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0章

作者:嘘知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番外一

    五年的时间, 如果说两人完全没见过面,这是一件说出来都令人不可思议的事。

    除了姜晚因和戚越本人外, 周遭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有一天,简曼实在憋不住问戚越和姜晚因道。

    “你们中间真的没有见过面吗?”

    “现实面对面,不算视频那种。”

    两人想都没想, 异口同声道。

    “当然没有。”

    简曼用一种看奇葩的眼神看着两个人。

    “你们两个人难道都不会想对方吗?”

    又是异口同声。

    “想,很想。”

    简曼翻了个白眼, 小声嘀咕。

    “想还不跑去见。”

    听到简曼嘀咕的姜晚因和戚越笑而不语。

    事实上,两人中间真的没有去见过对方吗?

    答案, 行动过。

    那天, 姜晚因跟随着KY战队去沪市比赛,赛后本来应该有一场赛后分析, 但姜晚因怎么也静不下心来, 向文凡看她状态不好, 便问她要不要放个假。

    姜晚因眼里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那是她入职场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没有对工作尽责。

    因为来到了戚越所在的城市, 姜晚因真的很想见他一面。

    姜晚因没提前同戚越说,想着给戚越一个惊喜。

    她知道戚越公司地址的, 戚越说过,让她有空就来找他, 他有空也会回去看她,可这个空,两人一直都没抽出来。

    入了社会后, 尤其是工作狂的姜晚因和努力为两人未来打拼的戚越,才真正发现,时间的紧迫,一分一毫都无法浪费和抽离。

    而幸运的是,姜晚因还没走到楼下,就在楼下的咖啡厅见着戚越。

    远远地,隔了一层透亮的玻璃,她看到了几年未见的戚越完美的侧脸。

    一时,姜晚因心里的激动无法言说。

    只是,姜晚因刚准备上前招呼戚越时,就见戚越对面还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两人此时正面容严肃地交谈着什么。

    一看就是在谈重要的工作。

    姜晚因唇线微抿,收回了手,她不想干扰戚越。

    而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同向文凡请的两个小时的假马上就要过了,戚越依旧在谈工作,而明天帝都还有一场重要的赛事,她今晚必须做出赛后分析,然后大家坐夜班飞机回去。

    姜晚因抉择了一下,转身离去。

    能看到戚越,她已经心满意足了。

    另一方,戚越也行动过。

    创业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好在戚越心头一直念着姜晚因,无形中给了他很多支持和力量,即使姜晚因不能在他身边,听听她说话,他也能开心很久很久。

