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7章

作者:寒小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087章

    挨打这事儿, 习惯了也就没啥感觉了。。。当然,这是小宝之前的想法。哪怕他从小就被他爹打着长大, 这次离家出走又被逮住以后的暴打, 还是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

    他觉得, 恐怕终其一生都忘了这一天了。

    然而, 他又错了。因为在半个月后, 他彻底好全了,又再一次开始上天下地的作了。对了,之前挨打的时候,他还信誓旦旦的说, 从今往后都不会再理睬猪崽了,可他又错了,因为在挨打后的第二天, 他就选择了原谅。

    ——因为猪崽也被打了, 被他爹娘联手抽了一顿,伤得比他还厉害。

    那句话是咋说来着?看到你比我还惨,我这心里就好受多了。

    于是, 等这俩小兔崽子痊愈后, 又再一次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好了伤疤忘了疼。他俩第无数次开始作孽, 顺便把自己作死。当然,身为亲·爹娘, 展易和俞小满以及俞家老二和赵玉兰,每一次都不曾手软,可惜毫无效果。

    拥有一个打不怕的儿子是怎样一种心酸的经历呢?

    旁的不说, 从这一次离家出走后,这俩小兔崽子几乎年年上演出逃。一开始是走到半路上被逮回来,之后则是被村里人联手抓住送到了俞大伯家。再往后他们就学聪明了,悄悄的避开了村人,竟是成功的叫他们摸到了平安镇上。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俩小东西很不幸的遇到了卖完猎物回来的展易,只因那一次,展易压根就不是去赶场子的,他只是把猎物送到下河村冯老六手上,就直接返回了。就这么着,跟俩小兔崽子碰了面对面。

    往事太过惨烈,就不再一一列举了。

    还好,这俩也不是蠢到家了,长到十岁以后,他俩就不再玩离家出走的小把戏了,开始老老实实的跟在父母身后学东西。大人们一开始还真不习惯,不过在监督了他们小半年了,就慢慢的接受了这个事实,只当是孩子长大了懂事儿了。也正因为如此,在他俩乖巧了一年后,由展易和俞家老二领着他俩去了一趟平安镇,人生头一次赶了场子。

    也是在那一次,俩小东西意外得知了原来他们的大舅舅/大伯父,曾经邀请他们两家一道儿去县城里,还帮着解决户籍、住宅、生计问题。然而,让他俩无比悲伤的是,两家的大人都拒绝了。

    断然拒绝啊!!

    小宝、猪崽:……你们问过我俩的意见没?我俩想去外头啊!

    没错,俩小只其实压根就没改变过最初的想法,至始至终他们都向往着外面的世界。当然,两家大人也感觉出来了,他们倒不是非要拘着孩子不让走,而是觉得现如今孩子还太小了,起码也得等他们有个十五六岁了,再外出闯荡吧?不过,想法归想法,他们却一致决定暂且对孩子隐瞒,免得好不容易安分下来的俩小只再度被点燃了离家出走的希望。

    可他们不知道,俩小只从五六岁开始做梦都想跑出去,深山老林再好玩也待不住了,就是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顺便放过山里头的野兽,去外头糟蹋人。

    至于十岁以后的看似乖巧,那真的仅仅是看起来而已。因为被逮住了太多回,这挨打倒不算啥,横竖那些亲爹娘,又不可能打死他们的。可离家出走的次数太多了,以至于别说两家的大人了,连上河村的村民都知晓这事儿了,一看到村子里有不正常的人影经过,立马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冲冲的杀过来逮人。

    多少次,他俩的英雄梦就是毁在了这帮无知的村人手里。

    这可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所以,在认真的商议之后,俩小只依然决定,暂且装几年乖孩子,最好让两家的大人都觉得他们已经学乖了,不想再下山去了,对外面也不感到好奇了。等戒备心完全放下之后,那才是他们干大事的时候。

    于是,这一装就是三年。

    三年之后,小宝十四岁,猪崽十三岁。不过,兴许是因为他俩打小就格外得能吃能喝又好动,再加上还见天的跟着展易一道儿习武,俩人的个头都特别高,长得也结实,到这会儿就已经差不多跟俞家老二齐平了,且山上本就容易晒黑,俩人看着竟不像是半大孩子,反倒像是十七八岁的少年郎一般。

