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9章 正文完结

作者:叶猗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无法理解你们之间的关系。”

    许久之后, 那个机械生物这样说道。

    “很正常。”

    苏琳摊开手,“无法理解你是怎么做出那种模拟世界——”

    “那不是我做的。”

    它用那种毫无感情的声音回答:“们每一个个体都存储着不的信息副本,为了某个特定的目标,只负责一部分网络的运作和维护。”

    苏琳:“但你能理解它的构造和运行原理吧?”

    “这是一个愚蠢的问题。”

    苏琳:“所以你试图理解我们的情感, 挺愚蠢的——所以你的计划失败了?”

    其实她也没完全弄清对方的计划到底是什么。

    从先的对话来说, 无非是想要破坏他们俩的感情, 具体通过哪种方式就不好说了,不过无论怎样结局都是反效果。

    苏琳倒是还想和它多哔哔几句, 鉴于她现在已经不怕再被丢进模拟世界——直接释放能量给那东西炸得稀烂就好。

    然而, 还没等她开口,眼前再次腾起白“色”的光幕。

    数据链条组成的墙幕闪闪烁烁,那群机械生物被包裹其中,很快就被白光吞噬,传送到别处去了。

    苏琳若有所思地侧过头。

    苍茫虚空里浮现出一个又一个的能量光圈。

    那些传送门里, 慢慢游出猛禽般的重型星舰。

    一座座恢弘而阴森的巨舰组成了威严阵列,周边环绕着各种型号的驱逐舰,所有的战船都蓄势待发, 似乎准备大干一场。

    她挑了挑眉,“要打架的, 为什么刚才没拦着它们?”

    就直接让它们跑了?

    利伽似乎不怎么在意,毕竟那个种族是他无法吞噬的硅基生命, 他暂时似乎也不太想拓展食谱。

    “有些人享受追猎的快乐。”

    空中有几道虚影闪动。

    “毕竟它们所使用的传送方式虽然有些奇怪, 但是有迹可循的。”

    红皇闪动着薄薄的膜翅,头顶的触角在空中晃动,像是在搜寻猎物。

    紧接着,魔眼纤细窈窕的身影浮现出来。

    牠的金发在虚空里似乎流淌着微光,那双红榴石般的眼睛亮得惊人, “希望能爱上一个人——当然他或她最好也爱着。”

    利伽:“希望你们暂时离们远点。”

    魔眼:“?”

    魔眼:“其实不是在和你说——不敢相信你会说出这种。”

    高等虫族们面面相觑。

    虫神完全不觉这有什么问题,“们是久别重逢的恋人,这是我们的时间,不敢相信这还需要解释。”

    高等虫族们惊触角都要掉下来了。

    魔眼似乎想说些什么,最终词穷了,“好吧,好像没什么问题,抱歉。”

    妖蝎默默望天:“早说了他很小气,而且愈演愈烈。”

    先知好像轻轻地叹了口气,“总有人就喜欢这一口。”

    苏琳重重咳嗽了两声,“阁下们?几个月不见你们全都变成这样了吗?”

    “你以为是谁的错。”

    魔眼满脸你自作自受,“别忘了们的情感来源就是你——而且你现在可以随意使用我们的力量,其实扯平了。”

    苏琳:“是啊,不能退款的那种。”

    魔眼:“——所以究竟是怎么回事?”

    苏琳:“有一个种族观察着各个宇宙,它们,或者说它们当中的一部分人,讨厌整个虫族,于是它找到一个虫神,设了一个陷阱把他困住,在他意识到那是陷阱并且它打碎之,又找到他的女朋友,想给她看看那个虫神的真面目——”

    妖蝎:“善妒又小气?以为你完全知道了。”

    苏琳差点笑出声来。

    不过利伽淡定无以复加,好像根本不是在被下属进行攻击,他感觉到女朋友投来的目光,满脸无所谓:“的反应说明那不是真的。”

    魔眼看向妖蝎:“你可以试试让她喊你的昵称,保证你会感应到死亡的气息。”

    后者微微摇头:“知道那是什么感觉——不太想再经历一次。”

    苏琳:“咳咳,反正就是我被投放到一个模拟世界,然后我出来了,具体发生什么就不说了,怕被你们吐槽太狗血了。”

