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83章 掉落吧,马甲

作者:君幸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喧闹的背景仿若被摁下了暂停键。

    一时间,空气寂静得可怕。

    半长的黑色假发被扯了下来,她并未带发网。

    所以一头真正的缎子般的长发,便在稍微迟疑之后,如水般滑落下来,披散在她的肩头。

    大家此时并未想象到更多。

    【啊……怎么回事假发啊】

    【我靠?女装大佬?原来许率是长发吗?发质比我好多了】

    【???】

    大家的发言显得有些傻乎乎的。

    直到许绿从有些愣愣的主持人手里拿过话筒。

    “抱歉,有些事情我必须要向诸位澄清一下。”

    脱口而出的,依旧是好听的少年音。

    屏幕前的简丽心里松了口气。

    而她身边的李元傅等人却仿佛被摁下了暂停键似的。

    一个个一瞬不瞬地盯着许绿。

    而台下的观众们同样。

    大家有些搞不清楚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所以大家一致地保持了寂静。

    可某种山雨欲来的感觉,却越来越强。

    但一切好像又只是他们的错觉。

    直到第一声嬉笑从人群中出现――

    “许率!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这声调侃唤回了大家的思绪,现场重新恢复了热闹。

    “对呀,说罢说罢,我们都听着呢。”

    “有什么事比成为fmvp还重要?”

    直播前有人从呆愣的状态回过神来。

    可韩吝却紧紧盯着画面中的“少年”,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某种猜测在他的脑袋中炸开,他莫名有些口干舌燥。

    狗三窟:“原来狗包子是长头发,果然,冠军都是有点奇怪的小癖好的,但还蛮好看的。”

    狗三窟傻傻地对着观众们道。

    而郁留则眯起眼睛,声音一如既往的磁性好听。

    “长发啊。”

    “节目效果正好。”

    就在弹幕预备【哈哈哈】的时候,许绿再次开口了。

    “抱歉,其实我不是男生。”

    “澄清一下,我叫许绿,性别女。”

    轻柔软糯的女孩子的声音,如同错觉一般,传到了所有直播间观众、在场的职业同行、粉丝、主持人、以及工作人员的耳朵里。

    也正当着镜头的凝视,她上前一步,且低头揭下了自己的口罩。

    “许绿,春风又绿江南岸的绿,不是效率的率。”

    不知哪里来了一阵风,也许不是风,是她头发过于柔顺让人产生了错觉。好像有风吹过一般。

    “很抱歉拿了冠军奖杯,还拿了fmvp,以一个女孩的身份。”

    她笑了一下,有人倒抽一口凉气,手机砸到了脸上。

    明明是谦卑地在道歉,笑也很淡。

    可莫名的,给人一种极其倨傲的感觉。

    和齐放一个队伍的lan正喝着水,看到许绿摘下口罩,一口水不上不下,呛到了气管里,他猛烈地咳嗽着,耳朵的脸颊呛得通红,眼珠子却安了指南针似的,紧紧地盯着屏幕里的女孩子。

    同样盯着的,还有他身旁的一排人。

    确实是个女孩子。

    肤色清透,好像稍不注意就会隐没在曝光过分的背景屏幕中,唇红得过分,椭圆形的猫瞳带着宝石般的质感,可是哪里变了味。

    太漂亮了,lan见过很多妆容精致的女孩子,可这么直白地觉得漂亮,却是第一回 。

    就在他看得入神的时候,他脑袋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

    “这是许率?”

    “卧槽,这是许率???”

    等他回神的时候,周围已经一阵兵荒马乱了。

    有人从许绿的话中清醒了过来。

    “我艹……??”

    “许率怎么会是女的?骗人的,今天是愚人节吗?”

    “我不信,他之前明明用的男声说话,还一直是短发……”

    有人自言自语,有人拉着身边的人试图推翻已然被甩到他们面前的事实。

    “如果是真的,那我是不是被骗了?”

    有这样的言论开始出现,可声音不敢太大,说话的人紧紧盯着屏幕中的“女孩”,语气越来越弱。

    “抱歉。”

    少女向众人鞠了一躬。

    态度良好得让人有一瞬间的恍惚,她好像并没有做错什么G。而那些曾经被许绿摁在地上锤过的职业选手们,脸色忽青忽白。

    齐放等人呆若木鸡。

    “从今往后,我知道你们有些人会开始恨我、讨厌我、诋毁我。”

    “我提前接受了这个事实。”

    “不过我不觉得只有男生才能打职业。”

    “至少在我说这句话之前,我拿到了这个。”

    她动作轻微地指了一下许燕北手里捧着的东西。

    两个沉甸甸的奖杯。

    “再做一次自我介绍――”

    “我叫许绿,性别女。”

    “以及,抱歉。”

    她表情有些遗憾和伤感。

    似乎在和她曾经的身份――许率,进行最后的告别。

    不过更多的,是某种平静的果敢。

    灯光打在她身上,她被万众瞩目。

    实际上,她比许燕北捧着的那两座奖杯,更加刺目一点。

    时间似乎又暂停了那么一瞬。

    短暂的延迟过后,所有人沸腾了。

    可直播前的狗三窟瞪大了眼睛。

    郁留正说感谢礼物的话,却长久没了后文。

    而爱圆和徐风的讨论也戛然而止。

    直播前的简丽,身体陷进了办公椅里。

    她可以想象到事情已经在往她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了,但是她想象不到事情会不受控制发展到那种程度。