    俩人都觉得是时候了,同时为了确保这一次能顺利出逃,他俩逮着空挡就开始密谋。将出逃的计划,一遍又一遍的仔细完善,又互相挑刺,努力寻找出计划里的漏洞,并且在外出时,不断的加以试验。终于,在两个月后,一个风和日丽的早上,他俩各揣上一兜的铜钱,再背上弓箭带上短刀匕首,悄没声息的开溜了。

    许是预见到了美好的将来,这一日,山上的所有野兽都显得格外兴奋,上蹿下跳个没完没了,似是在庆祝混世魔王的离开。

    要知道,展易虽然打猎,可他是单纯的为了生存,往往都是一箭毙命,哪怕是挖了陷阱,那也是捞出来就打死。这要咋说呢?老虎吃兔子是理所当然的,那人类为了吃肉而杀死野兽,也没话可说,毕竟这年头打猎可不犯法。可小宝和猪崽是啥情况?他俩没打算吃肉,也几乎不下死手,然而野兽们一旦落入他们的手里,却怎是一个生不如死、生无可恋……

    还不如直接被展易打死呢!!

    如今好了,这俩小东西跑了!

    那些年,小青山上被他俩糟蹋过的野兽们,各个都是喜大普奔。一时间,漫山遍野就只听到虎啸狼嚎,活生生的吓哭了一帮子在山脚下拾柴禾打猪草的村人。

    至于小宝和猪崽俩人,因为这次准备得足够充分,终于顺顺利利的离开小青山、走出上河村、来到平安镇,接着坐上驴车平安达到了县城里。

    这么多年里面,俩小只头一回走得那么远,他们信心十足。

    来吧,向着美好的未来出发吧!!!

    ……

    ……

    深山里,后知后觉发现儿子失踪的俞小满和赵玉兰面面相觑。先前还以为这俩只放弃了,万万没想到居然还知道隐藏小心思了。不过,因为之前几次都成功的把人给逮回来了,俩当娘的也没太放在心上。又各自检查了一下,发现除了俩小只每日里随身带的弓箭短刀匕首不见了外,再有就是少了几串钱。

    少的都是铜钱,因为这俩只曾经跟着赶过场子,知晓山下的世界需要用钱,且铜钱比铁钱更值钱。可饶是如此,实际上铜钱的购买力也一般般。

    尤其这一两年里,边境时常发生小型战乱,铜钱铁钱不停的贬值,以往差不多是一千文钱能换一两银子,如果是铜钱的话,则是以一当十。可如今,起码需要一千三四百文钱才能换到一两银子了。好在,他们住在山上,使用大钱不方便,所以每回都会想法子兑换一些碎银子过来,每年也会拿碎银子换些小银锭回来。至于银锭子则都藏在陶罐里,深埋在山洞角落的地下。

    在发现俩孩子离家出走还记得带钱后,俞小满和赵玉兰都第一时间检查了自家的存钱罐,发现完全没有被动过的痕迹后,她们就放心了。

    几串铜钱能管什么用?最多花销个十天半月的,要是这俩大手大脚的话,怕是连三五天都捱不过。再有就是,这年头吧,出远门是必要要有文牒和路引的,当然去镇上、县城里是没关系的,如果是去府城,不留宿或者在亲朋好友家短期内留宿也没啥关系,可要是住客栈的话,人家是要检查文牒的,如果没有,就会直接遣送回家乡。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像某处发生了大灾害,流民悄悄的离乡讨活路,赶在朝廷遣送之前,自卖自身,那就可以避免被送回家乡了。

    可这俩小只懂个啥?最远不过是去了镇上,一准不知道这里头的弯弯绕绕。再一估算被带走的钱财,俞小满和赵玉兰瞬间就放心了,就等着他俩哭唧唧的回家来。

    然而,事实证明,她们猜错了。

    可一天两天……

    小宝和猪崽仍旧不见人影,两家大人跑遍了村子、镇上,都没寻到这俩的踪影。直到七八日后,才总算在镇上车马行里得了点儿消息,有人记得前些日子仿佛两个少年郎坐驴车去了县城里,之所以还留有印象,是因为两个少年表现得略有些奇怪,明明看起来有十七八了,可看啥都好奇,就好像没过出门一样,跟老成的外表十分不符。

    得了这个消息后,几人立马赶往了县城。

    既然都到了县城里,那肯定得去俞家。他们倒没想过俩孩子会跑到俞家来,毕竟之前也没往这儿来过,可这不是俞承嗣是县太爷吗?

