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7章

作者:西凉喵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妈妈!”糖糖跑进去,“你们在看什么?”

    “看《西游记》。”

    今年年初一月份的时候出了一部《西游记》。刚出来的时候,万人空巷,家里有电视机的,每到《西游记》播出的时间点,院子里都被蹭电视看的街坊邻居包围了。

    乔静安以前看过,对这个没什么兴趣,谁知道今天舅妈和婆婆都要看,她跟着看了一段儿,唤起了好多年前的记忆,这丑胖丑胖的猪八戒,真是挺搞笑的。

    “我们班上的方强,他说他看了五遍《西游记》呢!”糖糖靠在妈妈的怀里。

    老四走进来,“妈,二哥之前说国庆节前要回来,他打电话回家没有?”

    “别理他,想回来的时候自然就回来了。”这两年老二在南方赚了不少钱,买了不少地,拉起一大群人投资房地产,生意越做越顺,这人就得瑟起来。

    去年首家合资厂上海大众正式挂牌,老二心痒痒地想弄一辆小汽车,这回还没回来,估计就在折腾这个事儿。

    要她说,现在外面一辆桑塔纳报价二十万,简直疯了!

    这可是八六年啊,有这个钱做点什么不好?

    糖糖趴在怀里,“妈妈,我想要你箱子里那个亮闪闪的小石头?挂在脖子上的那个。”

    “不给。”

    “我要嘛,我看到了,好多呢。”

    “小孩儿要那个干什么?”

    “好看呗!”

    “那也不给,那是你外婆给我的。”

    她爸妈当年从香港转去英国,给她留了一箱子东西,里面的珠宝不少,那几颗裸钻是其中之一。

    现在风气好了一些,她偶尔会带一下低调的首饰,首饰箱子放在卧室的梳妆柜里没收起来,就让这个小丫头看见了。

    贺妈道,“什么亮闪闪的石头?孩子想要就给她吧。”

    “不能给。”

    乔静安小声地说了东西的来处,贺妈点点头,转头对小孙女道,“你长大一些再给你,可贵重了,不能弄丢了。”

    糖糖站起来,“哼,我去找我外婆。”

    乔静安挑眉看向气鼓鼓的小丫头,“你知道外婆在哪里?”

    “我知道,在英国。上次妈妈收到一封上海带过来的信,我看到啦!”糖糖得意地朝妈妈吐舌头。

    乔静安扶额,这小丫头要好好教导一下,整天在家翻大人的东西算怎么回事?

    “爸妈,你们先在这里玩儿。舅舅舅妈,我先回家一趟。”

    “嗯,你去吧。”

    乔静安站起身,“贺思安,你跟我过来!”

    听到妈妈的语气,糖糖就知道完了!她妈最恐怖的时候,就是叫她全名的时候。

    眼看妈妈已经出门了,糖糖手忙脚乱的抓住四哥的手,“怎么办?快救我!我又做错什么事儿了?”

    老四扯开她的手,不想管她,“快去,妈妈等着你!”

    糖糖急得跺脚,又向爷爷奶奶和舅爷爷、舅奶奶求救。

    最后还是舅奶奶挺身而出,“别怕,我马上给你爸打电话。”

    “贺思安!”

    糖糖小腿一抖,不敢再拖延,小跑着出门,自后还不忘可怜巴巴地望了一眼舅奶奶。

    张红说到做到,拿起电话就打了出去,那边人接到电话,贺军长已经出发回家了。

    挂掉电话,张红小声道,“希望赶得及。”

    糖糖隔一两个月就要折腾点事儿出来,比如上次帮同学写情书,上上次偷妈妈的化妆品……他都习惯了。老四悠哉悠哉地陪爷爷奶奶看电视,他不救她,爸爸能不能赶上就看她运气了。

    傍晚,老四挽着爷爷奶奶回家,知道了最后的结果,糖糖运气比较好,爸爸刚好回家,救了她一命。没有挨打,改罚写检讨书。

    晚上洗完澡后,乔静安侧着头擦头发,贺勋走过来,接过帕子,轻轻柔柔地帮她擦头发。

    “岳父、岳母什么时候到北京?”

    “信上说十月二号下午三点左右。”

    “嗯,我明天跟后勤部提前打招呼借两辆车,我再腾两天假期出来,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接。”

    “好。”

    上个月辗转收到英国带回来的信,她的亲生父母要回国来看她。

    她到这里已经十几年了,生的孩子今年都已经十岁了。见一见挺好,她离开前最大的不舍,应该就是没有见过亲生父母吧!

