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217章 我爱你(大结局)

作者:楠楠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叶清秋浑身上下漫过一阵冰冷,心底生寒。

    她从他怀里站起身,刚刚吹干的长发落在肩头,未上过任何颜色的头发将她白皙的脸衬的更白。

    “你什么意思?”

    厉庭深淡淡看着他,漆黑的眸看不清眼底的光。

    “我想跟你在一起,任何形式上,我们要住在一个屋檐下,我们要睡在一张床上,临临要叫我爸爸叫你妈妈,我们三个要在同一个户口簿上,所以……”

    他说完,顿了一下,“我们能不能结婚?你能不能嫁给我?我能不能娶你?”

    叶清秋眸子晃了晃,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厨房,刀子,血,抢救室……

    “我不想再等了。”厉庭深神色很平淡,“所以是不是叶泽的命还上,你就会同意跟我结婚?”

    叶清秋盯着他看了良久,想要冷笑,却也只是扯了一下唇。

    “让我跟个死人结婚吗?”

    厉庭深抿了抿唇,“……我们先办婚礼。”

    “先办婚礼,然后你再让我守活寡吗?我告诉你厉庭深,不可能,你死了,我马上带着临临改嫁!”

    厉庭深眉心顿了一下,眸子渗出几分寒意。

    “你改嫁试试?”

    “你都死了你管我?”

    厉庭深冷笑了一声,“你要是敢改嫁,我就是把阴曹地府掀翻了也得爬上来找你。”

    叶清秋顿了一下,本能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疯子。”

    她气的脸色铁青,呼吸都不顺畅。

    厉庭深却伸手将她拉到了怀里,扶着她的腰让她坐到了腿上。

    “所以你刚刚是同意要嫁给我了吗?”

    叶清秋拢了拢眉心,“你在做梦吗?”

    “不是说要改嫁?”

    叶清秋:“……你刚刚说的是认真的?”

    厉庭深吻着她的腮帮,嗓音暗哑。

    “嗯,想娶你。”

    叶清秋垂着眸子,漂亮娇嫩的脸蛋绷着点儿劲,“我说的是叶泽哥!”

    厉庭深没说话,埋首在她的颈窝,轻轻淡淡的“嗯”了一声。

    叶清秋却抓住了他的手,将他推开。

    “够了。”

    厉庭深静静看着她冷冷淡淡的脸,声音有些发沉:“什么够了?”

    “我说你够了!”叶清秋冷着脸重申,“你赢了好吗?我见不得你受伤,更见不得你死,你送进抢救室我在外面怕的要死。不就是结婚吗?结,我结!”

    “薄景川说做人最重要的是要让自己舒坦,爷爷说死人永远没有活着的人重要。所有人都觉得,我矫情过了头,折腾来折腾去,把人差点折腾死我才知道害怕。他们一个两个活的都那么豁达通透,一个两个都觉得你爱我,没有人比你更爱我,旁敲侧击,明提暗点的想要让我放下……”

    “是,他们说的都对。我矫情的要死,我端着拿着得理不饶人。”

    厉庭深静静地听着,手放在她的背上,轻轻抚顺着,神色淡淡的开口:

    “虽然我很不喜欢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被别人插手,更不喜欢你被别人说服跟我在一起。但还是很庆幸,只要有一个理由说服你跟我在一起,谁说,说什么,我都接受。”

    叶清秋捏住了掌心。

    厉庭深掀眸淡淡看着她,“你当初说还爱我,我很开心,但也只是开心而已。三年前你也爱我,可你还是不要我。我现在只想要你跟我在一起,我没奢望你爱我,我爱你就够了。可如果你爱我是你可以继续跟我在一起的理由的话,我最是求之不得。”

