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8章 竖弯钩完结

作者:一字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姜沅黑色商务保姆车停在楼下,车门开着,戴着墨镜姜沅一脸煞气地坐在里面。

    郭青老远一看更紧张了,急忙小跑过去。

    刚到跟前,姜沅一抬下巴,人高马大两个保镖一左一后将封承从车上搀扶下来。

    人已经不省人事了。

    郭青当即懵了,惊道:“你对他干什了?”

    尽管墨镜遮挡了小半张脸,她还是看到姜沅翻了一个白眼。

    “少给我扣锅,我可什都没干,是他自己找上门的。”

    郭青凑到封承跟前,闻到浓烈酒气,这才把“靠姜沅竟然真对他下黑手了怎么办现在改嫁还来得及吗”念头从脑海踢出去。

    “他这是喝了多少?”郭青伸手去接人,“他酒量挺好。”

    “也就一缸吧。”姜沅随口轻飘飘地说。

    封承没有醉死,大概认出是她,旋即向她依靠过来。

    郭青一个措手不及,被他七十公斤的重量压得仰面向后倒。幸而保镖及时伸出援手,挽救她和封承于危难。

    郭青从未见过封承如此醉态,已经完全失去行动能力,估计连自己脚在哪儿都找不着了。

    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把人扶稳当,呼了口气,忍不住道:“麻烦你们帮我把他弄上去。”

    姜沅在车里冷笑一声,冷酷地拒绝了她的求助:“不帮。”

    她的保镖自然全都听她,面色肃穆地站在车旁一动不动,像两个接到指令才会动的机器人。

    郭青震惊:“姜小沅,你太不够意思了吧!”

    “自己找的男人,自己想办法。”

    郭青想拿手指她,但两只手都用来扶封承,完全腾不出来。

    于是她用表情表达了自己鄙视与愤怒:“呸!小气鬼!”

    “就小气了怎么样?”姜沅说。

    郭青忿忿道:“我给你老公发你丑照!”

    “你敢?”

    “我怎么不敢?”郭青挺胸。

    姜沅看着她,忽然笑起来:“你有他微信吗?”

    郭青沉默三秒钟:“……没有。”

    姜沅歪了歪头,右手抬起朝她摆了摆,藏不住的得意:“那拜拜了。”

    威胁失败郭青只好自己扛起封承这个大包袱。

    刚要走。

    “郭青。”姜沅忽然叫住她。

    她从车上走下来,摘了墨镜,走到郭青面前,伸手抱住了她。

    郭青手上还拖着一个巨大的人形拖油瓶,伸不出手回应。

    这个拥抱很短暂,但停留了安静数秒。

    然后姜沅在她背上轻轻拍了两下。

    郭青有些茫然,不明白这个拥抱的意义。

    姜沅已经潇洒地转身上车。

    “走了。”

    扶封承上楼的时候,郭青突然想起最近看犯罪推理小说。

    那些杀人犯作案后转移尸体时候不累吗?

    这也太重了吧!

    扶封承进电梯就已经耗费她一大半力气,满头大汗。

    想把封承放到电梯壁上休息一下,但他不听话地自动往下滑。没辙,只好继续让他倚在自己身上。

    等电梯时间变得很漫长,她抬头看数字,忽然,头顶压上一个重物。

    ——封承将下巴搁在了她头上。

    郭青:“……”

    太沉了!

    原来人脑袋这沉。

    她怀疑自己会被压矮至少两厘米。

    “你能别把你头放在我头上吗?”她从牙缝挤着说,“我天灵盖快被你戳出个洞了。”

    封承喉咙里发出一声类似“嗯”声音,头上重量果然轻了不少。

    艹,原来还有意识啊,这不是能自己站吗!干嘛非要压在她身上!

    电梯到了九楼,郭青没管封承自己往外走,他像个跟屁虫一样,亦步亦趋地跟着。

    郭青开门的时候,他又把脑袋搁在了她头顶。

    了家门,郭青换好拖鞋,发现他靠在玄关没有动。

    她踢踢他脚:“换鞋。”

    “头晕。”封承说。

    郭青深吸一口气,弯腰帮他把拖鞋换上。

    起身后发现酸奶郭小盖都出来了,盯着状态异于平常的封承瞧。

    “郭小盖,都几点了你还没去洗澡!”

