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78章 吞噬天道,世界证道法成圣

作者:黑眼白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太古七君王并列悬浮在虚空中,一个个身上披着残破地古老血衣,手持着锈迹斑驳地青铜古兵,浩荡的不灭战意,从他们身上扩散而出,在大海上激起重重滔天巨浪。

    七根通天巨柱所在的岛屿,已经在太古七君王那浩荡的气势中沉默了。

    而这个七个岛屿,其实也是飘渺圣地所在地。

    飘渺圣地,就是负责看守镇压太古七君王的太古禁忌法阵的。

    现在飘渺圣地的人,基本都在太古七君王破解封印前,就逃散出去,只余下飘渺圣地的祖师、几位长老与十几个中年不愿意离去。

    六道影迹化作六道可怕的光芒,快速冲向了大陆的方向。

    现场,只余下一个骑着天马的男子。

    那是一个伟岸的男子,身躯高足有三米,健硕有力地躯体充满了爆炸性地力量,一条条似虬龙般的肌腱盘绕在身,古铜色地皮肤如千锤百炼的精铁一般结实。

    他绝非那种蛮野的肌肉男,他地躯体近乎完美,那是力与美地结合,是那种修长而有力地完美体魄。

    黑色地长发似狂乱地瀑布一般,自然垂在胸前背后。一双眸子透发出了两道无比凌厉地光束,让每一个望向他地人都感觉阵阵惊心动魄!

    这是一股无形地气质。这是跨越千古而不灭的战意!

    残碎地古老战袍,只能遮挡住腰腹以下地躯体,早已被血水染成了暗红色,望之让人触目惊心。可以想象在那无尽的岁月前,他纵横冲杀,血染战袍时地大战景象。能够被这等人物杀死地人,毫无疑问都是顶级的太古强者!

    不灭的战意在激荡,这也是他千古不灭地重要原因。

    在他的右手中握着一根锈迹斑驳地古老战矛。古矛底端拄地,铁锈斑斑,矛尖冲天,暗淡无光,与男子并立着。虽然是一杆满是锈迹的青铜古矛,没有点滴璀璨地光芒,但是其透过石柱传出的丝丝煞气,却足以让在场所有人颤栗!

    自太古时就存在的一人一矛,透发着一股说不出的气息,似那古老地化石,又像那战意凌云地不灭之体。

    这是一个矛盾地组合,染血的残碎战衣,健硕地伟岸身躯,锈迹斑驳的古老战矛……一副极其震撼人心的画面。

    他坐下的战马,则是传说中的天马,这匹天马神骏无比,通体却被暗红的血迹所覆盖,看不出原来的肤色。

    “杀!”

    飘缈圣地祖师与几位老人,怒吼了一声飞天而起,向前冲去,他们的身后,十几位中年人,也跟着腾空而起。

    瓢渺峰的祖师,一尊神皇级强者,浩荡著无尽地可怕天地元气,如一颗璀璨的流星一般,打出浩瀚无匹的千重剑气,向着那骑着天马的古老传说人物冲去。

    手握青铜古矛的男子,端坐在天马背上,一动也不动,任那浩瀚无比的剑气临近身体,他未曾有丝毫神色异动。

    后方,所有飘渺峰的高手都露出了喜色,要知道掌门祖师乃是一位神皇高手啊,即便天阶高手不予还手,生猛地吃上这样必杀一记,恐怖也要受伤。

    但是,事情远远出乎了他们的意料,千万道恐怖地剑气,全部劈中了那太古男子。

    所有的光芒都消失在了他地体内,就像春雨润入了干旱的土地一般!

    瓢渺圣地众多高手震惊。

    “噗!”

    血光崩现,手持青铜古矛地男子,坐在天马背上轻轻挥动战矛,一矛便贯穿了飘渺峰祖师的胸膛,比闪电还要迅疾!

