我颁奖,所以让我转告你一句话。”

    温茴听得云里雾里。

    傅淮挑眉,一字一顿道:“你是世界上最好的温茴。”

    温茴突然就从梦里醒过来的。

    陆斯衍说不出这种话来,而且今天也不在现场,所以才让傅淮转告的。

    傅淮跟她互动倒是也有个好处——起码可以证明他们之间真的没有什么。

    毕竟从上次傅淮评论过温茴的的微博以后,关于两人的传闻就没断过。

    无所事事的网友们都喜欢编故事。

    即使今天是温茴和傅淮第一次见面。

    今天这事过后,所有传言大概都会不攻自破。

    温茴呼了口气,抿唇浅浅一笑:“你也一样。”

    她隔着千万里的距离,轻声道:“你也是世界上最好的陆斯衍。”

    --

    温茴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到了后半夜。

    她喝了点酒,人虽然没太醉,但是没什么力气,倒在床上后一动都不想动。

    在床上躺了半晌,手机震动了下。

    陆斯衍的电话打了进来。

    温茴翻了个身,电话一接通,就有人声合着电流声响在耳边:“回酒店了没?”

    “嗯。”

    温茴看了要窗外的沉沉夜色,“你是还没睡,还是已经醒了?”

    “醒了。”

    陆斯衍:“我刚才看了电影节的直播。”

    温茴眨了眨眼,然后又听到他问:“他好看吗?”

    “……谁?”

    “傅淮。”

    “……”

    那当然,是好看的。

    但是温茴还有理智,不至于脱口而出。

    沉默几秒后,她刚要说句“还行”,陆斯衍的声音就紧接着传过来,“你看了他半分钟。”

    他似乎笑了下,“还对他笑得那么好看……嗯?”

    又开始了。

    温茴想起之前和盛洋拍戏的时候,陆斯衍也替她记过时。

    温茴突然就没忍住笑了声:“陆斯衍,你一定要这么小气吗?”

    不过小气归小气,他从来不会说让温茴不要跟其他异性说话的话。

    他只是告诉温茴他吃醋了。

    吃醋的时候好像要比平时可爱一些。

    温茴眯了眯眼,“大早上的不要喝醋,对身体不好……”

    “温茴,”陆斯衍打断她,“我是不是跟你说过,我可以让你下不来床。”

    温茴也不怕他,学着他的语气道:“陆斯衍,我是不是也跟你说过?”

    “嗯?”

    放狠话谁不会。

    温茴:“我也可以让你上不来床。”

    ……

    一月底,临近过年,剧组放了个年假。

    假期不长,就一周,

    这一周还是在拍摄顺利,进度超前的情况下挤出来的。

    温茴赶着时间定了往返机票。

    在飞机上十几个小时,等到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

    年关将至,街上还挂了喜庆的红灯笼。

    温茴拉着行李箱刚出机场,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没有备注,但也不像诈骗。

    「有时间吗?我们聊聊吧。」

    有点像骚扰短信。

    毕竟这个念头,还发短信的人不多了。

    温茴没理。

    片刻后,这个号码又发过来一条短信:「我是宋琴。」

    温茴想要删除短信的动作顿了一顿。

    她没想到会是宋琴。

    陌生又熟悉的名字。

    温茴想了好几秒,才把这两个字和她母亲的对上。

    她皱紧眉,把手机装进了口袋里。

    又是一声震动。

    温茴拉着行李箱走了老远,才又停下把手机拿了出来。

    陌生号码:「我在机场出口。」

    “……”

    还知道她刚下飞机。

    温茴有些头疼地按了按眉心,停了好一会儿,才又抬脚走出机场。

    宋琴的车很好认。

    确切的说,很显眼。

    温茴甚至不用刻意去找,喇叭声响了下后,几米开外的跑车车窗跟着降了下来。

    她呼了口气,迈开步子走过去。

    机场人多,认出她的人肯定不少。

    温茴也没理,拉开车门上了车。

    宋琴和上次见面时几乎没有区别,依旧妆容精致,身上的大衣大概也有十万起步。

    温茴靠在椅背上,一句话都不想说。

    这条路有些堵车。

    十几分钟都没过一个路口。

    宋琴也不急,安静了近半个小时,她才说了温茴上车以来的第一句话:“洋洋说你今天回国。”

    温茴猜到了。

    跟宋琴有关系,又经常跟她聊天的,声音也没别人了。

    宋琴目视前方,语调利落优雅:“他挺喜欢你的。”

    温茴把玩着包链,嘴角扯了下,没应声。

    前方路口红灯。

    宋琴停了车,终于转头看了眼温茴:“过年回家吃个饭吧。”

    时隔多年,这还是她第一次打量这个女儿。

    温茴长得很漂亮,像她年轻的时候。

    宋琴刚和温岭山离婚的时候,对温茴是有愧疚的,只不过愧疚不能当饭吃。

    她肤白貌美,没必要带着一个拖油瓶。

    放在现在,宋琴依旧觉得愧疚。

    只不过过了这么久,愧疚有之,那本来就为数不多的母爱早就磨没了。

    今天来接温茴,主要是因为盛洋。

    虽然没怎么一起生活过,但盛洋很喜欢这个姐姐。

    可能这就是血缘关系。

    宋琴点了支女士香烟,“盛洋挺想你去的。”