    郭青今天简直一个头三个大,尤其当她开始走动,封承便像个黏在她身上跟屁虫,走哪儿跟哪儿。一旦郭青停下,他便把自己脑袋放在她头上。

    郭小盖今天皮格外厚,眼看郭青气得叉腰了还在好奇地研究封承。

    观察片刻,他做出结论,指着封承特开心地喊:“爸爸傻了哈哈哈哈!”

    郭青:“……”

    这家有一个傻子就够了,真。

    “再不去洗澡,我就你钢铁侠关到门外,让他在外面睡觉。”郭青恶狠狠地威胁。

    “不可以!他自己在外面会很孤单!”郭小盖为了扞卫他英雄,不得不屈服在她淫威下,不情不愿地去洗澡。

    郭青累得口干舌燥,过去倒水,跟屁虫还跟着。

    “你干嘛非把你头放在我头上?”郭青无语,搞不懂醉鬼的心态。

    封承在她头顶含混地回答:“太重了。”

    郭青:“……”

    你还知道重啊?

    郭青喝完水,把他口袋里东西掏出来,把人赶房间洗澡。

    封承不大配合,借着自己身体重量将她压在墙上吻。

    “你能先去洗澡吗?”

    郭青试图推开他。喝醉人仿佛身体里灌了一顿铁,推都推不动。

    封承捧着她的脸,亲了又亲:“你陪我洗?”

    “你想得挺美。”郭青说。

    “那我不洗。”封承跟郭小盖学会了耍赖。

    从前据说拥有极端洁癖人,连别人衬衣一天没换都不能忍受人,现在喝醉了闹脾气,不肯洗澡。

    绝了。

    放在客厅手机响了起来。

    铃声响了几遍,穿着草莓睡裙酸奶走到郭青卧室门口,往里看了一眼,又看向无人理会手机。

    她走到桌子前,电话断掉又再度响起,房间里两个大人不知是没听见还是不想理会,迟迟没有出来。

    酸奶对着一直作响手机苦恼片刻,划下接通。

    “怎么这久才接电话?”那端响起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好。”酸奶尚显稚嫩的童声,用一本真经的语气问道,“请问你有什事吗?”

    对方愣了愣,声音明显迟疑起来:“我找封承。”

    “你是谁呀?”酸奶问。

    “哦,我是他老同学,最近刚回国,想约他……”女人说到一半,似乎才反应过来自己没必要对一个小孩解释,“你是他什人啊?封承呢,让他接电话好吗?”

    “唔……”酸奶看看房间的方向,有点苦恼似说:“我爸爸正在和我妈妈啵啵,没有时间哦。”

    青予克拉拉工作总算逐步走上正轨,为了追回耽误时间,连续几天加班到凌晨。

    搬家事情封承让她不用操心,自己一手负责。

    新家整理好的那天,刚好新款筹备工作结束,设计部没日没夜一帮人终于在太阳落山前下班了。

    郭青连新家都还没去过一次,按照地址找过去。

    她知道封承安排新家必然不会简陋,没想到是个别墅。把车开院子时,郭青下意识在心里算了一下这个别墅区每平米三十万加房价……

    这是每天睡在金子上吧。

    别墅一共三层,外观整体是白色,门、门廊、以及门前台阶,也是白色,院子里花草馥郁,漂亮得像童话里公主城堡。

    郭青步上台阶,门没锁,她推门而入。客厅同样干净漂亮,天色微暗,没开灯,正面的落地窗将这个时间橘红的夕阳揽入室内,外面草坪青翠平整,种着一片盛开香槟玫瑰,不知名绿色藤蔓沿着秋千架攀援,有景物被玻璃容纳框,成了一幅巧夺天工风景画。

    郭青瞪着一双惊呆眼睛,充满诗意的画面勾起她的诗性,可惜时隔一年多,她的文学素养仍然止步不前,感慨半天,也只蹦出一句:“真他妈美啊!”

