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2章

作者:松庭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尤莉:……

    还、还有这种操作吗?

    这就有点超出她的知识范围了。

    但两个确实离谱了!

    正常情况下怎么可能办到!

    “……都和你说了不要在这种时候读我的心了啦!!!”

    话一出口, 连尤莉也诧异于自己此刻的声线。

    呜呜咽咽地,像忍耐着什么的小奶猫,她全然不知道自己还能发出这样的声音。

    “很好听。”

    忙碌着的卡厄斯还能抽出空来点评一句。

    尤莉已经不知道要摆出什么表情了, 她捂着脸, 一种奇异的战栗和羞耻感充斥着她的脑海。

    思想被肆意读取,这种心灵上的赤裸比身体上的一丝不挂更加让人惶然不安, 因为她知道她此刻每一分每一秒的愉悦与颤栗都在毫无保留地分享给另一个人。

    “让我看清楚一点。”

    卡厄斯将她捂着脸的手拨开,窗外月光皎洁, 足矣让他将身下少女看得分明。

    从失去神格之后, 他其实很少再动用读心的能力。

    即便是不需要主动去听, 那些人类隐秘的、丑陋的欲望也会从他们贪婪的祈祷声中不断传递到他的耳中。

    但她却是个例外。

    不必特意去读心, 她的所有想法都写在了脸上,偶尔突发奇想听听她的心声, 听到的却也只是诸如“中午吃什么”“晚上吃什么”“困了想睡觉”之类无用的内容。

    她并非全无人类的贪欲,但却又很容易就被满足,野心只有指甲盖那么大, 吃了一顿好吃的就能让她一整天都维持愉快心情。

    就连此刻,他认真读取她的内心, 读到的也都是些“我今天到底穿的什么颜色的内衣”“为什么他不拉窗帘”“可恶他肯定看见我的赘肉了”这种奇奇怪怪的内容。

    神祇的眼底浮现淡淡笑意。

    “没有赘肉, 即便有, 也是我喜欢的一部分。”

    其实她的肉很听话。

    知道哪里该长, 哪里不该长, 十八岁抽条以后尤为明显。

    “……不、不公平!”

    少女纤长的指甲陷入他的背脊。

    她眼尾泛红, 尾音有些不自然的虚浮。

    “为什么, 只有你能听见我的心声?我却听不到你在想什么?”

    “你想知道我在想什么?”

    月夜下,那双灰蓝色的眼眸如倒影月光的清泉。

    “想……?”

    “好。”

    卡厄斯的指腹轻轻拂过她脸颊,他俯首, 额头与少女的额头相碰触。

    记忆和思想在此刻同调。

    一瞬间,她的意识仿佛坠入广袤无垠的星河,浓稠的黑暗与压抑的静寂将她包围,她无比清晰地意识到周遭一切都是冰冷的死物。

    没有空气,没有声音,像是一个人被抛弃在了黑暗的深渊。

    无论她如何疯狂大喊,甚至连回音都无法传来。

    那是能将人逼疯的永恒孤寂。

    “莉莉,莉莉——”

    耳畔有人在唤她的名字,将她从无底深渊中唤回。

    尤莉睁开眼,有点茫然地,无声地啜泣。

    神祇吻去她的眼泪。

    “不必害怕,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只是须臾片刻的同调,那样的绝望与痛苦就几乎将她吞没。

    尤莉简直无法相信,眼前的人是如何在那样的世界中无法计数的时间。

    极度的死寂,与另一个极端的嘈杂。

    无尽的岁月是他的监牢,强大的力量是他的处刑者。

    遥远神座上无声端坐的神祇俯瞰人间时,看到的究竟是怎样的景象呢?

