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0章 全文完

作者:一颗甜樱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别的孩子一般十个月左右就会开口叫爸爸妈妈了, 甚至更早的,像江璐璐的女儿,才半岁多的时候就可以发出“叭叭”和“麻麻”的音了。

    但是陆一言的语言系统发育似乎落后了其他小朋友一截, 满一岁了,仍然不会说话。

    他的性格很安静, 很少会哭闹,叶浅在跟他说话的时候,他都会很专注地看着自己的妈妈, 他能听懂很多话,但就是不开口。

    “团团,叫妈妈。”叶浅每日坚持耐心地引导儿子说话。

    陆一言小朋友却只是看着她,眨了一下黑白分明的眼睛。

    “叫爸爸。”叶浅继续引导

    陆一言依然没有回应。

    “想不想玩这个?”叶浅拿着一个摇铃在他面前晃了晃, “叫一声妈妈, 妈妈就把这个给你玩。”

    陆一言没有多看摇铃一眼,转过身玩别的玩具去了。

    叶浅:“……”

    又过了两个月, 陆一言还是没有半点要学说话的迹象, 叶浅不免有些担忧了, 跟陆砚深商量着想带儿子去医院做个检查。

    陆老爷子倒是一直很淡定,他说陆一言的爸爸当年一岁半才开口说话。

    看来,小团团不止长相复制了爸爸, 性格也是如出一辙。

    叶浅叶浅满怀憧憬地和陆砚深讨论:“老公,你猜团团会先叫爸爸呢,还是先叫妈妈?”

    陆砚深:“先叫妈妈。”

    “为什么呀?”

    “他先叫妈妈,你会更开心一点。”

    叶浅看着他, 眼睫轻眨:“那他先叫爸爸,你不开心吗?”

    “开心,”陆砚深说, “但是你开心,我会更开心。”

    在期待中,叶浅终于等到了儿子开口说话的那天。

    那天,她因为前一天晚上不小心着了凉,第二天上午发起烧来。

    陆砚深已经去公司了,她不想影响他工作,便没有告诉他,自己吃了一粒退烧药,躺在床上休息。

    陆一言似乎知道妈妈生病了,很难受,趴在床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叶浅问他:“团团,你希望妈妈快点好起来对不对?”

    陆一言听得懂,轻轻地点了点头。

    叶浅摸了摸他的头:“那你叫一声妈妈,妈妈就会好得快一点啦。”

    她只是像平时一样习惯性地引导他开口,并没有抱什么希望,却万万没想到——

    陆一言开口了:“妈妈。”

    这一声发音清晰,却稚声稚气的“妈妈”,叫得叶浅的心都化了。

    她惊喜地看着儿子:“团团,再叫一声妈妈。”

    陆一言没有犹豫,又叫了一声:“妈妈。”

    叶浅这次确定自己没有出现幻听。

    啊啊啊,他叫妈妈了,他真的叫妈妈了!

    她激动地给陆砚深打电话,把儿子开口叫妈妈的事分享给他听。

    半个小时后,陆砚深匆匆地回到陆宅,脸色有点发沉。

    他上了楼,疾步走进卧室里。

    “老公,你怎么突然回来啦?”叶浅有些惊讶。

    陆砚深在床边坐下,大手搭上她的额头,发现温度已经趋于正常,神色稍缓,沉声问道:“为什么发烧了也不跟我说?”

    叶浅眉眼间都是笑意:“老公,儿子真的叫妈妈了。”

    陆砚深却根本不关心儿子,只是蹙眉看着她,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为什么发烧了也不跟我说?”

    叶浅这时才察觉到他似乎在生气,有点心虚,小声地说道:“低烧而已,我不想影响你工作,自己吃了退烧药,现在烧已经退得差不多了……”

    见他的脸色没有缓和,叶浅连忙向在一旁玩玩具的儿子招了招手:“团团,快过来,叫爸爸。”

    陆一言听话地放下玩具,走到陆砚深的面前,眨了一下眼睛,开口:“爸爸。”

    这一刻,陆砚深突然僵了一下,神色渐渐松动,两秒后,俯身,将儿子抱了起来。

    “乖。”

