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8章 正文完

作者:林疏放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很快就到了海城大学的毕业典礼, 季蔓早早地就起床了。

    前段时间,江执一直在忙东城项目的事,现在项目被取消了, 但是其他的一些事也接踵而来,身上的压力很大。

    JZ不是一个私人小作坊, 而是一个庞大的国际金融财团, 什么事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所以江执这段时间也一直都在处理这件事, 截止到昨天东城项目招标会结束, 这个事情也彻底地尘埃落定了。

    一直反对取消东城项目的人,也没什么办法了,毕竟JZ集团一直都是江执说得算。这件事, 就连宁嘉景都不太能理解他的做法。

    但他是知道江执是什么性子,别人也许会吃亏,但他绝对不可能。只是好不容易能休息一段时间, 又要和他一起收拾这个烂摊子。

    ……

    季蔓起床, 就发现江执早就已经起床收拾好了,坐在客厅处看着报表。

    “阿执, 我们出发吧。”季蔓朝江喊道。毕业典礼早上就结束了,下午他们则要去医院复查, 为了方便就一同去参加毕业典礼,然后再一起去医院。

    江执放下报表,抬头看向她,轻轻点了点头, “嗯。”

    季蔓看着他越发清晰的轮廓, 不禁想他这几天的工作量也太大了些。白天去公司上班,晚上回到家还要接着继续处理。

    偶然有一次,她半夜突然醒来, 就发现身边没人,最后才知道。江执把她哄睡之后,又接着去处理工作。

    季蔓心疼归心疼,但这个项目一定要取消,要不然后面会更艰难。

    ——

    开车到了海城大学,进了校门就看见悬挂的横幅和气球,校园里到处都是穿着学士服的毕业生在拍照,整个校园洋溢着青春的气息,连季蔓都被感染了不少。

    她推着江执走在校园里,时不时和他小声说着话。

    季蔓现在可以说是海城大学的风云人物,她一出现就立马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

    他们都知道毕业典礼这天,季蔓会作为优秀毕业生代表出现,只是他们怎么都不会想到,她会推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季蔓今天穿了一条黑色的方领长裙,栗色的卷发随意地披散在脑后,微微弯腰和轮椅上的男人说话,红唇微微勾起,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明眸皓齿,婀娜多姿,他们注意到了,季蔓在和那个男人说话时,身上那股冷清的气质不见了,更多的是温柔。

    两人之间有种谁也插不进的氛围感。

    因为季蔓,他们也注意到了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歪头和季蔓说着话,他们只能看见他的侧脸。

    下一秒男人突然转过了头,不着痕迹地睨了周围人一眼,随后就淡淡地移开了视线。

    只是一眼,周围的人也看清了他的脸。男人眉眼清冷,薄唇微微抿起,气质矜贵,就算是坐在轮椅上也无端生出一种睥睨的姿态。

    季蔓也不在意周围人的视线,低头跟江执继续说道:“等会你在后台办公室等我,等结束我去找你。”

    “嗯。”

    ……

    两人渐行渐远,周围的人这也反应过来了。

    有人不禁想起自己好像看过季蔓的一个采访,在采访中她曾提过,她好像结婚了。

    在回想她和那个男人那么亲密,好像一切都说通了。

    不可否认那个男人是长得很帅,但没看错的话,他是坐在轮椅上的。

    周围的人不仅她有这么个想法。

    毕业典礼很快就开始了,季蔓安排好江执,等校长讲完话,就轮到她上台了。

    校长的讲话很长,听得下面的人都有些昏昏欲睡,终于等到主持人说:“下面有请我们优秀毕业生代表,香水学院的季蔓同学上台发言。”

    台下的人一听到季蔓这个名字,一下就打起了精神。

    校领导怕季蔓又想上次那样几句话发言,就提前给她准备好了稿子,让她按照稿子上念就行。

    季蔓上台微微鞠了个躬,就直接开口说道:“大家好,我是20××级香水学院的季蔓,很高兴能作为优秀毕业生代表上台发言……”后面的不外乎是一些激励人心的长篇大论。

    发言稿对于季蔓来说,实在是有些长了,她就略过了几段没有必要的话。说到最后,她抬起头看了眼台下的人,一眼就看见了坐在应该在后台办公室的某人。

    她怔了一秒,又继续说道:“这是我的发言,谢谢大家。”

    正当她准备下台,一个陌生的男生站了起来,大声地朝季蔓喊道:“季蔓同学,我喜欢你。”

    季蔓停住了脚步,她看见了某人瞬间冷下来的神色,眼里满是冰霜,某人又吃醋了。

    她神情清冷,在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告白,脸上也没什么多余的表情,看着台下,不知道是在看谁,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不喜欢你,而且我结婚了。”

    季蔓说完这就话,江执那冰冷的神情才缓和了不少,但神色还是很难看。

    告白的男生瞬间愣在了原地,脸色爆红,几秒后,才吞吞吐吐地说了一句:“祝你幸福。”然后就连忙坐下了。

    这时的主持人也连忙上台救场,说:“感谢季蔓同学的发言。”

    等季蔓下台回办公室,江执这时也回到了办公室。

    “不是说让你在办公室等我吗?”季蔓开口问他。

    江执没说话,只是直直地看着他,薄唇微微抿着。

    季蔓一看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半蹲在他的面前,与他平视,调侃道:“吃醋了?”