    “看到了你。”

    他如此回应。

    尤莉愕然怔住。

    “从现在开始,我要你与我共享你的愉悦与痛苦。”

    他的唇很薄,语调也低而轻,如果不是因为他此刻的每一个动作都轻柔而温柔,他的话仿佛是什么魔鬼的低语。

    “我赐予你永恒的生命,磅礴的神力,你想要的一切,我都可以为你奉上,但这一切并不是没有代价的——”

    “我要你余生所有的时间。”

    “以及,你炙热浓烈,永不熄灭的爱。”

    少女目光缱绻,怜爱地捧着神祇的脸庞温柔落吻:

    “这不是代价,你知道我会的。”

    他用仿佛叹息一般的声音轻唤她的名字。

    下一秒,痛楚与欢愉同时淹没她的神智。

    她的脚趾微微蜷缩,等到那一阵奇异的感觉褪去以后,她才明白卡厄斯话里的意思。

    共享。

    此时此刻,他们的感官与精神都是共通的。

    痛觉是双倍的。

    嗯……

    爽也是双倍的。

    并且因为双方都能感觉到对方的情绪和感觉,所以技术水平也突飞猛进,无师自通的神祇很快摸清她的所有,于是时常能听到他哑着嗓问她:

    “……是这里吗?”

    尤莉浑身战栗,尾椎骨都是麻的,挣扎了一下反驳:

    “不是!”

    “是吗?”

    和一贯淡漠的嗓音比起来,他的气息有些凌乱,隐忍着,尾音却带着一点愉悦的低笑。

    “小骗子。”

    当某种熟悉的感觉再度灭顶而来时,尤莉仿佛惶然无措的溺水者,只能抓住眼前唯一让她安心的所在,报复性地啃咬他的肩头,在他的背脊留下长长抓痕。

    那人却还有余闲腾出手来摸她后脑的长发。

    “不必克制,这里有神术结界,没人能听见你的声音。”

    尤莉嗓子都快哭哑了,睫毛上还挂着泪花,愤愤盯着他看:

    “我说不说你不都听得见吗?”

    他又笑,手指移向她的心脏处:

    “那些骂我的,或者说是夸我的,我更想听你亲口说。”

    ……

    骂也骂了。

    夸也夸了。

    第二天的尤莉睡到了下午才醒。

    醒来的时候卡厄斯也睡在旁边,窗外阳光透亮,浓长睫毛在他眼下投下一道淡淡阴影。

    睡颜看上去是当之无愧睡美人了。

    只不过回想起昨晚的一幕幕,尤莉捂起了脸,从指缝里瞥见他将醒的动静后,尤莉顿时支棱起来,摆出一副精神抖擞的模样俯视他。

    卡厄斯散漫地打了个哈欠。

    “醒了?”

    尤莉:“醒了!非常清醒!你怎么看起来这么困?”

    尽管她嗓音还哑着,但不蒸馒头争口气的尤莉还是假装自己很行,并且用一副“就这”的眼神看着卡厄斯。

    他笑了笑,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因为累。”

    他累了!

    他不行了!

    其实尤莉自己也浑身都跟散了架一样,她昨晚睡觉之前满脑子只有两个念头。

    一个是为什么她都成神了还会感觉这么累呢?

    而另一个是……

    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老房子着火?

    但此刻好胜心爆棚的尤莉只想找回场子,她连裹着的被子往下滑了滑都没感觉到,更加开心道:

    “你累了你就好好休息吧!我不累!看来你一定是身体还没有恢复才这么虚弱,你好好休息,我先去吃个饭……”

    “不着急。”

    被子被拽了一下,尤莉还没来得及捡起地上的衣服,就又被人捞回怀里。

    “午觉也一起睡了吧,我已经让人提前准备晚餐了。”

    尤莉:?

    尤莉:“你是不是已经吃过午饭了??”

    毫无良心可言的神祇眉眼间看不出一丝倦态,他还慢悠悠答:

    “不止,早饭也吃了。”

    尤莉:…………可恶!!

    老房子着火。

    一烧就烧了大半天。

    尤莉觉得自己如果还是人类之身,一定是顶不住的。

    但即便她如今也在神祇之列,晚饭的时候也一连吃了三碗饭才缓过劲来。

    “女王殿下,您的指甲怎么开裂啦!?”

    给她上菜的小精灵们注意到她的指甲,之前给她调花汁涂指甲的时候,明明还是很漂亮的贝壳型,现在指甲缺了一角,精灵们担心她指甲手上,凑上去一看才发现,指甲毛躁的边缘似乎已经磨平了。

    “您没划伤您自己吧?”

