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6章 可怕

作者:十尾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不是的……”白奶奶下意识摇头, 唇瓣嗫嚅。

    白诗彤却没说话,她嘴角带着嘲讽的笑容。

    藏不住了,她奶奶在意她, 已经再也掩饰不了, 今天已经不是他们承认不承认的问题,是对方已经全都弄明白了!

    “回答我实话!她要是说假的, 你就松开她,让警察带走!”白芷兰厉声说。

    她像是梗着一口气,非要一个答案。

    白奶奶不说话了, 只是紧紧抱着白诗彤,眼神露出愧疚。

    是的,这些年,她所有对白诗彤的冷漠,都不过是想要白芷兰更在意诗彤。

    白奶奶知道,她和赵秀梅的爱没价值,白芷兰的爱才贵重。

    见此,白芷兰还有什么不明白。

    “啊——”她嚎啕大哭,手拍着胸口, 悲怆欲绝。

    这就是她的亲母亲, 这就是她的亲侄女!

    所有人都惊呆了, 唐翎城和云然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看见了震惊。

    世界上竟然有这种母亲!

    竟然为了孙女算计自己的女儿!

    竟然为了孙女过好日子, 就装作不喜欢孙女!

    真是……

    真是骇然。

    薄陆离倒是不意外,甚至是意料当中。

    “妈!妈你没事吧?!”童乔博急了, 一边拍着她的后背, 一边着急道。

    童苍衡眼中也满是震惊, 震惊过后, 便长叹一口气,又愤怒又气恼,他与白芷兰都是一样,一样被白家欺骗。

    他握了握白芷兰的手,这个女人做错了很多事情,这个女人很糊涂。

    可这是他的爱人,这些年,大多数时候,她总是无条件相信他、支持他。

    今天她咬着牙不听他的话,维护白诗彤,可惜……维护的是一个欺骗、伤害她的豺狼。

    童苍衡叹口气,沙哑着声音说:“芷兰,从今往后,你和白家断了吧。你看看你儿子乔博,再看看……看看你对不起的安安。”

    白芷兰身体一僵,她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却一眼不敢看乔安。

    她错了,她真是错的太离谱了!

    半晌,她颤抖着站起来,又哭又笑——

    “我对不起安安,我弄丢了安安,却企图用白诗彤来宽慰自己,只是为了让我的愧疚少些。妈,从小你就更在乎哥,长大后我以为你终于知道疼我了,现在想想,也不过是因为苍衡!

    “这些年,我哥白皓一无事成,靠着我丈夫才有好日子过,你也养尊处优,无忧无虑。白诗彤,更是我从小养到大,什么都是同龄人中的独一份!

    “可惜你们还是不知足,竟然还想要她抢占安安的地位!白诗彤,更是一而再再而三算计安安,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真是后悔啊,后悔不该不听苍衡的,后悔不该不相信我的女儿!

    “从今往后,你们白家和我再也没有一点关系!我只是乔博和安安的妈妈,只是苍衡的妻子!”

    说完,白芷兰捂着心口,一阵眩晕。

    乔安站在原地没动,看白芷兰的眼神更是平静,宛如看一个路人一般。

    她想,有些事情,不是你认错了,就可以弥补的。

    有些时候,也不是想回头就可以回头的。

    童乔安的一生,就是落入白诗彤的圈套而被毁了的,在她死之前,白芷兰一直不知道真相,也一直不曾醒悟。

    童乔安的悲剧有她的原因。

    那些是认错和后悔都弥补不了的,过了就不能回头。

    旁边,薄陆离握着她的手紧了紧,她抬头看过去的时候,对方轻轻勾起一个笑容,无声说——

    你还有我。

    乔安也缓缓露出笑容。

    她的心不大,有人走了,就进不来了。

    但这颗心里面,不会因为有人走了就孤寂了,里面始终温暖。

    “乔博,扶你妈妈去旁边坐着。”童苍衡轻声说。

    白芷兰有错,错的更多的是白诗彤和白家。

    他的视线看向白奶奶和白诗彤,眼神锋利,“我想给的东西,你们才可以收,我不想给了,你们便全都拿不到!妈,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妈了,以后我们两家桥归桥,路过路。”

    他的声音很冷,也很坚定,显然,白家从今往后,再也没有了优待。

    白奶奶脸色变了又变,张张嘴,嗫嚅:“芷兰……”

    白芷兰别开视线,一眼都不想看她。

    “妈,回去吧。”赵秀梅站出来,轻声说。

    这个女人懦弱,这个女人没什么出息,甚至是这些年都像一个隐形人,谁都可以做她的主。

    可这一刻,她站了出来,声音坚定又痛苦:“妈……我们回去,以后,以后我养你……诗彤、诗彤……她应该为自己负责。”

    “啪——”白奶奶一巴掌打在赵秀梅的脸上,狠狠瞪着她,“你在胡言乱语什么!诗彤是你的女儿,是我们白家的孩子!你竟然、竟然要抛弃她!”