    血雨进溅,瓢渺峰祖师瞬间崩碎,形神俱灭。

    所有高手同时痛呼,十几人一起冲了上去。

    但是,战斗之残酷与可怕超出了他们地想象!

    骑着天马的太古男子,他身上并未透发出丝毫波动,也没有任何能量光芒闪耀,他如人间最为普通的武者一般舞动着兵器,但是每一击都会洞穿一名飘渺峰地高手,让他们形神俱灭!

    血水染红了高天,飘渺峰地最强者们,在眨眼间被这位太古人物屠戮了个于干净净。

    传说中的太古人物,他没有丝毫神色波动,如那沉寂万载的古井一般,似乎这一切都实在太过微不足道了。

    “没想到封印了这么多年,他还是这么强!不愧是当年独孤败天与魔主亲自前来的人。”

    众多天阶高手,一直用神识默默的注视着太古男子,对于太古男子轻易就击杀了飘渺峰祖师等人,他们并不觉得奇怪,他们震惊的是这太古男子被封印如此漫长的岁月后,竟然还这样强大。

    然后,太古男子驾驭天马,如闪电一般消失了。

    两日后!

    死亡绝地!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唯我魔主!”

    突然,一阵浩荡的声音,响彻天地,震惊五界。

    一张骨床,从死亡绝地之中飞出,悬浮在半空之上。

    那一张骨床,完全由神灵头骨堆砌而成。

    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男子。静静地斜躺在上面。整个人透发着无上威严,让人有一股忍不住顶礼膜拜的冲动。

    虽然是正当巅峰状态的年轻身体,但是他的双眼却充满了岁月的沧桑,且有一头雪亮的银发,仿佛历经过千百世轮回,看遍了沧海桑田人世浮沉。

    没有任何力量波动。但他所透发出的气势却如巨山一般沉重,让人感觉自己仿佛是蝼蚁。而他是那高高在上的圣神一般!

    “魔主!”神墓陵园中,守墓老人看到那青年时,不由瞬间绷紧了身体,脸上流露出震惊之色。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唯我……魔主!难道是……传说的那个……魔主?”

    这一刻,五界中,无数强者通过神识看到那青年时,脸上都流露出动容之色,就算那些天阶强者,也不例外。

    千古魔主!

    谁人不知?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魔主,我们应你与独孤白天之邀,前来此界弑天,我们已经完成了弑天了……你当年为何封印我等,并且,还没有支付我们约定的报酬!”

    太古七君王现身了,七道可怕的身影,围住了魔主,万古不灭的战意,如滔滔浪潮,席卷五界,天地间所有生灵都有种窒息的感觉。

    “那七个人究竟有何来历,竟敢与魔主为敌?”很多人都不了解太古七君王的来历,不由疑惑的向周围的人问道。

    “他们是来自第五界的七位君王,被千古魔主与太古禁忌大神独孤败天请来地人,他们联手弑杀了苍天!但后来,他们似乎又被魔主等人封印在缥缈圣地中了……”

    有天阶老古董透露了秘闻。

    “现在太古七君王要与魔主大战吗?若他们真的爆发大战,只怕整个人间界都会变成一片残界!”

    很多强者脸上都流露出了担忧之色。

    不过,他们的担忧并未成真。

    魔主并未与太古七君王在人间界中大战,而是飞入了星空之中开战。

    这一战的过程,即便是天阶高手,也没能完全看清,只知道整片星空都近乎被打碎了,恐怖的能量波动,令五界生灵颤栗。

    最终,也不知道魔主与太古七君王达成了什么协议,双方停战了。

    而太古七君王则出乎意料的降临到丰都山脉之外。

    “太古七君王怎么出现在丰都山脉?现在丰都山脉是幽冥世界的入口所在地……难道太古七君王想要入主幽冥世界?”

