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1章 温暖

作者:十尾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是薄陆离。

    原来他已经来了, 只是站在侧面,手上拉着一个行李箱,也正看着她, 没有出声。

    乔安瞪着眼睛看着他,一时之间, 踌躇不前, 也说不出话。

    他和一个月以前也有了变化,穿着体恤和牛仔裤, 简简单单, 人群中不少男人都是这样穿的。

    然而他就是不一样, 这么多来来往往的人中,一眼就能看见他。

    他好像和所有人一样, 又好像和所有人都不一样。

    薄陆离也站在那儿, 没有动, 他也在看她。

    乔安深吸一口气,快步走过去,“哥,你已经到了怎么不过来找我!”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她的语气一点也没有埋怨,反而因为见到他而笑容灿烂。

    片刻, 薄陆离轻声开口:“我看看你好不好……”

    “我很好!还长胖了!”乔安下意识挺了挺胸脯,眼中光彩夺目。

    “白了,没胖。”薄陆离到底还是没忍住,伸出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乔安不服:“是胖了, 都比之前重, 而且还长高了一点点, 是有变化的, 只不过变化不明显嘛~”

    薄陆离刚刚已经看过她了,她哪是变化不明显,完全就像是……换了个人。

    无论是模样,还是性格,只有在看向他的时候,眼中一如既往。

    “还要多吃点。”薄陆离说。

    乔安点点头,伸手,自然而然地拉住薄陆离的衣袖,扯着他往外走,边走边说:“哥,咱们先去吃饭,待会儿我带你去找民宿,我已经看好了一个,待会儿带你去办入住……”

    “先去民宿吧。”晚上吃完饭可以将安安送回家,他自己再回民宿。

    乔安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先去民宿,但也不在意,点点头:“好,就是民宿有点远,可能哥要多饿会儿肚子了!”

    她回头,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薄陆离一直没什么表情的脸,也露出了笑容。

    他其实和之前还是一样的,沉默寡言,脊背挺直,不苟言笑,虽然瘦弱,却有让人不能忽视的坚韧。

    两人一起坐公交回去。

    乔安选择的民宿和童家那个小区不算远,周边也有好的酒店,但那个价格不是他们可以承受的,诚然可以用童家的钱预定酒店,可那和让薄陆离住童家有什么区别呢?

    他不会去的。

    那家民宿卫生条件挺好的,夫妻俩打扫很干净,乔安已经去看过了才决定的。

    国庆期间,公交车上人很多,十分拥挤。

    他们这一趟车上塞满了,两人刚刚站上去,后面就有人贴了上来。

    薄陆离一手握着杆,一手撑在乔安旁边,稍微留出了一点安全距离,不让别人挨着乔安。

    他做得无声无息,仿佛再正常不过罢了。

    乔安眉眼温暖了起来。

    车上很吵,两人都没有说话,周围叽叽喳喳,人也上上下下,薄陆离始终那么站着,那个安全距离的范围,也始终一直存在。

    下车后。

    乔安长出一口气:“国庆人真的太多了,明天我带哥去景点,人可能会更多!”

    “去景点?”薄陆离扭头看她。

    “对呀,C市有名的地方,我带哥去看看!”乔安笑起来,眯着眼睛,眉眼弯弯。

    薄陆离也无声笑了笑,“不去景点,明天去你学校看看吧,看看你上课的地方。”

    乔安一顿,随即点头:“好呀,那明天我们去学校,就是不知道门卫让不让我们进去,哈哈哈!”

    薄陆离抬手,揉了下她的脑袋,跟着笑了。

    两人很快就到了民宿,这一栋楼基本都是民宿,只不过属于不同的人,乔安选择的那一家是口碑非常好的。

    办入住的时候,那阿姨声音带笑:“你们两人住还是一人?”

    乔安瞪了瞪眼睛,随即着急地说:“当然是一个人!”

    阿姨看了他们一眼,笑着点点头,只刷了薄陆离身份证。

    “两个晚上,加押金一共是三百五。”

    乔安松了口气,幸好周边没有景点,国庆没有涨价。

    她将书包取下来,准备拿钱,而薄陆离已经从钱包里面拿出了钱,递给了阿姨。

    “哥……我……”

    乔安刚刚张嘴,薄陆离说:“哥有钱,不用你。”

    说话间,他又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乔安不再说话,直到两人拿了房卡去放行李箱,她才忙说:“哥,我有钱,不是家里的!”