    温茴这才转头看了她一眼。

    她眼神很干净,才和宋琴对视几秒,后者就把视线偏了开来。

    温茴本来不想见宋琴的。

    但又总觉得反正迟早都会见面,那晚见不如早见。

    和温茴预想好的场景不大一样,她对宋琴,恨和抱怨之类的情绪通通都没有。

    上次见到她时,心脏仿佛骤然停了一瞬;这次反倒没什么感觉。

    温茴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过年要跟家里人一起吃饭。”

    盛洋是弟弟,但她已经不是妈妈了。

    明明都还在这个世上。

    她却已经没有爸爸妈妈了。

    宋琴嘴巴动了动,一支烟抽到一半,就再也抽不下去了。

    她跟温茴的确像陌生人。

    可能还不如陌生人。

    两人间的空气似乎都是苦的。

    宋琴吐了口烟,“那算了吧。”

    强求不得。

    车还在堵着。

    前面那条街过了就是御南一品。

    温茴不想在车上待下去了,扯开安全带道:“就停在这里吧。”

    她打开车门,下车前才又看了眼主驾上的漂亮女人:“帮我跟盛洋说句新年快乐,谢谢。”

    车门开了又合。

    周遭的纷乱只涌进来半秒,宋琴看了眼窗外那道纤细的背影,然后把烟摁灭在了烟灰缸里。

    和温茴的这段关系,她其实没想补救。

    也补救不了,太迟了。

    ……

    温茴拉着行李箱散了个步。

    回家这几百米的距离,她还碰上了两个过来跟她要签名的粉丝。

    有个小姑娘年纪不大,还红着张脸想帮忙拿行李箱。

    温茴虽然拒绝了她,但是心情瞬间好了不少。

    陆斯衍今天下午有事,所以没在家。

    温茴推门进去的时候,整个别墅都空荡荡的。

    没有人,但是有人气。

    不像酒店那样,住多久都没有家的感觉。

    温茴把行李箱放下,回房间洗了个澡。

    出来的时候微信多了几条消息,全部来自陆斯衍。

    「到家了没?」

    「晚上想吃什么?」

    「明天回栗园吃饭?」

    栗园是陆青元那一辈住的小区。

    温茴坐在床上,边擦头发边回:「好啊。」

    hui:「你什么时候回家?」

    L:「八点半吧。」

    温茴吹干了头发,又换了件可以出门的衣服。

    最后在客厅里看了一集电视剧,才总算到了八点半。

    温茴拿了手机出门。

    陆斯衍给的时间大多时候是准的。

    温茴刚走到小区门口,就正好看到陆斯衍从车上下来。

    一切都是刚刚好。

    温茴还没跟他说话,嘴角就已经弯了起来。

    宋琴是谁她早就忘了,就在她见到陆斯衍这一刻。

    温茴悄悄站在一边,等陆斯衍从她身边经过,她才又跳出来抱住了他。

    “……”

    陆斯衍没什么反应。

    温茴本来是想吓他的,结果人没吓到,空气像是静止了一样。

    她差点以为自己抱错了人。

    但是她不会认错的。

    温茴看他一眼,“你为什么不害怕?”

    “……”

    因为陆斯衍刚下车就看到她了。

    一眼就能看到。

    但是为了配合温茴,他还是象征性地皱了下眉,“害怕。”

    温茴:“……”

    跟哄小孩子一样。

    温茴挂在他身上不愿意下来,“我等你好久了,脚都要麻了。”

    倒是越来越会撒娇了。

    温茴身上还带着屋子里的暖意,陆斯衍也不戳穿她胡编乱造的一通,“那我背你。”

    话音才落,身后女孩子美滋滋跳了上来。

    她还是很轻,跳的那个动作都没太大重量。

    因为是除夕,整个小区都很热闹。

    灯火通明,外面有很多大人和小孩在玩闹。

    一栋栋现代化别墅在路灯的映衬下,都显得瑰丽了不少。

    像温茴和陆斯衍在德国看的城堡。

    温茴把脸埋在陆斯衍的颈间,没头没尾地来了句:“城堡真好看。”

    “喜欢吗?”

    大概没有人不喜欢吧。

    温茴点了点头。

    陆斯衍微偏了下头,“给你建一座,好不好?”

    温茴“啊”了一声,“财大气粗。”

    “嗯,”男人轻轻地笑,“所以跟我在一起,你可以做一辈子的小公主。”

    温茴胳膊轻轻收紧,贴在陆斯衍耳边温温柔柔道:“好喜欢你啊。”

    说一万遍都不觉得多。

    头顶有烟花炸开。

    耳边有小孩子拿的仙女棒燃烧着的声音。

    滋啦啦一声。

    温茴扭过头去看了眼,刚好看到那根仙女棒在空中画了个圆。

    已经一年过去了呀。

    还有两年,五年,十年。

    更久更久。

    她想和陆斯衍就这样一直走下去。

    没有尽头,永永远远。

    --end--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