    所有人看到太古七君王出现在丰都山脉时,都不由大吃一惊。

    丰都山脉,在过去,只是算是人间界的一处名山,但对整个五大界而言,算不上什么。

    但自从宁缺在丰都山脉一口吞了青天第二化身,并且在这里开辟了幽冥世界与六道轮回后,这里就成了五界中的一处生命禁地。

    就算是天阶高手,都不敢轻易踏进这一片生命禁地之中。

    因为,谁都知道,坐镇在这一处生命禁地的人,乃是宁缺这一位六道之主。

    尤其是当宁缺借用辰南的身体,一举灭杀了六大天阶高手后,就更加没有人敢踏入这一处生命禁地了。

    现在太古七君王竟然堂而皇之的踏入了这一处生命禁地,所有人都知道要发生大事了。

    “难道太古七君王与魔主大战完毕后,又要与六道之主开战吗?”

    这一刻,天地间所有强者,目光都死死的锁定了丰都山脉。

    宁缺的强大,众人已经见识过。

    太古七君王,能与魔主抗衡,表明这也是一个战力逆天的组合。

    宁缺这位六道之主,与魔主谁强谁弱,没有人清楚。

    因此,也没有人知道,能与魔主相抗衡的太古七君王,与宁缺这位六道之主相比,究竟谁强谁弱。

    只是隐隐间,大部分人都觉得宁缺这位六道之主更强。

    毕竟,宁缺开辟了六道轮回,还通过众魔塔向外界流传出了无数玄奥的功法神通,甚至是逆天级功法神通。

    拥有如此本事的人,怎么看都是一个神通无量的人……虽然,宁缺这位六道之主没有与魔主比拼过,也没有与太古七君王比拼过,但估计宁缺这位六道之主可能更强。

    但猜测终究是猜测。

    一切结果,都要试过才知道。

    “魔主警告我们,说此人不简单,绝对不能招惹此人……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何等人物,能让魔主如此忌惮。”

    松赞德布骑坐在天马上,手中持着锈迹斑驳地青铜古矛,脸上流露出一丝冷漠的微笑。

    另外几位君王,也冷冷一笑,他们都是无法无天之辈,连苍天都敢弑杀,这天地间,除了独孤败天、魔主等少数几个逆天级强者外,其他人都不放在他们眼中。

    况且,即便独孤败天与魔主,他们这一个组合,也照样不怵。

    因此,虽然尽管魔主对他们说,坐镇在这个一个生命禁地中的人很恐怖,但他们也不怎么放在心上。

    太古七君王联手,天下谁人可敌?

    “这个人,能与独孤败天与魔主相比吗?我很期待!”黑起那高大身影,仿佛钢铁浇铸的一般,似地狱归来的盖世杀主,散发出令天阶高手都为之心悸的绝望杀意。

    一直注视着这里的天阶高手,看到黑起的身影时,也分外忌惮。

    对于这一位太古七君王中的二号人物,很多天阶老古董,都有所了解。

    黑起,幼年未成名之际,便被人逼着生吃了自己的父母;小有成名之后被人封印,在绝地中为了活下去,被迫吃了追随在身边的妻子和九个儿女;成名大盛之后,率四十万神魔纵横天地间,所向披靡,但终遭人算计,被第五界两大敌对君王布阵围困万载,绝望挣扎中创出千古魔功,自己动手斩杀四十万心腹,将他们祭炼成神魔怨灵为己所用而闯出绝阵。

    凄惨而坎坷的经历,造就了他那极端残忍狠辣嗜杀的性格。

    较之魔主,黑起之残忍狠辣,更有过之,食父母,杀妻子,坑四十万忠心部下,只为活命而已。

    他一生征战,杀人无数,所到之处,白骨如山,血流成海。

    对于黑起,所有天阶高手都是忌惮的。

    因为黑起正常状态下,便拥有天阶巅峰战力。

    一旦其发狂,其战力更会飙升,进入逆天级层次。

    “不要大意。魔主不是一般人,能让他都忌惮万分的人,肯定不简单。更不要说,此人还开辟了完整的六道轮回与贯通五界,做到了连独孤败天与魔主都不曾做到的事。他十有八九也是一位逆天级强者。”

    太古七君王第一人,楚相玉缓缓开口说道。

    他整个人足足有5米高,如同铁塔一般强健,整个人透发的“势”,隐隐有力压天下,惟我独尊的气概。

    所有人看到他,对他的第一印象便是“力拔山兮气盖世!”