    —

    一晃眼,陆一言小朋友已经四岁了。

    这天下午五点,叶浅穿着一条修身的浅灰色长裙,披着一件白色的针织开衫,站在一家幼儿园的大门外,巴巴地看向园内,等着儿子出来。

    陆一言去年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便被家里安排进了帝都最好的贵族幼儿园。

    陆砚深忙于工作,叶浅每天都会亲自来幼儿园接儿子。

    这个时节,秋风瑟瑟,街边的银杏树叶纷纷染上了金黄色,落在地上,像是铺上一层金色的地毯。

    很快,陆一言由一名幼儿园老师送出来了。

    他穿着幼儿园统一定制的校服,白衬衫,笔挺的小西裤,藏蓝色的针织背心,像个小小的绅士。

    他的眉眼真是越来越像陆砚深了,就连那副冷冷淡淡的神情,都是他爸爸的影子。

    叶浅看着陆一言背着小书包越来越近,恍惚想到去年,她和陆砚深第一天送他进幼儿园时的情景。

    当天,别的小朋友知道要与自己的父母分开,都在撕心裂肺地哇哇大哭,只有陆一言始终一脸平静。

    陆一言从来没有单独和陌生人相处过,叶浅担忧儿子会不适应新环境,在他入园前,她半蹲在他的面前,揉了揉他的头,温柔地说道:“宝贝,你今天和别的小朋友一起玩,妈妈下午再来接你回家,好不好?”

    陆一言的神情并没有多大波动,懂事地点了点头,凑过去,在叶浅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妈妈再见。”

    他吻完妈妈,又抬头看向陆砚深,眨了眨眼睛:“爸爸再见。”

    陆砚深微微颔首,俯身,揉了揉他的头:“乖。”

    跟爸爸妈妈说完再见,陆一言便头也不回地跟着幼儿园的老师进了园里。

    原本准备好的安慰话一句也用不上,叶浅心里感觉空落落的,看着儿子小小的背影越走越远,莫名一阵心酸,眼泪不由在眼眶里直打转。

    她昨夜临睡前还在猜想,陆一言小朋友今天第一次和妈妈分开,可能会哭,没想到他没哭,她反倒是哭了。

    叶浅蓦地想到之前在书上看到过的一段话。

    “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从怀胎十月,到陆一言呱呱坠地,叶浅与他朝夕相伴几年,从来没有分开过一天,这是她和他第一次分别,只是个开始,他们未来还有无数次大大小小的分别,他以后会上小学,上中学,出国留学,会遇到心仪的女孩子,然后结婚生子,搬出去住……

    她能陪伴在他身边的时间会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赋予他生命的人是她,但他不是她的。

    那天,陆砚深陪妻子在幼儿园的大门外伫立了好久。

    叶浅轻轻地倚在他的怀里,吸了吸鼻子:“老公,儿子以后不需要我们了,怎么办?”

    “孩子不是你我的附属品,他迟早会独立,会有自己的生活。”

    陆砚深握住她的手,垂眸看着她,嗓音低沉:“浅浅,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人,只有我。”

    就像他们当年结婚时,在所有人面前宣誓的誓词一样,他们会彼此相伴不离,永远忠贞不渝,直到生命的尽头。

    飘远的思绪渐渐收回,叶浅看到陆一言已经走出幼儿园,赶紧迎上去。

    陆一言仰头看着她,叫了一声:“妈妈。”

    叶浅从幼师的手上接过儿子的小书包,拎在手上,问儿子道:“宝贝,今天在幼儿园里开不开心?”

    陆一言点头。

    叶浅注意到他从走进她的视线时开始,右手就一直背在身后,有点好奇地问道:“你那边手里藏着什么呢?”

    陆一言的手仍然藏在背后,看着叶浅:“妈妈,你可以闭一下眼睛吗?”

    闭眼睛?叶浅微微一笑,闭上了眼睛:“好的,妈妈已经闭上了。”

    她想看看这个小家伙有什么小花样。

    过了几秒,便听到他稚气的声音说道:“妈妈,你现在可以睁开眼睛了。”

    叶浅缓缓地睁开眼,只见陆一言小朋友高高地伸直手臂,把一朵玫瑰花举在她面前。

    不是真的花,而是用红色的彩纸折成的玫瑰花。

    陆一言:“妈妈,这朵花送给你。”

    叶浅微微怔了一下。

    把陆一言送出来的幼师笑着对叶浅说道:“一言妈妈,这是一言小朋友在今天的手工课上自己亲手折成的玫瑰花。他一个下午很有耐心地折了七八朵,才从中挑出这朵折得最好的。我问他是要送给谁,他不肯说,原来是要送给妈妈,真是个好孩子。”

    “是吗?”叶浅欣喜地从儿子的手里接过花,半蹲下来,含笑看着他,“宝贝,为什么想要送花给妈妈呢?”

