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2章 年年岁岁

作者:瑕观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苏婉仪有孕四个多月后,孕吐完全好了,人也渐渐圆润了许多。

    自从苏婉仪有孕后,爹娘的来信多了许多。苏婉仪的娘似乎很不放心,想回来照顾她,被苏婉仪去信劝住了,只说等她生产的时候再回来。

    苏婉仪如今可以说的诸事顺遂*,只是有一件事,苏婉仪近来一直放在心上。苏赟好久没回来信了。苏赟去西荒之后,只给苏婉仪写过一封信,给爹娘也只写过一封信。

    这日午后,言崇烨陪着苏婉仪散步回来,两人坐在榻上说话。

    苏婉仪对言崇烨抱怨道:“哥哥也真是的,这么久都不回信!早知道就不该让他出去,真叫人操心。”

    言崇烨笃定地道:“你放心好了,他不会有事的。”

    言崇烨这么一说,苏婉仪忽然想到一件事,看看言崇烨,见丫鬟们在不远处,她便朝言崇烨勾勾手指。

    言崇烨笑笑,凑到苏婉仪跟前,轻声问:“什么事?神神秘秘的?”

    苏婉仪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在言崇烨耳边轻声道:“你那个前世里,哥哥,怎么样呢?”

    言崇烨倒是没想到苏婉仪会问这个,自从上次他们说过再也不提那件事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提起过。

    “做大将军了哦。”言崇烨轻飘飘地道。

    苏婉仪瞪大眼睛:“真的?”

    “嗯,真的。”言崇烨坐直身子,不欲多说。

    苏婉仪略带不满地看着言崇烨:“难怪你那时候同意他去啊,原来你都知道。”

    言崇烨笑笑:“所以,你不用担心,虽然了吃了些苦头,不过确实是个将才。”

    苏婉仪问了哥哥,又想问爹娘,想想还是不问了,反正他们现在都好着呢。倒是有个问题,苏婉仪想问,他又朝言崇烨勾勾手。

    翠薇和容秀几人见状,纷纷躲了出去,不想站在这里碍主子们的眼。

    苏婉仪见丫鬟们都走了,朝她们的背影白了一眼,看她们的表情就知道,她们肯定以为我们要说什么私房话呢。

    言崇烨笑出了声。

    “笑什么呀,她们走了,我正好问你话。”苏婉仪正色道。

    “夫人请问。”言崇烨收起笑容一本正经地道。

    “那个,就你那个梦里,我被害得那么惨,那你有没有替我报仇啊?”苏婉仪道。

    言崇烨笑着叹口气,伸手摸了摸苏婉仪的脸:“不是说不提了吗?你怎么还在意呢?”

    苏婉仪撇撇嘴:“旁的我都不问了,就问这个。”

    言崇烨颔首:“报仇了,可比这辈子报得狠多了。”

    “那就好。”苏婉仪点点头,“嗯,那就好。”就算是听个戏,看个话本,也不想坏人逍遥法外啊,苏婉仪心想。

    言崇烨没有继续说下去,虽然今日婉仪问了他一些事,他也没准备多说前世之事。正如婉仪所说,当做是个梦就好了。

    “呀……”苏婉仪忽然叫了一声,双手捂住肚子。

    言崇烨被吓了一跳忙紧张地问道:“怎么了?”

    “动……他动了!”苏婉仪呆呆地道。

    “是吗?”言崇烨笑道,“我来摸摸看。”

    “就动了一下,已经不动了。”苏婉仪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

    言崇烨还是上前轻轻摸了摸苏婉仪的肚子。

    “果然不动啊。”言崇烨颇为惋惜地道。

    言崇烨似乎才知道胎儿*在母亲怀里会动似的,这事过后,晚上睡觉的时候,总要将手放在苏婉仪的肚子上,非要感受一次胎动不可。

    京城的秋天最是短,下两场秋雨,急速转凉,就入了冬。

    苏婉仪的日子过得再舒心不过,因着有身孕了,府上的事她过问得也少了,有言崇烨在府上,也不用她过问什么。孕吐好了之后,苏婉仪的胃口便出奇得好,睡眠也好得很,每日吃吃睡睡,就这么到了腊月。