    叶清秋闭上了眼睛,睫毛轻轻颤着。

    他表达了太多。

    不止一次的表达他想要跟她在一起的决心。

    以前无论如何都不说,现在生怕她不了解。

    可一些话,又坦诚的让人又爱又恨。

    她说她爱他,对于他来说只是开心而已……

    可他如果只是说些漂亮话,不是他,她也不信。

    坦诚大多数都逆耳。

    他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

    “我第一次做人,比不得他们通透,错与对,执拗与偏执,他们提点无可厚非,但也不是他们说什么,我就一定要认为他们都是对的。

    无关原不原谅,我没有同情你,也不是因为你死缠烂打我只能选择妥协,我没那么多弯弯绕绕,考虑不了太多,我只是自己愿意,我想让自己过的更好,我还爱你,我不会再爱上别的男人,更做不到跟别的男人睡一张床甚至还要做那种事情,我不想年纪轻轻就禁欲当寡妇,你有钱,有权,有能力,又爱我爱的要死,跟你在一起我只赚不亏。”

    “结婚吗?”叶清秋反问,又点头,“你伺候得好我,养得起我,我闹脾气耍性子你经得起折腾,做得到,那我嫁。”

    厉庭深抚着她背部的手顿下。

    叶清秋转眸看他,“怎么?做不到?”

    厉庭深眸色深黯,“就这些?”

    “哪些?”

    “把你伺候好,养得起你,闹脾气耍性子经得起你折腾。”

    叶清秋挑眉,“少?”

    厉庭深将她紧紧抱住,再次埋首在她的颈窝。

    “嗯,你要求再高一些,再多一点,不然我不安心。”

    “以后想起来再说,不安心就不娶了是吗?那你随便,放开我,我要睡觉了。”

    叶清秋伸手推他,却被他抱的更紧,低哑沉闷的声音从她的颈窝中传了出来。

    “娶。”

    “哦,还提叶泽哥的事情吗?”

    “……提。”

    “很好,那我不嫁。”

    厉庭深又抱紧她,“……不提了。”

    叶清秋敛眸,“松开,我困了。”

    厉庭深顿了一下,没松开她,盯着她的眼睛,“你今天下午睡了。”

    “所以呢?”

    “你都禁欲两个月了,需不需要我伺候伺候你?”

    叶清秋身子一僵,脸色猝不及防变得通红,一把将他推开,爬上了床。

    “不需要!”

    “两个月了……”

    “我三年都没事!你滚!自己身上还有伤你是疯了吧厉庭深!”

    厉庭深转身追过去,“我可以用其他办法帮你。”

    叶清秋掀起被子捂住了脑袋,沉闷愤怒的声音从被子里传了出来。

    “再说就从床上滚下去!”

    这男人,给点颜料就开染坊。

    还纯黄。

    翌日,叶清秋还在熟睡,他跟厉庭深要结婚的消息便席卷了整个互联网。

    自从厉庭深赖在这里,临临起床的事情她就没几次亲力亲为的时候。

    不是她故意偷懒,因为每天看到姑姑和厉庭深两个人争着抢着照顾临临,冰碴子,火花呲呲的往外冒,她索性就不参与了。

    也落得自在。

    醒过来的时候,厉庭深没在旁边,她伸个懒腰,靠在床头,转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懒洋洋的刷新闻。

    看到她跟厉庭深结婚的信息满天飞,惺忪松软的眉眼蹙了一下。

    洗漱下楼找吃的,厉庭深大概是算准了她下楼的时间,人刚刚出现在了楼梯口,厉庭深就站在楼下,望着她。

    “到餐厅坐两分钟,早餐马上好。”

    到餐厅坐下,叶清秋手肘撑在桌面上,懒洋洋地看着厉庭深从厨房把早餐给她端出来。

    “网上好多我们要结婚的消息,是你做的吗?”

    “打消别人对你的觊觎。”厉庭深坐到她旁边,拿起旁边的鸡蛋,磕碎了给她剥壳,“你不喜欢?”

    叶清秋拿起餐具,摇摇头,“没有。”

    厉庭深将剥好的鸡蛋递到了她嘴边,她张嘴咬了一口。

    一直到厉庭深把一整颗鸡蛋都喂给她吃完,她才又开口。

    “我们把结婚证补了就好,婚礼就不用了。”

    厉庭深眸子微微敛了几分,伸手拿起旁边的餐巾纸,细细擦着骨节分明的手指。

    沉默。

    在餐厅里长时间弥漫。

    一直到叶清秋把早餐吃完,放下碗筷,厉庭深起身收拾餐碟。

    叶清秋突然开口:“我们在一起就好不是吗?说起来也只不过是一种形式,不是那么很重要。”

    厉庭深手里捏着餐盘,站在原地静静等着她把话说完。

    “还是当年你找的婚礼策划,他们没觉得你当年觉得婚礼不重要。”

    叶清秋顿了几秒,没想到他速度这么快,居然已经找了婚礼策划。

    “毕竟是当年,年纪小,满是虚荣心,婚礼前所未有的盛大精致……就想昭告天下我跟你结婚了,现在想想……”

    “叶清秋。”厉庭深突然开口打断了她,“没有哪个女人不想要一场婚礼。”

    叶清秋笑了笑,“沈繁星不也没举办?”