    这是一种绝代霸王的气势。

    当年,就是这个人带领七君王,应魔主等人之邀,自第五界跨界而来,与人间界一批高手大战苍天七天七夜,最终将之灭杀!

    那一战魔主、独孤败天等人另有强敌,没有出现在那个战场。虽然有人间界地高手相助于他们,但是楚相玉与黑起等才是真正地主力,可以说他们一战名震六界,任谁都知道了绝代霸王楚相玉,与发狂无敌地盖世君王黑起。

    楚相玉冷冽地眼神,像两把利剑一般,跨越时空穿望向丰都山脉中的幽冥世界,两道可怖地光芒,在空中爆发出阵阵风雷之响。

    只是,他却发现自己的目光,竟然看不穿幽冥世界。

    对于老大楚相玉,黑起、松赞德布等六大君王,自然是信服的,听到楚相玉这么说了,他们也不由收起了轻视的心思,认真起来。

    一张骨床,不知何时,出现在丰都山脉百里之外,魔主正平静的躺在骨床上,遥视楚相玉等人。

    还有一道模糊的身影,也突然出现在魔主身边。

    “你来了!”魔主以平等的语气,对那一道模糊身影说道。

    “不得不来!你也察觉了吧……天道似乎发生了某种异变,天道的力量,仿佛被镇压住了。这些年,我曾暗中潜入混沌族,发现混沌四尊、太上、通天、还有众多混沌王侯,隐隐都十分慌张。这说明天道很可能真的被某个存在或者某种力量镇压了,这才导致了天道守护一族混沌族如此紧慌乱。天道若真的被镇压,是好是坏,暂时还不能确认,但我们谋划了万古的计划,只怕都要做出改变。而六道之主,是除我们外,唯一一个与天道交锋过的人,而且,我们一直都无法看透他……我必须确认,天道的异变是否与他有关!”

    模糊身影平静说道。

    “六道之主,真能凭借一己之力镇压天道吗?”魔主喃喃自语,心中惊疑不定。

    他与天道打交道不是一次两次了。

    自然知道天道的力量有多么恐怖。

    即便是逆天级高手,在天道面前,也依然不够看。

    甚至即便十位逆天级高手联手,也不是天道的对手。

    若宁缺能够凭借一己之力镇压天道,这代表着什么,他十分明白。

    这代表着宁缺已经超越了逆天级的层次。

    只是,逆天级不已经是众生的极限了吗?难道还有人能超越这个极限?

    “他的力量究竟到达了什么层次,我们很快就能得知答案了。楚相玉他们,应当能试探出他的真正实力。”

    模糊身影说道。

    魔主没有再说话,只是目光定定的望着丰都山脉的方向。

    事实上,除了魔主与模糊身影外,守墓老人、辰战、天界辰家五位老祖、疯魔、第五界四位天阶君王等等天地间最强大的一批人,也全都在关注着丰都山脉。

    辰南、澹台璇、南宫仙儿、潜龙、大魔、东方凤凰、东方长明等后起之秀,也将目光投了过来。

    可以说,这一刻,丰都山脉已成了五界的焦点。

    “残破的世界我们没有得到手,但若能掌控六道轮回,也一样。”