    这个月已经过了大半,很快就要到国庆节。

    老大在研究所里出不来,老二还没回家,老三今年还在读博士,还不知道放不放假。

    老四、糖糖这两个小的,现在正在读初中,肯定会放假。

    国庆节前一天,一辆没有牌照的黑色小汽车开进香樟胡同,停在贺宅门前。

    老二手里捏着墨镜腿儿,一甩一甩地从车上下来,牛仔裤,白衬衣,油光光的大背头,一副时尚潮人的打扮。

    老二推门进去,“爷爷奶奶、爸妈,我回来啦!”

    老三听到响动从屋里出来,“哟,咱们家的万元户回来了。”

    老二痞笑,“呵,寒碜谁呢?万元户算什么?”

    “啧啧啧,我二哥应该是真富了,连万元户都看不上了!打赏你家小妹一点呗!”糖糖乖巧地笑着,抱着二哥的腰不撒手。

    “打赏你坐我的新车。”老二把车钥匙放在糖糖手里。

    “新车?”

    反应过来,老三和糖糖跑到门口,看到一辆崭新的小汽车!

    “哇,我好喜欢啊!”老三和糖糖争着要坐驾驶座。

    “我是妹妹,你要让我。”

    “乖,你坐后面去,三哥给你当司机。”

    “切,你会开车吗?”

    “我现在就学。”

    乔静安买菜回来,看到两兄妹在车子旁边拉拉扯扯,老二一屁股坐在门槛上,吊儿郎当地,跟街上的小流氓没差多少。

    “干嘛呢?”

    老二看到他妈,立马站起来,小跑过去接过妈妈手里的菜,“买了一辆车,怎么样?”

    “看着还可以,我以为你要买桑塔纳。”

    “桑塔纳我可看不上,知道这个什么车?苏联的拉达尼瓦,越野车,牛气吧!”

    乔静安从老三手里拿过钥匙,启动车子,绕着香樟胡同外面的大街开了一圈,还挺顺手的。

    车子重新停到贺家门前,乔静安熄火,从车子上下来,“多少钱买的?”

    “找人帮我弄的,肯定没有桑塔纳贵!”

    “买了就买了吧,家里有辆车也方便。”

    听到这话,老二咧嘴笑了,他还以为爸妈肯定不同意。

    他这辈子都记得,他们才搬去东北那一年,家属区有一个讨人厌的小孩儿叫卫国强,抢他们的核桃,欺负他们,他妈当时刚开车回来,从车上跳下来,一脚踹翻卫国强的妈那一幕,简直太帅了。

    从那个时候他就发誓,以后等他有钱了,一定要给妈妈买辆车,就要这种霸气的越野车!

    “你这车没有牌照啊,在路上跑不会被人抓吧?”

    老二笑嘻嘻地凑过来,“我找人问了,最迟十一月份就会发放私家车牌照,发放之前,车子先挂在我朋友的单位名下。”

    “刚好,后天开着这车去接你大哥,他后天晚上到北京。”

    “行,我去。”

    糖糖凑热闹,“我也去。”

    “都去,二哥带你到处逛逛。”

    乔静安笑道,“别贫了,快去做饭!一会儿,你爷爷奶奶散步回来了。”

    “好呢。”时尚潮人贺向国,提着豇豆、茄子、猪肉,乐呵呵地往厨房去。

    老三没走,“妈,你教我开车呗。”

    “好!”

    老大回来那天,一大早老二开车带着弟弟妹妹兜风,等到时间差不多了,才去火车站接上大哥回家。

    晚上吃了晚饭后,一家人围坐在院子里聊天,乔静安说起乔家那边的事儿,还有明天下午去飞机场接乔家人的事儿。

    糖糖开心得很,不知道外婆有没有给她带亮闪闪的钻石!她还要跟外婆告状,妈妈欺负她。

    老大、老二、老三都惊呆了,没想到他们真的有外婆,不是说建国的时候就失踪了吗?

    “我的乖乖,我妈才是咱们家的有钱人!”这都有海外关系了!

    老三瞥了一眼爸爸,运气真好!那叫什么,不用奋斗直接就躺赢了!

    老二胆子大,调侃他爸以后可以吃软饭了。外公外婆家是做生意的,现在外汇多值钱啊!