    “你觉得薄景川会少得了她?”

    叶清秋没说话。

    不会。

    薄景川那样宠爱沈繁星,那场订婚他都赶了回来,又怎么会缺她一场婚礼。

    “我懒得折腾,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们要结婚了,婚礼就不需要了。”

    叶清秋坚持,终究物是人非,她的婚礼,注定不完美,又何必要让自己强颜欢笑。

    “我已经在准备了。”

    “那就取消。”

    她态度很强硬,根本容不得人反驳。

    厉庭深沉默了半天,“……好。”

    他说完转身就进了餐厅,那落寞的身影让叶清秋胸腔涌出一阵酸涩,莫名更多了几分愧疚。

    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转身走进厨房,走到正在洗刷的男人身后,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腰。

    “我们一会儿先去把证领了吧。”

    厉庭深身子微微一僵,黑眸静静盯着流水,沉默不语。

    “领了证我就搬进婚房。”

    她不断退让,想要安抚他的心思昭然若揭。

    “我当年买的四件套你是不是都给我用坏了?”

    厉庭深才终于找到干净的毛巾,擦干手,转身看她。

    “买新的。”

    叶清秋笑了笑,“我来买。”

    厉庭深似乎很少看到现在的叶清秋在他面前这样笑过,眉眼温软,眼底里都盛满了笑。

    他忍不住俯身吻了吻她的鼻尖,低声淡淡“嗯”了一声。

    下午,厉庭深带着叶清秋去把证领了回来。

    民政局门口围满了记者。

    记者尖锐的问题一个接一个,凉絮儿的问题不在少数。

    肖楚早就派人将厉庭深和叶清秋护了起来。

    但还是难挡记者的激动。

    “厉总,恭贺新婚!”

    “请问您跟叶小姐的婚礼,什么时候举办?在哪里举办?”

    “不知道婚礼会不会邀请媒体参加?”

    没几家媒体会选择得罪厉庭深,既然凉絮儿的问题不能提,那问些喜事总是可以。

    可是厉庭深的脸色却有些阴沉,明明得偿所愿跟叶小姐复婚领了证,但脸色却没有一点喜悦的样子。

    相反,倒是叶清秋,漂亮明媚的脸上始终是浅浅淡淡,却不难看出很开心的笑。

    “谢谢大家的祝福,复婚而已,婚礼没必要举行。”

    “啊?可是当年,你们好像没有来得及举办婚礼。”

    叶清秋依然笑的不蔓不枝,“婚礼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在一起。”

    众媒体再看向一旁一言不发的厉庭深,才终于意识到此刻的厉庭深,刚刚领证的厉庭深,是真的在不开心。

    记者识趣的散了。

    网上铺天盖地是两个人领证以及不举办婚礼的消息。

    大部分人都在感叹遗憾。

    “当年我可是很期待叶小公主的婚礼的,一定前所未有的豪华,本想开开眼界,结果最后却泡了汤。”

    “谁不是这样想的呢?新娘漂亮,新郎帅气,只是想想就觉得荡漾,唉。”

    “本想着两个人又在一起,盛世婚礼又有希望了,结果小公主又不要了……”

    “我听说,当年叶小公主从小到大的保镖,因为救婚纱死了,估计是怕触景伤情吧……”