    松赞德布一头黑色长发狂乱舞动起来,一双紫眸闪现出两道骇人的光芒,那犹如虬龙缠身地古铜色强健体魄,闪现出一道道宝光,在残破地血衣衬托下更加地耀眼。

    他出手了。

    他驾驭天马,双手握着青铜古矛,如一颗流星一般瞬息洞穿丰都山脉外的一座座大山,向幽冥世界的入口刺去。

    青铜古矛上爆发出炽烈的光芒,如同一个太阳暴烈了一般。

    这一击,令天阶强者都为之悸动。

    不过,当青铜骨矛刺在幽冥世界那如同黑色漩涡一般的入口时,这一把伴随了松赞德布无尽岁月的绝世凶兵崩碎了,一股汹涌的伟力,从黑色漩涡中迸射而出,瞬间将松赞德布与他座下的天马,击成了飞灰。

    但那浩瀚的伟力,却对周围的山脉,却丝毫无损。

    “松赞德布!”

    亲眼目睹,松赞德布瞬间被杀,魂飞魄散,连拯救的时间的没有,楚相玉、黑起等六位君王狂怒,滔滔杀气,惊动九天十地。

    “松赞德布……我们会为你报仇的!”

    黑起暴怒,喉咙中传出一声惊动五界的厉吼,实质的杀气,从他身上透体而出,化为铺天盖地的乌云。

    他挥动绝望魔刀,向幽冥世界暴劈而下,一道充满绝望意境的漆黑刀光,成为了天地间的唯一。

    其他四位君王,也同时出手,向幽冥世界打出了四道惊天动地的攻击。

    顷刻之间而已,整个丰都山脉就在黑起等五大君王的攻击下,化作了齑粉,一座座大山全部化作了漫天尘埃。

    整个丰都山脉,只下幽冥世界的入口——一个黑色的漩涡。

    一只白皙的手掌,从黑色漩涡中探了出来。

    这一只手掌,在虚空中轻轻一抹,就像是抹布抹去桌子上的尘埃一般,黑起等五大君王那惊天动地的攻击,瞬间就消失了,动荡的虚空,也恢复了平静。

    “什么?”

    黑起等人,瞳孔瞬间一缩。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也全部瞠目结舌。

    一个青年平静的从黑色漩涡中,迈步而出。

    “太古七君王?你们是试探本座的器量吗?只可惜,你们的实力太差了一点,远远不够。”

    宁缺扫视着黑起等人,脸上流露出似笑非笑的笑容。

    “这就是开辟六道与贯通五界的六道之主吗?”

    第一次见到宁缺的人,脸上都流露出好奇的神色。他们看着宁缺,感觉宁缺也就一个很平常的青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气质与强大的能量波动……而这样的一个人,竟然是令天下所有高手都忌惮的六道之主。

    当然,大家都明白,这只是一种错觉。

    他们觉察不出宁缺的强大,是因为他们自身太弱了。

    “六道之主,你竟然杀了松赞德布,那么你现在便为他偿命吧!”

    黑起等人,能觉察宁缺的恐怖。

    但他们一生征战无数,从弱小到强大,什么样的敌人没有遇到过?但最终所有敌人基本都倒下他们脚下。

    因此,他们并没有惧怕。

    他们再次向宁缺杀了过去。

    “何必呢,何苦呢!”

    宁缺叹了一口气,五指一屈,弹出了五个黑白色的微粒。

    “不好!”

    楚相玉看到宁缺弹出的那五颗黑白色的微粒时,就感到一阵头皮发麻,他身影轰然一动,就出现在黑起身边,抓住黑起疯狂后退。

    但黑起的左手,还是被一颗微粒击中,瞬间化作了虚无。

    而且,这种虚无,还在迅速沿着他的手臂向身体蔓延。

    黑起狂吼一声,生生将自己的左臂连根震断,这才保住了性命。

    但其他四位君王就没有这么好运了,他们分别被一颗微粒击中胸膛,整个人直接化成了虚无。

    “这……这是什么力量?”

