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八章 (大结局)

作者:怂怂的小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道孩童的啼哭声响彻在长信宫, 章洄已是累极,匆匆抬起眼皮瞥了一眼皱巴巴的孩子, 可真是丑。

    她的脸上遍布汗水,嘴唇也咬出了一道白印,顾不上耳边人说了什么,沉沉地阖上了眼睛。

    产婆动作轻柔地将小皇子放在襁褓中, 眉开眼笑地地抱着他去见陛下, 这是陛下的第一位皇子,意义非凡。

    但是陛下却只淡淡扫了一眼啼哭不止的小皇子,听其哭声洪亮有力便令产婆抱下去了。

    “皇后身体如何?”黑眸盯着陷入沉睡的女子, 楚瑾的侧脸依旧紧绷着, 鼻尖萦绕的血腥气让他不敢放下心来。

    “陛下请放心,娘娘她生产疲累, 只是睡过去而已。”太医垂首为皇后仔细把了脉,恭声回道。

    “下去吧。”陛下的侧脸稍柔和,只手拿起了一旁的软帕,耐心细致地为皇后娘娘擦拭额头。

    太医们对视一眼,静悄悄地出了殿,陛下万金之躯却愿意亲手服侍皇后娘娘,这即便是平民百姓家的恩爱夫君也未必能做到啊。

    至于长信宫的宫人见之也噤声屏气,垂首而立。

    陛下后宫唯有皇后娘娘一人, 如今娘娘又诞下皇长子,母子平安,消息传到宫外, 可谓是堵住了楚京某些世家的心窍。嫡长子已出,他们皆扼腕叹息,又失了一个劝谏陛下纳妃的理由。

    定国公府得了讯则是欣喜若狂,定国公夫人一边口中念叨女儿的身体,一边又忍不住嘴角上扬。洄儿从午时发动到了傍晚便顺利生产,倒是幸运未受太多罪。只可惜她身在宫外,不能立刻赶过去。

    夜色正浓,长信宫的窗只敢打开一丝缝隙,章洄从睡梦中醒来就闻到淡淡的血腥气和安神的香气。她睁开眼睛对上兰色的床帐有瞬间的恍惚,方才她好似做了一个梦。

    梦中有一名衣着鲜艳的女子,对着她笑,熟悉的面孔是她在铜镜中每日都能看到的。

    章洄心中有了一个猜测,缓缓地翘起了唇角。那女子手中挽着一个面容俊朗的陌生男子,眉眼间洋溢着幸福,对上章洄的目光,扬了扬手。

    如果这是真的,章洄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心里真正地去了所有的顾虑。她试着挪动了一下身体,倒没有生产时的黏腻不适,应是有人替她擦拭过了。

    床幔透过微弱的烛光,她还未开口唤人,眼前就突然一亮。轻薄的纱幔被一只骨节匀称的大手撩开,挂在赤金钩上。

    男人目光沉沉,对上她的时候又带着几抹温柔。

    “洄儿”,唤她的声音沙哑。

    “表哥,我的丑孩子呢?”章洄往殿中的四周看了一遍,连忙开口问道。她在失去意识之前只记得自己生了个红通通的丑孩子,好似听见是个皇子。

    楚瑾神情一顿,朝殿外唤人,语气略带着清冷。不一会儿,嬷嬷就从侧殿抱着一个小小的襁褓过来,细心地放在章洄的身侧。

    章洄小心翼翼地低头看过去,目光带着好奇,还带着几分不忍。她和太子表哥都是容貌一等一的人物,莫非是她吃多了臭豆腐,才导致这孩子丑巴巴的?

    轻软的小襁褓中,孩子握着两个小拳头,正在呼呼地睡大觉。他的小脸圆嘟嘟的,看起来虽没有那么皱了,但还是红红的,说他是个丑孩子并未夸大其词。

    章洄用手指碰了碰他的红脸蛋,垮下了脸,小声对着一旁的男人叨叨,“表哥,他为什么这么丑?我的相貌在楚京贵女中绝对是顶尖的。”

    楚瑾闻言淡淡瞥了她一眼,“煦儿才出生不足一日,还未长好。”

    说完他俯身认真打量熟睡的小皇子,剑眉微蹙,的确是过于红了些。

    站立在一旁的胡嬷嬷掩住了唇角,开口为帝后解释,“陛下,娘娘,新生的孩子都是如此,等再过几日就变得白白嫩嫩了。老奴瞧着小皇子的眉眼和皇后娘娘十分相似,脸型肖似陛下,以后相貌定是不俗。”

    章洄这才放下心来,想到什么又问起楚瑾,“表哥,您方才唤他煦儿?”