    到了年底,言崇烨的应酬比平时要多一些。隔个两三日,总会有人上门来,或者他要出去一趟。皇上已经私下找过他几次要恢复他的官职都被他推辞了,如今娇妻有孕,他什么差事也不想办,只想在家陪娇妻。见他这般,皇上倒是对他愈发放心起来。

    言崇烨如今的想法前世和之前都大不相同了,家国天下,他要把家放在第一了。什么都不能比过婉仪去。

    这日言崇烨从外头回来。

    “婉仪,你看。”言崇烨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苏婉仪。

    “呀!是哥哥的信!”苏婉仪一眼便认出苏赟的字迹来,脸上藏不住笑意,嘴上却气呼呼地道,“可算来信了!”

    “快看看他写了什么。”言崇烨笑道。

    苏婉仪取出信纸,很快便将信看完了。

    “哼,还真像你说的,有点本事呢!”苏婉仪道,“升官儿了呢!”

    言崇烨笑道:“这不是好事么?怎么你瞧着不开心呢!”

    “他一个人乱跑了,这可不是好事。我要写信骂他呢,你也要说说他!你看。”苏婉仪将信递给言崇烨,指着其中的一段道,“他一个人进了西荒的领地,这多危险!我记得你说过,那里是很危险的。”

    言崇烨面色凝重:“确实,这个不是儿戏,他太冒进了,这样不行,我会给他写信,再给他上峰写信,让人把他看紧了。”

    苏婉仪收起信,走到床边坐下,忽然叹了口气:“今年还是第一次不和爹娘还有哥哥一起过年呢?去年成亲前我还想着,反正你一个人,今年过年的时候去我家,到时候热闹一点呢。”

    言崇烨走到苏婉仪身边坐下,笑道:“怎么,嫌冷清啊?那我们多生几个孩子,过几年就热闹了。”

    “哎呀,我又不是这个意思。”苏婉仪拧了言崇烨一下。

    “我知道,婉仪是想爹娘和哥哥了嘛。”言崇烨笑道。

    “也,没有特别想啦,有你在身旁,就很好了。”苏婉仪依偎到言崇烨怀里。

    “嗯,我有婉仪也就够了。”言崇烨道。

    “呀,不对啊!”苏婉仪坐直了身子,“我们家不是还有个大姑姐么?我都把她忘得干干净净了。”

    言崇烨笑笑:“怎么突然想到她了?”

    “这不是快过年了吗?过年大姑姐也不出来吗?”苏婉仪问道。

    言崇烨叹口气:“我们成亲都放她出来,何况过年?”

    “说到底,她到底怎么了啊?这么久了,你也没说,*府上的人也都没提过。”苏婉仪道。

    “成日想着寻死呢。”言崇烨叹道,“我是不想让你见到她寻死觅活的样子,让人看着她呢。”

    “怎么这样啊?还是为着当年那个没见过面的未婚夫?”苏婉仪惊道。

    “应该是见过的。”言崇烨道,“而且应该还有了肌肤之亲。”

    苏婉仪瞪大了眼睛:“这,和我听说的不一样啊。”

    “这种事总不好到处说吧!”言崇烨苦笑道。

    “那,她是要殉情吗?”苏婉仪惊愕地道。

    言崇烨叹道:“是啊,要殉情呢。我总不能看着她寻死而不管她吧。”

    苏婉仪叹道:“可这么关着她,她不会更想不开吗?”

    “不关着她,她可能今日悬梁,明日跳河。”言崇烨道。

    “这……”苏婉仪叹口气,“大姑姐也是可怜人。孟先生还让我给她带个好呢,我到现在见都没见过她。”

    “还是不要见的好。”言崇烨叹道。

    苏婉仪看看言崇烨,抱着他的胳膊道,语带怜惜地道:“她是存之唯一的亲人呢。”

    “傻话,你难道不是我的亲人?”言崇烨捏了捏苏婉仪的脸。

    “哎呀,我说错了。”苏婉仪笑道,“不过大姑姐总是这样也不好吧?”