    贺勋不惜得搭理他,“明天下午你开上车,跟我们一去接外公外婆。”

    “知道了!”

    不用大人说,吃了午饭,几个孩子收拾的特别好看,就想给妈妈撑面子。

    糖糖一上午都在屋里挑衣裳,她的房间有两个大衣柜,里面都被衣服塞满了。有妈妈、奶奶、舅奶奶买的,还有二哥从南方给她带的。

    她从来都不缺衣裳穿,现在烦恼的是不知道选哪件。

    乔静安走进来,扫了一眼床上摆着的裙子,“红色和白色的两条裙子你选一条。”

    “那还是选白色的吧!”

    穿好衣服出来,时间还早,贺勋拿着梳子给闺女梳头发,编小辫子。

    糖糖的头发随妈妈,乌黑又柔顺。长发披在肩膀上,编上几条小辫子,别提多淑女好看了。

    “爸妈,舅舅舅妈,我们先去接人了。”

    贺妈笑呵呵地摆摆手,“去吧,我们在家等着你们。”

    知道乔家人回来了,舅舅舅妈吃了午饭就过来贺家这边喝茶。

    三辆车,贺勋和乔静安开前面那一辆走在前面,老大开第二辆,老二开家里的车走在最后。老三、老四、糖糖都坐自家的车。

    到了飞机场,时间刚好,等了一会儿,人就出来了。

    乔静安一眼就认出了她妈,母女俩人长得太像了。

    黄莹也立马认出了女儿,还没张口说话,眼泪就滚下来了,“我的静安啊!”

    乔静安控制不住眼泪,抱着妈妈,嗓子就像被堵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

    贺勋温柔地给她擦干眼泪,“这不是团聚了嘛,别伤心了。”

    乔立峰走过来,“对,咱们一家人总算团聚了,别哭!”

    母女两个缓了好一会儿才好,乔立峰目光满含深情,对乔静安道,“我是你爸爸。”

    “爸!”

    “哎!”乔立峰高兴应了声,眼角的皱纹都叠一起了,笑的牙花子都露出来了,一点都不像他平时自矜的样子。

    乔立峰拉着乔静安,“来,我给你介绍,这是你大哥、大嫂,这边是你二哥、二嫂,你二哥和你一样大。”

    乔静安笑着和哥哥嫂嫂们打招呼,乔景瑜、乔景安两兄弟笑着抱了一下妹妹。

    从小他们就知道有个妹妹在乡下外婆家,三十多年了,他们一直挂念着,今天总算见到人了。

    乔静安拉着贺勋和几个孩子过来,“这是我丈夫贺勋,这是我的孩子贺思杨、贺向国、贺向家、贺向庭、贺思安。”

    “好,好,都是好孩子。”

    糖糖开心道,“二舅舅、妈妈和我的名字里都有一个安。”

    黄莹哈哈笑了,“你二舅舅和你妈妈是双胞胎,所以名字里都有一个安字,外婆呀,只想他们平平安安长大。”

    “真好,我和四哥也是双胞胎呢。”

    乔景安抱起糖糖,“小家伙,你叫贺思安?”

    “嗯,二舅舅可以叫我糖糖。”

    “糖糖长得真好看。”

    “嘿嘿,我知道。”

    一家人哄堂大笑,乔静安笑着道,“这小丫头从小就爱臭美,不知道像谁?”

    乔立峰道,“我看像她外婆,你看看,都这么大的年纪了,还一直这样风华无双。”

    黄莹不好意思,拍了乔立峰一巴掌,嗔怪道,“你看看你,孩子们都在呢。”

    乔大嫂、乔二嫂对视一眼,原来还想着小姑子过的挺惨的,没想到人家过的挺滋润的。妹夫身在高位,还有她自己年轻的像二十出头的人就不说了,没想到连养的孩子都这么优秀。

    听说三个大的一个在研究所,一个在做生意,一个还在读博士,不得了啊!

    不过,这门亲认得不错!

