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5章 剖心(35)

作者:后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都说了, 谁家过日子, 也不可能不吵架。

    吵嘛吵嘛,吵吵更和谐的。

    “我怎么不听话了?”肖可爱很委屈地控诉。

    她和肖大富的战争,那叫抗争好不好。

    说起她的青春,就是一部写满了血泪的抗争史。

    她都没处说理去。

    他居然还嫌弃她不够听话。

    默许也有他的理由, “你不光不听你爸的话, 你也不听我的话啊!动不动就耍性子, 动不动就耍脾气。我为了哄你,买了多少包子啊!”

    “啊呸!”他也好意思说, 提起包子,她就来气。他知道她有多少年都不想吃包子嘛!

    肖可爱喷了他一脸的吐沫星子, “你要点脸好吗?你是我谁啊?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

    “我是为了你好。”

    “我谢谢你, 我代表我全家, 代表我老公,谢谢你哟。”大爷的。

    肖可爱说完,一记白眼翻上了天。

    “看看,就现在这脾气也是大的要命。”默许也不恼, 慢悠悠地作出了评价。

    肖可爱觉得无比闹心,不想搭理他了,只动了动嘴皮,没出声音。

    她说的是:默许, 你二大爷的。

    肖可爱要和默许冷战,这次说什么都得闹出个花样来,绝对不能像求婚那天似的, 那么快就妥协。

    谁叫他说她脾气不好。

    她不能白担了这个“罪名”。

    正赶上新一年的严|打时期,默许开始忙了,平均三五天才能回来一次。

    肖可爱心想,刚好,这给冷战创造了条件。

    但是默许吧,就没有那个“他们在冷战”的自觉,不回来的这些天里,动不动就打个电话和她说“中午吃的什么呀”“早上别光喝咖啡”“晚上别总熬夜”之类的日常系甜言蜜语。

    碰到这样的男人,肖可爱也是没有脾气的,想发脾气都发不出来。

    可,凭什么每一回都得是她忍怒吞气?

    干脆把话挑明了说。

    肖可爱和喻小蓝约好了中午一块儿去吃饭,她出了电梯,先拨通了默许的手机号码。

    “默许,从现在开始咱们两个见面了也不要说话。”

    “为什么?”

    “因为我脾气不好啊!”

    默许在电话那边闷笑,“好了,好了,不说了,那边出了个小型的车祸,交警还没到,我得过去看看。”

    真的只是一起小型的碰擦事件,城市里,每天像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很多。

    负主要责任的是一辆黄色的汽车,车主是个女人,一直和他说她叫喻小蓝。

    他好像在那儿听过这个名字似的,但是印象不深,一时间也没往他处想。

    事情解决的很顺利,都没等交警过来,双方便谈拢了赔偿事宜,各自离去。

    只是那个叫“喻小蓝”的女人,哭泣的样子,让他忍不住直起疑心。

    他下意识让人追踪,那辆车却在吴安路和白进路附近失去踪迹。

    一个多小时之后,默许接到了指挥中心的命令,让他火速赶过去。

    没想到,在那儿撞见了肖可爱。

    他从来没有看过她哭的那么惨。

    被绑架的女人喻小蓝,是喻世珠宝的现任总裁,一同被绑架的还有她的女儿。

    这个喻小蓝是肖可爱的朋友。

    默许没有见过喻小蓝。

    他和肖可爱,在一起的时间并不是太多,两个人凑在一起说两个人的事情,还嫌时间不够,话题至今没有扩展到其他人的身上去。

    默许怎么也想不到,他年少的时候,因为肖可爱那句“我亲爱的”,吃过一个人很长一段时间的飞醋。

    这个人,居然就是喻小蓝。

    他很是懊恼,卯足了劲儿想要寻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可他什么都没有找到。

    全城还在戒严。

    默许抽空给肖可爱打电话。

    肖可爱没再哭了,可是声音沙哑。

    她说:“默许,我今天好像在指挥中心见到你了。”

    那会儿哭的泪眼模糊,慌张恐惧,只看见一个身影,很像他,还来不及看仔细,他就跑没了踪迹。

    “我也看见你了。”默许说。

    “那你怎么不跟我说话?”肖可爱挺不讲道理地质问他。

    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她今天很难受,只有在他的面前,才能卸下所有的伪装,还可以倒打一耙蛮不讲理。

    默许自责地说:“喻小蓝被绑架的时候,我见过她。如果我当时能够更加警觉一点的话……”

    这种自责,因为肖可爱的原因,更加的让他觉得难受。

    “默许。”肖可爱忽然打断了他的话,并且又叫了一遍他的名字:“默许,等小蓝的事情一了,我们就结婚吧!”