    “嗯。”几秒后,江执点了点头。

    季蔓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说:“醋坛子变得吗?我不喜欢他,我只喜欢你。”

    果不其然,在季蔓说完这句话之后,江执的嘴角终于控制不住微微勾起一个细微的弧度。

    见把人哄好,季蔓就站起身说:“我们走吧。”

    季蔓才走出礼堂就遇到了穿着学士服的姜意白。

    姜意白就看见了坐在轮椅上的江执,心里一惊,这个男人怎么那么眼熟,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她没想太多,就跟季蔓打招呼:“你要走了吗?”

    “嗯,我这边还有事。”季蔓边走边说。

    姜意白也要出去,两人就聊了起来,姜意白神秘地问她:“柳芊芊没来,你知道吗?”

    季蔓根本没注意柳芊芊到底来没来,也就摇了摇头。随后就听姜意白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她比赛作弊被发现了。”

    见季蔓一脸疑惑,又继续说道:“我上回不是跟你说,我们参加了一个比赛,在决赛的时候,她调制的那款香水被同一个比赛选手举报抄袭。成绩也就作废了,还被禁赛三年。”

    抄袭?季蔓微微一想,就明白了。柳芊芊是重生的,也就提前知道很多东西,知道一两款后世热门的香水配方,不足为奇,但正好撞上正主,也算她倒霉。

    还别说还挺有戏剧性的,但季蔓对这些也不好奇,只能说柳芊芊得到这样的结果,不过是自作自受。

    两人说这话,就走到了学校门口,季蔓也大概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分开时,姜意白又看了一眼江执,后知后觉地才想起来了他是谁。

    有一次,她在学校门口看见过他。

    那时她和季蔓刚好从学校门口走出来,在季蔓走后她就看见,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默默看着她,等季蔓彻底走远,才转身上了车。

    她就说,那么一个特别的男人她见过就不会忘。

    ……

    季蔓和江执离开学校,她不知道的是,自己又上了海城大学的论坛,讨论的帖子短短半个小时就已经建得很高了,在首页飘红。

    【震惊!季蔓竟然结婚了!】

    【她不是之前在采访的时候就说自己结婚了吗?】

    【啊啊啊,我现在才知道。】

    【怎么就英年早婚了呢!!】

    【我看见她的老公了,长得很帅,不过可惜是个残疾。】

    【!!】

    【坐轮椅就是残疾吗?楼上的也太绝对了吧。】

    ……

    众人围绕着这个话题又讨论了几百楼,有越演越烈的架势。

    季蔓对此一无所知,心里就惦记着江执的腿。

    泡了几个月的药了,不知道有没有效果,心里像是悬着一块石头,没有得到结果,就一刻都放不下。

    两人到了医院,就直接去了刘医生的办公室。

    “刘医生好。”季蔓朝他打了声招呼,江执也低声打了声招呼。

    “你们来了。”刘医生发下手中的闭,朝他们走了过去,说,“小腿最近有感觉了吗?”

    “泡药的时候痛感会加剧,我能感觉到小腿渐渐有了知觉。”江执现在能感觉自己的小腿在慢慢恢复。

    “很好,说明效果很不错。”刘医生听他的这么说,笑了起来,“只有继续坚持下去,我看你的腿一定能好。你过来我看看具体的情况怎么样,看下一步怎么做。”

    江执跟着刘医生去了诊断房,抬起腿,刘医生拿起胸口上的眼镜戴上,细细地看了看他的腿。

    以前萎缩的部分已经看不出来了,修养的很好,只是看着比正常男性瘦弱一点而已。

    过了许久,刘医生就开口说道:“已经在慢慢地恢复了,只有能坚持完康复,站起来不是问题。但保险起见,还是去照个片,结合康复训练。”

    季蔓听完刘医生的话,心里的石头瞬间落了地,眼睛也亮了起来,脸上的喜悦比江执这个当事人还要甚。

    她抓住江执的手,激动地说道:“阿执,你听到了吗?医生说你可以站起了。”

    江执安抚似的拍了拍她的手,嘴角上扬。

    刘医生见眼前两个人高兴得不行的样子,也能理解,但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别高兴的太早,康复训练也是很难的。”

