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5章 完结

作者:美人无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陆绝的动作生涩又笨拙,宁知的眼帘上一片湿腻腻的。

    温热的气息落在她的鼻尖上,她一张脸都红了。

    “陆绝。”她稍稍往后撤离。

    睁开眼睛,宁知对上了陆绝的双眼。

    “亲知知,不哭。”陆绝的声音低哑,他学着哄她,“知知不哭,会丑。”

    宁知哭笑不得,“你这不是亲,是舔,哪里有你这样亲人的?你是小狗吗?”

    陆绝精明极了,他翘长的眼帘颤了颤,开口道:“学不会,知知教我。”

    上次亲亲还没有学会,知知要多多教他。

    宁知看到他期待的目光,她忍不住伸手捏捏他的脸,“你倒是一点也不笨,还知道套路我。”

    陆绝的唇角微微勾起,黑色的短发下,耳朵透红,“不套路。”

    “想亲?”宁知知道,陆绝很喜欢与她有亲密的互动,现在的陆绝也不例外。

    毕竟只要是同一个人,他的爱好和习惯就不会轻易改变。

    陆绝诚实又坦白,“想。”

    宁知的目光落在陆绝受伤的手臂上,“你答应我的事,你没有做到,所以,别想了。”

    陆绝像是没有得到奖励的小奶狗,湿亮的眸子转眼暗了下来。

    “今天的起因是我,我确实要离开了。”

    “知知不走。”陆绝立刻着急了起来。

    “你听我说。”宁知握住他的手,“我今天就要离开了,就算我离开,你答应我的事不能因为我不在,就不承诺了。”

    “听知知的话。”陆绝抿着唇角,板着脸,他一定会听话的。

    宁知的手轻抚着他的脸,“我说过,你伤害自己,我会哭,下次你再伤害自己,我就哭死我自己。”

    陆绝带着伤疤的脸轻轻地磨蹭着宁知的掌心,像是被安抚的小狗子,“不会伤害,知知不哭。”

    今天宁知红着眼睛,手上流血的样子足以让陆绝害怕,和记忆深刻。

    宁知的手主动攀上了陆绝的肩膀,“这是你说的,答应了就要做到。”

    陆绝乖乖地用力点头。

    宁知踮起脚尖,亲了过去,她轻轻咬住了陆绝泛白的薄唇,下一秒,陆绝欢悦又无措地闷哼了一声,求着宁知再亲亲他。

    身后,宽大的镜子里,映照着两人相贴的身影。

    只见女孩纤瘦柔软的身姿被抵在洗手台前,有力的手臂控着她的细腰,她才没有摔下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在外面的陆父和陆母着急,正想要敲门的时候,洗手间的门打开了。

    陆绝手里提着药箱走出来。

    他漆黑的眸子晶亮,薄唇透红,染着水色,就连脖子到耳根的位置也通红一片。

    “小绝出来了。”

    陆母赶紧看他的手臂,被刮伤的位置确实擦了药水,她不由得神色一喜,“小绝真厉害,自己擦了药。”

    旁边,陆父眼里也露出了喜悦,他叮嘱着儿子,“伤口洗澡的时候不能沾水。”

    宁知的指尖勾了勾陆绝的手,“说知道。”

    陆绝眨了眨眼。

    “你说知道了。”宁知教他。

    陆绝缓慢地开口:“知道。”

    儿子突然回应,陆父和陆母惊喜地互看对方一眼,纷纷看到彼此眼里的震惊和喜悦。

    夜里,天色黑了下来。

    宁知拉着陆绝走到阳台外。

    外面摆放着很多绿色的植物,还有好些开了花。阳台的中间放置着一张半圆形的吊椅,可能是放得久了,吊椅被太阳晒得有些褪色。

    宁知坐在了吊椅上。

    陆绝高大的身体坐落在她的身旁,原本就窄小的位置瞬间被他占去了大半。

    两人的身体紧紧依靠着。

    男护工守在阳台的推拉门处,防止陆绝会突然出现什么状况。

    看见陆绝坐在吊椅上,摇晃着看星星,男护工很是意外,看护陆绝这么久,他发现最近的陆绝变化太大了。

    夜里吹过一阵凉风。

    宁知两条腿垂下,在半空中摇晃,她抬头看着天,漆黑的夜幕上带着繁星,周围一片安静。

    陆绝低垂着眼帘,时不时悄悄偷看旁边的女孩。

    宁知转过头,一眼捕捉到他的余光,她笑了,伸手捧住了陆绝的脸,面向她,“给你看,光明正大看。”

