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3章 三千 【终章】是你的夫君。

作者:一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九婴醒来时,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掉在地上的小陶人。

    他抬手捡起,拂掉上面的灰尘,那陶人白衣黑发, 五官歪斜,若不仔细分辨, 甚至不知前后, 可以见得绘画之人“技巧了得”, 唯有陶人脚底板的一个美字,写的还算端正。

    即便如此, 九婴依然将它收进怀中, 尤为重视。

    他怀中抱着一个绿裙女子, 飞出禺渊,到了昆仑山脚下的树林中。

    昨日,昆仑山的土地公刚刚换任上岗,他原是南方的土地,首次来昆仑山看到如此白雪皑皑的美景, 正美滋滋的沉浸在其中。

    岂料土地公遛着遛着,忽然感到一股可怕的威压,他大汗淋漓, 连忙躲到树后, 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来,观摩着来人。

    那光风霁月之人, 美的令人窒息。土地公回过神来,仔细一看,那人怀中还抱着一个女子,只是女子心口处已被挖空,血迹斑驳, 还能看到根根分明的肋骨,血腥可怖,异常吓人,让土地公打了个冷颤,实在想不到何人会下此狠手,将一女子的心都掏了出来。

    白衣男子将她轻轻放在一片空地上,只见眼前白光一闪,绿裙女子的尸首化为一棵桃树,但是在一片绿意盎然中,这棵干瘪枯萎的桃树显得极为萧瑟孤寂,格格不入。

    土地公见状不禁惋惜摇头,他看得出来,那女子应是个小桃仙,但已然是死透了。

    然而下一瞬,枯萎的桃树便不见踪迹,土地公使劲揉揉眼睛,伸长脖子好奇望去,发觉白衣男子手中多了一枚种子,他弯下腰,将种子埋入土中,并施法浇了一注清水上去。

    土地公十分不解,不知道眼前的男子是在做什么,他正纳闷,耳畔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她若是有何事,你的命也不用要了。”

    土地公慌张的四下看,不知道这好听的声音是从哪来的,好像此刻只有他和远处的白衣男子。

    土地公便抬眼看去,刚好白衣男子转过身,一双星河之眸半垂,居高临下的睨了他一眼。

    土地公顿时腿都软了,他赶紧跪在地上,连连称是。

    那男子又道:“去寻灵木,寻得灵木便带到禺渊交于我。”

    听到禺渊二字,土地公双眼惊恐瞪大,俯首在地不敢有丝毫违逆。

    五体投地的跪在地上多时,直到耳边再无任何声音,土地公才敢稍稍抬起眼来,他打量了一下四周,发觉白衣男子早已离去。

    土地公这才浑身虚脱的坐在地上欲哭无泪,与他交接任务的上一届土地,分明说过那位大人不会轻易踏出禺渊,谁能想到他刚来就撞了“大运”,土地公只能拍了拍屁股,听话认命。

    ※

    小白龙已经五个月没有见到叶声了,她寻遍天界才得知,叶声压根就没回来过。

    她知道叶声是见色忘义的主儿,可没想到这回这么过分,说是去告白,眼下成没成功也不知道,连个招呼都不打,直接人间蒸发。

    小白龙思来想去,她也不好去禺渊打搅人家二人世界,总想着可能下个月叶声便回来了,结果一个月接着一个月,眼看着又过去了七个月,足足等了一年的时间啊,放在凡间那可就是三百多年了!小白龙实在气不过,心里十分不满叶声有了男人便忘了朋友。

    终于忍无可忍,小白龙决定去禺渊敲打一下她,顺便把人抓回天界陪她玩上几个月。

    站在昆仑山巅时,小白龙朝下观望,头上的两只龙角冻的打颤,她竟不知道这山巅之上如此寒凉,下面还有呼啸不绝的风声。

    小白龙寻人心切,她又是龙身,怎会怕这些,说一不二的便跳了下去,站稳落地后,眼前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她不得不施法汇聚出一道发光的水球置于头顶,这才看清了禺渊的全貌。

    两个字,荒凉。

    可以说跟传闻中一模一样,这里便是个不毛之地,寸草不生。

    小白龙看了一圈,连叶声的影子都没看到,她走了两步,脚边踢到了什么东西,小白龙立即低头查看,原来是一个木牌被她踢翻了,她弯腰捡起,看着上面熟悉的字迹——

    九婴大人的桃树(叶声打理的)

    小白龙一瞧,怪不得熟悉,这不是叶声丑不拉几的破字吗,可是她四下打量了一番,并没有看到什么桃树,转念想起禺渊之下是没有活物的,便将那莫名其妙的木牌插回原地。

    小白龙一头雾水,她只能去问眼前那条知道她来,却连眼睛都没睁开的巨蟒。

    “咳,那个,叶声在哪?”

    小白龙有些底气不足的问,她虽知道自己如今与九婴同属于凌驾在三界之上的存在,可好像曾经凡间的经历给她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小白龙对九婴总有一股若隐若无的惧意。

    黑色的巨蟒闻言睁开双眸,金色的瞳孔内闪着微光,他眼神看向一侧的地面。

    小白龙跟着看去,只见空旷的地上摆着一个小陶人,她拿起来查看,确定道:“是叶声画的,她人呢?”