    互相介绍熟悉了一番,一行人出机场,准备回家。

    贺勋开车带着乔景瑜夫妻和乔立峰。乔静安开车带着乔景安夫妻和黄莹。老二开车带着兄弟姐妹几个人。

    路上,乔景瑜和贺勋搭话,这一搭上话,俩人真能聊到一起。现在国内还比较封闭,乔景瑜没想到这个妹夫懂得真不少。

    贺勋:“静安对国外的消息比较关注,我也跟着她知道一点。”

    乔立峰脸上带着满意的微笑,“你也不错。”

    这是老岳父对女婿迟来的认可。贺勋微微一笑,没说话。

    黄莹坐在副驾驶,积极同女儿聊天,不过,也不算是聊天。黄莹从头到尾都在夸奖女儿:车开的真好!丈夫找的挺好的!孩子们教育的好……

    乔景安两口子扑哧笑了。乔二嫂忍不住笑着道,“妈,您再这么夸下去,妹妹都不好意思了。”

    黄莹反应过来,看了一眼女儿的脸色,“还好吧,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乔静安微微一笑,“我知道!妈,舅舅、舅妈现在也住在我们家隔壁,现在和我公婆正在家里等着呢。”

    “要好好见一见,我这辈子,最感激的就是你舅舅他们,感激他们把你养的这样好。”

    “嗯。”

    说起公婆,趁现在车上都是自家人,黄莹问她,“你公婆好相处吗?有没有为难你?”

    “好相处,公婆都是讲理的人,平时在家也非常尊重我的意见,没有什么不方便的。”

    “真的?”

    “真的。”

    黄莹还是不放心,来来回回地问生活中的事情,乔静安理解她的心情,都一点一滴地讲给她听。

    听着女儿不紧不慢地说她的生活,黄莹忍不住又落泪,“真好,没有我们这两个不负责任的父母,你过得挺好的。”

    乔静安无奈道,“实话实说,以前小的时候怪过你们,想问你们是不是不要我了。后来长大一点,外婆爱我,舅舅舅妈待我像亲生的孩子,我也就慢慢释然了。”

    这话,也是替那个她说的。

    听到女儿说怪自己,黄莹心里难过得透不过气,热泪止都止不住。

    乔静安和哥嫂赶紧劝她。

    好歹到了家门口,黄莹是个十分注重形象的人,在车上打理好自己后,才开门下车。

    “爸妈、大哥、大嫂、二哥、二嫂,欢迎来到我家。请进!”

    老大、老二走在前面开门,两扇大门都打开,喜迎贵客。

    乔家四位兄嫂,看到偌大的门庭,对静安过的什么样的日子就更有谱了。

    贺爸、贺妈走在前面迎接乔家一行人,黄伟民、张红站在一旁。

    三家人见面,少不得一番客套。

    黄莹见到老了不少的哥哥,忍不住又泪洒当场,“哥哥嫂嫂啊,妹妹谢谢你啊!”

    黄伟民这样的人,此时此刻都忍不住红了眼眶,“咱们兄妹不说这些。”

    张红也道,“说的对,在我心里,静安就是我的孩子。养自己的孩子,说什么谢谢?”

    “立峰谢谢大哥、大嫂!”乔立峰郑重地对黄伟民、张红鞠了一躬。

    黄伟民两口子受了!

    贺爸招呼大家进屋坐,“尝尝的咱们家的花茶,都是静安带着孩子们做的。”

    “好,那可得尝一尝,亲家先请。”

    三家人和和气气地进屋。

    团聚的时候,日子过的分外快,感觉才没说几句话,就已经天黑了。

    乔静安道,“晚上咱们吃烤鸭。”

    她跟人家定了六只烤鸭,约好了时间,直接送上门来,还帮忙把鸭肉片好。

    第一次吃正宗的北京烤鸭,乔家兄嫂都吃的满意,味道比大家说的还好。

    吃了晚饭,乔立峰说去外面住,乔静安不准,留他们在家里住,三间卧室还是有的。

    “去年咱们四合院进行了改造,通风采光都很好,房间里还通冷热水,很方便。”

    贺勋也道,“就在家住吧,你们住在家里,静安开心得很。”

    这话乔家人听了心里舒坦,乔静安带他们去后院。

    乔家人在英国的房子也是小别墅,和贺家四合院一比较,四合院一点都不差,这一夜大家都睡得挺好。

    早上乔家两兄弟起床,看到厨房冒烟,以为是妹妹在做早饭,起身去帮忙,结果看到贺家父子四个人在厨房里忙活。

    四兄弟喊人,“大舅、二舅,你们睡醒了?”

    乔景瑜点点头,“需要我们帮忙吗?”