    高等虫族们再不是毫无表情的吐槽了,至少眼神都生动了许多。

    “你知道们能感觉到你——当你情绪波动很强烈的时候,大概能猜出来发生了什么。”

    魔眼小声说:“想想当年我们初次见面,你还给们解释什么是烂俗狗血——”

    利伽什么都没说。

    魔眼却像是忽然被掐住了脖子,“——给他解释,是说,给他解释,们只是听众。”

    然后他们就被利伽轰走,带着浩浩“荡”“荡”的舰队,去追击那些逃走的机械生物了。

    其实杀死它们也没什么意义,毕竟它们在某些黑科技的应用上超过虫族。

    不过虫族们乐意干架——以及虫神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愿望,某种程度上说他们也解放了,而且集体升级了。

    于是又剩下他们两人。

    苏琳其实很想笑,然而男朋友的表情依旧平静,看上去帅天怒人怨,她反而不好意思吐槽了。

    “所以,真正的历史是怎样的?”

    苏琳开启了新话题,“猜,“潮”汐号早早离开了,特罗索偷猎者还在活动?那两艘灭星舰呢?”

    “特罗索人和魅影族的战斗持续了一段时间,所有星球都被毁灭了,”

    利伽进入了有问必答的模式。

    “灾岚感受到了们,它开始四处破坏,就像是疯了,最后,魅影族的船进入了它的核心区域,指挥官引爆了所有的超物质反应堆。”

    这听上去十分有大片效果,然而重点是,魅影族和特罗索人都不知道,这个发疯的星云团对他们其实没什么兴趣,他们最多是被殃及池鱼的倒霉蛋。

    阴差阳错之下,灭星舰才能穿过那些闪电触须、抵达灾岚云团的核心位置——如果换成虫神们做样的事,早就被抓住吃掉了。

    灾岚被炸得遍体鳞伤,虫神们趁机蜂拥而至,像是嗜血的蚁群,将垂死的猎物蚕食殆尽,然后得到了它的能量。

    牢笼皆尽损毁,唯一的天敌彻底死了。

    虫神们就像是一群挣脱缰绳、冲出围栏的凶兽,开始肆无忌惮地在宇宙里巡游。

    在这个过程里,他们目睹了各个智慧种族互相残杀——当那些人发现他们时,毫不留情地发起攻击,然后他们再进行屠杀式反击。

    虫神到了灾岚的能量,在多年的战斗之后,他们释放的能量过多,又重新形成了灾云——这次不再是智慧生物了。

    很快,整个宇宙都变成了死寂的废墟。

    虫神们也兜兜转转重新相逢。

    其实他们从不合作,不需要这么做。

    “但是,那时候们都有自己的经历和感受,有了自己想得到的东西。”

    于是他们合作了,通过某种方法——是虫神里面某一位擅长此道的僚琢磨出来的,献祭了整个宇宙的生物,让死渊以诞生。

    并且最优秀的那些战士们重新在死渊里复活。

    “们,九个虫神,都向整个种族——是的,种族,不是族群,分享一部分自己的能力。”

    利伽慢慢地解释着,“譬如说最初没法自行繁殖,但是我到了口口的力量,因此我可以生育了——高等虫族们同理。”

    高等虫族们是率先被虫神力量影响的群体,就像魔眼很早就沉溺于嗑cp的快乐。

    苏琳听得津津有味:“而你象征着虫族的情感与精力——你恋爱的时候,其他虫神什么感觉?”

    “他们不是我的眷族,他们可以分享我的能力,可以选择是否得到这些。”

    利伽并不怎么在意,“如果他们觉这种情感方面的进是没有意义的,那么他们可以拒绝接收。”

    就像邮箱里的自动归类一样,想要的进入收件箱,不想要的进入垃圾箱——什么时候想看再说。

    苏琳觉非常神奇。

    利伽:“接下来想做什么?学习一下怎么在不的宇宙里穿梭?”