    没人再说话了。

    当年的事情具体怎么样他们不是很清楚,反正事情很大,甚至还死了人。

    叶清秋短时间内实在不想看到薄景川。

    临临想要见沈繁星,厉庭深去公司,她得闲来找沈繁星。

    大白天都能在家撞见本应该日理万机的薄景川,也是她倒霉。

    不得不承认薄景川气场的确强大,长时间位居高位,运筹帷幄惯了,但凡开口说话,就给人一种莫大的压迫力,尤其是对她,明显多了几分咄咄逼人。

    这个问题,沈繁星跟薄景川提到过,结果薄景川的话很直白。

    “叶清秋这种人,从小到大骄矜惯了,好言好语对她,她下意识就觉得别人必须要顺从她,纯粹惯的她。”

    沈繁星听得懂,与其好言好语劝她,不如直接给她甩出唯一能走的路,退路没有,要么站在原地,要么往前走。

    看到薄景川,叶清秋就想躲,结了婚她都不觉得这男人会轻易放过她。

    “不举办婚礼,你的意思?”

    果然……

    “你提别人的婚礼都不脸红的吗?”叶清秋难得找个机会损他。

    “你要管我的事?”薄景川声音清冷。

    叶清秋抿了抿唇,睨了他一眼,“所以你能不能也不要管我的事?我要不要婚礼,跟你有关系?”

    “不然你以为我是有多闲管你那么多闲事?”

    叶清秋:“所以呢?我的婚礼跟你有什么关系?”

    “一个快要烂死在我手里的东西急着甩出去!你举办婚礼,我把他给你。”

    叶清秋冷笑,“所以你要把那个快要烂死甩不出去的东西甩给我?”

    “对我一无是处,对你意义非凡,你确定不要?”

    叶清秋本应该第一时间就反驳薄景川的,结果却又被薄景川的口气震得迟迟不说话。

    很少有人去质疑薄景川的话。

    更何况他还说“意义非凡”。

    她想不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对她意义非凡的事情。

    “婚礼继续筹备。”

    叶清秋:“我不想。”

    薄景川:“我管你想不想,我要把那东西送出去,你不想也得想。”

    叶清秋又冷笑一声,“我不想参加婚礼,你还想把我绑到婚礼现场不成?”

    薄景川轻描淡写扫了她一眼,“你试试?”

    叶清秋一口气卡在胸口。

    然后眼睁睁看着薄景川给厉庭深打电话——

    “她同意举办婚礼,你继续安排。”

    叶清秋:“……”

    挂完电话,薄景川直接往叶清秋面前甩了一个东西。

    叶清秋定睛一看,居然是一把黑漆漆的手枪。

    她懵了懵。

    “厉庭深那条命怎么也算是我救回来的。不是喜欢以命换命吗?不举办婚礼我着实不高兴,他做不到,就让他把命还给我,省的我以后看到他这么一个没出息的兄弟心烦。”

    叶清秋头昏脑涨,“你至于?”

    薄景川面无表情,“至于。”

    沈繁星在旁边陪临临弹琴,客厅的动静她自然看的一清二楚,却也只是笑了笑,没说话。

    叶清秋被气走了。

    那把枪还在茶几上。

    晚上回去,厉庭深问她怎么会突然答应想要婚礼。

    叶清秋神色无常,抱着手机无聊的翻网页。

    “好奇薄景川到底要给我什么惊喜。”

    每个字仿佛都被咬的稀碎。

    “婚礼没必要太盛大奢华,也不要去国外,就在平城,爷爷出行不方便。”

    “好。”

    一个月后。

    厉庭深身体复查,完全康复。

    婚礼也终到来。

    一些策划几乎都是三年前叶清秋喜欢的风格。

    平城最大的酒店,全部被包下。

    所有的道路在八点到十二点全部清空。

    只是动用了什么关系,众人缄口不谈。

    叶清秋起得早,心情不美好,早早来到酒店准备的新娘休息室,掀开被子就上床继续睡。

    一点要结婚的样子都没有。

    化妆师在房间外面也不敢出声。

    十点,叶清秋睡醒,洗了澡,裹着浴袍,坐到了化妆镜跟前,打了一个呵欠。

    化妆师们磨磨蹭蹭上前给她上了妆。

    妆上完,化妆师们又站在一旁不动了。

    几个人挤眉弄眼,不知道想要表达什么。

    叶清秋蹙眉,站起身,拢着自己身上的浴袍,道:“就这样?”