    巨蟒却半垂眼睑,始终不语。

    小白龙心头有股不妙的感觉,她握紧手里的陶人,深吸口气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她到底在哪?”

    九婴闻言,漠然开口:“已身陨。”

    小白龙心跳停了一拍,瞳孔骤缩:“何时的事?”

    “一年前。”

    小白龙顿时心中怒火攀升,声音发颤:“她的命对你来说,便如同草芥不值一提?身亡一年的时间,你竟不闻不问拒不相告,我若是不来此地,恐怕要一直被蒙在鼓中!我当真替她不值,叶声待你真心实意,你却连护都护不好她,她究竟是倒了什么霉,偏偏喜欢上了你!”

    九婴沉默不语,亦不反驳。

    小白龙见状更是气的浑身发抖,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直接化身为龙,龙尾拍打着地面,整个禺渊震颤不已,一道深不见底的裂缝蜿蜒于地面。

    “你不说话便是默认了?早便知道你冷情冷意,叶声身亡你还能在这里安睡,你有心吗?便是牲畜都比你的心热!”

    小白龙怒极,听闻叶声身死,她已是抛开了全部,准备与九婴大打一场,若不争个你死我亡,都咽不下心中那一口气。

    九婴却依然不为所动,任凭小白龙如何谩骂于他。

    小白龙也懒得再搭理这个无情寡义之人,她直接动手,一道道法术朝着九婴袭去,白龙腾空飞起,张开龙嘴喷水而出,水流激涌,将禺渊的地面砸出一片深坑,她丝毫没有手下留情,使出了全身的力气。

    而九婴竟毫不还手,亦不闪避,蛇身皮开肉绽,血流如注,他被击飞在禺渊的墙壁上,庞大的蛇身靠墙滑落,狼狈不堪。

    白龙惊诧停手,气道:“你这是何意?怎么,现下才来悔过不成?”

    九婴嘴角渗血,他缓慢抬起头来,金色的瞳孔内神情坚定:“你若出了气,便再静候三千年,自会有答案。”

    小白龙不解:“什么答案?”

    九婴却不再多言。

    小白龙心头愤愤,第一次为自己的智商堪忧,但她细细琢磨了一下九婴的话,难道他有办法能够救活叶声?毕竟听闻过上古凶兽九婴可不止一条命。

    怀着疑惑的心情,小白龙尽力平息下怒火,她如今只能选择相信九婴,而她自己定然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只得威胁道:“我信你一次,若是三千年后见不到她,我便是荡平禺渊与你同归于尽,也要替叶声报仇!”

    小白龙撂下狠话,全然不顾九婴听与不听,飞身离开禺渊时,龙尾横扫,再度将禺渊的地面震了个稀碎。

    九婴见她离去,也不管身上的伤势和禺渊的一片狼藉,他用蛇尾卷起地上的木牌和小陶人,护在身旁,然后伏下蛇身,继续闭目沉眠。

    ※

    三千年后。

    昆仑山的土地公近日特别繁忙,因为山脚下那位大人种的桃树,今年终于开花结果了,他一边要打理着这棵金贵的树,令它免于风吹雨打,还要一边寻找百年才能孕育一尺的灵木,可比其他的土地要累上不少。

    土地公也不敢有丝毫抱怨,他兢兢业业的带着灵木去往禺渊,将其全部奉上,并恭声告知道:“大人,山脚下的桃树结果了。”

    黑色的巨蟒闻言,睁开金色的瞳孔,转瞬化为人形,一袭白衣黑发如墨,他一句话未说,直接飞身离开了禺渊。

    土地公还跪在禺渊的地上糊里糊涂,他心头疑惑,不就是一棵普通的桃树结了果子吗,那位大人为何急匆匆的赶去?

    而昆仑山脚下的树林中,九婴抵达时,那棵结果的桃树已经不见了,转而坐在地上的是一个看似只有五岁大的女童,绿色的衣裙裹着圆滚滚的身子,她坐在那里像是只小胖猫,睁着一双圆润的大眼,好奇观望着四周。

    在见到九婴时,女童一双眼都泛起了明亮的笑意,她伸出两只胖乎乎的小胳膊,冲着九婴的方向奶声道:“爹爹!”

    九婴:……

    九婴缓步上前,半蹲下身,难得没有什么情绪的面容呈现了几分放松和欣愉,他对女童说道:“我不是你爹爹。”

    女童眨眨眼:“那你是谁?”

    九婴顿了片刻,才道:“是你的夫君。”

    女童微怔,咧嘴甜笑:“夫君爹爹!”

    九婴僵了一瞬,无奈摇首,他长臂一揽,单手抱起眼前这个令他头疼的小童,转身走进昆仑山深处。

    两人远去的背影被夕阳拉长,山谷间隐约回荡着他们的对话。

    “夫君是什么?”

    “夫君是永远和你在一起的人。”

    “你会永远陪着我?”

    “嗯,伴你一生。”

    “那太好啦,夫君爹爹!”

    “……别喊爹爹。”

    “为什么,夫君爹爹?”

    “……”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