    陆一言眨了一下眼睛,认真地说道:“因为妈妈对花粉过敏,从来没有收到过花。”

    叶浅又是微微一愣。

    陆一言知道她花粉过敏是在今年的七夕情人节那天。

    那天,她和陆砚深的订婚纪念日,他们一家三口在外面吃饭庆祝。

    街上的情侣成双成对,陆一言看到很多女孩子的怀里都抱着一大捧的玫瑰花,就问她:“妈妈,为什么你没有花?”

    他用略带谴责的眼神看着陆砚深:“爸爸为什么不送花给妈妈?”

    她笑着说道:“因为妈妈会对花粉过敏,不能接受爸爸的花,爸爸会给妈妈送其他的东西,也是一样的。”

    陆一言:“花粉过敏是什么?”

    陆砚深耐心地解释给他听。

    陆一言小朋友当时轻轻地点了一下头,表情若有所思。

    原来他一直还惦记着她没有收到过花的事,叶浅看着手里折得像模像样的纸玫瑰,心中不禁淌过一道暖流,忍不住亲了亲陆一言的脸颊。

    她的儿子虽然不爱说话,但是真的超级贴心!

    她的眉眼微微一弯:“谢谢宝贝!妈妈很喜欢你的花,折得真好看,像真的一样!”

    陆一言的眼睛里亮晶晶的。

    上车后,司机平稳地把车开向瀚海壹号。

    叶浅和陆一言小朋友坐在后座,她打开手机,把儿子的作品拍下来,发给陆砚深。

    叶浅:我终于可以去某乎回答,第一次收到男人送的花是一种什么体验了![得意][得意][得意]

    过了一会儿,陆砚深回复:陆一言送的?

    叶浅:那当然。

    叶浅:真是我的亲亲好儿子!没有白疼他!

    陆砚深没有再回复。

    晚上六点半,陆砚深回到陆宅,叶浅没有像平时那样用吻迎接他,而是第一时间把那朵玫瑰花展示给他看。

    “老公,你看,这就是我们儿子亲手折出来的花,折得好看吧?”

    陆砚深客观地评价了一句:“还不错。”

    吃晚饭时,叶浅忍不住在饭桌上又提了儿子给自己送花的事,全家人把陆一言夸奖了一遍。

    只有陆砚深神色淡漠地看了儿子一眼,没有表态。

    吃过饭,陆砚深难得没有公事要处理,带着老婆和儿子一起去海边散步。

    海浪轻拍海岸,细沙干净柔软,陆一言小朋友很喜欢玩沙子,安安静静地蹲在地上,用沙子建造城堡。

    海上生起一轮明月,皎皎清晖撒在一望无垠的海面上,似点点碎银在跃荡。

    陆砚深和叶浅坐在不远处,叶浅依偎在他的怀里,一边看着不远处的儿子,一边低声与他说着话,关于儿子未来的规划。

    半个多小时后,陆一言把一座城堡建造好了,起身跑过来,看着叶浅:“妈妈,回去了吗?”

    叶浅还没有来得及回答,陆砚深已经先开口了:“时间还早,你再去玩一会儿。”

    陆一言看了爸爸一眼,抿了抿嘴,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跑去建造另一座城堡。

    叶浅:“儿子看起来不太想玩了的样子,我们回家吧?”

    说完欲要起身,陆砚深按住她:“不急。”

    叶浅疑惑地看着他。

    暗夜中,陆砚深的眼底流淌着温柔,嗓音缱绻:“今晚月色很美,再陪我再坐一会儿,嗯?”

    叶浅不忍心拂了他的意,于是重新依偎进他的怀里。

    又过了半个小时,陆砚深接到了助理打来的电话。

    “陆总,已经全部布置完毕,我拍了照发给您,您过目一下,看看有没有哪里需要改进的地方。”

    挂了电话后,陆砚深打开手机,避着叶浅点开了助理发过来的一张图片。

    叶浅随意地问了一句:“工作上的事?”