    “婚纱……还没到。”

    叶清秋:“……”

    这次婚礼她完全没有插手,倒是没想到,哪里都办的周周到到,却偏偏没有把作为主角的她的婚纱准备到位。

    婚纱……

    又是婚纱。

    也许她,命中就不该有婚礼。

    闭了闭眼睛,她做了那么久的心理准备,今天刻意压抑着不去想过去所有的一切,包括那些已经承诺却更觉得遗憾的遗憾。

    结果却还是逃不掉被刻意勾起。

    “再等等吧,厉总准备了这么盛大的婚礼,没道理会在婚纱上出问题。厉太太放心。”

    时间点点滴滴逼近中午,叶清秋的心情越发的烦躁。

    气氛越来越差,压抑的喘不过气来。

    就在叶清秋耐心终于消耗殆尽时,房间门被敲响。

    化妆师紧张的脸瞬间扬了起来,神采奕奕,“肯定是婚纱来了。”

    说完就急急忙忙跑到了门口,打开了门。

    “不好意思,来晚了,请问……”

    “是叶小姐的婚纱!今天这酒店只有叶小姐和厉总的婚礼,你不会送错的!”

    化妆师语气很急,时间马上就来不及了。

    “……好,麻烦了。”

    对于这个男人清清淡淡的客气,化妆师有些疑惑但也没有很在意。

    叶清秋站起身走进里面房间的时候,隐约听到了外面的说话声。

    她只觉得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好像不陌生,像是……

    心倏然缩了一下。

    当年那个男人不顾生死护着她,受了那么严重的伤都还要为她找婚纱的样子,还有他浑身是血躺在那里还怕吓到她跟她说抱歉,因为参加不了她的婚礼而遗憾的样子,再一次在脑海里浮现。

    明明答应过她的。

    骗子……

    用力闭上眼睛,把那些回忆全部压下去。

    不可能。

    一定只是很像罢了。

    他永远都不可能出现在她的婚礼上。

    他早就食言了。

    化妆师提着装婚纱的袋子进来,开心的好像她才是今天的新娘子。

    “厉太太,婚纱来了,我们快进去换上吧。”

    叶清秋睁开眼睛,神色平淡地应了一声,先走进了房间。

    几个化妆师也跟了过去,毕竟穿婚纱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

    几个人小心翼翼将婚纱捧了出来,尽管知道这场婚礼的婚纱必定不凡,但是在看到婚纱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

    好漂亮!

    满身钻石,纱笼袖,银线刺绣,长纱曳地……

    “我敢保证,厉太太一定是世界上最漂亮的新娘。”

    “这婚纱简直太漂亮了。”

    “一定会惊艳所有人。”

    叶清秋扯了扯唇,当年这种话她也听说过。

    只是现在在听,感觉似乎没有那么开心了。

    不是不开心,每个女人都喜欢听人赞美。

    只是缺欠的那一点遗憾,像是一个细小的洞口,偶尔会突然灌进一阵刺骨冰凉的寒风,吹散所有温暖旖旎。

    她敛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深吸一口气,勾了勾唇,露出一个甜美幸福的笑容来。

    叶清秋,每个人都有遗憾。

    对比所有人,你嫁你所爱,有一个深爱你比命更重要的男人,你现在,以后,都是幸福的。

    过去就过去,把遗憾也留在过去。

    爱你的人希望你过得好。

    所以你一定要幸福。

    长呼一口气,她转头看着一旁的化妆师。

    “可以……”

    声音戛然而止。

    目光定定落在被两个化妆师一起捧着的婚纱上。

    眸子抑制不住地盯着婚纱颤动着,里面的情绪从惊讶到愤怒,到悲怆,到脆弱,到面临崩溃。

    每一个表情,都浓稠的让人心惊。

    为什么要是这套婚纱?

    他是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按当年的标准来最好,还是觉得她当年喜欢这套婚纱喜欢的不得了所以只是单纯的想让她开心?