    她是怕薄陆离以为她手上的钱是童家的,不愿意用。

    薄陆离放下了箱子,房间不大,但确实干净,而且敞亮,算是“物美价廉”。

    “你帮我选了好地方就够了,不需要你给钱。”他从箱子里面拿出一个盒子递给乔安,“饿了吧?你先吃着。”

    乔安愣了愣,都忘记说钱的问题,打开了盒子。

    里面是一盒糖糕,自家手工做的,熟悉又陌生。

    乔安莫名眼热。

    这是奶奶爱做的,童乔安和薄陆离小时候不会有多的零花钱,就算奶奶给他们,他们也舍不得花,零食什么的,从未买过。

    那个时候,同班同学已经开始陆陆续续买零食了,小袋子的零食在小卖部流通,童乔安虽然看着流口水,却一次都没去买。

    奶奶知道,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买了红糖回来给他们做糖糕。

    她和薄陆离一人拿着一块坐在门前,两个小孩童,穿得简陋,眯着眼睛笑,一脸幸福。

    乔安手微微颤,声音也有几分自己都没察觉的颤抖,“哥……你做的?”

    “嗯,学了下。”薄陆离说的平静。

    但乔安就是仿佛能够看到这个少年站在厨房,熬着糖浆,回忆着奶奶如何做糖糕,自己亲手做了出来。

    她拿起来吃着,糖糕很甜,从口中甜到心里。

    乔安一口气吃了两块,她是有些饿了。

    薄陆离也将行李箱里面的东西都拿了出来,里面有东西是给她的,两个笔记本,写得满满当当的,还有两盒糖糕,一盒在她手上,一盒被他和两个笔记本一起放在了袋子里。

    “这是高一笔记,现在……现在我不能帮你复习了,你要自己看笔记。”薄陆离将袋子放在旁边,叮嘱她。

    乔安歪歪头:“哥,你给我了,那你呢?你高三复习怎么办?”

    薄陆离无声叹口气,“我还有,这一份是给你的。”

    童乔安成绩不够好,虽然在小地方班里还是不错,但和薄陆离这样眼光长远的来看,还是差多了,于是他高一专门边学边做了这笔记。

    本来是准备带着她学,现在便直接给她了。

    乔安抿了抿唇,接了下来。

    薄陆离声音依旧平静:“糖糕吃两块就可以了,吃多了坏牙,等下吃晚饭了。”

    “哥肯定也饿了,那我们去吃饭吧!”乔安忙把盖子盖上,薄陆离接过,给她装在了袋子里面。

    “不着急。”他淡定开口。

    乔安看向他,眼神带着疑惑。

    薄陆离:“现在来说说看,你钱哪儿来的。”

    乔安:“……”

    他掀了掀眼睑,面无表情:“不是童家的钱,你刚刚来C市,也不可能有什么积蓄,兼职吧?”

    是个反问,但几乎是肯定的语气。

    “唉。”乔安叹口气,点点头,“是的……兼职了……”

    薄陆离:“做什么兼职?”

    乔安刚刚准备开口,他又说:“能拿出三百多,不少了,所以不要说谎,我知道什么兼职能挣多少钱的。”

    乔安:“……”得,连说谎的路子都给她堵死了。

    没办法,她只能一五一十,从唐翎城说到发传单,没敢隐瞒。

    她说话的时候,薄陆离就那么平静地看着她,她莫名心虚,头越来越低……

    “你不应该兼职。”薄陆离这样说。

    乔安没说话,她想要接待薄陆离,想要他少花钱,一个完全靠自己挣生活费的少年,哪怕有之前学校给的一笔钱,可也还有两年读书生涯。

    这一趟来C市,要用掉不知道多少钱。

    他只留两天,怕也就是为了省些钱。

    乔安自己多付一点,薄陆离不是就可以少付一点吗?

    见她这个反应,薄陆离怎么可能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半响,他说:“乔安,你高一了,看起来高考还远,但其实很近。这三年,你还有那么多东西要学,那么多知识要记,没什么时间能够浪费。”

    乔安看向他。

    “帮你同桌补习也就罢了,但你不该收他的钱,你们是同桌,扯上金钱交易,很容易生出麻烦,更何况他还是童家的邻居。”薄陆离轻声说,“还有发传单,这本身不是一个有任何意义的兼职,你做这份兼职,完全是浪费时间。”

    顿了顿,他又说:“我既然要过来,就会安排好自己的一切,不需要你为我操心。”

    抬手,再次揉了揉她的脑袋。

    乔安瞪着他:“哥,你还说我呢?那你呢?钱还够用吗?你还有两年,高二寒暑假可不能去打工了!”

    薄陆离笑了笑,轻声说:“放心,我找了份家教工作,不忙,可以兼顾学习。”

    “那我也……”乔安还想反驳,薄陆离可以兼顾,她也可以兼顾!