    苏琳眼睛亮了:“好啊。”

    表面上看,似乎是因为她决定为他献身,所以她就能使用那些虫族的力量。

    然而重点并不是她做了什么,而是那一瞬间

    她心里强烈的爱意和情感。

    这才是促使她做出那种举动的原因。

    从那一刻开始,她就到了这个族群的全部力量,不仅是因为她爱着虫神,是因为模拟世界之外的虫神样被打动了。

    那么重点究竟是她真正爱他,还是反过来——这两者哪个才是决定她某种意义上成为另一个虫神的关键因素,是个很复杂的问题。

    不过,苏琳其实能大致理解这其中的关节。

    两者是互相影响的,就像是她最终决定为他赴死,是被他的行为所打动。

    现实世界里的利伽完完全全爱上她,是因为感应到她的爱意并为之触动。

    究竟是谁先影响了谁,未必有一个固定的答案。

    “这两者都是吧——如果你不爱我,很难爱你。”

    结束了短暂的教学之后,利伽在她试着协调能量的时候,随口说了一句:“大概还要向你讲一个简短的故事。”

    “等等。”

    苏琳也猛然想起来自己有一件事没告诉他。

    “先来,其实一直想给你说,不是那个世界的人,好像是被一辆闯红灯的车撞死了,嗯,不知道到底死没死,但没系安全带,觉可能是——”

    利伽微微挑眉,“知道。”

    苏琳:“?”

    “你即将死去的时候,你拉进了另一个宇宙,就是那个‘小说’所描述的世界。”

    他想了想,“事实上,那并不真的是小说——只是我将高维之眼分享给你,让你能看到这个宇宙里的某些未来,那些和你的身体相关的未来。”

    苏琳:“而你还恰好选了一个和名、容貌相似的身体——等等,但以为那是小说?为什么?”

    “哦,是因为找到这个身体,才选择了这个世界,而你身体的一个所有者,在不久后也确实会死去,就像你所看到的‘原着’内容一样——只是让这个结果提发生了。”

    他风轻云淡地说。

    “至于你为什么以为那是小说——那能让你最快接受这些信息,是你大脑自我选择的某种保护机制,否则在你从未接触过这个领域的时候,忽然看到未来,你可能会怀疑自己疯了。”

    苏琳:“这个我猜到了,是说你为什么选了,顺便,这问题没有指责的意思,毕竟你救了的命。”

    “看过你的作品集,那是在我想要了解人类文的时候,比较早期接触的艺术作品之一。”

    苏琳非常震惊,“你想要——等等,你不应该率先选择那些大师的作品吗?”

    “想要挑选一个可能愿意考虑与我建立关系的对象,虽然我不介意年龄,但至少应该是未婚单身的活人吧。”

    好吧,这范围就缩小太多了。

    而且这家伙似乎还不具备真正穿越时间线的能力,大概率不能和古人谈恋爱。

    苏琳:“——说的是了解人类文,通常都从那些更加着名的作者开始,没想到你指的是要和作者本人恋爱。”

    “试着从那些表达里看到你们的情感和灵魂,而你是——感受到的内心最热烈、最渴望感情的人。”

    这不一定是个褒义的描述。

    苏琳也知道那时候自己的状态,“嗯,那时候确实很孤独,父母不在了,的狗走了,甚至想过走遍想去的那些地方之后,就找个风景优美人迹罕至的地方“自杀”。”

    “所以你将你的影集命名为‘漫长的告别’?”

    “差不多吧。”

    苏琳不太确定地说,“但那只是一个想法,可能第二天吃到美味的时候,就忽然觉这个计划要推迟了——生活里还是有很多能吸引的东西。”

    她也从不期待别人能理解自己。

    就像魔眼曾经说过,有人为了爱人而死,有人为了自己活命能牺牲爱人。

    不必去纠结对错是非,只是本质上说,任何人本来就不的。

    那并不是很久远的过去,再回想一下,却几乎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

    “其实活得挺好,有钱,长得算是不错吧,但经常觉最重要的那部分,始终没有被填满——直到遇到了你。”

    苏琳轻声说,“不过,说实,你可能选了一个不太正常的对象。”

    利伽“摸”了“摸”她的脑袋。

    褐发少女眯起眼睛满脸享受,仿佛一只被顺“毛”的狗子。

    “——不认为曾经有选择,你是唯一一个我想要探索的人。”

    他轻声说道,语气却十分认真。

    苏琳过了几秒才清醒过来,“真不知道是谁给你挑选的‘人类艺术家作品大全’——等等,不觉能被称为艺术家。”

    利伽对后一个问题不置可否,但是回答了一个:“阿尔什拉克认为你的作品很有趣,牠很喜欢你。”

    苏琳抬起头,“嗯?”