    陆绝薄薄的眼帘微颤着,目光怯怯地落在宁知的脸上,注视的目光一次比一次久。

    不管什么时候的陆绝,他的眼里只有她,也只看到她。

    宁知凑近陆绝,眼睛里倒映着他清俊的模样。

    这样近的距离,陆绝以为宁知要亲他,他红着耳朵,嘴角微勾,侧脸露出了浅浅的小梨涡,眼里全是期待。

    宁知笑了,她伸手捏捏他的脸,“怎么整天惦记着亲?”

    翘长的睫毛微颤着,遮掩住陆绝眼里的害羞。

    宁知看着天色,她眼里的笑意逐渐褪去,“陆绝。”

    他抬起眼帘看她。

    “我不在的话,你也要经常笑,不开心了,就找爸爸妈妈,有什么事,他们都会帮你解决的,你不要再做伤害自己的事。”

    陆绝很敏感地意识到什么,他立刻握住了宁知的手,十指紧扣,“知知不走。”

    “对不起。”陆绝是在夜里自残死掉的,现在,已经过了他死亡的时间点。

    她的任务完成了。

    陆绝的薄唇紧紧抿着,他冷白的脸上几乎褪去血色。

    知知要走了,他慌忙不知所措。

    陆绝低头,着急地拉扯着宁知的衣摆和自己的衣摆,开始打结。

    他的手颤抖着,用力地打了一个死结。

    看见自己和宁知绑在了一起,他眼里的慌乱才褪去一点点,“知知不走了。”

    他还伸出手,抱住了宁知,紧紧将她搂在怀里,头埋在宁知的肩窝处,可怜巴巴地蹭了蹭,“不走的。”

    宁知的喉咙发紧,眼睛又酸又胀,逐渐红了,“对不起,你答应我的,不能再伤害自己,不然我会在你看不见的地方一直哭,一直哭。”

    “知知,知知……”陆绝的双手用力,笨拙地抱紧着她。

    知知他的,谁也不能带走。

    宁知眼前蒙上了一层水色,她也抱紧了陆绝,她侧过头,轻轻地亲了一下他的耳尖尖,“陆绝,再见。”

    转眼,宁知的身体逐渐透明。

    陆绝的怀里一空,温热褪去,香气褪去,空荡荡的。

    绑紧的衣摆松开,衣角变得皱巴巴的。

    “知知!”

    正在走神发呆的男护工听到自家少爷的叫声,他赶紧上前来,“陆绝少爷,发生什么事了?”

    男护工震惊地发现,陆绝双眼通红。

    他在哭。

    同一时间,一楼的房间里,陆母手里这个一封信,她惊讶地问陆父,“怎么这里会有一封信?是谁的信?”

    陆母拆开了信封……

    早上,阳光透光白窗纱照落进房间内,满室都是柔光。

    宁知睁开眼睛,她眼尾还是红红的。

    看着周围的摆设,宁知发现自己身在古堡内。

    “霸王,我回来了。”宁知第一时间把霸王叫了出来。

    “未来的陆绝会怎么样?”她有点不放心。

    霸王:【恭喜主人,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会获得一份奖励。至于未来的陆绝,他现在的情况,我没有办法查知。】宁知的眸色暗了暗,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霸王:【主人不用担心,至少他不会再自残而死。】宁知不想回应它。

    霸王又开口:【主人,你想要什么奖励,都可以提出。】宁知这才打起一点精神,“我要陆绝恢复全部记忆。”