    “你不需要兼顾,童家给你提供了很好的学习条件,你就应该好好学习,而不是做无意义的兼职。我如果需要,我自然会想办法。”薄陆离难得说了这么多话。

    她现在不在他身边,很多时候他没办法看着,童家现在宠溺她,他看到她做的不对的,就一定要教训她。

    乔安看着面前认真严肃的薄陆离,她当然明白他的好心,他不让她操心,不让她兼职,都只是想要她自己过得好。

    “安安,别让我操心。”薄陆离似有若无地叹息一声。

    话音落地,乔安终于点头。

    她抬头看他,“哥,那你也别让我操心。”

    薄陆离笑了:“好。”

    他们都让对方别让自己操心,不过是要对方自己照顾好自己,都是想着对方好。

    而这份心意,对方也都知道。

    该说的话说完了,叮嘱的话也叮嘱完了,两人便准备一起离开民宿去吃饭。

    薄陆离手上提着袋子,里面是给乔安的东西,两盒糖糕,两个笔记本。

    下楼的时候,电梯门打开,里面已经有人,是一对母女。

    乔安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放在心上,电梯门合上。

    两人在前,那对母女在他们后面。

    乔安看向薄陆离,刚刚准备开口,背后一个声音响起:“真不检点。”

    这个声音不大,有几分刻薄,显然不是个好脾气的人。

    这声音是来自那位中年妇女,说完后,她紧紧拧着眉头,嫌弃地看了他们一眼。

    站在她旁边的女孩立刻着急地扯了扯她,压低声音:“妈你说什么!”

    而后,她红着脸看了眼乔安和薄陆离。

    中年妇女撇撇嘴,没再出声。

    乔安皱眉,她知道她误会了什么,心里只觉得厌烦。

    “你刚刚想说什么?”薄陆离扭头,问她。

    他就好像没有听见那中年女人的话,也或许是听见了,但完全不放在心上。

    乔安突然就笑了:“就是想问你晚上想吃什么?”

    是呀,薄陆离怎么会在意别人怎么看呢?

    他要是在意别人怎么看,就不会两件校服,度过他的整个初中生涯,也不会在别人吃着食堂饭菜的时候,他打了米饭配着咸菜吃。

    薄陆离早就说过,别人的视线和言语伤害,只要自己不在意,那就没有任何杀伤力。

    他从来知道自己要什么,应该做什么。

    “你想吃什么,我就吃什么。”薄陆离说。

    他是认真的,也一贯如此,他不挑食,奶奶或者童乔安做什么,他就吃什么。自己下厨的时候,也是做奶奶和童乔安爱吃的。

    这话在别人听来就有些亲昵了。

    也因此,背后的声音再次响起:“真是伤风败俗……”

    这一次,乔安和薄陆离都没有做出一点反应,那女孩都快要急死了,一直拉扯她母亲。

    电梯门打开,乔安和薄陆离先走出来。

    那母女两人在他们后面一点。

    中年妇女说:“你扯什么扯,我说实话而已。这么点大的年纪,就跟着男人来开房,我告诉你,你可不能学这种不知检点的女孩,长大了也不会有什么出息的,没男人会要……”

    她还教育自己的女儿。

    薄陆离却突然停下脚步,那中年妇女和一直想要阻止她说话的女孩从旁边过。

    他伸手,扣住中年妇女的手腕。

    “你干嘛!你干嘛?!”那中年妇女一下子就炸了,拔高声音,手甩了甩,没甩开。

    旁边,乔安和她女儿一起愣住。

    薄陆离:“跟她道歉。”

    他的声音非常冰冷,眼神冷漠,扣着女人手腕的手却非常紧,让女人挣扎不开。

    “我道什么歉?!我又没有说错!这么小的年纪就知道和男人开房,一看就是个下贱的!”女人说话粗俗难听。

    乔安的眉头皱紧。

    她要是只是刚刚说那么一句,她并不放在心上,但现在的话却实在是有些难听了。

    “我说,道歉。”薄陆离眼神更加冷了。

    “我不道歉!你松开我,要不然我报警了!”她的声音尖锐,威胁薄陆离。

    薄陆离面上更冷,手扣更紧,声音带着狠劲儿:“报警?那你看是警察快还是我对你动手快!”