    黑发红眼的英俊男人还似笑非笑地看过来,“阿尔什拉克是两个人组成的,“潮”汐号的指挥官,闪磷星上的开拓者团队管理者——”

    苏琳默默扶额,“艾拉。”

    利伽还在盯着她。

    苏琳:“们就认识了几个小时!好吧,承认觉牠很不错,但牠是那个星球上最先对我展示善意的人——”

    “指挥官呢?”

    “呃,不投机半句多?”

    “你确定吗?”

    苏琳一时语塞。

    然后她在恋人眼里看到了戏谑的笑意,“等等,你是故意的!”

    利伽“揉”着小姑娘气鼓鼓的脸:“你真可爱。”

    苏琳面无表情地咬了他一口。

    “要回去一趟,海蓝帝国那个宇宙,一起吗?”

    她忽然又想起来那个机械种族,“如果真的开战,们不一定能消灭它们——你要去做点什么吗?”

    “不参与虫群与其他种族的战争,无论输赢。”

    利伽很淡定地说,“如果你想去玩一玩,那是你的事——它们很难被消灭,但是它们有自己的计划,关于它们观测各个宇宙并且制作虚拟引擎的最终目的。”

    苏琳:“是什么?”

    “它们试图修改某些现实法则,这大概是一个非常漫长的工程,如果这个项目总是被打扰,它们就该明白,不要再去轻易招惹虫族。”

    苏琳明白了,“其他人——虫神们应该向们俩道谢,虽然他们也可能不在意。”

    利伽:“是啊,有些人讨厌你,因为我们的感情会影响到他们,而那不是他们想要的东西——不过或许仅仅是现在而已。”

    苏琳笑出声来,“是啊,或许他们永远不喜欢,或许他们会遇到某个合适的人,谁知道呢。”

    至于那个机械种族,它们在某种程度上说比虫族优越,然而那又怎么样呢?

    虫神们在捕猎者的阴影中成长,从诞生之后,他们就在面临危机,这是生存进的动力。

    许多年后,他们在不宇宙的苍茫星海中穿梭,强敌和挑战不会让他们畏惧,不会让他们兴奋,因为这是他们早已习惯的存在。

    如果尚未遇到可以匹敌的对手,那只是走还不够远。

    他们即将离开这个未知宇宙的时候

    “抱歉。”

    他并没有什么歉意地说。

    苏琳歪头看着他,“为了什么呢?”

    “你和在一起之后的某些经历,某种程度上抹除了你的部分人“性”?”

    苏琳:“没关系,丢掉的那些东西,是我不想要的。”

    利伽:“这就是我所说的,当你认为它们没有意义的时候——你就变成虫族了。”

    苏琳沉默了一下,“不是那样的。”

    她回想起自己穿越后的经历,“——你看,可以因为失去牵挂而产生“自杀”的念头,却不想成为任人宰割的对象,听上去非常奇怪,但人就是矛盾的。”

    利伽倒是没觉这有什么不能理解,“关键是你能否自己做出选择。”

    “是的,而你让我有了很多选择。”

    苏琳想了想,“知道你道歉不是真心的,因为你不觉——某些道德和尊严之类的东西值得留存,但当成为虫群的一员,会在各个宇宙里穿梭,不再像过去一样整日生活在充满规则的社会里,所以重点是适应环境,这是进吧。”

    她忍不住伸手比划了一个鱼头,“就像当初在鱼缸里的你一样。”

    利伽完全习惯了这个说法,不以为意。

    苏琳:“对了,该说声抱歉。”

    另一个人“露”出愿闻其详的情。

    苏琳:“你变成会假装吃醋,会和女朋友互相吐槽的人类了,曾经至高无上的虫神堕落了。”

    利伽微笑起来,“是啊,但是我原谅你了。”

    苏琳哼了一声,“别装了,知道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能通过恋爱变强进的虫神冕下。”

    他们又交换了一个温柔缱绻的吻。

    与此时,腥红能量光丝奔腾雀跃,源源不断流淌而出,汇聚成浩“荡”洪波,汹涌翻腾着席卷了整个虚空。

    虫神们拥吻的身影渐渐模糊,消失在这个宇宙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