    “我能坚持。”江执坚定地说道,只要能站起来什么苦,她都能接受。

    季蔓和江执出了刘医生的办公室,在护士的带领下去做了一系列关于腿的检查。

    都证明江执的腿在恢复好转,那个骨科医生曾是江执的主治医生之一,对于江执的恢复,他觉得很不可思议。

    在听到是经过中医的治疗才有所好转,不禁感慨道,中医真是博大精深。

    最后他给出了建议:“国内的康复训练还是比不上国内的,我建议你们去国外接受康复训练。”

    江执面对这个建议,并没有马上做出回答。因为之前医生就说,这个康复训练保守估计得需要一年多的时间。

    季蔓的工作室慢慢地走上了正轨,他不确定她会放下这里的一切跟着去。

    没等她说话,季蔓就率先开口说道:“医生,这个康复训练什么时候能开始?”

    “他的腿已经恢复得很好,一个月后就可以进行康复训练了。”

    “谢谢医生。”

    从医院回到临江,江执都没有开口说话。等到了家,只有两个人,季蔓才开口问道:“阿执在担心什么?”

    江执看着她,眼神有些暗,手不自觉攥紧。

    “阿执是担心我不会陪着你吗?”季蔓看着他的眼睛,直接说了出来。

    江执不说话,显然是被她说中了心思。

    季蔓有些好气又有些好笑,这人一天天是在想些什么。她不陪着他,她还能去哪?

    还是要给某人充分的安全感,她径直坐在他的怀里,搂着他的脖颈,看着他的眼睛,说:“我会永远陪着你,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等处理完所有事情,我们就去国外吧。”

    “我之前就说了,你的腿一定能站起来的。”

    江执看着她,声音莫名有些沙哑:“蔓蔓,我……”

    “下回有什么事就直说,不准一个人闷着。”季蔓又继续说道,这人生气吃醋,都不说话,非要她来猜。

    既然决定了要去国外做康复训练,后面的要做的事也就多了起来。

    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所以工作室就只能暂停。但这个期间,她可以准备要推出的香水。趁着康复训练的时间,她完全可以有充分的时间做准备。

    江执也趁这个时间将大部分事情交给了宁嘉景,宁嘉景知道他要去做康复,难得没有抱怨。

    在所有事情都交代完,季蔓和江执就已经准备前往M国。

    ——

    两年后。

    海城今年的夏季似乎来得格外的早。黑色泊油路两旁是遮天蔽日的香樟树,一直延伸到临江的一户小别墅。

    别墅前的院子栽满了各种各样的花,颜色各异的花随着微风轻轻摇曳着,连黑色的栅栏都爬满了粉色的蔷薇花。

    客厅里偌大的落地窗前,白色的轻纱被吹起,明媚的阳光透了进来,只见一个穿着吊带裙的女孩正坐在地毯上捣鼓着面前的一堆香水。

    女孩的精致的侧脸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裸露在外的皮肤白的发光。一缕卷发垂落下来,挡住了视线。

    还没等她有所动作,就见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伸了过来,将她垂落的秀发轻轻拂在了耳后。

    随后,身体猛地一下腾空,她连忙圈住面前人的脖颈,她被抱了起来。

    下一秒低沉的男声响起:“又不穿鞋。”

    “我忘记了。”季蔓搂着他的脖子,乖乖地回答道。

    江执抱着她大步走到沙发处,把她放下,伸手刮了一下她挺翘的鼻尖,明显不信。

    夏天到了,她为了贪凉,每次都不穿鞋,他都不知道逮着她几次了。没有办法,江执就在家里地板上都铺了地毯。

    季蔓看着他不说话,就凑近他讨好地在他的薄唇上亲了亲,边亲边说:“我是真的忘记了,而且地上有地毯。”

    亲了半天,见江执依旧不为所动,季蔓就准备离开,谁知他一把按住她的后脑勺狠狠地亲了起来,另外一只手也不安分地摸上了他的蝴蝶骨。

    她为了凉快,就只穿了一件吊带,也大大方便了他的动作。他把她压在沙发上,一侧的肩带也滑落了,露出大片大片雪白的皮肤。

    江执的亲吻渐渐往下,季蔓猛地睁开眼,推了推他,软着声音说:“别在这。”

    现在还大白天呢,怎么就做起这种事来了?