    他的眼神实在是有些骇人,如同狼一般的犀利,好似能够剿灭一切,脸上满是暴戾。

    中年妇女愣住,突然就有些害怕。

    这是一种正常人的危险感知,她知道他没说假话,他也许真有胆子对她动手,而他这个年纪,没准儿还是个未成年,什么都不怕。

    她怕了。

    这是一种令人退缩的恐惧,从心底冒出来的战栗。

    “对不起……”女人喃喃。

    薄陆离冷冷看了她一眼,松开手,转身拉着乔安离开。

    乔安全程愣愣地看着薄陆离,她一直接触着虽然沉默寡言,却温和的薄陆离,可是刚刚那一幕却让她想起来——

    薄陆离其实是一个狼一样的少年。

    他们家只有奶奶和童乔安以及小小年纪的他,如果他不是性格凶狠,也护不住想要护住的人。

    两人走了好一截,薄陆离才抿了抿唇:“吓到了吧?”

    乔安看着他。

    薄陆离微微低头,声音很轻:“我们不怕言语伤害,言语就伤不到我们,但却不是对所有恶意的言语都无条件忍让,有些人……不能忍让。”

    否则,你忍了一寸,对方就会进尺。

    薄陆离低着头,手也松开了。

    每次他发了狠,安安都会有几分害怕,他不怪她,因为她性格是有些胆小。

    他发狠的时候,那模样自己看了都会害怕,更何况是胆小的安安?

    况且这一点害怕,也并不会影响他们的兄妹感情。

    薄陆离习惯了,并不失望。

    乔安却突然伸出手,握住他的手,他的手很冰冷,乔安的手很暖和,暖意从手上传来,薄陆离看向她。

    “哥,以后不要这样了,为了这样的人,不值得牺牲自己。”乔安满脸认真。

    她并不害怕薄陆离这个样子,她只是害怕他发了狠,如果真的伤了人呢?

    为了这样的人,不值得赔上他自己。

    薄陆离微微一愣。

    乔安露出笑容,扯着他往前走:“所以哥,我们吃鱼吧!可以补补脑,高中学习可是很费脑的!”

    她的声音带着欢快,向他描述鱼有多好吃,又有多营养。

    她就走在前面,手上还扯着他,薄陆离落后一步。

    半响,他点点头,露出笑容:“好。”

    刚刚暴戾和凶狠,这一瞬间,统统褪去。

    鱼很好吃,更好的是和薄陆离一起吃。

    他们一点没有浪费,连汤带鱼全都吃了,两人吃得很开心,乔安全程叽叽喳喳,薄陆离嘴角也带着笑容,听着她说这说那儿。

    他的脸上没有一点不耐烦。

    只是时不时给她夹块鱼,舀碗汤。

    等到饭后,乔安是要自己回去的,但薄陆离坚持要送她。

    夜晚,到底有些不安全。

    乔安想,正好让薄陆离知道她住在哪儿,万一以后他想要找她,也可以直接上童家来。

    “到了。”小区门口,乔安停下脚步。

    薄陆离将手上的袋子递给她,声音轻轻:“快进去吧,早点休息。”

    乔安有些不舍。

    薄陆离露出笑容:“明天早上就又见了。”

    也是哦!

    乔安顿时高兴了,她和薄陆离相处的感觉是发自本心的,有了一个人的记忆,对于这个记忆中的那些人,自然是有所有的情绪。

    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她来到这个世界,心底最初就惦记着人。

    “哥你也早点休息!”乔安摆摆手,脚步轻快地迈进小区,走了好远一截,还回头对着他挥挥手。

    薄陆离站在那儿没有动,刚刚的高兴褪去,脑袋里就要思考更多的事情。

    他的眉头微微皱起。

    乔安回家的时候,童家正在发生一番对话。

    童乔博看了眼时间,对着童苍衡说:“爸,你给那丫头打电话,该让她回来了,这都几点了,还要住在外面不成?”

    童苍衡不高兴地瞪他一眼:“什么那丫头,那是你妹妹!”

    童乔博撇嘴,在心里嘀咕——

    我当她是妹妹,她当我是哥吗?

    他心里的哥,怕是只有那一个,哪会把自己放在心上!

    一想到这儿,他就有些酸了,“薄陆离到底要在C市待多久啊?总不能她天天都跑出去吧?”

    说完,大概是自己也感觉到自己的酸话,补了一句:“总得写作业吧,开学可就是家长会,要是没考好作业也没写,那就说不过去了。”

    这完全就是随口说的,他自己都不写作业的。

    这话却得到了白芷兰的认可,她点点头:“是呀,还是得留出时间写作业,我给安安打个电话,让她回来了,这大晚上在外面也不安全。”

    她拿出手机,童乔博已经睁着眼睛看了过来,脸上带着期待。

    童苍衡拍了他一下,冷哼一声:“光知道说你妹妹,那你呢?你妹妹考不好正常,你要是考不好,看你有没有资格说这话!要是你还不如你妹妹,看你丢人不!”

    童乔博下意识就说——

    “那不可能,我怎么都比她考得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