    这一刻,整个天地间,所有强者,所有天阶与逆天阶高手,全部都懵了。

    宁缺刚才所使用的力量,完全超出了他们理解的层次。

    楚相玉与黑起两人,看到又有四位君王死了,不由又惊又怒的看着宁缺。

    但同时,他们对宁缺也前所未有的忌惮。

    因为宁缺刚才所使用的力量,完全超出了他们的理解。

    “天阶巅峰与逆天阶?你们实力还可以……但还是太弱小了。”宁缺平静说着,就准备出手将楚相玉与黑起抹杀。

    “道友手下留情。他们是征战天道的重要战力!”

    一道模糊的身影,与魔主出现在宁缺面前。

    宁缺闻言,暂停了手,目光向模糊身影与魔主望去,微笑道:“魔主……还有独孤败天,我们又见面了。”

    “独孤败天?”

    听到宁缺对那模糊身影的称呼,楚相玉与黑起都震惊的望向了那模糊身影。

    他们没想到,神秘消失了无尽岁月的独孤败天,竟然也再现身了。

    这一刻,天地间所有强者也轰动了。

    独孤败天,被誉为太古禁忌大神,其名声比魔主还要稍胜一筹。

    许多天阶强者,都是听着独孤败天的传说成长起来的。

    现在得见独孤败天真人,这些人不激动才怪。

    那模糊身影,听到宁缺叫破自己的身份后,也不再隐瞒。

    一个高大魁梧的青年,现出了真容,他仿佛一座高大的圣山一般,高大、凝重,如山岳,似汪洋,给人无比浩瀚、深不可测地可怕感觉!

    莫大地威压瞬间向着整个天地蔓延而去!

    一股难以想象的力量在奔涌激荡!

    盖世神威,无可匹敌!

    五界所有强者,看到独孤败天后,都感应到了一种无敌的势,完全生不出抗衡的心思。

    “哈哈哈,独孤败天你这个变态,果然还没有死!”

    长笑声中,守墓老人出现在独孤败天与魔主身边。

    “大哥!”

    “夫君!”

    “父亲!”

    天界三个月亮之中的一个月亮上,也飞临三道激动的身影。

    其中有一个中年,还有一个青年,皆魔气滔天,许多天阶高手,都认出了两个人的身份,中年为魔师,而青年为天魔,都是天地间底蕴深厚的天阶强者。

    这两个人,现在却一个称独孤败天为大哥,一个称独孤败天为父亲。

    还有一个弥漫着柔和月光的清丽女子。

    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这女子名为月神,也是一尊古老的天阶高手,同时还是独孤败天的妻子。

    “好强的独孤家族!”

    众多天阶强者,看到这一幕,都不由惊叹。

    “独孤败天,你提前现身了,这与计划不符,莫非原计划有变了吗?”一颗雪白光亮的人头骨,突然也出现了,空洞的眼眶着燃烧着有绿油油的鬼火,散发出来的鬼气波动,令众生心悸。

    “这一位……小六道之主之一的鬼主吗?”

    许多天阶高手,看到那人头骨时,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因为这人头骨,是一尊足以与独孤败天、魔主相提并论的恐怖高手。

    还有一条伟岸的身影,也现身了,他身上带着一种睥睨八方,无敌天下的气势。辰南就跟随在这一道身影后面。

    “辰战!”

    许多人立即认出了这一道身影的身份。

    辰战何许人也?了解地人似乎不是很多。但只要知晓他这个人物的,就绝对以天骄称之!不得不说,这天地间是有这等人杰存在地,而天骄这个称呼就是为这样的人准备的。

    他在最短的时间内不断突破,实力达到天下间最顶尖高手之列,他如何修炼,没有人知道,但是他确实在突破!突破!再突破!不断地超越自我!