    霸王:【主人,你和陆绝现在也重新有了感情,没有必要多此一举,系统的奖励有很多,甚至能奖励你一大笔财富,你要考虑清楚。】它知道的,大多数的人类都喜欢钱,就像它喜欢小太阳那样。

    宁知根本不理会霸王的劝说:“我有钱,我只要陆绝的记忆。”

    霸王:【好的,主人。】

    下一秒,睡在宁知身旁的陆绝睁开了眼睛。

    “陆绝,你醒了。”宁知期待地看着他。

    “知知。”话刚落,陆绝的脑子里闪过很多片段。

    他记起了眼前一片鲜红,很多血,怪姐姐被刺伤的一幕。

    他记得和知知一起的生活。

    第一次睡在一起,第一次牵手,第一次亲吻,还有拆生日礼物,一幕幕的画面奔涌而出。

    陆绝的眼底逐渐红了,他靠近宁知,在她惊愕的目光中,他抱紧她,“我记起了。”

    他低沉的声音几近沙哑,眸子湿润又晦暗,“知知,对不起,怪姐姐,对不起,我不该忘记的。”

    胸口里,一颗心不安分地跳动着,汹涌而至的情感几乎将他淹没。

    陆绝的头宁知肩窝处蹭了蹭,眼睛通红,“知知,知知……”

    宁知眼底泛了光,他终于记起了。

    陆绝翻身起来,在宁知错愕的目光中,他低哑的声音落在她的耳边,“知知,拆我。”

    陆母知道儿子要带女朋友回来的时候,她开心疯了。

    立刻叮嘱管家准备一些女孩子喜欢吃的点心,还有小吃,还有让人院子里摘点鲜花回来。转头,她紧张地回房挑选衣服。

    看着坐在一旁的丈夫,陆母推了推他,问道:“我穿这件衣服怎么样,会不会显得我很严肃?要不换这件?不过好像太艳丽?”

    “你看起来很紧张。”陆父拉着妻子在旁边坐下,“放松一些,你是长辈,怎么紧张上了?”

    “儿子第一次带女朋友回来,我当然要紧张。”陆母瞪了眼丈夫,“你也赶紧把衣服换了。”

    宁知对陆家很熟悉,再次走进陆家,并没有什么紧张感。

    从看见宁知的那一刻,陆母就觉得对宁知有种说不出的熟悉,她打心底喜欢面前的女孩。

    “别站着,快坐。”陆母脸上溢满了笑容,仅仅是看到宁知,她已经满意得不行。

    “陆阿姨,你好。”宁知跟着陆绝在沙发坐下。

    “好好好。”陆母的目光像是黏在宁知身上,转眼又意识到自己太热情,怕吓坏女孩,她赶紧挪开目光。

    陆母喝了口茶,压了压心底的激动,才缓声开口:“小知,对吧,你喜欢和什么茶?我让人去泡。”

    “都可以的。”宁知微笑道。

    陆母越看宁知,越觉得喜欢,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种感觉,面前的女孩就该和儿子在一起,她就该是她的儿媳妇。

    这样想着,陆母把手上的手镯脱了下来,“初次见面,阿姨没有准备什么礼物,我把这个手镯送给你,以后你和小绝和和美美的。”

    宁知看着陆母手里的翠绿手镯,她记得在以前,陆母就把这个手镯送了给她,没想到这一次,手镯又来到了她手上。

    陆母担心宁知拒绝,她直接往宁知的手上戴,“真好看,你皮肤白,什么颜色都配你,先戴着,以后阿姨送更好看的颜色给你。“宁知想起以前陆母就很喜欢送首饰给她,“谢谢陆阿姨。”

    “一家人,不用客气。”陆母直接将宁知当作儿媳妇看待了。

    “妈。”陆绝不自然地咳了一声,提醒她收敛一下。

    陆母睨了儿子一眼,这才消停了一些,“小知喜欢吃什么?”

