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9章 第 59 章

作者:西方经济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今天走这么早啊?”

    苏秋子录制完《法治追踪》后, 回了办公室。现在才下午四点, 她回到办公室就一顿收拾, 等最后将包背上, 旁边谢佳谷笑嘻嘻地问了一句。

    早退是正常现场, 但苏秋子入职这么长时间, 一直秉持着新人的谦逊,很少早退,即使早退, 也在五点以后,今天真是破天荒。

    苏秋子被谢佳谷点了这么一下, 从她手里拿了片薯片, 笑着回道“我接了私活。”

    电视台的主持人,除了在电视台的工作外, 偶尔还会参与本城市的一些活动主持,比如政府的大型会议,城市晚会等等。但这些是电视台里统一安排的, 并不算是私活。主持人的私活多种多样, 或是出去开辅导班辅导艺考生, 或是开店做音响设备类的生意,或者是主持集团类的晚会。

    所以其实相对来说,主持人做得越久, 门道越多, 收入也十分可观。

    苏秋子的《法治追踪》目前收视率很好, 也渐渐有了些名气, 现在也开始接私活了,谢佳谷有种养成的成就感。

    “不错不错。”谢佳谷欣慰点头,还和朱檬说了一句“你徒弟现在都能出师了。”

    朱檬正准备去录制节目,听谢佳谷这么闹了一句玩笑,笑了起来,问道“怎么出师了?”

    “接了私活呢。”谢佳谷说完,回头急忙问道“对了,什么私活?”

    苏秋子嘿嘿一笑,说“我老公集团的音乐会。”

    “哦。”谢佳谷眉毛一挑,哼哼了两声“裙带关系啊。”

    “对呀对呀~”苏秋子笑嘻嘻地说完,没等谢佳谷这个单身狗被虐到打她,就哈哈大笑着跑了出去。后面谢佳谷一直追着她到了办公室门口,临走时还骂了她一句什么。

    苏秋子笑得更大声了。

    融洽的同事关系让人愉悦,苏秋子坐上电梯,去了地下停车场。到了停车场以后,开上了自己的小olo出了停车场。

    现在已经到了阳春三月,草长莺飞,夏城像是被点了翠一样,到处都是勃勃生机。苏秋子开了车窗,一路疾驰着去了何氏集团大厦。

    尽管是自己家的产业,苏秋子对何氏集团大厦却并不熟,她来的次数不多,每次都得kane领着。何氏集团大厦在金融中心不只有一座,是呈四方形,中间用玻璃栈道的长廊连接,下面则是中心花园,气派又复杂。

    何氏集团今天的音乐会,就在集团大厦顶楼的演出厅。家里爷爷喜欢交响乐,以往每年都会在个时间联系乐团来何氏集团举办音乐会,这么多年延续下来,已经算是何氏集团的集团文化。

    参加演出的乐团是国内首屈一指的交响乐团,常年在国际演出,格调很高。

    今天何遇要接待集团各高层,交响乐团结束后还有酒会。何遇现在刚接手何氏集团,有些事情必须亲力亲为,这次音乐会和酒会他忙得不可开交。但他仍然在百忙之中,找人领着苏秋子去了顶楼的演出大厅。

    顶楼的演出厅平日只接待何氏集团的活动,装潢高雅堂皇,精美细腻,格外大气。苏秋子的时候,演出团队还没到,她拿了主持词,匆忙准备了起来。

    说实话,她其实是有点紧张的,她第一次接私活,还是自己老公的集团,一定不能出任何差错。

    在她在后台化妆并且安静地背着主持词的时候,后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脚步声很轻很多,伴随着人们的交谈声。

    苏秋子注意力被吸引过去,这时给她化妆的化妆师笑着说“乐团的乐手来了。”

    正说话间,乐团的人走了进来。学音乐的人,气质非凡,骨子里带着股高傲。这种高傲并非贬义,就类似于主持人的精气神,让人看着就格外有距离感,但同时又觉得对方厉害。

    在化妆的时候,化妆师就说她们的团队和乐团打过不少次交道了。虽然如此,乐团里也只有几个人同她们打了招呼。化妆师都这么尴尬,苏秋子也没主动打招呼,只浅浅笑了笑。

    她笑着的时候,一个扎着高马尾的大眼睛女生走了过来。她后背背着小提琴盒,应该是个小提琴手,她先端详着苏秋子,笑起来时还有两个小梨涡,看着年纪也就二十左右。

    “你是这次音乐会的主持?”女生笑着问道,声音清脆。

    “是的。”苏秋子看着她身后站着的正在看着她的大提琴手,小提琴手回答道。

    女生上下打量,最后评价道“也不比蒋婕姐美多少嘛……”