    可他不应该不知道,这套婚纱,对她来说,只是让她更加悲伤的记忆。

    他不会考虑不到。

    “太太……”

    化妆师被她的表情吓到,半天才敢开口。

    叶清秋恍然回神,她不相信厉庭深会做这样的安排,过去的回忆,他比她更在意。

    可这明明就是……

    她的思绪突然定格在某个地方,脑子里一根弦像是被拉满的弓,瞬间紧绷起来。

    好半天,她突然冲出了房间,就那样穿着浴袍,打开了酒店房间的门。

    走廊里空无一人,新娘的房间被安排在绝对安静的楼层。

    化妆师追出来,“太太……”

    叶清秋满脸的失望,在听到化妆师的声音后,她转向他,一脸希冀又激动地看着她。

    “刚刚……”

    她忍不住哽了一下,眼眶发烫,“你知道是谁来送的婚纱吗?”

    化妆师摇摇头,“我……我不认识那个男人……”

    叶清秋眸子颤了颤,几步走向她,抓着她的肩膀,胆怯又紧张的继续问:

    “他长什么样子?”

    那一双漂亮的眼睛里,紧张,胆怯,又充满了无边的希望和激动。

    看她这幅样子,化妆师都怕自己的话会让她失望,她犹豫着,回忆着开口:

    “长得很帅,面无表情,平时应该话很少的样子,个子很高,身姿很笔挺,穿着一身白色西装……”

    叶清秋心口重重一颤,脑袋里嗡嗡作响,双腿瞬间脱了几分力,险些站立不稳。

    白色西装……

    “白色西装……”

    她喃喃着,神色像是不敢置信,又像是过度激动。

    她抬着颤抖的手缓缓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通红的眼眶被雾气朦胧了视线。

    是他吗?

    会是他吗?

    叶泽哥还活着?

    “清秋……”

    一道疑惑的声音轻轻从身后响起,叶清秋缓缓转身,面前是一个穿着浅绿色修身礼裙的漂亮女人。

    妆容浅淡精致,身姿纤细婀娜,身上头发微卷,散发着一种从容淡定的优雅气息。

    看到叶清秋转身看她,女人瞬间红了眼眶,眼泪从眼眶掉落,嘴巴一扁,跑到她跟前一把抱住她,把头埋进了她的怀里,哭的有些颠覆形象。

    “我讨厌你,呜呜呜……你是傻子吗?你说你图什么?那么多担心你的人,你说不要就不要了!”

    叶清秋愣了半天,感受着女人在她怀里蹦来蹦去的动作,情绪还没缓过来,就有些哭笑不得。

    “再蹭妆就化了。”

    “呜呜呜……”

    “洛落。”叶清秋轻声喊出她的名字。

    洛落直起身,通红着一双眼睛,满是控诉地看着她,“你还没忘了我。”

    叶清秋扯唇笑了一下,“恭喜你,厉害的华裔国际影后。”

    三年时间,所有人都在成长。

    就在七天前,国际松林电影节,洛落拿下了国际最佳女主角的奖杯,而林暮迟拿下国际最佳男主角。

    洛落脸有些红,“你要是不跟厉总结婚,我都没脸见你。”

    毕竟她能有今天,都是厉庭深在帮她。

    当年国内资源倾斜凉絮儿,厉庭深索性把她推荐到了国外,学习和影视资源,都是他在背后帮忙。

    她虽对厉庭深有诸多偏见,但是机会难得,她也不想错过。

    直至现在,她最短的时间拿下这样的成就。

    纵然凉絮儿还在,也无法跟她相提并论。

    谁都说厉庭深偏爱凉絮儿,可这三年,洛落知道,厉庭深给她的机会比给凉絮儿的高太多。

    叶清秋大概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但即使他不跟厉庭深在一起,她也不可能跟洛落计较这种事情。

    “太太,我们真的该换婚纱了,时间来不及了!”

    一旁的化妆师催促,虽然对于见到这位国际影后她们也很开心振奋,但是时间太紧张了。

    叶清秋晃了晃眸子。

    洛落拉着她走了进去,“我也顺便补补妆。”

    可当洛落进屋看到那套婚纱时,也瞬间愣住了。

    “这……”

    叶清秋脸色看起来忐忑又紧张,她指尖颤抖着脱掉浴袍,声音紧绷带着颤音。

    “不知道是谁送来了这套婚纱……长得很帅,身姿挺拔,不善言辞,穿着白色西装……”

    叶清秋任由化妆师给她穿婚纱,一边说着,一边压着喉间的酸涩,带着哭腔笑着。

    “我当年跟叶泽哥约定好了,他要穿着我送他的白色西装参加我的婚礼,我说他如果缺席,我会很失望很失望,仅次于新郎落跑的失望……他承诺我,一定不会缺席我的婚礼……洛落你说……是不是他……”

    洛落一脸惊讶,不敢置信地捂住了嘴巴。

    “你说他还活着?”