    她今天受到的触动太大了。

    她想,人生也许真的是……世事无常,只争朝夕。

    ——

    默许和肖可爱的婚礼,定在了九月十九。

    火热的夏天才将将过去。

    自从把结婚这事儿提上议程,默妈就忙着装修婚房。

    她把手中两套一百八十平的挑高复式卖掉,入手了一套独栋的别墅,而且这别墅就在市区,离默许上班的地方开车需要二十分钟的时间,离肖可爱的皇城酒店更近,开车十几分钟就能到。

    真真正正的黄金地段,也是为了一杯儿媳妇茶,下足了血本。

    从别墅入手到装修,花了整整四个多月的时间,这工期别提有多赶了。

    紧赶慢赶,终于在九月十九日之前,全部搞定。

    可能是从求婚到结婚磨蹭了足够多的时间,肖可爱没有感觉到婚前恐惧。

    工作是照样在忙,就连拍婚纱照的时间,也靠挤。

    她心安理得,反正忙的人,也不止她自己。

    二十五岁的默队长受过多方的刺激,又经过再三的考虑,干了一件早就想干的事情。

    于几个月前,往上级呈交了一份调职报告,墙裂要求要调到刑警队工作。

    于是,堂堂的巡警队队长,成了刑警队副队长。

    为了配得上副队长这个职位,为了破案率,没日没夜地进行着各种各样的侦查工作。

    默妈对此颇有微词,反对过,但是反对无效。

    肖可爱没有表示大力支持,却也没有唱反调,很平静地接受了他的选择。

    毕竟她虽然即将要成为他的妻,却也没有左右他人生的权力。

    他在做他自己喜欢的事情,那就做好了。

    总之一句,安全第一。

    为此,沈小姐给肖可爱陪嫁了两辆豪车。

    一辆给自己的女儿,夸张的是,还有一辆带防弹玻璃的,给女婿。

    各方都是良苦用心,有个别别有用心的人,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结婚登记是在八月十八日。

    登记完之后,沈小姐把自己持有的百分之五的肖氏股份,给了默许。

    还说,这是总裁配偶应该有的待遇。

    签股份转让协议是在第二天,肖大富的脸色阴郁。

    估计是在肉疼。

    只是谁也没有看在眼里。

    肖可爱和默许两个人,一直都是忙碌的状态,甚至九月十八的晚上默许还加班到了第二天凌晨。

    九月十九这一天,多云。

    天气不冷不热,无风,太阳偶尔会露出半张脸来,洒下金色的光晕。

    难得风平。

    难得日丽。

    难得生命里出现一个人不离不弃。

    在一年一度最好的天气里。

    肖可爱把自己嫁了出去。

    嫁的那个人,他叫默许。

    很多年前的自行车后座上,有一个古怪的少女,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自己会穿着洁白的婚纱,挽着载着她的少年,走进了礼堂,走进了婚姻。

    婚姻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可能一千个人会有一千种不同的理解。

    宣誓的时候,默许握着肖可爱的手,郑重地许诺:“忠诚!”

    声音很大,像是在对着国旗宣誓。

    肖可爱回握着他的手,轻声劝说:“放轻松一点,轻松一点,不要把气氛搞的那么严肃。”

    默许觉得她说的特别没有道理,反驳:“结婚本来就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是啊是啊,真严肃啊!

    严肃到新郎和新娘要在证婚人的面前吵架了。

    肖可爱实在是拿他没有法子,学着他的样子,也很严肃地说:“忠诚。”

    只是声音没他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觉得好丢人,怎么破?!

    她又不是警察,干嘛非得把婚礼搞的像警察授勋。

    还不如说“我爱你。”

    “我爱你。”默许像是听见了她心里的声音。

    愣了一愣,肖可爱扑到了他的怀里,“我也是啊!”

    “亲一个,亲一个。一二三四五六七,我们等的好着急。”默许的同事在底下起哄。

    这都是……什么?一群幼|稚鬼!

    可是,谁让她嫁了一个警察呢!

    头纱被人掀起,一个结结实实的吻,就像是烙印。

    一世不改。

    至死不渝。

    时间再回到曾经。

    女孩问:“默许,你要打一辈子的篮球吗?

    男孩说:“不一定啊!人生充满了许许多多的不确定性。比如,几年前,我还在练武术呢!现在就改玩球了!”

    “那有没有一直不变的东西?岁月连山河都能改变。”

    “有啊!”

    “是什么啊?”

    “不告诉你。”

    “我知道了,是你的傻,一万年不变。”

    ——还有我对你的爱,一直都不会变。

    <正文完结>

    作者有话要说: 暂时的番外列表:肖大富和沈小姐(略糟心类型)

    包子(欢乐类型)

    商秦(照他这个人的走向,估计是二逼类型)

    然后新文预收:原名《她很动听》,改成了《蜜桃味的她》。

    以及《我儿子的青春期》求收藏,八月中旬开文,可能是哪个预收多,开哪个,谢谢了。

    本书由【米yung】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