    “小森。”有个女人打断了小森的话,她声音一出,原本聚拢在一起的乐手自动让开了一条道路,一个气质清雅的女人走了过来。

    她穿得很简单,牛仔裤和黑色的紧身毛衫加一双棕色的皮靴,然而大美女即使是基础款也能穿出一种高贵感。

    她抬眼扫了扫苏秋子,苏秋子望着她,她收回视线,对手下的乐手道“散开去准备,马上开始彩排了。”

    众人应声而散,小森似乎还有话说,被那个女人用眼神制止住。苏秋子与小森视线一对,看着她忿忿不平地离开了。

    “她是蒋婕,是乐团的钢琴手,音乐会以前都是她做主持的。”化妆师在乐团的人散开后,和苏秋子小声八卦道。

    说完以后,化妆师突然想起什么,对苏秋子道“哦,对了,她和何总……”

    人有时候就这么奇妙,话永远只说一半,剩下的一半留在肚子里,让听者抓耳挠腮。苏秋子维持着表面的淡定,抬眸看她,问道“嗯?”

    化妆师是知道苏秋子和何遇的关系的,毕竟当年她和何遇在许智的演唱会上那么高调。所以今天,她对待苏秋子十分客气。刚才她确实有话要对苏秋子说,但话还没全说出来,她又觉得自己这样有些背后说人八卦的嫌疑。当着何总太太的面,化妆师觉得自己还是老实些为好。

    祸从口出啊。

    化妆师说了句没事儿,苏秋子眼睛淡淡一挑,心里扭着一根弦,面上不动声色。她拿了手机,开屏锁屏,最后,将手机收了起来。

    何遇给苏秋子打电话的时候,苏秋子刚换好礼服。她看了一眼手机,按了接听,语气平平道“喂。”

    今天何遇很忙,到现在才有时间联系苏秋子,听得出她语气有些不对,男人低声笑了笑,问道“准备好了么?”

    “嗯。”何遇声音里略有疲惫,他在外面仍然是滴水不漏的,但在她面前会懈怠一些。这种对待自己的与众不同,让她心下有些软化。

    “今晚你也参加晚宴。”何遇说,“爷爷让酒店做了你爱吃的几样菜。”

    今晚晚宴是自助餐形式的,饭菜由何氏集团旗下的拾里国际大酒店。听了这话,苏秋子笑起来,说“他想把我养得白白胖胖的好生曾孙子。”

    这是开玩笑的说法,老爷子最近时不时会提两句,他还不正面提,旁敲侧击得提,甚至还用上了苦肉计。她陪着老爷子下棋的时候,老爷子捶着胳膊捶着腿,说自己老了,身体不中用了,也不知道何时能体会四世同堂。

    电话那端传来男人的低笑声。

    正听他笑着的时候,苏秋子的笑也爬上了眉梢,但很快,旁边有人催促了一句,道“好了没有?”

    苏秋子听出声音,是蒋婕,语气淡淡。

    刚才化妆师跟苏秋子说,以前乐团演出,主持人都是由蒋婕主持的。这次突然换成了她,也难怪蒋婕和乐团和她交好的几个人过来鸣不平。

    鸣不平就鸣不平,diss她长得不如蒋婕好看什么意思?而且还有何遇……

    苏秋子从更衣室出来,蒋婕站在外面,手上拿着演出服。在她出来时,蒋婕视线落在了她身上的礼服上,一时间眼神莫测。但她比小森厉害得多,很快将情绪隐了。

    “好了吗?”蒋婕问。

    “嗯。”苏秋子应了一声后,起身离开。身后,传来小森气愤的声音“她的礼服是x集团的高定,要小十万呢。要不是她,这件礼服就是你穿了!”

    蒋婕呵斥了她一句,小森闭了嘴。

    苏秋子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礼服,眉梢挑了挑。这是何遇给他太太苏秋子参加晚宴准备的,跟乐团主持没有任何关系好吗?

    听到那边的声音,何遇问了一句“你和蒋婕在一起?”

    何遇果然是认识蒋婕的,苏秋子蹙了蹙眉头,心底像是浇了一勺酸梅汤。她应了一声后,问道“乐团的人不知道我们俩是夫妻啊?”

