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84章 典范

作者:君幸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变态是不需要人们去理解的。

    比如许绿这种。

    许绿回不完大家的消息。

    只能顶着热搜第一的压力,在微博上以饱爷爷的账号发了一条新的公告:【本人一切平安,感谢关心】

    一声平地惊雷,就直接以这样一种方式结束?这像样吗?

    一切平安?这不遂那些想弄死许绿的人的愿。

    【一切平安?你去死吧,大骗子,粉转黑】

    【这就是联盟第一绿法师吗?爱了爱了,这个时候谁想知道你的平安啊】

    【你骗了粉丝们这么久,你真的别平安了吧】

    那些预备见风使舵的人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出现在了这条微博的评论区下方。

    这样回的,大部分是那些向来看不起女玩家的男玩家。

    在他们看来,联盟并不需要女生,许绿使出这一招,来了个偷天换日,无疑是犯了众怒,就算……她技术真的很牛逼,不对,特别牛逼。

    这些人也不算是许绿的粉丝,平时便是恶臭的那一伙人,其中也有些暗暗憎恨许绿的职业选手的小号。

    只不过这群人没想过,他们这么大张旗鼓的出击,引来的不是众人的认同,反而是――

    【楼上厌女癌?我就是许绿粉丝啊?我怎么没有粉转黑,症状也没你那么严重?】

    【你说你嘛呢?首先许绿道歉了,其次,她确实骗人了,但人家凭实力拿了世冠的奖杯,官方发的年度比赛fmvp,而你算什么东西?】

    有一种生气,大概叫做,我们粉丝可以生气,但是外人想泼脏水,得先问问我们的意见。

    自家人吐槽和外面的人骂街能是一个层次。

    在知道许绿是女生之后,确实有些人心里空落落的。

    有什么比知道自己粉了这么久的主播,现在却忽然被告知性别都是假的更像晴天霹雳呢。

    此前不少人都觉得许绿是一只暴躁的小奶狗,喜欢把她和不同的队友、路人组cp,满眼都是粉红泡泡。

    大家也曾幻想过,许绿解下口罩会是怎样一副模样。

    可真的等许绿解下口罩了,这一切,他们却一时间无法接受了。

    大概是一开始的那一点点抵触。

    因为评论区有很多的黑粉在骂街,所以有很多人又重新点开许绿站在台上说话的那段视频,反反复复看了好多遍。

    【我不希望听到有人说死孩子怎么怎么样,我接受她的道歉,她就是我的崽】

    【喂,那些说狗包子讨厌的,真的不是喝了醋吗?本人活了二十年,从来没觉得有一个人这么耀眼过,为什么要骂?】

    【不知道为什么,从视频回来,有点想哭】

    大概是少女站在台上的样子过于挺拔,而身形又莫名单薄。

    回想起她曾取得的那些光辉的成绩,看着评论区没由来的谩骂与诋毁,真正的粉丝只觉得心酸,以及愤怒。

    【为什么忽然因为她的性别而否定她的成就?难道身为女生,活该承受这一切吗?】

    【我也不懂,那些尽心尽力黑许绿的人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她要女扮男装直到拿到分量最重的奖杯才承认自己的女孩子身份呢】

    【我已经开始生气了】

    【******】

    【*********】

    仅以星星符号,表示各位许家军的战斗力。

    再然后,那群嘴臭、普且自信的网民,就被枪棍夹击,炮轰走了。

    并且骂不过。

    而另外一拨后知后觉得知自家太太还是职业联赛冠军的绿从天降的粉丝们,也在延迟片刻后,加入了骂战。

    【卧槽,我从幸存者作话来的,骂人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绿爷牛逼,妹子怎么了,你的人生,比小说还牛逼】

    【友军?】

    【我是书友】

    【我是她直播间粉丝】

    【朋友你好!】

    【你好!】

    两边就这么结盟了。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书粉约定好要去看许绿的直播,而直播间的姐妹们表示要支持许绿所有的书。

    而一些现实中认识许绿的同学、朋友、师长,在围观了事态的全程之后,默默给许绿这条“本人一切平安”的消息点了个赞。

    不知道什么时候,许绿这条微博下面的评论成为了清一色的――“嗨,老婆!”

    真的有人能拒绝游戏打得好,学习也棒,还会自己产粮的女孩子吗?

    ――尤其是这个女孩子还漂亮得让人脸红心跳的时候。

    约定好的直播当天,许绿久违地开了摄像头。

    她已经回到了海市,身上穿着谢采给她的一件浅紫色的夹袄。

    很好看,蓬松的白色绒毛衬得她唇红齿白――

    “大家好,你们习惯我说男声还是女声?”

    带着淡淡笑意的声音让人耳朵都有些热,无论男女。

    甚至连“嗨,老婆!”几个字出现在屏幕上,都速度缓慢。

    【阿伟去跳海了】

    【我本来想生气的,但是我好像……】

    【狗包子!狗包子!这才是你的真身吗?我啊啊啊啊!!!】

    尖叫声好像没怎么停歇过。

    由于情况特殊,很多主播也在转播她的直播。

    许绿显得比较镇定,她道:“我还有些事情,想和你们交代。”

    “先和你们说声对不起,我骗了你们。”

    少女敛下眉眼,本来还打算抬抬杠的粉丝们――

    【啊啊啊啊!你不要难过!】

    【我不生气了!老婆别哭。】

    【其实女孩子……我也喜欢(小小声)】

    【老婆贴贴】

    仅仅以长相迷惑众人的事情,显然存在。

    比如现在――

    少女抬头,语气有些疑惑:“你们怎么接受得这么快?”

    不对啊,不应该啊。

    不过粉丝这么快接受她的身份,倒也是一件好事。

    于是她把自己的之前的打算和想法都说了一遍。

    “大家应该都挺好奇,我为什么要装扮成男生参加比赛吧?”