    “不是。”陆砚深只答了这么两个字,没有多做解释。

    这时,陆一言把另一座城堡也建好了,然后回头看了爸爸妈妈一眼。

    陆砚深拉着叶浅起身,对不远处的儿子说道:“陆一言,过来,我们该回去了。”

    陆一言早就在等这句话了,立刻拍干净手上的沙粒,跑过来,牵住了妈妈的一只手。

    一家三口回到陆宅,叶浅要去儿童房陪儿子看画册,却被陆砚深拽住手腕,往卧室的方向走去:“给你看一样东西。”

    叶浅问:“是什么呀?”

    陆砚深没有回答,将她带到卧室外,压下门把手。

    卧室门被他推开,叶浅看到了卧室里的布置,慢慢地瞪大了眼睛。

    玫瑰花!

    满屋子的红色玫瑰花!

    只不过,所有的玫瑰都是绽放在一个个透明的气球里。

    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气球里的小串灯发出莹莹幽光,映着一朵朵暗红色的玫瑰,营造出一种很梦幻的感觉。

    “哇哦~”叶浅的少女心砰的一下炸开了。

    她突然明白了。

    原来他今晚拖延在海边的时间,就是为了方便让人来给她布置这些花的。

    她怎么可能不喜欢浪漫的玫瑰花呢,只不过对花粉严重过敏,不能碰,但他现在以这种方式让她拥有了这份浪漫……

    叶浅走进房里,将一个盛开着玫瑰的气球捧在怀里,星星小串灯闪烁的光线映亮了她眼角眉梢的惊喜。

    陆砚深走近,在她耳边意味不明地说了一句:“都是鲜花,不是纸折的。”

    听到他强调这些玫瑰不是纸折的,叶浅不由失笑,娇嗔地看了他一眼,心里却是甜丝丝的。

    他这是在跟儿子较着劲宠她吗?

    “这些总共多少朵啊?”

    “1314。”

    “喜欢吗?”陆砚深问。

    叶浅用力地点点头,抱着他,踮起脚尖在他唇上亲了一口:“喜欢!谢谢老公!”

    陆砚深不满足于这样蜻蜓点水般的触碰,扣紧她的腰就想再吻上她那张软嫩的唇,这时却瞥见儿子小小的身影出现在他们房里,他只得松开了爱妻。

    陆一言一进爸妈的卧室,看到满室的玫瑰,神情微微呆滞了一下。

    他看出来妈妈很高兴,于是走到陆砚深的面前,拉了拉爸爸垂在腿侧的手指,仰起头看着他,很认真地问道:“爸爸,弄这些气球玫瑰是不是需要很多钱?”

    陆砚深垂眸看着他:“对于目前的你来说,是的。”

    陆一言轻轻地皱了一下眉:“那我怎么样才能像爸爸这么有钱?”

    他也想弄这样一屋子的玫瑰花送给妈妈,让妈妈高兴。

    陆砚深淡声回答:“等你长大。”

    陆一言:“我已经长大了。”

    陆一言把目光投向叶浅:“妈妈,上个月,我过生日,你说我又长大了一岁。”

    妈妈都说他长大了,难道不是吗?

    叶浅笑了笑:“你今年四岁,等你长到十八岁,才算是真正地长大。”

    陆一言小朋友沉默了,感觉自己送给妈妈的那一朵纸玫瑰,被爸爸的这一屋子玫瑰比下去了,不禁有点失落。

    叶浅察觉到了他的小情绪,蹲下身子,安抚性地揉了揉他的头,对他说道:“宝贝,爸爸的礼物胜在数量,但是你的礼物胜在心意,你和爸爸的礼物妈妈都一样很喜欢,而且,你看你的一朵花就比上了这一屋子花,是不是觉得更有成就感呢?”

    这番话很有效果,陆一言的眼神一下子就亮了。

    可陆砚深的神情却变淡了,到头来,他竟然还是比不过儿子?