    她话音一落,何遇沉默半晌,道“他们常年在国际上演出,国内演出的次数很少,估计没有看热搜。但他们知道我是已婚的。”

    “哦。”苏秋子应了一声,但似乎没被安慰到点子上,她还没说话,化妆师又叫她过去补妆,苏秋子和何遇匆忙说了两句后,就挂了电话。

    化过妆后,时间到了六点半,最后一次彩排。彩排到了尾声,听众陆续入席。苏秋子站在舞台一侧,还在练习着戴川又纠正她的新问题。

    正默默练习间,小森身体从后台探出来,眼睛亮晶晶地盯着某个方向,表情欣喜。

    “何先生来了。”

    听到“何先生”三个字,乐团几个人像是逐光的向日葵一样先看了蒋婕一眼,而后齐齐望向了听众席。

    即使来的都是何氏集团高层,但高层也有级别之分,排位置也有讲究。越是位高权重的人,坐的位置越佳。听众席最前,最后都不行,而是要坐在最中间那排。

    中间那排的座椅安排也颇有讲究,与前后都隔开了一行,前方放置了小桌,桌上鲜花热茶,养眼舒适。

    音乐会的听众陆续入场,来的人都是何氏集团高层,基本上年过半百。而在这一众年过半百的人中间,偏偏站了一个年轻男人,就像是一片衰败的枯木之中,生长了一棵郁葱挺拔的树。

    男人穿着一身得体的西装,身材高大修长,模样英俊,在人群中尤为突出。演出厅柔和的灯光打在他有棱有角的脸上,高挺的眉骨和鼻梁下晕了一层暗影,衬得眼窝微陷,双眸漆黑深邃。

    他五官深刻,然而气质却格外温和。他此时正与中央的何逢甲说着什么,薄唇微扬,斯文克制,将他的棱角都收敛了许多。

    “演出马上开始,都做好准备,不要分心了。”蒋婕换了一身黑色的礼服,她上了一层淡妆,姣好的面容和高贵的气质让她看起来像一只黑天鹅。

    她嘴上这么说着,人却已经走到了这边,抬眼望着中间的方向。

    似乎察觉到这边的视线,男人抬眸望了过来,灯光铺陈在他的眼睛里,似是装了满眸的星光。

    “何先生不愧是大家公子,真有点古时候大户人家公子,温润如玉,气质不俗。”旁边化妆师手里拿着刷子,半探着个身子和苏秋子说道。

    说话间,男人似乎听到了这个评价,唇角微抬,冲着这个方向浅笑了起来。

    只这一笑,几个人心花怒放,还伴随着低声尖叫,全然没有艺术家的稳重和端庄。

    “哇,何先生他是冲我笑的?”站在苏秋子身边的女生笑眯眯地开玩笑道。

    “什么冲你!”小森气哼哼地说,看了一眼身后,道“明明是冲着蒋婕姐笑的。”

    几人你说我话地打闹间,苏秋子头一歪,避开了她的视线。她视线一避开,何遇神色微顿,和旁边的何老爷子说了句什么,起身朝着后台走了过去。

    何遇是第一次在演出前来到后台,他走过来时,后台的几个年轻女乐手已经低声尖叫了出来。而不少人,视线多少都放在了蒋婕身上。

    男人身材修长高大,气质温润如玉,进来时,乐团的人与他打着招呼。他礼貌地笑着,一一应了,朝着旁边蒋婕的身边走了过去。

    蒋婕望着何遇,眼神微微发紧。

    在她刚要开口说话时,何遇淡淡冲她一笑,随后,他视线落到她的身后,墨色的眸子里染上了一层别人从未见到过的温柔。

    “紧张么?”

    他话音一落,整个后台的人,视线都落在了坐在后面的苏秋子的身上。苏秋子被这么一问,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眼角余光处,蒋婕脸上原本的笑意消失,拧眉看着她。

    “还行。”苏秋子说。

    她说着话时,何遇已经走到了她身边。苏秋子今天很漂亮,一身水蓝色的星光礼服,头发是大波浪,化着精致的妆容,在何遇的眼睛里发光。

    “很漂亮。”何遇说。

    他说这话时,身边乐团的人已经按捺不住地窃窃私语了起来。

    被夸了这么一句,苏秋子已经笑了起来,她看了看旁边的化妆师,道“当然,化妆师比较厉害啊。”

    “我们的水平向来和资费持平的。”化妆师突然被cue,赶紧说道。

    提到资费,苏秋子抿了抿唇,问何遇“化妆师收费,乐团演出是不是有演出费啊?”

    “嗯。”何遇浅笑一声,点头应声。

    他话一说出,女孩脸上随即不满,道“那为什么我没有?”

    眼睛里蓄着温柔,男人低声一笑,抬手亲昵地捏了捏她的耳垂,道“你是我的太太,家里的资产也是你的。”

    说完,何遇无奈道“哪有自己给自己发演出费的?”

    她话音一落,后台炸了锅,苏秋子看着旁边几个人变了脸色,心里豁然,泛着丝丝甜意,点头道“也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