    “知知喜欢吃鱼,还有甜品。”陆绝抢先回答,他已经恢复记忆,都记得的。

    陆母笑了,“好,我这就让人去准备。”

    陆绝靠近宁知,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不管什么时候,妈妈都很喜欢你。”

    宁知弯了弯眸,“因为我人见人爱。”

    陆绝去求宁老爷子同意让宁知嫁给自己的那天,被老爷子赶出来了。

    夜里,他跟宁知的打电话的时候,委屈着告诉她,爷爷不喜欢他。

    宁知好一顿幸灾乐祸,笑完,转头她去找爷爷详谈。跟以前一样,她坚定地告诉老爷子,她喜欢陆绝,想要嫁给陆绝。

    宁老爷子一向疼孙女,事事以孙女的感受为重,他又是生气,又是心疼,又是不舍。

    他老人家只能放狠话,不能轻易便宜了陆绝这个臭小子,要看看他的决心。

    之后,陆绝天天跑去宁家门口守着,恳求宁老爷子的同意。

    其实,也只是为了安抚他老人家,为了他的气能顺下来。

    直到三个月后的一天,宁老爷子终于松口了,他跟陆绝在书房里谈论了很久,出来的时候,宁知看到爷爷偷偷抹了一下眼角,同意了陆绝娶她的事。

    结婚前的一段时间,陆绝都忙着筹办婚礼,而宁知在宁家空闲地陪着爷爷。

    可能是心情好,这段时间下来,宁知被娇养的更鲜活漂亮了,一双黑眸水盈盈的,目光明亮,脸色白里透红,泛着健康的粉色,愈发让人挪不开眼。

    夜里,宁知洗过澡后,她接到了陆绝的电话。

    他低沉的声音在夜里特别清晰,“我在你家门口。”

    宁知的眼睛惊喜地亮起,“你来了?”

    “嗯。”陆绝问她,“要出来见我吗?”

    “要!”宁知挂上电话,头发还湿着,也来不及吹干了,她赶紧打开房门出去。

    “小姐,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管家看见宁知急急忙忙地下楼。

    宁知的语速很快,“陆绝来了,我跟他说说话。”

    说着,宁知的身影已经跑到外面了。

    门口处,陆绝身姿颀长地站在不远处,他笔直地站着,投落在地面的影子被拉得很长。

    他的薄唇抿着,脸色刻板。

    而下一秒,看着从里面走出来的纤细身影,陆绝的唇角微微勾起,就连眼里的光也升起来了。

    宁知走出门口,她笑盈盈地来到陆绝面前,“怎么突然来了?”

    这段时间陆绝都在忙着筹备婚礼的事,她和他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

    “忍不住想见知知。”陆绝动作自然地接住了撞进他怀里的女孩,“洗头了?”

    他的手摸到了宁知的湿发。

    “嗯,刚才洗的。”

    陆绝将黏在女孩白嫩脸蛋上的几缕发丝撩开,他低头亲了亲她的脸,“待会要吹干头发再睡。”

    “我知道的。”宁知觉得,现在变成了陆绝照顾她。

    “我有礼物要给你。”陆绝松开抱着宁知的手,他转身走到车子里,掏出了一个深蓝色的礼盒。

    宁知看着他手里的盒子,“这是什么?”

    陆绝将盒子打开,只见里面放着一顶镶嵌满钻石的公主皇冠,美得不可思议。

    “后天结婚的时候,你可以戴上皇冠。”

    宁知不知道,皇冠是陆绝从很久前就开始制造了,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上面的每一颗钻石都是他亲自镶嵌上去的。

    “好漂亮,我好喜欢。”没有女孩子会不喜欢皇冠,尤其是这样闪着亮光,精致漂亮的皇冠。

    “我帮你戴上去。”

    陆绝把皇冠戴在宁知的发顶,月光下,她漂亮得就像是从城堡逃出来的公主。

    婚礼的地址选在了古堡。

    化妆间里,宁知换上了婚纱,头上也戴了陆绝送的皇冠。

    化妆师还有一旁的方瑜粥看得满眼惊艳。

    “小知,你太漂亮了。”方瑜粥今天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说这样的话。

    方瑜粥身上穿着精致的礼服,她今天是宁知的伴娘。当初她被邀请做男朋友上司的未婚妻的伴娘时,她很惊讶。

    直到跟宁知碰了脸,她认出了对方曾经帮助过她,甚至是救过她一命。

    方瑜粥又是激动又是喜悦,立刻应下做伴娘的事。

    “谢谢,你也很漂亮。”宁知笑道。

    “小知,你快别笑了,我的魂都要被你勾走了。”方瑜粥摸了摸胸口,宁知太美了,她都忍不住被迷得小心肝直跳。

    她忍不住打趣,“我要是男的,我今天就抢婚。”