    老四摇摇头,“不用,早饭简单的很,我们自己做了。”

    老大舀了一盆热水,拿了两条备用的帕子给他们,“舅舅先洗脸。”

    乔景瑜、乔景安两兄弟洗了脸,厨房里的事儿他们插不上手,就站在门口和他们聊天。

    老二和他们聊得上,说到做生意,已经在商海滚过几年的老二很有想法,“我现在主要的生意就是房地产,我还想做进出口贸易,这个利润大,就是还没机会接触到国际订单。”

    乔景瑜建议老二,“房地产是门好生意,你把这个做起来,不比进出口贸易差。”

    “这个我知道,但谁也不嫌钱多不是?澳洲的铁矿、德国的汽车、美国的钢铁、大豆,还有我们国家的小商品,利润不小啊!”

    乔景瑜、乔景安两人被二外甥的胃口惊了一下,要不是知道这不是妹妹亲生的,他们还以为这是继承了他们乔家做生意的天赋。

    八点多钟,一家人都起床了,做好早饭,贺勋让大家先吃,他先回屋。

    隔了一会儿,贺勋、乔静安两口子出来了,贺勋怀里抱着糖糖。

    糖糖早上睡不醒,瞌睡多,今天家里有客人,不能让她睡懒觉。

    “坐好,爸爸给你梳头发。”

    糖糖眼睛闭着,乖乖地靠着椅子继续打瞌睡,贺勋一双大手灵活地给闺女梳了两个高马尾,然后把马尾辫成小辫子,卷成两个揪揪,一个哪吒头就弄好了。

    贺勋从兜里摸出一个粉色、一个嫩黄的发夹,给闺女夹好。

    贺勋这一番操作,看的乔家人一愣一愣的。

    乔静安拿一张绞干的热帕子出来,递给糖糖,“快点过来,洗脸吃饭了。”

    洗了脸过后,糖糖算是清醒过来了,乖乖地叫人后,坐在四哥旁边等开饭。

    一个早上的时间,就能看清楚贺家平时的日子是怎么过的,乔立峰、黄莹两夫妻一边觉得心酸,一边又觉得高兴。

    心酸是因为没有机会陪女儿长大,女儿小的时候,应该也像糖糖这样乖巧吧!高兴是因为女儿日子过的快活,做父母看着的就高兴。

    乔家在贺家没有住多久,他们全家去了一趟四川拜祭黄家祖先,从四川回来后,黄立峰两夫妻在北京住着。

    乔景瑜、乔景安两夫妻跟着老二去了南方,这次他们从英国回来,主要原因是和妹妹团聚,第二就是想看看中国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去了一趟南方,老二的经商才能让乔家两兄弟惊叹。最后两人商量,和老二合伙搞进出口贸易。

    老二心里一喜,但是面上还必须撑住,从兜里摸出早就准备好的草拟合同,大家坐下来慢慢商量。

    老二这个做法,十分得乔家人的心,亲兄弟明算帐,到时候谁也别说谁吃亏了!

    乔家兄弟、老二生意合作愉快,北京这边,乔立峰黄莹两夫妻跟着女儿生活了两个多月,也十分惬意。

    女儿日常看看书、做翻译、养花、散步、做美食,把日子过成诗。

    黄莹手里有不少好东西,这次回国给女儿带了不少首饰,虽然不一定是价值连城的,但都十分珍贵的。

    糖糖小姑娘开心了,外婆送她三颗钻石,两个小的留着以后她做耳钉用,一个大的留着以后给她做戒指。

    糖糖不愿意了,“我现在就想戴。”

    黄莹挑了一个红宝石的吊坠,用项链串上给她,“这个好看,配小姑娘。”

    糖糖跑到镜子边臭美,嘿嘿,真好看啊!

    乔静安正对着全身镜侧首摘试戴的耳环,贺勋刚走到院子里乔静安就看到了他,对他微微一笑。

    贺勋站在房门口,他看到傍晚夕阳的光,从大打开的窗户中洒进来,暖黄的光温暖地洒在她的脸上。

    镜子里的两母女,一个娇俏可爱,一个温婉大方。

    这就是他倾尽所有,都想守护的人啊!

    作者有话要说:

    小总结:写这篇文的时候,一直想写出那种平淡又温暖的感觉,希望身在其中的人都感觉到丰盈和满足。反正我有时候写着写着就面带微笑,字里行间应该有一点点那种感觉吧。本文至此完结,后面看看能不能写几篇孩子们的日常番外啦!

    谢谢大家这一个多月以来的支持,你们一直以来的订阅、评论、地雷、营养液对我都是莫大鼓励!(再次感谢你们评论的打卡、撒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以及其他!)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