    但有时候,戚越会学会克制,克制疯狂想见姜晚因的念头。

    因为,他担心,一见就留念,再也抽离不开身了。

    可那一天,戚越事业上遇到了一个不小的打击,他没法同姜晚因说,不想让姜晚因替他担心,可这个时候,他又无比希望能见见姜晚因,即使只是轻轻抱抱她,什么话都不说也好。

    那一天,戚越做了一个这五年内最疯狂最任性的决定。

    当然,戚越这个时候,还不知道自己之后还有更为疯狂的求婚。

    戚越和姜晚因都是互相知道对方行程的。

    戚越直接定了一张去巴黎的机票。

    姜晚因最近在巴黎工作。

    戚越自己一个人什么都没带,像当初没有认识姜晚因的那些年一样,一个人孤单地行走着。

    但戚越知道,这回他只是看着孤单,他心里因为有姜晚因的存在,一点都不孤单。

    只是戚越刚刚落地,借着机场的WIFI,给姜晚因发了条讯息,问她在哪时,姜晚因很快就回了句。

    【在机场。】

    【计划临时有变,我们战队成员提前要去伦敦集训。】

    【进去了吗?】

    【还没,在安检。】

    【哪个安检口?】

    姜晚因没怀疑,直接说了自己的位置,她没想过会在这里遇到戚越,所以,发完之后,就直接收了手机,等待安检。

    而等到戚越气喘吁吁赶到姜晚因所在的位置时,他只看到一个曼妙修长的背影,在他眼前转瞬消失。

    他一晚上没睡,折腾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只看到了姜晚因的一个背影。

    中间,姜晚因的手机被拿去安检,等到收回来的时候,见戚越没回话,姜晚因道。

    【怎么了?】

    那边沉默了一会道。

    【我很想你。】

    姜晚因心头忽跳,微微勾了勾唇。

    【我也是。】

    看着手机里回复的戚越,也微微勾了勾唇,眼里的迷茫好似忽然有了主心骨一般。

    在那之后的几年,戚越依旧记得姜晚因那天的背影。

    因为那个背影,一直支撑着他,提醒着他,有一个人,还在等他。

    ***

    番外二

    戚越当年没要戚正给的一分钱和股份,股份他卖给了戚文东,让他成为了公司的最大股东,然后把所得得钱,都捐给了当年他所待过的孤儿院,也是和戚正相识的地方。

    可戚文东并不是一个擅长打理公司的人,没过多少年,就把公司搞破产了,先前因为受到了姜晚因的刺激,戚文东又重新跟安蓝走到了一起,但后来因为公司破产,戚文东无法提供安蓝去挥霍,安蓝转眼就给戚文东踹了,听说现在好像成了某个煤老板的小三,跟正室天天撕逼着。

    但戚文东不悲伤,甚至还有些庆幸,不过,庆幸中又藏着几分后悔。

    因为在安蓝走前,安蓝告诉了戚文东,其实那一天晚上,什么都没发生。

    那一天,就是他准备去纽西岛的前一夜,也正是因为那一夜,他误以为发生了什么,才同姜晚因提了分手。

    那是一切的开局,可现在安蓝竟然跟他说,那天什么都没发生,这听在戚文东耳里,像个笑话。

    但戚文东也知道,即使没有这个“笑话”,姜晚因也不会跟他在一起了。

    而这个时候,戚越出现了。

    功成名就,而且,是刚刚新婚的戚越出现了。

    戚文东看着眼前这个儒雅成熟的男人,再想到在新闻里看到的姜晚因笑靥如花的面庞。

    她一定过得很幸福吧,真好。

    戚文东闷着声道。

    “你来看我笑话吗?”

    戚越却摇摇头。

    “你父亲曾在我这里多留了一笔资金,以备你不时之需,现在我只是来交托你父亲的遗愿。”

    话音一落,戚越就朝戚文东方向递了一张金卡。

    戚文东意外又震惊地看着眼前这张金卡,他从来没听自己父亲提起过。

    但想到自己父亲确实也是会做多手准备的人,这做法是他的做派。

    而且,戚越也没必要骗他。

    戚文东抿了抿唇,经历过重创的他,早不是当年的单纯少年,有着这笔资金,他相信自己可以好好重头再来。

    而且,是他父亲留的,戚文东没理由拒绝。

    所以,他收下了。

    事实上,戚文东不知道,戚正是喜欢多方面准备,但他给戚文东准备的是戚越,而不是这笔钱。

    只是,王淑惠根本不给戚越这个机会,戚越也只好另走他路,让戚文东去撞一回南墙,栽个跟头,醒悟之后,戚越再以戚正的名义,给予戚文东东山再起的机会。

    而这钱,也算斩断了戚越同戚家的最后一点牵连。

    不过,戚文东收下后,并没有起身离开。

    而是抬了抬眼皮,忽然同戚越道。

    “其实,你才是姜晚因喜欢的第一个人。”

    戚越扬了扬眉,有些疑惑戚文东说的话。

    戚文东这又才接着说道。

    “其实当年,姜晚因单独找我聊过一回,她说,即使没有我出轨的事,当时的她,也是准备同我提分手的,让我不要迁怒于你。”