    叶浅没看丈夫的脸色,拉着陆一言的小手:“宝贝,走,妈妈陪你去看画册。”

    被母子俩丢下的陆砚深:“……”

    –

    江璐璐的女儿比陆一言大五个月,也上幼儿园了,周末时,江璐璐经常会带着小甜甜到陆宅来玩。

    小甜甜的大名姜雨棠。

    长得粉雕玉琢,水汪汪的一双大眼睛,肉嘟嘟的脸蛋儿白里透红,笑起来两颊边还有一对小梨涡,十分可爱,招人喜欢。

    小甜甜已经来过陆宅很多次了,但陆一言对她的态度始终很冷淡,从来不主动与她交流,都是自己玩自己的,小甜甜跟他说什么,他偶尔才会应上一两句。

    叶浅为此跟儿子沟通过,说他是小主人,小甜甜是客人,他应该多陪小甜甜一起玩,不能失礼。

    他都是当面点头答应得好好的,结果下次小甜甜一来,他还是和之前一样的态度。

    小甜甜的性格却是遗传了江璐璐,特别开朗,偏偏喜欢和陆一言一块玩,也不管陆一言什么态度,他走到哪,她就跟到哪。

    明明比陆一言大五个月,是姐姐,却像是陆一言的小尾巴。

    这天,江璐璐又带着小甜甜过来玩了。

    小甜甜一见到陆一言,两颊边的小梨涡显现:“团团,我又来找你玩啦。”

    陆一言板着脸,纠正她:“我不叫团团,我叫陆一言。”

    他不喜欢团团这个小名,觉得很幼稚。

    小甜甜:“你妈妈说你叫团团。”

    陆一言:“那是小时候。”

    小甜甜:“你现在才四岁,也没长大呢。”

    陆一言:“……”

    叶浅和江璐璐坐在玩具房里,一边闲聊着,一边看着两个孩子在拼乐高。

    两个小宝贝安静地玩了一会儿后,只见小甜甜伸出肉乎乎的小手,忽然拉住陆一言的手:“团团,我们下楼去玩吧。”

    陆一言的小眉头皱了一下,立即抽回自己的手:“不去。”

    已经拼到一半的乐高他也不拼了,走到一边去,拿起遥控器玩一只机器狗,不再搭理小甜甜。

    江璐璐笑着看了叶浅一眼,打趣道:“浅浅,你儿子不仅长得像你老公,连你老公那副高冷的性格都一起复制粘贴过来了,也不知道以后哪个女孩子能入他的眼。”

    叶浅有些担忧,低声说道:“他这样的性格,只怕以后不太好相处。”

    “不好相处就对了嘛,”江璐璐说道,“你儿子作为陆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天生就是高高在上,让人敬畏的,要是太好说话,反而容易失去威信力。”

    叶浅笑了笑:“你这么说,还挺有道理。”

    江璐璐:“那是当然了。”

    陆家的佣人送了切好的水果进来,小甜甜叉了一块哈密瓜,哒哒哒地跑到陆一言的面前:“团团,你吃。”

    陆一言看了一眼那块哈密瓜,面无表情地说道:“谢谢,我不喜欢吃哈密瓜。”

    小甜甜不以为意,又哒哒哒地跑向叶浅,把哈密瓜送到叶浅的嘴边,小梨涡隐隐:“浅浅阿姨,你吃。”

    叶浅把哈密瓜咬进嘴里,然后轻轻地捏了捏小甜甜嫩得能掐出水来的脸蛋,夸奖道:“甜甜宝贝真乖。”

    每次看着小甜甜可爱的模样,叶浅时常会流露出羡慕的眼神,忍不住幻想自己要是有个女儿大概会长什么样子,不知道是会像她,还是会像陆砚深。

    江璐璐看出来她的心思,在一旁怂恿道:“浅浅,你再生一个呗,又不是养不起,陆家几代全是男丁,你要是生个闺女,陆家还不得众星拱月把她宠上天去了。”

    “你这个基因,不生个像你的女儿,我都替你觉得可惜。”江璐璐说道,“就算女儿不像你,像陆总,那也是妥妥的冰山美人啊!”

    叶浅本来就有意二胎,被她这么一说,更心动了。

    可是……

    叶浅遗憾地撇了撇嘴:“我老公不同意要二胎。”

    “他不同意有用?”江璐璐感到有点惊奇,“你老公不是对你千依百顺吗?你想再生一个,他能不同意?”