    小精灵们不知从哪里变出一套美甲工具,飞到小桌子上勤勤恳恳给尤莉修指甲。

    “没有。”尤莉眼神飘忽,“反正没划伤我自己。”

    低头慢条细理吃饭的卡厄斯抬头扫她一眼。

    那当然。

    因为伤口都在他的背上了。

    自从卡厄斯复生之后,整个大陆的凛冬过去,和煦春日再度降临。

    那些出不起钱进口蔬果的小国也终于缓过劲来,法里斯兰帝国这种大国更是不必再从卡塔西斯进口粮食,因此国内的急速发展的经济重归平稳,摆在乔托案头的失业率问题也就越来越明显。

    国会议事上,底下的大臣们为了这个问题差点打起来,而尤莉则一边听他们吵,一边和卡厄斯吃小精灵们偷偷送来的甜点。

    “这个糖浆松糕布丁太好吃了!”

    “一般吧。”

    “改良版的蜂蜜蛋糕也好香哦!”

    “有点腻。”

    “?你怎么不觉得你的全糖奶茶腻呢?”

    “??奶茶为什么会腻?”

    大臣们吵得头疼,回头看上首坐着的两位不靠谱上司,头更疼了。

    有人干脆提议:

    “卡厄斯大人,尤莉娅殿下……你们要是实在累了,其实也可以先回去休息,等我们吵……哦不是,商量完之后,我再来向您汇报?”

    吵架的大臣们停下来,这才纷纷注意到在庄严的国会议事上,女王和魔龙不知何时愉快地吃起了甜点。

    ……他觉得他们这个国家吃枣药丸。

    尤莉:“……咳,你们还在商量就业的问题吗?其实我倒是有一个想法……”

    大臣们有些狐疑地看着尤莉。

    毕竟也在尤莉手底下干了一段时间了,这些大臣们对尤莉的水平也很清楚。

    她脑子里的那些稀奇古怪的想法,时常让他们对她的评价在“天纵奇才”和“脑子有病”之间徘徊。

    不过这一次,尤莉似乎又有了奇怪的灵感。

    “你们试着开发一下外卖行业吧!”

    自从尤莉跃身成为卡塔西斯女王之后,卡塔西斯的莉莉餐厅和尤尤食品店也不断在各国开设了分店。

    但毕竟也只有一年的时间,食品店不可能这么快开遍整个大陆。

    所以许多国家的人们虽然经由赏金猎人、吟游诗人等等知晓了尤莉的店,但却没有机会亲口吃到。

    ——外卖的市场这不就来了吗?

    并且这个时代,靠魔晶运转的魔晶马车,比快递小哥的摩托车可快多了。

    尤莉这么一提点,这些本就聪明的大臣也不是吃干饭的,立马想到了一系列措施:

    “我看不用魔晶马车那么昂贵的东西,炼金术师的开发列表里面,不是就有小型传送阵吗?”

    “对啊!商家和顾客各自配备一个小型传送阵,送点吃的完全不是问题!”

    “这样的话,对于神术师也会有需求吧?”

    “那位伊莱亚斯校长不是还说要在卡塔西斯开一个神术师学院吗?”

    “可一个神术师投入的时间和金钱也不少,解决不了我们的燃眉之急啊。”

    上首的卡厄斯看着小心翼翼给他们端来奶茶的小精灵,食指敲了敲水晶杯的杯壁,发出一声脆响。

    “让这些精灵们去。”

    大臣们又恍然大悟。

    “是啊!精灵们可都是天生的神术师,他们可以作为老师,带着学徒们一边工作一边学习。”

    “现在圣地布里德灵顿还在重建,这些精灵们待在我们的森林里享受我们的资源确实也不太合适。”

    卡厄斯垂眸看着那几个茫然的小精灵。

    “你们说呢?”