    叶清秋用力咬着唇,“如果不是他,是谁?”

    脑子里走马观花闪过一切。

    当年叶泽只是消失,没人跟她说他一定是死了。

    临近婚礼,厉庭深都没有提过婚纱的事情,他是不是早就有所准备?

    薄景川几次说他又成功抢回一条人命,所以他是不是在说,除了厉庭深,他还救了叶泽哥。

    他还说她跟厉庭深结婚举办婚礼会有惊喜给她。

    对他而言一无是处,对她却意义非凡。

    她本以为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让她觉得意义非凡的人和事,可是如果是叶泽哥,那就说得通。

    所以,这所有的一切,都不是巧合才对……

    如果真的是这样,她真得感谢薄景川十八辈祖宗。

    *

    美。

    美的毫无意外。

    又美到了意想不到的极致。

    婚礼大堂的大门缓缓打开,叶老爷子身旁的新娘,美的让所有人都呼吸一窒。

    一身璀璨夺目的婚纱,在她身上不闲任何张扬华丽。

    叶家小公主,天生的傲慢与矜贵,绝美的脸蛋和那气质,轻而易举压得住一切浮夸华丽的东西。

    身形纤细,长纱曳地,五官娇艳明媚,璀璨夺目。

    晚晚拉着临临在前面。

    一人一个小花篮,在前面撒了一地的花瓣。

    厉庭深站在台上,一身黑色西装,修长挺拔,高冷矜贵,气质卓然。

    一双漆黑的长眸从大门打开后,就紧紧盯住了叶清秋。

    一瞬不瞬。

    尽管已经领了证,已经走到了这里,甚至只有几步的距离,他的心依然悬在半空。

    尤其是叶清秋的眸子在入场后,就一直没有在他的身上,左右张望,像是急切的寻找什么。

    大概是一旁的老爷子低声提醒了她一句,她才将视线放到正前方的厉庭深身上。

    虽然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男人很帅,哪哪儿都完全戳在她的审美点上。

    当然别人也觉得他很帅。

    但是今天看到,她还是忍不住怦然心动。

    觉得自己的确挺没出息,孩子都有了,还要被他迷惑。

    这男人,妖孽。

    毕竟也是她看上的,质量能差到哪里去?

    越走近,将男人看的越清晰,那双眼睛里盛满的浓稠情绪,让她开始忍不住紧张起来。

    还没上台阶,男人便大步走下来,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一直到把那只柔若无骨的手紧紧握在掌心,厉庭深才觉得心里稍微踏实一些。

    叶清秋心口一紧,看了他一眼,抬起裙摆要上台阶,结果被厉庭深弯身抱了起来。

    台下一片掌声,还有殷睿爵带头的几声起哄声。

    虽然被抱已经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今天这个场合,她多少有些羞赧。

    厉庭深将她放下,手却没有离开她的腰身。

    他凑她很近,旁若无人地跟她说,“你今天很美。”

    叶清秋眸子轻转,“我平常不美?”

    厉庭深抿了抿唇,“每时每刻都很美。”

    感受到他的求生欲,叶清秋忍不住扯了扯唇。

    视线看向台下,最前面坐着的两排人没有她期盼的那个人。

    她想错了吗?

    真的不是吗?