    叶浅轻轻地叹了一下气。

    他的确很多事都对她千依百顺,唯独在要二胎这件事上,她再怎么软磨硬泡都没用。

    陆砚深不忍心让她再承受第二次分娩之痛,他甚至已经打算去做一个节育手术,以后既方便,也避免了让她意外怀孕的风险。

    “啊?结扎?”江璐璐一听叶浅说陆砚深打算去结扎,吃了一惊,因为很少有男人愿意主动去做节育手术的。

    “浅浅,那你得赶紧采取行动了,你老公要是真的去做结扎,意味着以后很可能就不能生育了,那你就真的没机会要二胎了。”

    叶浅无奈地摊手:“可他不同意,我也没办法。”

    “怎么没办法?”江璐璐挑了一下眉,“你要是真怀上了,他还能让你打掉吗?打掉也会痛啊,也会伤身啊。”

    “可他坚持做避孕措施,我怎么怀上?”叶浅说着顿了一下,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让我在安全套上做手脚?”

    江璐璐轻咳了一声:“你自己做决定。”

    叶浅脑子忽然灵光一闪:“我知道怎么做了。”

    –

    陆砚深晚上有个酒局,提前打了电话跟叶浅说,大概得十点半以后才能回家。

    叶浅状似随意地问了一句:“在哪里呀?”

    陆砚深:“云景会所。”

    “噢。”叶浅善解人意地表示,“那你少喝点,我有些困,就不等你,先睡觉了。”

    把陆一言小朋友哄睡后,叶浅去浴室洗了个澡,吹干头发后却没有睡觉,稍稍打扮一下,抹了口红,套上一件黑色的双排扣羊绒大衣,便下楼去了。

    周锦玉还在楼下客厅看电视,见叶浅下楼,一副要出门的打扮,诧异地问道:“浅浅,这么晚了,你这是要去哪儿?”

    叶浅微微一笑:“去给砚深送点东西。”

    –

    云景会所。

    十点十分时,司机将迈巴赫开到会所的前厅大门前,几分钟后,一行人步履整齐地走出了会所的大门。

    为首的男人穿着一件黑色的长款风衣,身形挺拔修长,那身矜贵在气质在众人中尤为突出。

    时光在他身上流逝得似乎格外缓慢,那张轮廓分明的脸依然俊气逼人,眼角也没有出现一点皱纹。

    只是这几年的沉淀,让他整个人愈发显得沉稳内敛了。

    陆砚深走向迈巴赫,助理提前一步替他拉开车门。

    冬日的凛冽寒风乍然往车里钻,吹在叶浅只穿着一层薄丝袜的腿上。

    她不由得瑟缩了一下。

    抬眸看到妻子端端正正地坐在车内,陆砚深动作一顿,眼底微微划过一抹讶色:“浅浅?”

    他弓身坐上车,带着薄薄的酒气进来,握住她的手:“怎么过来了?不是说睡了么?”

    “说睡了当然是为了麻痹你的,我要来突击查岗嘛。”叶浅看着他,“看你有没有背着我在外面找别的女人。”

    陆砚深微微挑了一下眉:“那怎么不上去,在车上能查到什么?”

    “怕影响你们谈事情,”叶浅的目光故意带着些审视的意味,“你老实交代,酒局上有没有漂亮的小姑娘?”

    陆砚深:“当然没有。”

    有他在的酒局上不能带女人,早就已经是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了。

    叶浅眉眼一弯,笑盈盈地说道:“那还差不多。”

    陆砚深把自己的手机递过来给她:“这个需要查么?”

    他的手机密码是她的生日,她想看他的手机,随时可以看。

    叶浅微微扬着唇角:“懒得查。”

    他一直给她十足的安全感,她当然相信他在外面不会乱搞男女关系,她来的目的也并不是真的来查岗的。

    想一想,她和他在一起已经足足七年了。

    朝夕相处的日常生活里,再如何恩爱,也难免会有些不可避免的小摩擦,但基本都是她在作,他放下身段来哄她。

    他在外对别人再怎么冷,对她始终都是热的,七年如一日。

    所谓的七年之痒,在她和陆砚深之间,是根本不存在的。

    陆砚深脱掉了外套,上身随意地往后靠,扯掉领带,又慢条斯理地解开了领口的两颗纽扣。

    没有了束缚,他锁骨周围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已经被醉意染了一片绯色。

    叶浅想到自己的目的,脸上悄悄地热了,她主动摁下某个按钮,中央挡板缓缓地升上去,把后座隔绝成一个私密的空间。

    挡板一升,一种男女之间心知肚明的暧昧悄无声息地弥漫。

    陆砚深勾过叶浅的颈脖,吻了过去。

    将她软糯的唇瓣细细地品尝一番后,沾染着酒气的舌便探进了她的唇瓣之间,肆意地勾弄,缠着她香软的舌尖往他口中拖。

    “唔……”