    “给我时间。无需复活远祖,我将超越远祖。”这是年轻时代地辰战说出的豪言壮语。这并不是不知天高地厚地猛话,并非少年无知无畏地莽撞。这是绝对地自信心有多大,世界有多大。

    并且他做到了。

    他现在已成为了天地间有数的逆天级高手之一。

    这就是辰战。

    “计划有变了吗?”辰战降临独孤败天附近,语气平静问道。

    “天道似乎被镇压了,计划不得不变。”独孤败天对鬼主还有辰战说道。

    鬼主与辰战闻言,心中都一阵震动。

    “谁?”鬼主与辰战不由问道,他们是天地间的顶级战力,自然清楚天道的恐怖,听到竟然有人能镇压天道,他们都不由万分好奇哪人是谁!

    独孤败天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望向了宁缺。

    “他吗?”

    鬼主与辰战震惊,随即又有些释然。

    自从宁缺开辟六道轮回时,他们就一直在暗中关注宁缺了,而宁缺也是他们唯一看不透的人。

    若说宁缺有实力镇压天道,他们还是勉强能接受的。

    “还真是热闹呢,竟然来了这么多人!”

    宁缺看着一尊尊顶级高手不断出现在眼前,就连辰战、鬼主这样的人物都出现了,不由一笑。

    不过,他依然对楚相玉与黑起出手了,他没有放过自己的敌人的习惯,尤其是对自己心怀仇恨的敌人,尽管这两个敌人似乎完全对他造不成威胁了。

    两个黑白色的微粒,从他指尖迸射而出,以超越时空的速度,击中了楚相玉与黑起。

    这两个人,瞬息便化成了虚无。

    宁缺杀人的速度太快了。

    就算独孤败天等人想要救援都来不及。

    独孤败天、魔主、辰战、鬼主、守墓老人等高手,眼睁睁的看着楚相玉与黑起两尊顶级战力,就这样湮灭了,脸上都不由流露出一丝可惜的表情。

    “阁下也与天道大战过,应当知道天道对众生的危害……太古七君王都是征战天道的重要战力,就这样杀了他们,未免太可惜了。”

    独孤败天叹息说道。

    “有什么可惜的……你们不就是计划时机成熟后,就聚集亿万神魔之力,征伐天道吗?但如果天道不存在了,你们不就不用征伐天道了?”

    宁缺微微一笑,一挥衣袖。

    刹那间,独孤败天、魔主、辰战、鬼主、守墓老人等人,还有现场所有神皇级之上的生灵,全部被宁缺带到了天道所在的神秘时空中。

    一团璀璨浩大的神秘光团,出现在所有人眼前。

    而且,这一团巨大的光团,正被一个可怕无比的杀戮剑阵镇压着。

    “天道!”

    第一时间,独孤败天等人就感受到了那一团光团中浩荡无边的天道气息,认出了那一团光团就是他们要征伐的天道。

    “嘶!天道果然被镇压了……这是什么剑阵,竟能镇压天道!”

    独孤败天、魔主、辰战、鬼主、守墓老人等人心中剧烈震荡,他们感受得到的天道的强大,远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强大。

    但如此强大的天道,竟然被一个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剑阵镇压了。

    而且,这剑阵之可怕,也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即便他们这种级数的高手,都不敢长时间凝视剑阵,生怕被其中那无穷无尽的杀戮真意所侵染。

    宁缺一挥手,收起了诛仙剑阵。

    顿时间,天道恢复了自由,澎湃的天道之力,如海洋一样席卷此方时空,独孤败天等人统统被浩瀚的天道之力震飞到远处。

    “我恢复自由了!六道之主,你不该创立六道轮回,更不该传贯通五界,传出无数玄奥功法神通,壮大众生……因为,这会使我更加强大。你镇压我数百年,亵渎天道威严,现在我赐予你死亡!”