    这下,好了。

    某位哲人说的好,世界上最能快速表达人类强烈爱憎情绪的话,实际上还是脏话。

    于是无数人对着许绿那张带着点笑,看久了还让人脸红的面孔,吐出了慈祥的字眼。

    【这个瓜……是瓜星还是星瓜?我表示有点难以下咽】

    【……66……………】

    【但是,你们不觉得熟悉吗?许绿,你们仔细想想】

    【有人知道创阁的绿从天降吗?她们好像长得一模一样,名字也一模一样】

    好像是的。

    绿从天降也叫许绿,而且也长这个样子。

    当初在热搜上挂了几天几夜的她,在视频里和下面的媒体人说话的神态,几乎和现在站在赛场上的她如出一辙。

    淡定、平静,且强大。

    好像她的心理承受力远比她这个年龄理应呈现出来的心理承受能力高很多很多。因为这么做了,所以也给人一种感觉――

    哪怕遭受骂名好像也没关系。

    她不会在乎这些。

    她只是做着自己觉得对的事情而已。

    “这死孩子……”有许绿的粉丝在屏幕面前喃喃出声。

    但骂声不会因此而消失。

    她准备好迎接了。

    “更多具体的解释我会在之后的直播提及,今天就到这里吧。”

    她仿佛看不见下面呼之欲出的指责和某些憋得通红的脸。

    许燕北脸色铁青,一下台回到休息室,便把两座奖杯重重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欺身到许绿面前,眼神黑得像墨。

    “你为什么这么做?”

    许燕北咬牙切齿:“你就这么想早点离开我们队伍么?”

    其他人一言不发。

    许绿轻轻推开许燕北捏成拳头的手:“我早就说过了。”

    “我会做的。”

    “而且我为什么不能在hope继续呆下去。”

    “我为什么要走?”

    少女歪了歪脑袋,柔软的双唇吐出好听的字眼,许燕北由于太急,一时间忘记了许绿现在已经彻底恢复成了女生的这个事实。

    当下愣了一下,然后脸飞快的红了。

    他朝后退了两步,道:“他们肯定会让你退出的。”

    “黑粉。”许燕北下意识回答。

    他指的是舆论压力。

    许绿摇了摇头:“这不重要。”

    “如果公司要与我解约,那另说。”

    虞在不远处看着许绿,忽然开口问:“这就是你当初参加比赛的目的吗?”

    许绿有些疑惑:“什么?”

    “你想改变比赛的体制。”

    虞鸵徽爰血。

    “你怎么会这么想?”

    “我当初过来不过是个乌龙。”

    “至于现在这么做……你可以把它归结为,我不太爽了,所以得做点什么。”

    少女喝了口水,“至于队伍解散的事情,就算没有我……”

    赵朝新忽然闷闷开口:“不能没有你。”

    李元傅也道:“如果没有你,我们要拿到冠军,估计还要等几年。”

    谁也不想许绿离开。

    许绿却觉得她并不会离开。

    联盟会这么笨吗?

    拿到奖杯的当天晚上,许绿的各个社交直接爆炸。

    包括但不限于她的微信、饱爷爷的微博、绿爷的微博、qq,以及燕清大学的学生论坛。

    许绿和绿从天降还有许率串号了。

    她们是同一个人。

    这比单独知道许率是个女孩子这一消息,爆炸度翻了n倍。

    而谢域当天晚上,坐在书桌面前,用电脑浏览着“许率”以往打比赛的视频。

    他的表情有些呆,手法也有些僵硬。

    他总算明白了,许绿之前说的“你会知道的”是什么意思了。

    这天的下午他接到了夏佐急急忙忙的电话,夏佐向他分享了这个关于许绿的爆炸性新闻。

    夏佐当时的语气也是有些惊惶的。

    “怎么会是许绿呢?我之前一直看联赛的,我只觉得他们两个同名同姓而已啊。”

    “为什么会是她……”

    夏佐的话还没说完,谢域便挂断了电话。

    然后他回到房间开始搜索关于“许率”的一切资料,从下午,到现在,他一直都在看。

    她在打职业。

    那么高中寒暑假她莫名的消失,这次没有回家过年,以及之前出现在南城的直播中,似乎都解释得通了。

    点开播放键。

    少女穿着黑色的队服,运动鞋,头发披散开来,口罩也脱掉了。

    面对璀璨的灯光、喧哗的观众、飘扬的彩带,她指着身旁队友的两个奖杯,微微勾了勾唇。

    那的确是她。第一次,谢域觉得眼睛有点干涩。

    或许是盯着电脑太久了,又或许是视频里的灯光过太过耀眼。

    他闭了闭眼,想着这一切发生在许绿身上的事情,思维不禁有些凝固。

    这到底是……怎样的变态?

    她就不能做点正常人能接受的事情吗?

    谢域倒是遗忘了一点。

    当他这么想的时候,他已经开始接受许绿做的这一切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