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6章

作者:青枝为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

    身体里,绮绮很短暂的沉默了会儿。

    继而炸了。

    “他看不起谁?!”

    “我辣么多钱我当黄牛倒票?!”

    很短暂的,绮绮站到了原主的阵营,“骂他!”

    绮绮发号施令。

    但原主没有听她的。

    “票——”

    明绮拿指尖点了点桌面,“我放这儿了。”

    “去不去随你。”

    她款款离开。

    谢爂生的眸子暗了些。

    半个月了。

    绮绮快等不了了。

    演唱会开前,明绮彻夜练习。

    她找回了当年追梦的日子。

    她的身体拥有无限的活力。

    不僵硬,不疲软,即使大汗淋漓,短暂的休息后,也恢复如初。

    而不像一年前

    一个下腰的动作她都完不成。

    有绮绮的加成,明绮练习的很顺利。

    除了身体里老是有呱噪的声音响起

    “……”

    “明绮。”

    “你点个香辣小龙叭?”

    “可好吃了。”

    “天天西兰花水煮蛋我已经要吐了。”

    “……”

    “明绮。”

    “我想喝可乐。”

    “一口下去气泡咕咚咕咚的。”

    “比白开水强多啦。”

    “你买给我喝吧。”

    “……”

    “明绮。”

    “我想——”

    “闭嘴!”

    明绮终于是忍不住了,“你不想!”

    练习的小半个月里,绮绮一刻不停歇的要求吃这吃那。

    样样都是高油高热量。

    是她不敢碰的那些。

    “噫呜呜——”

    绮绮觉得自己的要求特别合理。

    毕竟

    “我越来越困了。”

    她的声音已经不比之前响了。

    “谢爂生说你最后会把我吃掉的。”

    “我是不是真的要死了?”

    她有点怕。

    但又不是特别怕。

    结局摆在面前,绮绮觉得自己并没有选择。只能平静的接受——一如她曾经憧憬了很久的飞升,当被扔到这具身体后,仍平静的接受了一样。

    明绮怔住了。

    就是这个间隙——“你就买给我叭!”绮绮哭天喊地。

    明绮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喊人买了可乐。

    她不爱喝这些。

    气泡太刺激了。

    扎在味蕾上并不舒服。

    但仍旧拧开瓶盖,“咕咚”“咕咚”的灌了下去。

    “嗝——”

    身体里,传来满足的声音。

    演唱会终于要开了。

    绮绮已经很虚弱。

    她连话都懒得说了。

    只呆在身体里,很小声的:“明绮——龙虾——”

    但这次明绮没有满足她的要求。

    上台前,她很小声的说:“忍忍吧。”“就要结束了。”

    绮绮有些听不真切。

    她没再说话。

    实在是太累了。

    ……

    明绮曾无数次幻想过开一场只属于她的演唱会。

    地点总是在梦里。

    今天却在这儿实现了。

    台下座无虚席。

    粉丝们举着印着她照片的手幅,荧光棒连成了一片星海。

    在这片星海中,她看到了谢爂生。

    他更瘦了。

    像是被割了一身的肉,只剩下骨头架子。

    西装松松垮垮的搭在他的身上。

    他凝视着自己。

    没说话,没动作,只是在那儿坐着。

    明绮移开了目光。

    她深呼吸了口气。

    此刻,水中月就在手边,镜中花只在耳畔。

    她切切实实的摸到了它们。

    ……

    宁宁也在台下坐着。

    “大家做好心理准备——!”

    开场前,她给每人发了一对耳塞和耳罩。

    对于明绮的唱跳,她极有避暑。

    不做好预防措施可能大家看完就得脱粉。

    于是

    “为了保证我们对绮绮的爱!”

    “一会儿大家要是有忍不住的立马戴上!”

    其他人几乎是惊恐的。

    这么吓人?

    “……”

    宁宁深沉的点了点头。

    不是一般的吓人。

    曾经X-Girls的团体演唱会——“我跟你们港真不是我之前的黑粉滤镜。”“绮绮的队友在边上性感热舞,她在中间广播体操。”“绮绮的队友拿着话筒飙高音,她咿呀呀唱儿歌,还是五音不全的那种。”

    “贼可怕!”