    他的气息席卷了她的唇舌,叶浅被他吻得晕乎乎的,似乎也有点醉了。

    体温一点点攀爬上去,陆砚深却忽然松开了她,哑着嗓在她耳边说道:“回家再疼你。”

    要不是车上没有套,他现在就想把她摁在身下。

    说起来,他还没有和她在车上试过。

    叶浅脸颊微红,眼底氤氲着几分羞意,却胆子极大地伸出手指去勾着陆砚深的皮带扣:“我想现在就被你疼……”

    说出这样的话,她的心口怦怦地跳着。

    虽然有挡板隔着,司机在前面听不到后座的动静,但一想到有个人在场,羞耻感就蹭蹭地直往脑子里窜……

    她从来没有主动做过这么出格的事,为了怀上,她真是豁出去了。

    陆砚深按住她的手,眸色深沉一片:“今晚怎么这么热情?”

    叶浅眸光潋滟地看着他:“你不喜欢么?”

    陆砚深嗓音低哑:“喜欢。”

    “那……你要不要疼我?”叶浅说完,脸上已经开始隐隐烧起来,这种主动求欢的事,她真的不太适应。

    “想疼你,”陆砚深的喉结滚了一下,眼底的暗色愈发浓烈,“但是车上没有套。”

    “没有岂不是更好?”叶浅软了骨头靠进他的怀里,娇羞地说道,“没有才更舒服,不是么?”

    是,当然是,没有才更舒服……

    陆砚深有点被她的话蛊惑到了,手臂圈紧她的腰,语气里却仍然透着克制:“不行,万一怀上——”

    “就这一次,哪有这么容易怀上,”叶浅截住他的话,“你想想看,我们当初要团团,废了多大的劲,折腾了大半年才有的。”

    陆砚深神情有些松动。

    “老公~”叶浅眼见他眸中暗色涌动,继续火上浇油,嗓音更加娇媚了几分。

    她温润的指尖将他衣襟上的纽扣一颗颗地解开,探进去,指甲轻轻地刮过他的胸肌。

    红唇贴在他耳边吐气如兰:“亲叔叔,你疼我一下嘛~”

    陆砚深的气息微微一滞,喉结滚动着,眼底的克制一点点分崩离析,最后全部化为乌有。

    半个小时后,在一片深沉的夜色中,迈巴赫缓缓地驶入了陆宅的车库。

    司机很识趣地离开。

    后座上的两人却久久不曾从车上下来。

    ……

    第二个月,叶浅的大姨妈没有准时到来。

    叶浅心里有了强烈的预感,趁着陆砚深不在家时,悄悄去买了验孕棒,回来一验,直接两道红杠!

    她怕又闹乌龙,所以同时买了几个不同牌子的验孕棒,通通验了一遍,结果都显示她是怀上了。

    叶浅激动得不得了,没想到陆砚深这次的枪法这么好,一次就中了!

    晚上,陆砚深回来了,叶浅拉着他回房,将怀孕的好消息告诉他。

    陆砚深却并没有感到喜悦,脸色反而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真的怀上了?”

    “老公,你别这样。”叶浅拿着他的手轻轻地放在她的腹部,“这个孩子是我处心积虑想要的,它现在来了,我真的很高兴,你又要做爸爸了,也应该高兴才对。”

    陆砚深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微微蹙着眉看着她:“你忘了生儿子时吃的苦头?”

    叶浅摇摇头:“我没有忘记,但是对于我来说,这些年儿子带给我的甜,已经远远大于那时吃的苦。”

    她坚定地说:“我并不后悔。”

    事已至此,陆砚深还能怎么样,他只能妥协,紧紧地抱住她,唇线抿得平直。

    那晚在车上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欲望,他真该死。

    所幸,叶浅怀这胎的孕反应没那么厉害,只是胃口有点不好,却一次都没有吐过。

    到了孕后期,她仍然每天都过很轻松,甚至在分娩的前一天,她还坚持走了一万步。

    在冬天的第一场雪来临之际,叶浅平安顺利地生下了一个女儿。

    儿女双全,团团圆圆。

    在小团团五岁的这一年,小圆圆也来进入他们的家庭了!