    宁知被她逗笑,“那魏星要哭惨了。”

    这时,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化妆师和方瑜粥都有眼力见地退了出去,方瑜粥还自动自觉地关上门。

    “你怎么进来了?”宁知从镜子里,看到了站在身后的陆绝。

    陆绝今天穿着一身黑色笔直的西装,有几分禁欲的气息,帅气出众得让人挪不开眼。

    这是宁知第一次看到他穿黑色的西装。

    陆绝同样看着镜子里的宁知,眼底全是惊艳。

    他俯身,凑到了宁知的耳边,原本陆绝想说他有些紧张,想要看看她,而脱口的话变成了,“知知很好看。”

    宁知弯了弯唇。

    “知知,我想亲你。”陆绝坦诚又直白,他的唇轻轻地触碰着宁知精致小巧的耳朵。

    耳尖上传来了酥麻的感觉,宁知的身体颤了颤,“不行,我已经化好妆了。”

    陆绝的手指端起了宁知的下巴,“待会我帮你补妆。”

    话落,陆绝低头,亲吻着被迫仰起头的宁知,她头上的皇冠掉落,被陆绝另一只手扶着。

    他一点一点地吞掉了宁知唇上的口红。

    直到宁知的眼里全是水光,陆绝才将人松开,他的气息炙热,落在宁知的耳根上,烫得很,“怪姐姐,等着。”

    等着什么?宁知已经没有力气去想。

    等陆绝帮她扶正头上的皇冠,他帮她重新涂抹唇上的口红,才离开。

    方瑜粥进来,她打量着宁知的脸色,眼里全是了然的打趣,“我懂的,我懂。”

    现在宁知一副绝美小妖精的模样,如果不是陆绝的定力好,恐怕他早就把宁知吞掉了。

    婚礼开始。

    古堡的室外坐满了宾客,热闹一片。

    众人看着站在前方的,清俊出色的陆绝,纷纷忍不住感叹陆家的基因好。

    直到宁知出场,看着一身白色长长的婚纱,戴着公主皇冠,缓慢走来的宁知,宾客们忍不住暗暗倒了几口气。

    谁也没有想到新娘长了一张惊为天人,顶级漂亮的脸。

    阳光下,宁知美得就像是回去城堡的公主。

    前排位置上,陆母一边笑,一边抹着眼泪,“总算是被我盼到了这一刻。”

    陆父搂住了妻子的腰,“儿子以后会很幸福。”

    陆母抹了抹眼角的泪花,她喜悦地点点头。

    前方,陆绝腰身挺拔,他的俊脸上,神色庄严又神圣,漆黑的眸子里全是紧张和湿亮,他的眼里只有那个向他走来的身影。

    陆绝伸出了手。

    宁知来到陆绝的面前,她把手放在了他的掌心里。

    两手交握,十指紧扣。

    宁知看见,陆绝头顶的显示框里弹出了上百个金灿灿的小太阳。

    她眼里缀满了亮光。

    陆绝低头,在众人的目光中,他凑近了宁知,低沉的声音只能让宁知听见,“我爱你,知知。”

    她可以陪他待在封闭的小硬壳,也能带他看见光。

    谢谢知知,为他而来。

    作者有话要说:非常感谢小可爱们的一路支持,完结啦,明天开始掉落甜甜的番外未来的陆绝会穿到现实世界,跟没有穿过来的知知在一起,想看的话,番外会写(继承遗产的千金知知X小可怜的大绝绝)

    下一本(暂定):《这个男主,我不要了》

    这章会有200+红包掉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