    这些小精灵都是被精灵王族们派来讨好女王的,哪里知道这些。

    “去给你们的主人传话,卡塔西斯那些年幼的孩子们自然有我们的学校教育,不过那些年长的贫民,就交给你们来教导他们神术,与之相对的,我会复活你们那些死去的精灵族战士——”

    小精灵们的眼睛亮了起来。

    “那、那我们的王和王子——”

    卡厄斯不置可否:

    “也有希望。”

    精灵的复活很简单,把他们的灵魂埋进土里,汲取养分,他再施加一点神术力量就足够了。

    普通的精灵战士们过不了几年就能复活,至于精灵王和那位精灵王子所需要的力量更多,卡厄斯没有要对他们施恩的意思,任由他们埋进土里过个几百年,运气好或许也复活。

    前提是运气好的话。

    小精灵们欢呼离去。

    大臣们也激动得前去落实新政策。

    这群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我们国家有救了”的喜悦神色。

    尤莉:?

    “他们看我的表情为什么反差那么大?”

    乔托无奈道:

    “殿下,下次希望您有什么好主意就及时告诉我们,不要隐藏太深,否则我们大家有时真的会认为您满脑子只有吃的的。”

    尤莉沉默了。

    因为她自我认知还挺清晰,她这个人脑子里确实大部分都只装了吃的。

    卡厄斯笑出了声。

    “笑什么!”尤莉瞪他一眼,“你又随便读我的心了?”

    “我没那么闲,是你想什么都写在脸上了而已,你自己不知道吗?”

    “?有吗??”

    卡厄斯想起刚刚那几个大臣们的眼神。

    这些聪明人的心思百转千回,看尤莉就仿佛在看一个扮猪吃老虎的大boss。

    但他们的女王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她只不过想能随时随地吃好喝好而已啦。

    为了完成这个目标,尤莉在吃腻了卡塔西斯的食物以后,等不及那些被派遣出去的航海队为她带回新的物种,便拉着卡厄斯开始在整个大陆开始他们的旅途了。

    尤莉先选择了一个气候湿润的国家。

    她翻阅过一些资料,这里的土壤很适合种植菌菇和竹笋。

    而创世神的完整神格,也令卡厄斯能够创造出尤莉所描述的新奇物种,原本不会在这片大陆上存在的竹子开始成片生长,他们所住屋舍后的小溪旁,也繁衍出许多名为“螺蛳”的新生物。

    ——但卡厄斯很快为他的这个决定后悔了。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作为时时刻刻高贵优雅的神祇,难得露出了如此失态的表情。

    他屏住呼吸,后退两步,远离这散发出奇怪味道的厨房。

    “尤莉娅,给你两分钟的时间,扔出去,否则我就炸了你的锅。”

    端着一碗热腾腾螺蛳粉的尤莉一脸无辜:

    “为什么要扔?螺蛳粉很好吃啊,你别觉得味道奇怪,你尝一口就知道啦……”

    “我拒绝。”

    卡厄斯难得对尤莉所做的食物表现出了如此鲜明的抵触。

    他甚至还在原地升起一道空气墙,把尤莉连带她做的食物味道一起挡在后面。

    “真的不吃吗?”尤莉遗憾地看着他,“酸笋我腌制了好久才腌制出这个味道呢。”

    卡厄斯:“哦?你是在下水道里腌制的吗?”

    “……总之你吃一口就知道啦!”

    “我不会吃的。”卡厄斯态度坚决,“不仅我不吃,你也不能吃。”

    尤莉震惊:“为什么?”

    卡厄斯没吭声,但严肃的表情令尤莉霍然开朗。

    “要是我吃完了这个,还可以亲亲你吗?”

    “……”

    “我会好好漱口的,也不行吗?”

    “…………”

    尤莉看他百般纠结的表情,叹息一声:

    “那就没办法啦。”

    卡厄斯以为她放弃了那份臭得离谱的鬼东西,刚要松一口气,下一秒就见尤莉将那一碗粉放在桌子上,开始吸溜起来。

    “哇——好吃!”

    她满足地舔了舔唇。

    “汤底太香了!我真是天才!”

    男朋友可以暂时不亲,但螺蛳粉要是再不吃就真的凉了!

    卡厄斯:???

    最后尤莉螺蛳粉是吃开心了,男朋友也丢了。

    “卡厄斯——”

    “卡——厄——斯——”

    “我尊敬可爱又善解人意的创世神啊,您可爱的女朋友已经找了您十分钟了,她真的知道错啦,您能大发慈悲的原谅她那一丢丢馋嘴的小毛病吗?”