    言崇烨叹道:“没办法,希望时间久了她能想开吧。近来听看她的人说似乎好很多了,我也不敢多去看,她一见我恨不得杀了我。”

    苏婉仪呆了好一会儿才小声道:“前世,也是这样?”

    “不是,前世,早就死了,所以我才这么看着她。”言崇烨叹道。

    “啊……”苏婉仪突然觉得言崇烨的前世未免太可怜了些,亲人全都离他而去,连她也是……就算今生,言崇烨也很可怜,不过还好,她还在。

    “还好,还好……”苏婉仪不禁眼眶一热,低声道,“还好,你重生了。”

    “怎么了这是?”言崇烨见苏婉仪突然哽咽了,俯身问道。

    苏婉仪眨眨眼:“没有,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我,还有孩子,我们都陪着你。我……虽然我现在还不够好,但是我一直在学,也在反思,我以后一定会做得更好的侯夫人,也会做一个好母亲,好妻子。”

    言崇烨看着苏婉仪的眼睛,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心里感动,眼眶也发热,应道:“好。”

    转眼到了除夕。对言崇烨来说,这是多年未有的热闹和安逸。

    言崇烨和苏婉仪正准备用晚膳,管家来报:“侯爷,宫里送赏来了。”

    言崇烨还以为是吃食,笑着对苏婉仪道:“皇上还记得我们家有个好吃的呢!”

    苏婉仪也不恼,笑嘻嘻地道:“那你还不快点去接旨,我要去吗?”

    “你不用去。”言崇烨说着便出去了。

    谁料今年皇上赏赐的不是吃食,而是烟花。

    苏婉仪见言崇烨空手回来了,问道:“我的好吃的呢?”

    言崇烨笑道:“可不是吃的,是烟花。”

    “呀!皇上赏赐的烟花,肯定特别好*看了!比吃的好!还热闹,喜庆呢!”苏婉仪高兴地道。

    “嗯,我们先用膳,晚点天全黑了,我们再放。”言崇烨笑道,“本来我也准备了一些,不过肯定没有皇上赏赐的好了。”

    两人用罢晚膳,苏婉仪便蠢蠢欲动想看烟花了。

    “烟话有硝烟味儿,你可不能靠得太近了。”言崇烨道。

    “我知道呢。”苏婉仪笑道。

    言崇烨给苏婉仪批上斗篷,揽着她站在廊下。

    “冷不冷?”言崇烨问道。

    “不冷。”苏婉仪往言崇烨怀里缩了缩,“有你在呢。”

    言崇烨笑笑,将苏婉仪揽得紧了。

    院中的烟花已经摆好,言崇烨手一抬,便有小厮上前将烟花点燃。

    小厮先点燃的是言崇烨准备的烟花。

    烟花一升空,苏婉仪的眼睛便跟着往上看。一大朵烟花在空中炸开,府上远处能听到小丫鬟们的欢喜的呼声。

    苏婉仪也忍不住“哇”了一声。

    烟花一个一个被点燃,苏婉仪头一直仰着头看,而言崇烨则一直在看她。

    苏婉仪感觉到言崇烨的目光,看像他道,笑道:“真好看!”

    “喜欢吗?”言崇烨笑道。

    “喜欢。”苏婉仪颔首。

    言崇烨看着苏婉仪的眼睛,烟花在她眼里开出花,她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言崇烨笑道:“以后我们每年都放好不好?”

    “好。”苏婉仪应道。

    苏婉仪说完,忽地一下子抓住言崇烨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尽管隔着厚厚的衣服,言崇烨还是感到自己的手被踢了一下似的。

    苏婉仪笑道:“他也说好呢!”

    (正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