    对了,在县丞位置上坐了多年的俞承嗣,熬走了好几任县令,终于自个儿坐上了县太爷的位置。既然丢了孩子,又得知孩子可能来了县城里,那自然得去县衙门问问情况。

    其实县衙门不管这事儿,可谁叫这位是俩孩子的亲舅舅/伯父呢?原本,两家大人是打算拜托俞承嗣帮帮忙的,可谁知,往他那儿一打听……

    啥?孩子来过?

    不单来过,还叫俞母喜欢得不得了。一个是亲孙子,一个是外孙子,哪怕之前没见过面,俞母还是一眼就疼上了。尤其是猪崽,长得跟俞家老二几乎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偏他还没俞家老二那么嘴欠,或者准确的说,猪崽不造孽的时候,确实是个懂事乖巧还嘴甜的好孩子。

    当然,小宝也一样。

    俞母对这俩孩子稀罕得很,本来是想把人留下来的,可没曾想,俩孩子不乐意,只待了半日工夫,说啥都要走。还说什么让俞母耐心的等着,等他俩有出息了,就来接俞母享福。

    为了不打击俩孩子的自信,俞母只连声道好好好,还生怕钱不够用,硬是往他们怀里塞了不少银票,又装了不少耐放的吃食,亲自将他们送出门外。

    ……

    得了,原因找着了,怪不得他俩能成功逃脱,原来是凑巧遇到了神队友。

    俞家老二连责怪的话都说不出来了,毕竟这事儿真要论起来,也是他这个当爹的失职。明知道儿子不安分,早多少年就想着往外跑了,他只拦着阻着,这几年见儿子学乖了,还以为是儿子长大懂事儿了,结果在这儿等着他呢。

    唉,儿砸哟,你这是往哪里跑了?

    要说一开始那可真是恨不得打折他俩的腿儿,之后则变成了只要回来就好,爹娘保证不生气不发火,以后都不打了。再往后,则又退了一步,只求那俩平平安安。

    到了最后,两家大人索性轮流驻守在村里,唯恐错过了最新消息。

    其实后来仔细想想,就知道他俩是密谋已久的。之前是年岁小不经事,把一切都写在了脸上,这才回回跑回回被逮住。后来大概是人长大了,脑子也灵光了,知晓掩饰内心真实的想法了,偏两家大人都还把他俩当成小孩崽子看待,所以竟是被成功的蒙骗过去了。直到计划尘埃落定,俩小只手拉手成功的离家出走了。

    到底跑哪儿去了?明明只带了那么点儿钱,还没有身份文牒和路引,咋就叫他们成功的浪迹天涯了呢?

    两家大人无论如何也不敢往外处想,只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自我安慰,铁定是脑子太灵光了,没钱可以赚,没文牒没路引可以想法子弄。至于为啥迟迟没有消息,大概也是玩得太高兴了,毕竟当爹娘的会惦记孩子,小孩子玩疯了可不会想着爹娘。

    嗯,就是这样的。

    所以,继续等吧,总不能一辈子不着家。

    等久了,再怎么心焦都被磨平了性子,两家大人就这样轮流驻守在村里,等待之余还苦中作乐的打赌这俩小兔崽子啥时候回家,别等到他们都白发苍苍了,才知道回来。还互相保证,等孩子回来了,一定不打他们。

    小宝啊猪崽啊,你俩倒是赶紧回家啊,爹娘保证一定不打死你们!!!!!!!!!!!

    饶是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他们也没想到这一等就是整整五年时间。

    五年后。

    又是一个赶场子的日子,两家大人倒是都下了山,从两年前开始,他们就每个月都集体下山一趟,去赶赶场子,也不管买不买东西,反正就逛一逛,顺便期待着能看到自家和隔壁家的小兔崽子小王八羔子的身影。

    然后,他们就看到村道尽头疾驰过来的数匹高头大马,打头的两只看着格外得眼熟。

    “阿爹阿娘!二舅舅妈!我们回来了!”

    “离家出走是小宝哥的主意,你们要打打他啊!”

    永远都在作死的小宝和始终不停的作孽的猪崽,骑着骏马并肩前行,最终潇洒的停在了几人跟前。

    两家大人:下来!我们保证一定不……打死你们!!!

    作者有话要说:

    卡结局卡得我生不如死,这是重写又修改了n次的最终稿,还有个番外容我仔细撸撸再放。——每个文都在卡结局的蠢作者留。

    本书由【eternuo】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