    事实上,姜晚因鼓捣那一次的旅行,是一次告别旅行。

    她跟戚文东在一起有特殊的理由,她原以为戚文东是缘分注定的礼物,可在她试过之后,发现对戚文东实在无感,再加上她当时的躁郁症,她不想拖累戚文东,所以,那一次旅行,她本来是想跟戚文东提分手的。

    之后,后来戚文东那边出事,也就成了另外一种局面。

    所以,姜晚因心里没多怨恨过戚文东,毕竟她对戚文东没什么感情。

    戚文东对她两年的好,同这一次出轨的伤害,也算是冲抵了,两人两清。

    只是后来,王淑惠对她和戚越的污蔑冤枉,让姜晚因对戚文东有些失望。

    她看得出来,戚文东对戚越有怨气,这才同戚文东挑明这个事,虽然戚越完全无辜,但就撇开戚越不谈,她跟戚文东也是要分手的。

    戚越默默听完,脸上的表情在起初讶异了一下后,便恢复平静。

    在戚文东说完后,也没有露出太过开心的表情,加剧戚文东的难过,只平静地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晚晚有微博吗?”

    戚文东一愣,没想到戚越会突然问这样的问题,但也很快地摇了摇头。

    虽然,戚文东以前总对姜晚因每日一表白,但据他所知,除了后面KY战队给她申请的那个号外,姜晚因是没有微博的。

    ***

    戚越正坐在开车回去的路上,脑海中回忆起先前戚文东的回答。

    眉宇间却犯了疑惑,他观察过姜晚因的朋友圈,基本不怎么发东西,所以,当年她拍的照片都放哪去了?

    很快,戚越就知道了答案。

    那是有一回,姜晚因忙太晚,直接在伏案在书桌上睡着了。

    戚越心疼又小心地准备将姜晚因抱回床上,眼神却冷不丁瞄到书桌上亮起的手机。

    页面正停在微博界面,姜晚因的微博名称也不小心暴露在了戚越跟前。

    下一秒,戚越眸中神色一下子沉了沉。

    因为,姜晚因的微博名字是——

    【给奶奶的日记本】

    而戚越先前没能看到的照片,一一呈现在眼前。

    一切好像拨开了迷雾。

    原来,姜晚因拍那些照片,不是为了虚荣炫耀,而是以另一种方式,传达给在逝去的奶奶看。

    看她是怎么过好每一天的,为了奶奶,好好地活着。

    戚越想起姜晚因在当年经历那样的心理病痛折磨,依旧想要证明给奶奶看,她有好好活着的。

    因为,她的命,是奶奶换来的。

    关于姜晚因奶奶的事,姜晚因在答应戚越求婚后,同戚越坦白说明。

    同时,也挑明了家中亲戚并不喜欢她,因为这件事,也因为灾星的传言。

    有钱人家,多迷信,这一点,戚越是知道的。

    戚越当时听完,越发心疼自己没能早点出现在姜晚因身边,让她先前那些年吃了那么多苦。

    姜晚因不在意,戚越却想为姜晚因正名,奶奶的事,戚越没办法改变什么,可灾星的问题,他可以出一份力。

    很快,姜家就听见东南亚破了一件极为轰动的诈骗案。

    案子的主犯,正是当年算出姜晚因是“灾星”的东南亚大师。

    一时,姜家人有些无法面对姜晚因,但也通过各种渠道,为当年的误解,给姜晚因道了歉。

    而姜晚因的父母却是在得知姜晚因有躁郁症后,便对她怀有愧疚亏欠之心,这回,更因粉碎了“灾星”的谣传,越发愧疚。

    后来,姜晚因同父母的关系,虽然没有像正常家庭那样和睦,也比以前缓和了些。

    姜晚因的父母有意修补这段关系,虽然不知需要多久,但之后如何,且交给时间来回答。

    ***

    番外三

    九月九日这一天。

    姜晚因打扮得十分漂亮,说要带戚越去见一个人。

    戚越没多想,跟着姜晚因去了,等到到的时候,才发现是一片墓地。

    戚越一下子就明白,要去见谁。

    姜晚因最爱的亲人——

    她的奶奶。

    果然,戚越很快在看到墓碑上看到了一位慈祥老人的照片。

    眉宇间同姜晚因还有几分相似。

    因为是姜晚因最珍视的亲人,同样也是姜晚因奶奶,才有了今天的姜晚因,所以,戚越怀着庄重和肃穆的心情,同奶奶行了个大礼。

    待一切完事后,姜晚因忽然道。

    “知道为什么选择这一天来见奶奶吗?”