    赵秀梅泪流不止:“妈,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当初将诗彤送到童家去养大,她不该是童家的人,她姓白,她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她、她做错了事情啊!”

    杀人!

    那可是杀人!

    而且乔安刚回来,她才十五岁,十五岁就开始各种阴谋算计,白诗彤已经长歪了啊。

    她应该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她应该去承担责任,以后她回家,她养她一辈子也可以。

    如果再不掰正,她就真的毁了!

    白奶奶绝望,赵秀梅懊悔,白芷兰痛苦,童苍衡和童乔博坚定……

    乔安却在观察白诗彤。

    白诗彤就那么站在那儿,脸上再没有之前的示弱,眼中带着说不出的情绪,嘴角更是还勾着一丝笑容。

    乔安突然就想,这样一个小小年纪就机关算尽的人,真的没有后招吗?

    她的心计和聪慧,是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想都不敢想的。

    乔安总觉得……她或许还有后招。

    童苍衡已经不想再拖下去了,今天的糟心事太多,他们需要时间消化和接受。

    他扭头,平静地对警察说:“警察同志,这位白诗彤同样涉嫌这次的杀人未遂事件,关于我女儿受到的伤害,有童佳韵的指控,我希望她能够接受惩罚。我们就先走了,稍后我的助理和律师们会来处理后续。”

    “好的。”警察应了。

    然而白诗彤却挺了挺脊背,说:“不是我,我不接受是指控。没有证据,凭什么扣留我?”

    “我指控你!你就是嫌疑人,还有证据,你们可以去查监控!”童佳韵立刻说。

    ——她这是一定要和白诗彤同归于尽。

    白诗彤缓缓露出一个笑容,轻嘲:“疯子的指控,有用吗?”

    她说得很慢,神情没有一丝一毫的紧张,显然是——有恃无恐。

    众人一愣。

    “她是装疯!”唐翎城反驳。

    “佳韵!”一个沧桑沙哑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都抬头看过去,乔安也看向来人。

    她微微一愣。

    ——童苍宇和刘凤仪来了。

    两人和一年前相比,实在是变化太大了,他们老了,明明是比童苍衡还小的年纪,鬓角却已经生了白发。

    童苍宇身形有些佝偻了,刘凤仪更是瘦得有些脱相。

    乔安差点没有认出来!

    童苍衡也是一愣,有几分茫然:“苍宇……你们这是……”

    这是怎么了?

    童佳韵入少管所的一年,对他们的影响这么大吗?

    童苍宇摇摇头,视线看向乔安,确定她没问题之后,才长出一口气,沙哑着声音说:“安安,二叔对不起你,是我们没看好佳韵……”

    乔安摇摇头,没说话。

    童佳韵那么大一个人,她要杀她,岂是童苍宇和刘凤仪两人看得住的。

    刘凤仪一看到童佳韵头发凌乱,衣服上面也沾满了尘土,就红了眼睛。

    “你们是童佳韵父母吗?”警察上前。

    两人点点头。

    警察立刻将童佳韵做过的事情说了出来,但等他说到童佳韵装疯的时候,两人都是一颤。

    “……目前就是这么个情况,请你们二位配合调查。”

    童苍宇唇瓣动了动,什么话都没说出来。

    刘凤仪却抹着眼泪,一边哭一边说:“对不起……佳韵、佳韵确实有精神病……”

    说到后面,嚎啕大哭。

    还有什么比当众亲口承认女儿有精神病更痛苦呢?

    众人一愣。

    乔安也是瞳孔一缩,立刻看向童佳韵,对方视线有些呆滞,两眼放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童苍宇叹口气,也抹了把控制不住流出来的泪水,他说:“佳韵患了情感性精神障碍,会间歇性狂躁妄想,还在接受治疗……我们,我们就是因为她生病了,所以疏于对她的管教,让她……跑出来伤了人。”

    他说着,拿出一摞诊断书,和病例。

    那上面,时间分明是三个月以前。

    他们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家女儿得了精神病,所以谁都没说,没想到……竟然被白诗彤利用,差点杀了人。

    “我没疯!你们才疯了!”像是触碰到她的情绪,童佳韵突然大喊大叫,拼命挣扎。

    两个警察竟然差点没有拦住她!

    刘凤仪看着童佳韵,嚎啕大哭,童苍宇的身形一瞬间好像更加佝偻了。

    童苍衡拿着病历,张张嘴,竟然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

    “她是真的……”薄陆离轻声说。

    他的声音很小,只有乔安听见了。

    乔安点点头,紧紧抿着唇。

    她看出来,童佳韵确实精神出了问题,之前她的表现其实就有些不正常,只是他们都默认她“装疯”,所以没有联想到……她竟然是真的患了精神病。

    怕是连童佳韵自己指控白诗彤的时候……也没有想到,她自己是真的得了精神病。

    乔安也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了。

    童佳韵……竟然成了这个样子……

    她真是万万没有想到。

    不过,怪不得白诗彤有恃无恐!