    天道那冷漠无情的声音,传遍虚空。

    一股浩瀚无匹的天道之力,轰然向宁缺碾压而至。

    那一股天道之力太庞大了,独孤败天、魔主、辰战、鬼主、守墓老人等人,都赫然发现,他们在这一股天道之力面前,都没有多少反抗之力。

    现在的天道,比独孤败天、魔主、鬼主、守墓老人等曾经接触过的天道,要强大了数倍不止。

    这让他们心中不由暗暗骇然。

    若按照原计划进行征天之战……他们很可能回弑杀不了天道,反而会全部阵亡。

    面对碾压而至的浩荡天道之力,宁缺突然笑了:“不枉我这么多年,耗费了这么多力气来让你壮大,你这头猪,终于肥了!”

    他说着,身后一个庞大无边的宇宙虚影浮现而出,遮蔽了无限时空。

    那宇宙虚影,就像是鲸吞一切的恐怖怪物一般,突然浮现出一个无边无际的黑洞,瞬息一吞,便将浩荡的天道之力,与天道,全部吞了下去。

    “不要……”

    被宇宙虚影一口吞下的天道,传出一阵恐惧的声音。

    但那声音越来越弱,越来越弱,最终彻底消失了。

    “天道就这样没了?”

    独孤败天、魔主、辰战、鬼主、守墓老人等人,直愣愣的看着天道被一口吞了的一幕,全都呆滞了。

    从太古到现在,他们一次又一次与天道大战,用尽了无数方法,付出了无尽的代价,想要消灭天道,但却始终难以成功。

    为此,他们不得不以天地为棋局,众生为棋,布置了一个横跨无尽岁月的惊天大局,为的就能有朝一日能成功消灭天道。

    但是,他们的行动还没开始……天道就被宁缺覆灭了,而且整个过程是如此简单,只有一招而已。

    这一刻,独孤败天等人既感到喜悦,又感到别扭。

    喜悦的是,恶天道终于被消灭了。

    别扭的是,他为了消灭天道,做了这么多的准备……最后却都是做无用功。

    宁缺没有理会独孤败天等人的反应,吞了下天道之后,他体内的宇宙,就迅速磨灭天道的意志,只剩下一道核心的天道秩序。

    这一道核心的天道秩序,仿佛一个关键组件一样,迅速融入了他体内宇宙的所有法则之中。

    就好像一台计算机,装备好了唯一缺少的中央处理器。

    一刹那间,他体内宇宙的所有法则,全都有序的运转起来,整个宇宙在不断膨胀变大,并且自动衍生出六道轮回、太阳、月亮、春夏秋冬四季等等。

    整个宇宙瞬间完整了。

    一缕缕崭新的圣人光辉,从宁缺身上穿透而出,遍照无尽时空,整个神墓世界的天地元气都在沸腾,天降金花,地涌金莲,种种异象,层出不穷。

    世界证道法,这一条路线,宁缺终于也晋升圣人了。

    “这……这,他这是什么境界?我感觉他的力量,比之天道,还要可怕得多!”守墓老人惊骇的凝视着弥漫着漫天圣辉的宁缺。

    “这是超越逆天级的境界吗?”

    独孤败天、魔主、辰战、鬼主等人,凝视着宁缺,心中都突然生出了久违的斗志。

    他们都是这一方天地金字塔之巅的强者,本以为自己已经走到了尽头,已经进无可进了。

    因此,他们都将自己的精力,放在了覆灭天道这一件事上。

    现在突然发现,竟然有人突破了逆天级的层次,他们都不由再一次生出了冲击巅峰的斗志。

    可惜,他们不知道……宁缺不是逆天级之上的境界,而是超越了逆天级不知道多少个层次,他们想要晋升至宁缺的境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各位,世界很多,我只是你们世界的一个过客而已,现在我要离开了,有缘再见!”

    宁缺朝独孤败天等人微微一笑,在留下了一张心网的分裂体后,就凭空消失了。

    “我们世界的一个过客?难道除了我们的世界之外,还有其他世界?”

    独孤败天等人,看着宁缺消失的身影,久久难以平静。

    自此之后,六道之主便成为了这一方世界的永恒传说……所有人都知道,六道之主是一个能生吞天道的猛人!

    第二十七卷 超脱者!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