    “嗯,朕为其赐名煦,待到他洗三之礼时便册为皇太子。”楚瑾只淡声说了一句,便动作娴熟地将襁褓抱起。

    章洄瞧见有些眼馋,伸手作势要抱过去,她还未抱过自己肚子里的小东西。虽然丑,但是自己亲生的。

    但是男人好似没看到她殷切的目光,反手将孩子递给了胡嬷嬷。

    “带煦儿下去休息。”

    胡嬷嬷连忙接过,看着小皇子眼神愈加恭敬,今后这个小婴儿便会是大楚尊贵的储君。

    章洄看着自己的丑孩子被抱走还有些不舍,她不过才与孩子相处了一刻钟,还未看够呢。

    “进些东西吧。”男人起身挡住了她的视线,伸手端了一只玉碗。

    章洄点了点头,腹中确实有些饥饿了,只是她咽下了一口粥,转了转眼睛开口说道。

    “表哥,人无信而不立。等我的身体调养好,你便要带我出宫,我的书也要还我。”

    楚瑾闻言抬了抬眼皮,语气淡然,“朕何曾失信于人,多读些书也是好的。”

    章洄这才眉开眼笑。

    次日,定国公夫人携着章演便进了宫来瞧她。

    抱了一会儿小皇子,定国公夫人又查看了一番她的脸色,见母子安好提着的心放下了肚子里。

    梦中,原身不仅安然无恙而且似是寻到了良人。面对定国公夫人,章洄也由衷地露出了笑容,“娘,女儿会好好的。”

    “如此便好。”定国公夫人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待到午后才从宫中离去。

    皇长子的洗三之礼办的极为隆重,皇室宗亲,朝廷重臣皆送上了厚礼。尤其,陛下亲抱着皇长子下旨册封其为太子,众人既惊又羡,瞅着太子的目光十分恭敬。

    陛下对皇后娘娘用情至深,他们虽有微词,但是陛下后继有人,也是百姓之福,大楚之福。

    章洄身体还未恢复,自然没有参加,只听得绿墨兴冲冲地为她转述隆重的场面。

    她耐心地听了一会儿便觉得无趣起来,接下来她坐月子还有数十日,总是窝在寝殿之中乏味至极。

    “绿墨,陛下可曾命人送来了一摞书籍?”何以解忧,唯有小黄书。

    闻言,绿墨了然一笑,搬了个小箱子过来。“娘娘,这是陛下早上送来的。”

    挑了挑眉,太子表哥还算言而有信,章洄颇有些期待的打开盒子,拿出几本书翻了翻,《大楚律例》、《祁山游记》、《国书论》…

    一点一点地,章洄的脸肉眼可见地黑了下来,哼,狗男人言而无信!

    是夜,长信宫,自觉被耍了的皇后娘娘对着陛下摆出了一副臭脸,甚至连小太子到了她的怀中都未缓和她的怒气。

    “楚瑾,你身为天子便是金口玉言,怎可诓骗于我!”

    长信宫中传来皇后娘娘的怒吼声,宫人们心头一跳,随即便眼观鼻鼻欢心,权当自己什么都没听到。

    “洄儿,这些书并不是送给你的。”楚瑾面不改色,拿起一本《大楚律例》,将其放在小太子的身边。

    “煦儿是大楚的储君,从小便要用功,等到及冠之年朕才放心将江山交到他的手中。”

    小太子睁着一双懵懂纯真的桃花眼,躺在自己亲亲母后的怀中,小爪爪作势要去抓那本书。

    “煦儿喜欢便好。”身形高大的男人唇角微勾,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

    章洄闻言嘴角抽搐,这十数日虽足够皱巴巴的丑孩子长成白白嫩嫩的小团子,但用功?!

    她冷哼了一声,用一只手揉着自家孩子的小脚,“丑煦儿,你父皇真是心肠歹毒,你才这般大他便想着让你为他分忧了。”

    小太子还以为亲亲母后在和他玩耍,咧开小嘴露出了红红的牙床,丝毫不知自己将拥有一个水深火热的童年。

    “煦儿独当一面之时,朕便带着你游历大楚。洄儿,你应当未去过北地,那里景致很是独特。”楚瑾淡定自若地为自己的长子戴上定国公府所送的金锁,薄唇微启。

    章洄眼前一亮,火速抛弃了自己可爱的儿子,亲亲密密地倚在了男人的身上。

    “表哥,秦嬷嬷早前便回了北地,她曾与我说过北地的风光,我闻之甚有兴致,盼着前往,您可一定不要食言。”

    女子面色已经恢复了红润,她披散了顺滑的头发在肩上,身上只着了绯红色的寝衣,与自己贴在一起,呼吸之间便可闻到她身上清淡的奶香气。

    楚瑾的眼眸略深,侧身在她脸上轻吻,“洄儿所盼,定不食言。”

    “口说无凭,我珍藏的书籍你怎么不愿还我。”章洄抿了嘴,哀怨地盯着他。

    “太医言说你的身子要调养两个月,两个月后,书便还你。”

    男人的黑眸定定地看着她,内里好似压抑着一座火山。

    章洄被他盯着,面上染上了红色,她清咳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地环住了男人的腰,红唇贴到他耳边,轻声道,“表哥,洄儿最爱你啦。”

    作者有话要说: 撒花花,正文完结了

    明日开始更番外

    么么各位小天使,久等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