    尤莉的话说到一半,银发神袛便已经在她的身后显形。

    少女蹦蹦跳跳跃入他怀中,带着沐浴过的淡淡馨香。

    像是花香,又像是别的什么不知名植物淡香,他很难说清。

    尽管知道她是怕他嫌弃特意洗过澡再来找他的,但卡厄斯却仍在抱住她的同时,伸出一根食指抵住她额头。

    “有好好漱口?”

    少女露出一排小白牙。

    “漱啦!用圣水漱的!干干净净!还有点香喷喷,不信你闻——”

    她撅着嘴凑到他眼皮底下,卡厄斯的目光擦过她绯红的唇,口中却说:

    “下次不许吃了。”

    尤莉立马睁开眼,万分遗憾道:

    “为什么啊?真的很好吃的。”

    “不许。”

    “……我一周吃一次?”

    “不行。”

    “那半个月?”

    “不可。”

    “就一个月!不能再多啦!!”

    “……啧。”

    虽然卡厄斯依然紧紧拧着眉头,但尤莉凭借自己多年驯龙经验,很清楚这是一个默许的表情。

    于是她大着胆子,用自己刚吃过螺蛳粉的嘴亲了他一下。

    “嘿嘿!”

    “……你开心什么?”

    “看你好像很不情愿的样子,突然就有一种浪荡少年调戏良家妇女的感觉。”

    摸着良心,还蛮爽的。

    卡厄斯:“……”

    两人就这样一边研究吃的,一边旅行,大部分时间都是很风平浪静开开心心。

    只不过,偶尔他们的行踪也会被一些国家的国王探查到,脑子正常的国王,通常会恭恭敬敬地邀请他们去王宫做客,顺便打听一点他们的目的,脑子不正常的,任凭尤莉再礼貌解释他们只是在旅行,他们也会认定尤莉是在搞什么阴谋的。

    并且还派遣暗匿者来刺杀他们。

    当然,这些人都被卡厄斯烧成了一把灰。

    有时对方会借机挑事,以此为理由向卡塔西斯发出声讨,掀起战争。

    但很快他们就会收到梅露的消息,称她“一不小心”就杀到了对方王都,要不要顺便就直接打下来算了。

    尤莉虽然很迷惑“这也能随便杀进去的吗”,但回信的时候还是答复:

    那就打下来吧。

    于是卡塔西斯的版图逐渐扩张,等到尤莉和卡厄斯为期一年的旅途结束的时候,卡塔西斯已经成了与法里斯兰帝国并列的超级大国。

    从前在海岸边,建立起高耸石墙,以拒绝从卡塔西斯而来的偷渡者们的国家,如今都纷纷拆除石墙,恨不得能从卡塔西斯多招揽一些富裕的商人去他们的国家投资。

    港口全部对卡塔西斯开放,税收也放得极低。

    那些不相信卡塔西斯如今繁华景象的人们,在亲眼见识到那翻天覆地的变化后也终于重整了世界观。

    如今的卡塔西斯无论是疆土还是实力,都当得起帝国之称。

    “是时候该给我们的女王,一个风光的加冕仪式了。”

    乔托发起这个提议的时候,大家这才想起来,虽然大家都认可尤莉身为卡塔西斯女王的身份,但其实,她连个正式庄严的加冕礼都并未举行。

    “为什么没有加冕?”

    卡厄斯微微蹙眉,询问着下面的大臣们。

    这些大臣们都是尤莉当上女王之后才逐一选拔上来的,哪里知道原因。

    只有乔托,犹犹豫豫地说:

    “您……不记得了?那个时候……您刚被光明神与黑暗神封印啊……”

    可以依靠的恋人被在地底长眠。

    沉重的冠冕落在了她一人的头上。

    那时候的尤莉望着外面的连绵大雪,怎么会有心情举行声势浩大的加冕礼呢?