    窸窣声带来眼前一捧花,是鲜红色的玫瑰,她接过花的同时扭头。

    封承穿着一身颇正式黑色西服,系温莎领结,与这座童话一样的房子,童话一样的风景,完全相称。

    “你回来的时间刚好,再晚一点夕阳落山就看不到了。”封承问,“怎么样,喜欢吗?”

    郭青古怪地看着他。

    大喇喇问:“你该不会是要求婚吧,搞这隆重。”

    封承忍了忍,一脸平静地说:“很好,你破坏气氛水平一既往。”

    郭青顿时有点心虚,这直接问出来好像是不太好。

    “给你一个机会,把话收回去。”封承说。

    郭青:“好滴。”

    两个人到餐桌坐下,封承亲手煎的牛排,醒好的红酒,点燃烛台,就着窗外落日,这份烛光晚餐甚得郭青喜欢。

    “崽呢?”郭青忽然想起来。

    “送到奶奶了。”封承说。

    看看,就是要求婚嘛。

    但是直到吃完牛排,封承也没有任何疑似求婚动作。

    郭青牛排都没好好品尝,因为惦记着这个,抓心挠肝地想他到底把戒指藏哪儿了。

    封承有收藏老唱片爱好,以前他公寓里那些都搬过来了。

    唱片机的造型也很复古,他选了一张唱片放上:“跳舞吗?”

    “我不会。”郭青小时候娱乐活动没有这一项。

    封承朝她伸手:“我教你。”

    说是教,其实是他带着郭青跳。

    他从来不是一个适合做老师人,没有为人讲解耐性。

    但他对郭青耐心已经很多,被她踩了三次,竟然没生气,只面无表情地说:“你也换换地方踩,我中指应该没得罪你。”

    郭青嘁了一声,把拖鞋甩掉,“说得跟我能控制似。”

    夕阳渐沉,他们在逐渐昏暗客厅拥着慢舞,一曲终了,郭青去换唱片。

    唱片架上不少收藏,看起来挺古董的,他随便选了一张换上。唱片针落上黑色碟片,舒缓音乐流淌出来。

    这个音乐不错,郭青喜欢。

    正在这时,从背后被拥住。

    封承的双手覆盖在她手背上,圈着她,随着音乐慢慢地摇晃。

    “原本我想,让酸奶小盖也见证这一刻的。”

    “那你为什又改变主意了?”郭青仰头问。

    “因为,这应该是属于我你时刻。”封承低头看她,“以后有很多事情他们一起见证,但今天,只属于我们两个。”

    郭青感觉到手指上有微凉触感滑上来,低头,看到中指上被他戴上戒指。

    白金戒托上一颗很简单也很亮的钻石,映着夕阳折射彩色的光。

    “嫁给我,好吗?”封承在她耳边低语。

    也许直男之心少女心在某个地方是相同,在那一刻,郭青心头的触动完全超出自己预料。

    她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眼含热泪,想哭。

    到底为什此感动呢?

    她甚至自己都不明白。

    她只感觉到自己眼泪一点不受控制地狂飙出去。

    “你哭了?”封承似乎有点吃惊。

    郭青也不知为何有点慌乱,理直气壮地喊道:“我哭怎么了?”

    封承盯着她的脸,看了片刻说:“真应该拿个相机拍下来。”

    “……”

    郭青恼羞成怒,指责他:“你没下跪!有你这样求婚吗,赶紧下跪!”

    “好。”封承顺从地绕到她身前,执着她的手单膝跪地。

    他深情认真而专注。

    “其实我一直没有发现,直到最近才明白,现在回头看看,你不在的那六年,我生活一点意义都没有。郭青,我可能从很早很早就爱上你了,只是当时太蠢笨,自己不知道。还好,现在你又落到我手里了。你最好乖乖答应嫁给我,因为我知道其实你爱我爱惨了,除了我,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让你心动。”

    郭青从未见过有人的求婚宣言此厚颜无耻。

    刚想反驳,封承看着她笑起来:“很巧,我也一样。”

    郭青到了嘴边反驳也就没声了。

    “以,你愿意嫁给我吗?”封承再次问。

    不知道为什那三个字突然很难以启齿。

    为了掩饰自己羞赧,郭青凶巴巴地说:“你都给我戴上了我能不愿意吗!”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