    她微微握起了手,心头的失望一层又一层的漫上来。

    流程走下来,她一直心不在焉。

    一旁的司仪已经开始提醒交换戒指。

    洛落托着戒指走了上来,上面有一枚男士戒指。

    叶清秋没结过婚,不懂这其中流程设计,拿起戒指,便缓缓套进了厉庭深的无名指上。

    她盯着他手上的戒指,神色有些恍惚,眼睛下意识地朝着他脖子上看了过去。

    “以后只戴在手上。”看出了她的心思,厉庭深轻声开口。

    叶清秋抿了抿唇,垂眸,厉庭深的吻落在她的侧脸。

    台下一片掌声,叶清秋手握着厉庭深的手,视线一直落在他戴着无名指上的戒指。

    过去她想要的一切,如今正在一点点实现。

    下来是新郎为新娘戴戒指。

    此刻从后台缓缓走出一人。

    面容俊郎,身形挺拔,面带微笑,一身白色西装,温文尔雅地走了上来。

    没几个人会认得这个向来低调没有存在感的男人,他的出现只有零零散散的几声低呼。

    “清秋。”厉庭深轻轻唤她,她缓缓太起头,望着他。

    厉庭深笑着看她,抬手从托盘里拿出戒指,抬起她的左手,缓缓将戒指套了进去。

    叶清秋神色恍惚,看他吻上她手上的戒指,指尖轻轻颤了颤。

    可后来,厉庭深又拿起上面的一只手表递给了她。

    很熟悉。

    叶清秋不解。

    “我把它调停了。”

    “你没在,它不动。静止了三年,我希望今天你能将它重新启动,以后它也只记录我们在一起的日子,我再也不允许它停下。”

    叶清秋眼睛眨了眨,突如其来的温情让她险些落泪。

    洛落在旁边小声提醒,“幸福的日子不要落泪哦,妆会花。”

    叶清秋忍住,颤抖着手,给厉庭深戴上手表,微微弯身调时间。

    “现在几点几分?”

    旁边传来一道温和的声音,“十三点十四分。”

    “哦,谢谢。”

    叶清秋调好时间,然后用力摁下了旋钮。

    秒针瞬间传来一声细不可闻的“咔”声。

    洛落在一旁轻声笑了出来,带着哭腔。

    “傻瓜,你到底是有多紧张?”

    叶清秋暗自捏了捏掌心里的冷汗,转头瞥她,傲娇否认。

    “谁紧张了?不就结个婚?”

    “那你就没发现那么一个大活人就站在你身边?”

    叶清秋回头看厉庭深,他眉眼之中尽是淡淡的笑意。

    “说实话,我很开心。”

    叶清秋蹙眉。

    “傻瓜,往旁边看!”一旁的洛落忍不住提醒。

    叶清秋下意识偏头转眸,视线定格在了站在旁边,身着一身白色西装的男人身上。

    她整个人狠狠愣住,盯着男人的脸看了半天,随后又轻轻眨了眨眸子。

    眼前的男人还在,熟悉的脸,温和的笑。

    “大小姐,新婚快乐。”

    叶清秋紧紧咬住了唇,一双眸子瞬间弥漫了一层浓浓的雾气。

    愣怔,惊喜,最后转换成委屈。

    “我就知道,一定是你……”

    “对不起。虽然差一点,但,现在我在,新郎更不会落跑,现在一切都是好的,以后也只能更好,你会一直幸福下去。”

    叶清秋点点头,洛落在旁边提醒她不要掉眼泪,她就忍着,转身张开手臂,眼看就想来一个阔别已久的回归拥抱。

    结果旁边的的男人却突然揽住她的腰身,将她勾到了怀里。

    叶清秋掀眸看他,泪眼婆娑,“你干嘛?”

    厉庭深脸色不大好,看她这幅小样子也不忍重声说话,只能忍着脾气,低声诱哄。

    “该接吻了。”

    叶清秋眨眨眼,应该是有这么个流程的。

    她仰起头,踮起脚尖在他唇角吻了一下,就又转头看向叶泽。

    结果被厉庭深捏着下颌,重新将人勾回来,对着那张微阖的唇吻了下去……

    无数新鲜花瓣从整个宴会厅上空落下,漫天漫天的花雨洒满偌大的会场,久久不停。

    晚晚和临临两个在他们周围开心地接着花瓣玩耍,所有人站起身,掌声欢呼声带着满满的喜和祝福飘向湛蓝的天空……

    “我爱你。”

    “我爱你。”

    【几个故事,你们爱的每一个人物。写的最长的一本书,人生第一次,谢谢一路陪我走下来的各位宝贝!四百多万字,跟下来的确都是真爱了,愉快不愉快通通过去,祝你们所有人,一生平安顺遂,幸福安康~】

    【小番外有的话应该会放到后面,实时关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