    –

    四年后。

    在结婚十周年纪念日的这天,陆砚深休假,陪爱妻以及他们的一双宝贝儿女一起去了一趟星之岛。

    星之岛作为一座美丽的高端度假海岛,自从十年前,在陆砚深和叶浅那场世纪婚礼中被全球直播宣传后,每年前来度假的各国游客都络绎不绝。

    踩在柔软干净的白沙上,叶浅的脑子里不断回想起婚礼那天的一幕幕,每个幸福的细节都还历历在目。

    她和陆砚深在婚礼那天一起栽下的两棵椰树也已经长大了。

    笔直的树干至少高达二十多米,巨大的羽毛状叶片撑出伞型树冠,椰影婆娑。

    时间就在这树干一寸寸拔高中飞逝。

    一晃眼,已经十年过去了。

    晚上,一家四口在沙滩上漫步。

    海风温柔地吹拂着,海浪轻吻过海滩。

    夜空仿佛一块绵延无垠的深蓝色绒布,那璀璨闪烁的繁星,则像是无数颗blingbling的碎钻撒在了这块绒布上。

    “这里的星空真的好美……”叶浅仰头看着天幕,再次发出感叹。

    此情此景,就像结婚之前,陆砚深第一次带她来这里的那晚,她被这里的星空所震撼,所以才会灵光一闪,给这座岛屿起名为星之岛。

    那晚,就在这样的星空之下,她被陆砚深抛上了高高的浪尖,脑海里炸开无数朵绚丽的烟花。

    想到那晚的出格之事,叶浅的脸颊就不由得隐隐发烫。

    只不过,如今的星之岛游客很多,已不复当时的宁静,那样刺激的体验应该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她的神思一下子飘远了,陆砚深察觉到,大手揽住她的肩头,低声问:“在想什么?”

    叶浅回过神,神情有一丝羞赧:“没什么……”

    这时,一连串叫“妈妈”的声音由远及近。

    循声看去,只见一个穿着白色蓬蓬公主裙的小女孩,提着裙子,正哒哒哒地跑过来。

    叶浅微微一笑,蹲下身子,迎接扑过来的女儿:“我的宝贝,怎么了?”

    叶一语献宝似的把一个小玩意放到叶浅的手心里,一脸激动地说道:“妈妈,你看,我捡到了一个贝壳,里面有一颗珍珠,好漂亮啊!”

    陆一语今年四岁了,是个长得像瓷娃娃一样精致的小姑娘,眉眼与叶浅如出一辙。

    但是不笑的时候,又隐隐有陆砚深的影子。

    已经可以预见,这个小姑娘长大后,将会有多少爱慕者。

    “哇,真的很漂亮哦!”

    叶浅看着手心里那颗莹润嗯小珍珠,夸赞女儿道:“我们的圆圆竟然能捡到这么个宝贝,真是太幸运了。”

    陆一语有些害羞:“妈妈,我再去找找还有没有,多凑几颗,给妈妈做项链。”

    “圆圆真乖,”叶浅欣慰地摸了摸她的头,“去玩吧,注意安全。”

    陆一语:“不怕,哥哥会保护我的。”

    最终,陆一语小朋友很遗憾的没有再找到第二颗珍珠。

    回到酒店里,一言一语两兄妹在露台上研究星星。

    哥哥是在用酒店配备的天文望远镜观测星体,妹妹则是托着腮在数星星。

    数了一会儿没数明白,陆一语指着天上的漫天繁星,稚声稚气地问自己的哥哥:“哥哥,天上到底有多少颗星星呢?”

    陆一言:“数不清。”

    陆一语:“那怎么会有那么多星星呢?”

    陆一言:“宇宙大爆炸形成的。”

    陆一语:“宇宙是什么?为什么会爆炸?”

    陆一言的手从天文望远镜上拿开,轻轻地摸了摸妹妹的头,说道:“你现在可能会听不懂,等你再长大一点,我再告诉你,好吗?”

    他今年已经九岁了,性子依旧是冷冷淡淡的,不爱说话,但是对自己的妹妹还是很有耐心的。

    听到兄妹两人的对话,叶浅笑了笑,转眸看向陆砚深:“老公,你知不知道天上有多少颗星星?”

    “不知道。”陆砚深将正在办公的笔记本合上,起身,走过来将她拥进怀里。

    他微微低头,在她的额上轻柔地落下的一吻,温声说:“我只知道,你是我生命中最亮的那颗星。”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