    她这样的人,做出教唆别人当众杀人的事情,定然是计划周全了!

    从她知道童佳韵情况之后,立刻便有了计划,如果童佳韵成了,皆大欢喜,如果童佳韵失败了,疯子的话不可信。

    只是她自己也没有想到,除了白芷兰,其他人都相信乔安,都立刻怀疑上了她。

    更没有想到,乔安撬开了童佳韵的嘴,说出了真相。

    情况走到了最糟糕的一种,但是也没有关系,她依旧可以有恃无恐。

    乔安看着白诗彤,只觉得这个人……真是可怕至极。

    感觉到她的视线,白诗彤看着她轻声说:“警察叔叔,我可以离开吗?这件事可和我没关系,杀人的是童佳韵,而关于她的指控……疯子的话,可信吗?

    其他人看着她,顿时觉得遍体生寒。

    “真可怕。”云然沉着脸。

    唐翎城搓了搓胳膊,打了个哆嗦:“我真是没有想到……我竟然认识这样的人。”

    而且这个人……好像还喜欢他?

    唐翎城简直不寒而栗!

    就连白奶奶也松开了她的手,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诗彤?”她声音带着惊疑。

    白诗彤看向她,平静地说:“奶奶,再等等我们就可以回去了,你今天穿得有些薄,不会冷吗?”

    白奶奶唇瓣动了动,说不出话。

    她怎么还可以这么云淡风轻地关心她冷不冷?!

    白奶奶也是突然发现,她一点也不了解自己的孙女。

    那一次,白诗彤说她不甘心,白奶奶想过她或许会做点什么,她不觉得是会伤及性命的,所以她想,等诗彤挣扎过了,或许就放弃了……

    所以她没有放在心上。

    之后她表现得很平静,白奶奶就将这件事抛在了脑后。

    今天接到消息的时候,她不知道别人的想法,但她几乎是立刻就确定——这里面有她孙女的痕迹!

    所以她过来了,她想要救她。

    可惜……她没有成功,他们的处境越来越来糟糕。

    白奶奶都认命了,却发现白诗彤竟然还留了后手,而这个后手……如此可怕。

    这丫头……才十七岁?

    “白诗彤!你这个贱人!你是不是知道我们佳韵的精神状况,所以你才刺激她,让她差点伤了童乔安?!”刘凤仪冲过去,抓着白诗彤就打,“你这个贱人!豺狼!佳韵那么相信你,你竟然这么害,你以前害得她还不够吗?!”

    刘凤仪一边哭一边打。

    没人动,大家都看着她打。

    等她打了好几下,几个警察同志才上前去拦住她。

    白诗彤从地上站起来,身形有点踉跄,嘴角的笑容阴郁:“打吧,打我也没用,我可什么都做,我只是和童佳韵说了说童乔安的情况罢了,我可不知道她疯了。”

    白芷兰站起来,缓缓的,一步步走向她。

    “啪——”使劲一巴掌打过去,白芷兰声音颤抖,“你真可怕……”

    过去,她竟然觉得这样可怕的一个人,是个单纯善良的女孩子?

    白芷兰打了她,又想打自己。

    她真是眼瞎到了极点!

    白诗彤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嘴角已经有了一丝血迹,她抹去,冷笑——

    “你打我?你打我有用吗?你相信我,那是因为你蠢。要不是童乔安性格坚韧,要不是薄陆离,或许此刻,你还当我是好侄女,而你的亲女儿,已经在你身边被毁了!你回头看看童乔安,你看她的眼中,可对你还有一丝情意?”

    白芷兰浑身颤抖,她不敢回头,整个人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

    现成陷入诡异的安静。

    薄陆离松开乔安的手,也缓缓走到白诗彤面前。

    他个子高,此刻看着她,居高临下,眼神冷漠又犀利,盯着白诗彤的时候,竟然让她下意识后退一步。

    她阴郁,有人比她更怕,他说——

    “白诗彤,你确实聪明,再过个十年八年,没人能够挡住你。可是现在,你才十七岁,你还太小了。你可知道,这个世界上,让你接受惩罚,可不止一种方式,看似最可怕的法律,或许才是最温和的。”

    他说完,回头看向童苍衡,声音很轻,只有他们周围的人能够听见,他说:“童伯父,人总是要为自己做的错事负责的,对不对?”

    童苍衡一双犀利的眼睛看着白诗彤,没说话,但无声冷笑。

    他这些年当了父亲,性子和缓了,几乎不发脾气,大家还真当他从老虎变成一只猫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