    江执听到她的话,动作停住了,埋在她的颈窝处,哑着声音说:“我们还没有试过在这里呢。”

    季蔓被他说的话怔住了,在她愣神间,就听耳边传来一阵低低的笑声。

    她耳尖一红,立马意识到了这男人又在逗她,这人怎么越来越坏了。想着,就伸腿踹了他一下。

    江执也不恼,抓住她的脚,在她的脚踝处亲了一下。随后起身,帮她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随后像抱小孩子似的,一把把她抱了起来,径直往书房走去。

    走到书房,把她抱在怀里,看着电脑屏幕,说:“陪我。”

    他们从M国回来有一段时间了,江执要处理的工作有很多,再加上她工作室的事和准备上线香水的各种事加在一起,两人都很忙。

    等好不容易空下来,就想两个人待着家里,哪里也不去。

    季蔓就窝在他的怀里,眼珠转了一圈,似乎在想什么。江执只是低头看了一眼她,就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

    没等她开口说话,就率先说道:“不行。”

    季蔓一下就急了,连忙说道:“我都还没说什么呢,就不行。”

    “你生理期快到了,不能吃冰。”江执直接说道。

    江执不说,她都记不起来了,于是不情不愿地说了句:“那好吧。”

    “乖。”江执摸了摸她的头发。

    季蔓能感觉到,自从江执的腿好了之后,不再像之前那么没有安全感。

    虽然依旧要让她哄,要粘着她,但更多的时候反而是江执在照顾她、哄着她。

    两人的角色像是调换了,但无论怎样,她最喜欢的还是江执。

    季蔓尾音微微上扬,软着声音,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阿执。”

    “嗯?”

    “我有点困了。”她闭着眼睛轻声说道,这夏天太容易犯困了。

    江执抬眼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到了她睡午觉的时间了。他拍了拍她的背,柔声说:“睡吧,我在。”

    “嗯。”季蔓窝在他的怀里无比的安心。

    ……

    到了晚上九点的时候,由Ustinian工作室首席调香师Vine调制的香水,正式在在国内线上线下上市。

    Ustinian是工作室的名字,Vine是季蔓的代称。

    在此之前,季蔓就为Ustinian的上市做了准备。在江执康复训练期间,她就调制出了5款香水,前四款香水分别以风、花、雪、月为主题。

    最后一款香水至今没有面世,所有人都无比期待那最后一款香水。

    前期并没有选择立马上线,而是举办了一场评香会。这是非常考验调香师的,如果成效不好,将会影响后面Ustinian的发展。

    季蔓上线的香水并不多,只有寥寥几款,但每一款都征服了万千的香水爱好者。

    香水的生产、包装都是经过无数次的检验,力求做到完美无缺。

    尤其得知Ustinian的首席调香师就是Vine就是季蔓之后,所有人对这几款香水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期待。

    因为作为调香师的季蔓,风格总是不一样的,总能给他们新的惊喜。

    评香会举办得很成功,去过Ustinian评香会的评香师无疑给了这四款香水极高的评价。

    遗憾的是,他们没能见到第五款香水,只知道这款香水是这一系列香水的压轴之作,将限量发售。

    九点,五款香水于线上线下准时准点开售,不到一个小时,季蔓接到了工作室助理打来的电话。

    就听到助理激动地说道:“蔓姐,我们的香水全部买完了。”

    “我知道了,先挂了,我这边还有事。”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助理看着被挂断的手机,有些茫然,蔓姐的声音怎么那么奇怪。

    也没多想,就跟工作室的其他人分享这个好消息去了。

    季蔓挂断电话,把手机随意一扔,就忍不住低喊着他的名字:“阿执…”

    “阿执…”

    江执听见她喊他的名字,动作没有放缓,反而变得更加凶狠了。

    片刻,他才抬起来看着她,眼底一片猩红,哑着声音喊着她的名字:“蔓蔓…”

    季蔓看着他的眼睛,顿时狠不下心来,没办法只好说,“那不准留痕迹,明天我还要出门呢。”

    江执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在起起伏伏中,季蔓也无暇顾及其他的了。

    ……

    一番云雨过后,季蔓被江执抱去浴室,整个人都昏昏欲睡了。

    整个过程动都不想动,仍由某人动作。

    从浴室回来,江执抱着她,躺在床上。她窝在他的怀里,声音很是沙哑,控诉他:“都怪你,都说了让你轻点。”细听还有些不甚明显的哭腔。

    说完又嘟囔道:“我好累,想睡觉。”

    江执安抚似的拍了拍她的背,低声哄道:“对,阿执最坏了。”

    “才不是,阿执是最好的。”季蔓猛地睁开眼睛,下意识地反驳道。

    说完,季蔓也反应过来了,有些不自在地偏过头不去看他。

    她就是见不得有人江执不好,就算是江执自己也不行。

    江执的动作顿了一下,几秒后只见他低声笑了起来,连带着胸口都微微有些颤动。

    他如之前每个夜晚一样,在她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然后无比珍重地说了三个字。

    “我爱你。”

    江执很少说这样直白的话,季蔓怔怔地看着他,不用想什么,本能已经做出了反应。

    她仰头吻了吻他的薄唇,同样说了这句话。

    “我也爱你。”

    如无数个夜晚一般,他在黑暗中低声告白。

    但这一次不同的是,怀里的那个人回应了他。

    (正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