    卡厄斯想起这件事之后,沉默了一会儿。

    “那这一次,要办得稍微热闹一点。”

    乔托拍拍胸脯,心说这个他早就想好了。

    今日不同往日,现在的卡塔西斯帝国国力强盛,他们去年帮助精灵们重建圣地布里德灵顿的时候,还挖出了一座矿山,从里面挖出了各种名贵宝石。

    精灵们大方地分给了卡塔西斯一半。

    乔托拿到以后,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给尤莉制作一顶女王的冠冕。

    但任凭乔托为尤莉的加冕礼设想得再如何豪华,当加冕日到来的那一日,整个城镇的人们涌上街头,在广场为女王的加冕而庆贺之时,他们抬起头,不约而同地在白日晴空看到了真切的神迹。

    耀眼日光下。

    美丽的圣灵从神国走下,从空中洒下漫天粉白色的花瓣。

    音乐之神为人界的女王抚弄竖琴,艺术之神为她吟诵歌咏诗,宴席之神带来无数神国酿造的美酒,季节之神将瑟缩的秋日装点成繁华盛放的春日,就连海国之神也从深海而来,为她奉上昂贵的贺礼。

    “是神——”

    “神降临了——”

    “诸神的时代又到来了啊——”

    卡塔西斯帝国的子民们震撼不已,但却不是所有人都在向这些神祇下跪,他们许多人并不信仰神祇,更多只是为这一美妙神圣的场面而心潮澎湃。

    众神重新大地。

    是为了庆贺他们的女王加冕。

    手持权杖,头戴冠冕的尤莉站在长阶的中央,昂着头,诧异地看向这些从神国而来的神祇。

    “恭贺您。”

    命运女神率先落地,向尤莉俯首行礼。

    “尊敬的神后陛下。”

    ……神什么玩意儿?

    尤莉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片乌泱泱朝自己下跪行礼的神祇们,而在那之后,银发银袍的创世神缓步向她走来。

    “你……重建神国了?”

    “嗯。”

    尤莉还是觉得有点突然,结结巴巴地问:

    “为、为什么突然想起来要重建神国?你之前也完全没和我提起啊……”

    “想到你的加冕礼需要奏乐,就先创造了音乐之神,后来想到又需要有人歌颂唱诗,就有创造了艺术之神,季节也该变换一下,还需要圣灵准备一些琐碎的事情……不知不觉,就成了你看到的这样。”

    “……好家伙,神国还成了为我建立的了?”

    原本只是一句吐槽,然而卡厄斯认真地扫了她一眼:

    “可以这么说。”

    因为有了她之后,他本不需要再刻意创造一个神国来打发时间。

    不过也是因为有了她,所以他想要将更好的,这世间该有的一切美好,都创造出来,供她差遣使用。

    凤凰奥利躲在长阶尽头的王座上,焦急地提醒尤莉该继续进行仪式了,尤莉这才从怔愣中回过神来,继续往上走着。

    她仿佛还在困惑,因此走到最后一阶台阶的时候,忽然被绊了一下,一只银光闪闪的高跟鞋从裙摆底下掉了出来。

    乔托:!!!

    众大臣们:!!!!

    这可是女王的加冕礼,庄严得不容许一丝差错的!

    尤莉正紧张得想要偷偷用神术抹除她的这个小错误,下一秒,就见那银发神祇亲自弯腰为她拾起了那一只掉落的鞋。

    众神在他身后讶然注视。

    臣民们也忍不出抬头张望。

    然后他们就见,那位尊贵的、仿佛不该沾染上丝毫尘埃,更不可能为谁而弯腰的神祇,半蹲着为那坐在王座上的女王穿好了那一只鞋。

    穿进去的时候,尤莉的脚趾还很紧张地瑟缩了一下。

    然而卡厄斯的神情却随意又从容,仿佛这并不是什么不符合他身份的事情。

    “为、为什么……做得这么夸张?”

    她目光困惑而又茫然。

    似乎完全不明白这盛大的加冕礼,这诸神的见证与恭贺,都是为了什么。

    他起身,高大挺拔的身影笼罩她。

    神祇微凉的吻落在她的手背。

    “因为,他们是我的信徒。”

    “而我是你的信徒。”

    你是神祇永恒的信仰。

    我的诞生,或许正是为了被你所救赎。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