    戚越摇了摇头。

    “因为,这一天,是奶奶的生日。”

    姜晚因声音中有些缅怀。

    而一旁的戚越,眼神却划过几分惊异。

    他好像有些明白,姜晚因为什么会同戚文东在一起了。

    因为,戚文东的生日,也是九月九日。

    同时,姜晚因手机的解锁密码——

    0909。

    原来,那是奶奶的生日,不是戚文东的生日。

    戚越耳根有些发红,他可是为了这个吃了好几年的飞醋。

    ***

    番外四

    求婚过后的自然轮到清算的时候。

    姜晚因第一件事,就是要问程二小姐的问题。

    这时,她环着胸,扬了扬下巴道。

    “戚越,你同程二小姐什么关系?”

    戚越瞧着姜晚因这模样,就知道她吃醋了。

    笑了笑,打趣道。

    “是有点关系。”

    姜晚因神色一紧,声音尖细了几分。

    “什么关系?!”

    戚越抿了抿唇,一把将叉腰质问他的姜晚因拉入怀中,哄着即将发怒的姜晚因道。

    “她呢,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

    “……”

    “欸?!”

    接下来,戚越就在姜晚因惊诧到不行的眼神中,讲述了另外一个关于戚越的过去。

    原来当年,戚越的母亲是程家现任家主的情妇,但她是真心爱着家主,结果发现家主不愿抛弃正妻,同她在一起后,一气之下,心灰意冷,就将戚越扔在了孤儿院,自己远走他乡。

    程家家主本就有儿子,对一个情妇所生的儿子自然不会多关注,可谁料,程家家主的大儿子,前不久出了车祸,当场死亡。

    程家没了继承人,这才陷入一团乱麻,慌忙着急地想把戚越找出来。

    程二小姐和老当家,便是同戚越商量,把他归入程家族谱的事。

    姜晚因震惊了好几分钟没说出话,她可没想到戚越的身世还有这么狗血的一段。

    好一会,姜晚因才道。

    “那你同意了吗?”

    如果,有程家的助力,再加上戚越本身的能力,很快应该能打破“北姜南程”的局面。

    估计,程家也是看中了戚越的经商天赋,才会这么快把他定位下一任继承人。

    不过,姜晚因心里却有几分不愿意,明显程家对戚越就是利用关系。

    等到大儿子不在了,才想起有戚越的存在。

    这样的亲人,算什么亲人。

    姜晚因不自觉撇了撇嘴,有些为戚越打抱不平。

    姜晚因的模样,戚越看在眼里,他心里缓缓流过一阵暖流,然后收紧了抱住姜晚因的手道。

    “没有。”

    “那就对了!”

    姜晚因一高兴,脱口而出了心里话。

    不过,她马上又小心地看了眼戚越,害怕戚越误会成别的意思。

    待看到戚越眼神一如往常的温柔缠绵,姜晚因轻轻放下心来,问了句。

    “你为什么没答应?”

    话音一落,空气中有片刻的安静。

    姜晚因疑惑抬头,却撞入戚越深深凝视她的眸子。

    她心头下意识一跳。

    乖乖,越哥这么看她,怪让人心动的。

    与此同时,眼前地戚越说道。

    “因为,我的家人只有你一个。”

    “在我们的孩子出生前。”

    下一秒,在姜晚因还未反应过来的愣怔表情中。

    戚越身子压了上去。

    他也很期待新的家人诞生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