    “……”粉丝们有点怕怕。

    宁宁抠抠脑壳,叹了口气:“拍戏上综艺不好吗,绮绮为什么这么倔非得——”跟舞台过不去呢。

    但没说完。

    演唱会开始了。

    台上没有伴舞。

    明绮和台下也无互动。

    聚光灯打在了她的身上

    明绮把x-girls所有的主打都跳了一遍。

    没出错。

    没划水。

    她大汗淋漓。

    不仅仅是跳,仿佛要和垫音吵架,声音很响,音准精确。

    此刻,宁宁一脸懵逼。

    她生怕被绮绮辣到眼睛,开始就把耳塞和眼罩全副武装上了。

    耳塞的质量不错,只朦胧的听到些歌。

    应该是垫音。

    因为那音准像是吃了cd。

    她举着荧光棒超嗨的挥舞——“绮绮加油!”“绮绮最棒!”“绮绮我爱你一辈子!”

    好半天,突然g了些不对劲儿。

    怎么边上的人连话都不说了?

    宁宁有些害怕。

    不会叭不会叭绮绮这车得翻什么样呀。

    她一把摘下了武器。

    但

    聚光灯下,此刻的明绮不像偶像。

    更像是……

    舞者?

    她从词汇库里勉强拎出了这个词儿。

    没有她做不了的动作。

    没有她上不去的高音。

    明明欢快的节奏,却带着萧条的凄凉。

    就像要把一辈子的生命都燃烧在这个舞台上。

    “啊——”

    有粉丝的眼眶湿润了起来。

    宁宁疑惑的抠了抠脑壳——这还是她那划水小能手吗?

    但悔恨接踵而至。

    淦!

    早知道不带耳塞眼罩了。

    浪费了好多歌。

    宁宁心疼自己的钱。

    ……

    演唱行至尾声。

    明绮筋疲力尽。

    即使有绮绮在,她也撑不住了。

    只剩最后一支歌了。

    就在这时,台下,谢爂生动了。

    他没有站起来。

    一柄剑却缓缓自他身后浮起。

    它已经变了模样。

    不再是红色,剑身也不再带鳞片。

    它通体泛着绿光。

    像青苔。

    谢爂生遥遥冲明绮笑了笑。

    他费了很大劲儿的,把鳞片换掉了。

    现在

    它可以刺穿这具身体。

    谢爂生翘了个二郎腿,靠在椅背上。

    无比惬意。

    继而,右手食指中指并在一起,冲台上的方向点了点。

    剑对准了明绮。

    蓄势待发。

    谢爂生一脸邪气。

    “我说过——”

    “我会想办法杀了你。”

    明绮看见他用嘴形告诉自己。

    但她并不害怕。

    明绮抱住了吉他,坐在一把吧台椅上。她调了调音准

    “最后一首歌。”

    “送给自x-girls起对我失望过的粉丝们。”

    台下有人惊呼。

    “噫——!”

    当众揭开黑历史?

    太勇了!

    明绮把一张纸放在了面前,上面似乎是歌词。

    她注视着纸面开始了。

    语调轻柔,仿佛是一支摇篮曲。

    哼唱间,却全是歉意

    很抱歉。

    曾让你们喜欢过这么懦弱的我。

    不知道受了谁的带动,场下,粉丝们突然集体站了起来。

    他们挥舞着荧光棒给台上的明绮加油。

    就是这时,谢爂生出手了。

    他的鱼曾短暂的拥有过这具身体。

    所以他得让她走的体面一些。

    剑直奔台上而去。

    就在这瞬间,歌也就要结束。

    明绮抬起头来

    她盯住剑,并没躲闪。

    这瞬间,一道光自她的身体里弹了出来。

    谢燝生看见,在这具身体边上,有一缕魂魄。

    是绮绮的。

    她被明绮放了出来。

    谢爂生直觉不对。

    他就要收剑,但来不及了。

    “扑哧”一声

    剑插入了身体。

    它只斩魂。

    ……

    场馆里,挥舞着荧光棒的粉丝们僵在原地。

    没有呼吸,没有眨眼。

    他们一动不动。

    这里的时间停滞了。

    ……

    谢爂生站了起来。

    台上,明绮突然笑了。

    很温柔。

    和先前刚回来时的挑衅不一样,仿佛撕下了什么面具。

    她看向谢爂生,用嘴形留下了最后一句话:

    该绮绮选择了。

    旋即

    她消失了。

    魂飞魄散。

    ……

    绮绮的魂魄似乎有些茫然。

    她原地转了好几个圈儿。

    谢燝生整颗心都吊了起来——原主说过:绮绮是有飞升的机会的。

    她只需要附在鱼的身上,再过一天。

    仅此而已。

    他睁着眼,死死盯住那一缕魂魄

    打了几个圈儿后。

    它突然飘远了。

    仿佛在找离开的路。

    谢爂生几不可查的颤抖起来。

    他的眼眶红了。

    但

    就要飘到场馆门口时,它却停了。

    仿佛大梦初醒一般。

    骤然以远超刚刚五倍的速度“咻”的钻回了那具身体。

    “……?”

    谢爂生没看明白。

    但那具身体动了。

    此刻,原主已然走了,它只属于明绮。

    明绮的回答早在当初写下那封遗书时就已经了然。

    她更想当人。

    彼时的理由五花八门。

    而此刻

    刚醒。

    明绮仍旧有些虚弱。

    她看向台下的谢燝生——此刻理由还多了一条:她得留下来陪他。

    毕竟

    这口井冷冷清清的在人间杵了这么多年。

    太孤单了。

    她想和他在一起。

    明绮咧开了个没心没肺的笑。

    但没完全咧开。

    她突然瞟到了面前的纸。

    那儿,压根没有歌词。

    只有几行原主的手写

    “绮绮。”

    “我曾很多次的祈求神明降临。”

    “不管是谁,只要代替我活下去,我都愿意。”

    “我只希望仍旧呆在这个身体里远远的看着,只是看一看就好。”

    “但我后悔了。”

    “悔恨和嫉妒日日夜夜冲刷着我。”

    “我后悔没有勇敢一些,再勇敢一些。”

    “好度过这短暂又遗憾的……不论好的坏的,都只属于我自己的人生。”

    ——这是那天,当着谢燝生的面,原主被打断的话。

    明绮突然笑不出来了。

    她抽了抽鼻子。

    一个激灵,有可怕的想法浮上脑海

    明绮抖着手把纸翻了过来。

    那儿,还有几行字

    “很抱歉。”

    “把你拉进我一滩烂泥的人生。”

    “你很棒。”

    “但最后一程花路还是让我来铺吧。”

    明绮抬起了头。

    她看向场下凝固在时间里的粉丝们。

    她的口碑逆转了……

    她的演技被证明了……

    却唯独“人间皮划艇”这个Title……除了原主无人能亲自摘下。

    明绮突然哭了。

    谢爂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

    他不知道明绮在哭什么。

    却仍抱住了她。

    仿佛失而复得的珍宝。

    他温柔的抚摸着明绮的后背。

    同时,闷声问:“为什么不走了。”

    走?

    绮绮抠抠脑壳。

    她就没想走过。

    但谢爂生却说

    “我看到你飘出去又回来了。”

    “……”

    噫。

    绮绮抽了抽鼻子。

    那是她跑错方向了。

    但她不说。

    她转移话题:“你瘦了。”

    谢燝生的西装滑下去了些。明绮突然看到他裸露在外的皮肤有坑坑洼洼的凹陷。

    她疑惑的戳了戳。

    谢爂生却浑身一颤。

    像是疼的。

    与此同时,那剑也抖了抖。

    明绮这才发现

    “怎么变色了?”

    成绿的了。

    “噫——?!”

    “你不会——”把剑上我的鳞片抠了然后把你的肉,不是,把你的青苔换上去了吧?

    但谢爂生没给她问的机会。

    他重复了遍。

    “为什么不走了。”

    “……”

    没完没了?

    绮绮想了想:“因为——”

    迎着谢燝生期待的眼神,她说:“天上没有香辣小龙虾和可乐。”

    他的眸子黯了。

    但下一秒

    “也没有你。”

    明绮拿脑袋蹭了蹭他的下巴。

    她突然抬起了头。

    望向谢爂生的眸子亮晶晶。

    “破井。”

    笑意自嘴角漾了开来。

    谢爂生突然收了剑。

    他打了个响指

    时间恢复了流动。

    荧光棒重新挥舞了起来。

    台下人潮星海交织,如同山呼海啸。

    迎着欢呼,她听见他说:

    “明绮——”

    “真正属于你的时代开始了。”

    【完】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