    “其实我可以不参加比赛,也可以一直以男生的身份参加比赛,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

    “为什么大家觉得女孩子不能玩游戏玩得很好?”

    “为什么总有人以为我们女孩子玩游戏只能靠野王、射爹?为什么总是有人歧视大法师和软辅?”

    “我想知道为什么?所以我这么做了。”

    “我发现,这些都只是假想而已。”

    “因为那么多男孩子,都没打过我。”

    “所以凭什么说女生比不上男生呢?”

    “我当然是希望继续打比赛的。”“我喜欢我的队友,他们都是好人。”

    “实在不行的话,我会自己建立一个俱乐部。”

    “总不会联盟真的不让女孩子参加比赛吧?”

    大约是直播间大多都是粉丝的缘故,许绿的语气肆意了很多,而且脸上的笑容也深了一些。

    显然,她并不担心自己被封杀。

    “联盟有比我更厉害的法师吗?”

    “没有哦。”

    “我也不缺钱。”

    直播前的简丽、老蒋以及一些联盟高层的人:“……”

    颤抖的手,焦虑的心。

    为什么会有这种魔鬼?

    “对了,还有件事情我得和你们说一下,你们知道巾帼吗?”

    “巾帼让须眉这个战队。”

    少女微微笑了一下――

    “其实我就是巾帼的队长。”

    【???】

    【?????】

    【你再说一遍?】

    “以后有人想黑巾帼的话,注意一下。”

    “我很嚣张的。”

    “当然,如果有人想加入的话,也可以私信我,或者直接申请。”

    少女柔软白净的下巴陷在蓬松的绒毛里,看起来人畜无害。

    “至于绿从天降这个身份,大家喜欢《幸存者》可以去创阁支持一下。”

    事后,有人在某瓣上寻求认同。

    【有人看了许绿的直播吗?虽然我是她粉丝,但我总感觉我被凡尔赛了G(小声)】

    【什么凡尔赛不凡尔赛的,人家还没说人家的学术成就呢?】

    【装逼很好,我以后也要成为牛逼的人,然后偷偷惊艳全世界】

    【话说许绿真的好piu亮……】

    很少有人能在某瓣被夸而不被喷的,好巧不巧,许绿就是其中一个。

    如果凡尔赛分等级,那许绿应该在大气层。

    别说现实中的这些粉丝们,就连叛逆直播间的观众,都叹为观止。

    关键是人家不是凡尔赛,却胜似凡尔赛。

    这些天,许绿疯狂增长的叛逆好感值已然突破了他们的想象。

    大概世界上真的有那么一个人,活成了万众瞩目的样子,活成了叛逆的典型。

    她做了所有人都不敢做的事,却不过是随心所欲,跟着信念前行。

    三年后,许绿顺利自燕清本科毕业,但继续留在燕大深造。

    大二的时候许绿辅修了计算机专业,并且在虞偷闹傅枷拢成了一名异常牛逼的程序猿。

    由于学术上的成就太过拔尖,两个专业的教授争着让她做研究生,但是她选择了一开始的古代汉语。

    至于比赛,在暴露自己的女孩身份之后,许绿并没有被联盟逐出战队,而是如她曾经所说的那样,她成了联盟身价最高的选手。

    此后一年的比赛,许绿带领hope几人拿了当年的五连冠,然后退役了,自己开了个俱乐部,里面的人都是从巾帼中选的,爱圆也在其中。

    而hope的另外几人,都兼任俱乐部的教练。

    hope成了王者联盟传说,而新的传说,由巾帼俱乐部的女孩们谱写。

    由于巾帼和许绿的存在,联盟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女职业选手,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许绿曾经遇见过的酒会上的那五个女孩。

    她们进了巾帼俱乐部,并且在比赛中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拿到了世冠的门票。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改变着。

    至于创阁,在许绿等人的共同努力下,已然成为华国网文的龙头网站。

    这一年陈默等人毕业,而创阁拥有了自己的影视公司。

    ――名字叫创影。

    从一开始的所有人嗤之以鼻,到后来各大一线明星纷纷到创影试镜,创影不过用了短短一年的时间。

    又一年后,许绿出现在《幸存者》的电影发布会上。

    她自从退役后,便退出了直播界,但是会帮谢采做时装模特,出一些照片。

    这是几年来她第一次在公众面前露面,动态的那种。

    令人惊愕的是,她依旧美貌,甚至比19岁的时候更加美丽。

    及肩的黑发,自然垂坠下来,耳朵上坠着一颗祖母绿的水滴状耳饰。眉眼干净漂亮,眼波流转间,似温柔,又似倨傲。

    受了谢采的影响,她当下穿的是一件绿色的素色长裙,长及脚踝。

    肤色依旧很白,白的有月光般莹润质感,似乎快门的闪光,都会惊扰了她。

    记者们甚至有些怯于提问。

    “许小姐,外界都在传,您是当下年轻人成功的典范,您有什么经验分享的么?”

    许绿朝他看了一眼,小记者便呼吸轻了一些。

    “成功的典范?”

    许绿笑了一下。

    “不啊,我不是。”

    “至于我的经验么?”

    “对一切否定说――滚,有多远,滚多远。”

    但凡某些东西改变不了我,那我就去着手改变它。

    未来,好像还很长呢。

    作者有话要说:

    鸽子回来认错。

    我没有粗长,因为和家里人吵架了,闹得有些难过。

    然后之后还有番外,直播的日常啊,有趣的片段啊,还有恋爱啥的,都会加进去,不另开一本了。

    未来还很长,大家冲鸭!

    下一本写《我好柔弱啊》,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应该,嗯,会写我自己喜欢的题材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